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乌大师的破镜子

听见外面有声音,风凌霄一惊。

“师弟,师弟。”王言在屋外喊道。

听到是王言,风凌霄放松下来,向郁梦竹示意一下,便走了出去。

......

此刻,一名身着紫金黑袍的人来到了玄雾宗。

大殿中,宗主严景耀颇为尊敬地朝黑袍人拱了拱手,“劳烦乌大师出手了。”

“无妨,只是提前说好,不管事情成功与否,宗主开出的价码都是要全额付清的。”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严景耀点头应允。

“嗯,乌某自当全力出手。”乌大师非常满意,先表了态。

此人中年模样,容貌普通,但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身上的紫金黑袍纹上绣着奇珍异兽,一看就不是凡品,而是一件品阶不低的灵器。

乌大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但他的名号在青州却是非常响亮。

此人乃是散修,无帮无派,但其实力深不可测。

哪怕是严景耀,身为宗主,地位显赫,实力更是强大,但对上乌大师,他也不敢说有多少胜算。

乌大师更是精通各种异术,奇才异能,某些方面独树一帜。

因此,许多人与他结交,求他出手,他与许多大人物都有交集。

严景耀知晓乌大师有一件高阶搜寻灵器,颇为神异,出了高价,请他过来,想要以此找出那偷盗之人。

玄雾宗虽然有比此人更加厉害的人物,但那些人都在闭关隐居状态,以修为为重,不问世事。

除非宗门生死存亡的大事,否则都是不插手的。

此事虽然重大,但也不到那种程度,严景耀也就不能、也不敢去请他们出手。

严景耀取出一个储物袋,递给乌大师。

乌大师接过后,略微查探,脸上浮现笑意,点了点头,颇为满意。

严景耀将前因后果讲述一遍,只说玄雾宗进了贼,从藏宝楼偷了一件灵器,让人跑了。

希望乌大师查探一番,试试能否看破此人真身,搜寻下落。

乌大师也没多问。

不能刨根问底,这是规矩。

乌大师点了点头,“带我去他们交手的地方。”

二人来到藏宝楼前,乌大师不再迟疑,取出一面古镜。

古镜人头大小,锈迹斑斑,镜子外铸造着花纹,而中间的镜片已经碎裂,数道裂痕浮现,仿佛随时都要碎裂,掉下来一样。

镜子把手也已经断掉,下半部分的把手已经不见了。

这显然是件残破品,但既然能被乌大师如此看重,想必完好时品阶极高,哪怕现在已经残破,也是有着极大神妙的。

虽然是面镜子,但镜面根本没有画面,不倒影周围的一切。

严景耀见他取出这面破镜子,顿时安心不少。

因为他知晓这镜子,据说是乌大师从一处古代遗迹中寻得,为了此镜付出不小的代价,差点身陨其中。

但这破镜子没让他白冒险,厉害非常,他能有如今的成就,离不开这镜子。

“见过乌大师。”藏宝楼柳长老问候一声。

一旁的兔子慵懒地瞅了他们一眼。

乌大师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不再迟疑,乌大师体内的灵力注入镜子中。

镜子发出淡淡的光芒,飞向空中,随着灵力的充斥,镜子渐渐有了画面。

画面从模糊到清晰,渐渐倒影出周围的一切。

只见乌大师双手掐诀,灵力更加疯狂的注入镜子中。

镜中画面转变,竟然如时光倒流一般,隐射出此地之前的景象。

不多时,镜中出现了当日郁梦竹出现的情景,随后便是柳长老与其交手,均是看得一清二楚。

画面来到郁梦竹受伤吐血的那一刻,乌大师手法掐诀,将画面定格。

掐破指尖,流出一股鲜血,乌大师用手指鲜血,书写数道符文,然后将符文引入镜中。

镜子吸收了符文,镜中画面迅速变换,恢复到了当前时空,开始追踪,显示着玄雾宗上下所有的地方,方圆千里,巨细无遗。

只有玄雾宗深处,许多隐秘的地方显露不出来。

一番搜寻,镜子最终也没有找到那名黑衣人。

乌大师结束了施法,镜子光芒消散,缓缓落入他的手中。

乌大师脸色有些苍白,取出数枚恢复灵力的丹药送入口中。

催动这面镜子对他来说也是不小的消耗。

“严宗主,玄雾宗方圆千里,我已搜寻过了,并未查探到此人踪迹。”

“因我这件灵器已经破损,无法以当时的情况追踪,只能查看曾经的情况,然后回到现在,再来搜寻。”

“效果虽然大大折扣,但一般来说还是很准确的。除非此人身怀至宝、强大秘法,或者修为极其强大,远超于我,才能躲避追踪。”

乌大师皱着眉说道,表示尽力了。

严景耀有些失望,与柳长老互望一眼。

“此人修为不会超过瑶光境,虽说有些隐秘之法和灵器,但也绝对不会太过强大,毕竟太强大的东西,他也无法催动。”

柳长老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既如此,那应当是已经逃远了,毕竟没有完全打断他的传送,以破天戒的力量,传送出去也未必没有可能。”严景耀遗憾说道。

“哦?破天戒?那倒是有可能。”

“不过破天戒这种物件也不是一般之人能够拥有的,据我所知,青州只有一人有此物。”

乌大师显然是知道破天戒的。

严景耀闻言一喜,急忙询问,“不知乌大师知晓谁有此物?”

“青州郁家,郁家的家主,郁天华!”

“是他?”严景耀直皱眉头。

“这只是我知道的。破天戒虽然珍贵,但也不是独一无二得的,不排除其他人能拥有的可能。”

乌大师没把话说死,避免得罪人。

乌大师不知道玄雾宗丢的什么东西,但想来以郁家的身份和实力,也不屑于做出这种偷盗之事。

“既如此,那我就告辞了。”乌大师拱了拱手,准备告退。

“乌大师请。”严景耀送乌大师离去。

返回大殿中的严景耀思考着此事。

得到那件东西,确实牵扯郁家。

双方有所争夺,最终被玄雾宗所得。

但他不确定郁家是否知道它的隐秘,起码当时双方肯定是不知道的,否则就不会是下面的人小打小闹了。

玄雾宗取得此物后,如若郁家知晓了隐秘,那以此种方式来盗取恐怕也不太可能。

目前所知,这破天戒只有郁天华所有,郁家又牵扯其中,有着非常大的可疑。

而现在无证据,证明就是郁家所盗,即便郁家有所嫌疑,自己也无可奈何。

郁家是青州的大家族,论其实力,并不若于玄雾宗。

现在找不到盗贼,一切线索都断了。

就在严景耀毫无头绪,心烦意乱之时,执事长老进殿,告诉了他一个大喜过望的消息。

......

推荐阅读:

离婚后,傲娇大佬日日缠着她 端平记 重梦九幽 重生之争霸娱乐圈 亮剑:二道贩子的抗日 重生1979 冰河世纪:我觉醒空间异能 梁霄三九音域 快上船,反清复明啦 战王他身娇体软 人声鼎沸 最强神医狂婿 总裁把我认成救命恩人后 楚阁 北境之王凌皓 极品浩劫 林霁尘任岚 画皮风水师 无穹战域 挽红楼之黛心 重生娇妻撩夫记 那是晨光初醒时 新宠时代 洪荒之饕餮天下 造化树 网游之圣隐魔皇 暗夜与雨季 我在女尊世界修练茶艺 玉梳逍遥传 诸神武装 克苏鲁跑团游戏群 致命希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