第14章 十年前的那场兵变

夜幕降临。

神京已然处处升起华灯,点点烛火,就如同天上的星辰一般,互相照应。

而神京之中,最为巍峨壮丽亮堂的自然是章华宫。

章华宫内,一处偏殿,灯火通明处,一张紫檀木制的条案后。

一名身穿冕服的四十余岁的男子,正随意的翻看条案上的奏折,他态度随意,偶尔也会拿起一旁的朱砂毛笔,简单的勾画一二。

旁边,大太监夏守忠正手拿拂尘侍立。

“哟,这宣平侯的二儿子又娶了一房小妾,这都是第八房了吧!真不给自己下面放个假。”

夏守忠在一旁赔笑,并不出声,他知道,这位帝国的最高者并不是要自己的回应。

“话说,宣平候到底和白莲教有没有关系,要说没关系,他家都有三房小妾是白莲教的妖女了。”

“还是说白莲教的妖女就这么漂亮,让人看了就走不动道,可朕也没觉得,莲妃有多好看,论容貌,还是皇后更胜一筹。”

“不过技巧确实不错,回味无穷,哈哈……”

自说自话,自娱自乐。

说了几句,雍宁帝随意的把折子扔到一旁,又拿了另外一个。

只是看着,看着,雍宁帝的眉头就扬了起来:“有趣,有趣,贾家这些年出了不少纨绔子弟,但像这么离经叛道的倒是独此一份。”

说着雍宁帝仔细看完,而后把折子递给一旁的夏守忠道:“你看,这贾家出了个连祖母,父亲都敢弑杀的不孝子。”

“陛下,奴婢不识字。”夏守忠接过折子,但并不翻动。

“哈哈!朕早就说让你去学一些,你就是不去。”

夏守忠赔笑道:“奴婢蠢笨,学了半天,还是斗大的字都不认识。”

呵!认识字的,差不多坟上都长草了,自己敢学才怪。

雍宁帝笑了笑把折子拿了回来。

“这上面说,贾家有个逆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他家老太君和自家父亲动手,啧啧~还用咒语折磨自家父亲,也不知是真是假,这世间上还有咒语这种东西?”

摸着下巴思索,雍宁帝撇嘴道:“咒语~怎么感觉这么假呢!贾赦不会是在演戏吧!还惨叫震彻整个贾府,有这么痛吗?还儿子对老子!”

“这得多大仇啊!”夏守忠赶忙接个话。

“仇倒是不大,听说这个逆子,从小在家就是个小透明,贾府连丫鬟婆子都不给他配,今天不是林如海的女儿进贾府嘛,朕看这小子是学艺有成,趁机发难。”

夏守忠顿时闭嘴不敢说话了。

他记得,曾经这位陛下,也是诸多皇子中的小透明,后来能坐上皇位……

“你说这种逆子,他们贾家为什么不报官呢,朕想给他们找些麻烦都不好找。”

雍宁帝直言不讳对贾家的不喜。

十年前,康乾帝在位之时,雍宁帝那时候虽是四皇子,但并非嫡出,才能一般,相貌一般,更是没什么势力。

太子之位已定,基本就没他什么事,以后当个逍遥王爷就是他的上限,而这也是他希望的。

可谁知道太子特么的居然谋反了,一路兵谏杀进章华宫。

渍渍,兵谏自然没成功,不然也不会有现在的雍宁帝。

而那场兵变,贾家就参与其中,宁国公府贾代化之子贾敬以太子心腹身份参与兵变,事败后被迫隐于神京外玄真观出家。

荣府贾代善嫡长子贾赦,亦参与兵变,康乾帝看着贾代善面子上虽免了他罪责,却也让他不敢再离开贾府半步,终日躲在东路院中醉生梦死玩小妾。

说来,雍宁帝能登上皇位,还要感激贾家,要不是那场兵变,他永远不可能坐上这大位。

可他感激不起来。

有好些时候,他就特别体会自己的太子大哥。

你说自家父皇,都当了六十年的皇帝了,怎么就还不下位呢!

天下岂有四十年太子。

但有好些时候,他恨自己的太子大哥。

那场兵变,和他关系好的几个王爷,全都死了。

诸多皇子中,活下来的也就他还有老十三项焕。

这也是他讨厌贾家的原因,自己的兄弟曾经死在贾家的手里。

可尽管如此,太上皇居然还放过了贾家。

有时候雍宁帝真觉得,贾家才是康乾帝的子孙,太子兵败自刎,他贾家兵败却是依旧能享受荣华富贵。

这特么的还是谋反的大罪。

他能坐这个皇位,也是在那种情况下。

兵变之时,康乾帝惊怒之下,呕血昏迷,醒来后自觉不久于人世,便传位于一向是小透明的四子项煜,也就是现在的雍宁帝,自己退居幕后当了太上皇。

初登大宝的雍宁帝那是雄心勃勃,雄心万丈,欲要大展拳脚,尽管他以前只想当个逍遥王爷。

但既然已经登上了大位,那就好好带领帝国走向辉煌。

可谁知太上皇的身体却渐渐恢复健康……

还没体验几天权力的雍宁帝,就被以训政之名架空。

“还是算了,只要贾家的老太君还在,那么和太上皇的情分就在,朕要是现在对贾家动手,太上皇又得出来了。”雍宁帝毫无顾忌。

显然对自己诸多政事被太上皇插手的不满,一旁的夏守忠把头埋的更深,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哎!还是贾家逆子不争气,为什么不杀了呢!杀了朕就能借题发挥了。”雍宁帝又念叨起了贾钰。

你不杀父亲祖母,我怎么抄了你贾家。

真是的!

荣国公府。

被雍宁帝埋怨的贾钰,正在尝试自己修炼,虽然李纨的院子和王熙凤的院子离他不过几十米。

但贾钰发现,这样并不能给予自己修炼加成。

在简单尝试自主修炼之后,果然和他感应的没什么差别。

这个世界灵气稀薄,要是靠自己修炼,也不知道要修到何年何月。

看来只能靠金钗了。

而有些人经不起念叨。

贾钰刚想金钗,就感应自己识海中属于王熙凤的那根红线亮了,修为瞬间就蹭蹭往上涨。

不消一会,院子里的门就被推开,悦耳的娇媚笑声传来。

“钰哥儿,嫂子来看你了。”

推荐阅读:

萌妃粉嫩:太子宠上瘾 雪中:人在北凉,以势压人蝉眠 星武纪元:词条越歪我越强 混迹在英雄联盟里的死神 陷落 钓系玫瑰 后退无路 民间禁忌杂谈 不一样的男妃子 独足鬼 燧源 网游之绝世天才 我在末世做君王 观看华夏群星闪耀,帝王将相敬礼 我有透视眼,寻宝美利坚 御兽行 巫妖的萝莉 风云桥 君王殿 特种兵都市纵横 修罗无间 复明反清 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医生? 诸天位面长生途 丞相今天火葬场了吗 归雾 狂僧雄起 星空武圣 网游之梦歌江湖 猩红圆桌游戏 剑临大唐 穿越之战争异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