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丢了宝贝

老者瞬间飞起,临空而立,须发狂飞,一股莫大的威压显现。

“何人胆敢擅闯玄雾宗!”老者厉喝一声。

一翻手,立即出现了一块木质雕牌,老者体内灵力疯狂灌入。

木牌吸收灵力,枯木复苏一般散发出了绿色光芒,光芒越来越盛,迅速四射而开,照射范围越来越大。

就在此时,半空中一道原本隐身的影子被绿色光芒照到,竟浮现出来,暴露在了空中。

黑色身影大惊失色,没想到竟被发现了。

这道身影从头到脚穿着黑袍,只露出了两只眼睛。

当即也不再伪装,取出一枚神符,双指捏住,符纸轰然燃烧起来。

符纸从底部往上燃烧,而黑影人的身躯也随着符纸一样,从脚下往上开始燃烧起来,燃烧过的身躯凭空消失。

待这枚符纸烧尽,黑影人也将逃之夭夭。

这是一件一次性消耗的传送符箓,价值不菲,关键时刻能死里逃生的宝贝。

藏宝楼守卫老者见状,浑浊的眼中精光一闪,岂能让他逃走。

身形一闪,竟如瞬移一样,速度极快,突然出现在了黑影人身旁。

老者手握成爪,周身灵力激荡,手爪上浮现一道龙爪虚影,向黑影人攻去,发出一道嘹亮的龙吟。

黑影人心中大骇,没想到这老东西实力颇为强大,显然是来不及用符箓逃走了。

老者攻势速度极快。

龙爪临近身前三尺,黑影人根本来不及动作,腰上一枚青色玉佩瞬间通灵,显现出防护光罩,将他保护在内。

龙爪击打在光罩之上,两股力量撞击在一起,灵气动荡,爆发出璀璨光芒。

僵持片刻,‘啪’的一声,玉佩碎裂,化为光点消散开来。

这一击被抵挡住了,龙爪也消散开来。

老者面不改色,仿佛知道没那么容易就能拿下他,能不声不响就偷摸进来此地的,自然没那么简单。

但也无所谓,只要打断了他逃走,就已是瓮中捉鳖,他绝对跑不了。

黑影人心中惊悸,老东西的实力超乎他的预料,这玉佩可是地阶下品的防护灵器啊,居然被他一击就给打废了?

此时生死攸关,容不得黑影人心疼,利用这喘息之机,将体内灵力疯狂注入手指上的一个漆黑戒指。

破天戒!

天阶下品的传送法宝。

在青州,天阶法宝可谓是品阶极高了,更何况这还是功能单一的传送法宝。

消耗极低且迅速,可谓是保命神器。

但可惜的是,只能用一次,用过之后便会破损。

破天戒黑色光芒一闪,漆黑身影立即变得若隐若现起来。

老者脸色一变,再次伸手一抓,却抓了个空。

黑影人眼角上弯,露出笑意,嘲讽着老东西的无能。

黑影人即将完全消散,马上就转危为安了,充满了得意之色。

老头瞬间气得青烟直冒,须发横飞。

突然!

下方一直未出手的妖兔,此刻血红大眼一闪。

张口发出一声尖锐的啸声,成冲击波一样四散而开。

它释放了妖术。

攻击的重点自然是正要逃跑的黑影人。

黑影人大惊,眼神中出现慌乱,没想到此处最强的居然不是那老东西,而是这只妖兽。

黑影人的身形已经十分淡化,只需一瞬,就可成功逃走,但此时,兔妖的术法也到了。

“噗!”

黑影人被攻击到,一口鲜血喷出,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传送力量被破坏了。

但好在没有完全中断。

妖兽一击命中之后,黑影人周身光芒一闪,终于从原地传送离开。

此处的动静,惊动了宗门高手,远处数道身影惊鸿般急射而来,刹那间便到。

“柳长老,兔长老,此处发生了何事?”首位到来的一位中年人询问道。

中年人身材颇为俊朗,身着紫袍,看上去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感觉,这是身居高位者的气质。

他便是玄雾宗的宗主——严景曜!

“刚才有贼子,竟潜入了藏宝楼,被兔长老发现,我们经过短暂交手,却被他逃了。”

老者向宗主简短说明了情况。

宗主脸色一变,竟能发生如此之事,玄雾宗脸面何在?

当即取出一道令旗,向天空一抛。

大声令道:“开启护宗大阵!从现在开始,任何人不得进出。”

“是!”

做完此事,宗主转向老者,问询道:“柳长老可曾发现来人身份?”

老者摇了摇头,“发现时,这贼子已经出来了,完全不还手,直接使用破天戒传送逃跑,我和兔长老只各出一击,未能留下他。”

“破天戒?难怪能让他跑了。”宗主的脸色有些难看。

一旁的兔子浑身一变,从巨大凶猛的凶兽再次变回了普通兔子大小。

雪白的,毛茸茸的,显得小巧可爱。

但在座诸位,却不敢觉得它可爱。

变小之后的兔子,鼻子吸了吸,微微颤动。

这是它的另一项天赋,搜寻和追踪,化为本体时能更加精准。

“他没跑远,传送被我打断了。中了我的妖术,妖力侵体,他必然身负重伤。”闻了闻之后的兔子,竟然口出人言。

声音细腻、稚嫩,听起来跟小孩一样。

宗主向兔子拱了拱手,问道:“兔长老可能探寻到他所在的方位?”

兔子摇了摇毛茸茸的兔头,“不能。”

兔子说完便不再多言,转身蹦蹦跳跳的回到了藏宝楼门前的一个兔窝里面,看起来仿佛就是养的一只宠物。

宗主转身,面向越来越多赶往此处的长老和内门弟子,命令道:“立即进入藏宝楼,查看丢了什么东西,其他长老秘密搜寻贼子下落,不可声张,秘密进行。”

“是。”众人弯腰抱拳行礼,四散开来。

过不多时,进入藏宝楼清点的长老出来了。

来到严景曜身前,低声回禀道:“宗主,刚得手的那盏铜灯不见了。”

“什么?”严景曜脸色一沉,双拳紧握,“混账东西,竟真偷走了东西,以后我玄雾宗岂不沦为笑话?”筷書閣

......

风凌霄正在床榻上打坐。

一股剧烈的危机骤然浮现心头,浑身汗毛直立,背脊发凉。

推荐阅读:

半岛的冬天不太冷 超凡:从拥有系统开始 超级赘婿 古代吃瓜看戏的日子 末世灾变,我能合成进化剂 武碎星河江寒 重生之三国混混 落魄公主的荣耀之路 七零之家里有矿男人很野生活很甜 幽岚传奇gl(原名:奸商传) 龙王赘婿 女配华丽逆袭记 勇者当然变恶龙 我在南韩看戏 李华阳镖王梧桐树下的莽汉 穿成对照组假千金后,我开局就认输! 神游幻际 神级算命摊 我们的秘密基地发条橙之梦 笙歌雪刃 太古第一武神 宗主日记 马克赵岭 斗罗日记:被剧透后,角色们疯了 木叶之魂穿疾风 洪荒世界之九龙金牌 只予片言 我是王者 我老婆今天离婚了吗 末世之百变神君 相爱不如相见 异能进化系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