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碎片之谜

听到丹鼎阁弟子的提议,陈齐眼中精光一闪。

心里暗道:“此计甚妙!”

嘴角浮现一丝狞笑。

丝毫不理会弯腰道歉的王言,直接无视他。

直直盯着风凌霄,说道:“给你两条选择。”

“要么自废双手,跪下认错。”

“要么跟我去演武台。”

这陈齐竟然步步紧逼,王言心里大急。

“陈齐师兄,还请消消气,此事”

王言话未说完,一只手从后面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话语一顿,转头看向阻止自己的风凌霄。

风凌霄拍了拍王言的肩膀,示意由他来解决。

走上前来,看着陈齐,问道:“如果我都不选呢?”

“你若敢私下报复,宗规可是不允许的。”

“我等人若是出现了什么意外,想必执法堂会出面调查的,此处众人都可以作证。”

他知道对方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三人。

他也想试试自己这段时间修炼提升的成果,他有把握收拾陈齐。

但要吊一吊这家伙的胃口,给他下点饵,图点彩头。

在陈齐和众人眼里,风凌霄此番言论,完全就是一个软蛋。

怂了,搬出宗规说事儿。

陈齐当然不想放过他,但私下里解决,又不能留下马脚,实在麻烦。

最好是能让这小子上演武台,自己就可以正大光明地收拾他了。

一念至此,陈齐仿佛做出让步般,语气缓和说道:“此事总该有个说法。”

“我们可以约定,只是切磋,不得危及性命。”

风凌霄闻言摇了摇头。

这还没达到他的预期。

“我不想做无畏的争斗。”

意思很明显了,就是没好处。

陈齐懂了,微微一笑,抬手取出十枚中品灵石出来。

“只要你能赢我,这十枚中品灵石就是你的,算做此次切磋的彩头。”

“如果你输了,便向我哥认错。”

“如何?”

陈齐手上拿着晶莹剔透的灵石,闪闪发光。

这可是一千枚下品灵石,不算少了。

围观中不少人都眼巴巴地看着,眼里流露出渴望。

风凌霄也盯着他手里的灵石看,一副财迷模样。

“好,我答应了!”

十分痛快。

王言脸色大变,急忙拉着风凌霄的衣服,示意他不可答应。

这师弟是怎么了?

他可是能花五千灵石买一个婢女的大少爷。

怎么为了区区一千灵石如此冒险?

风凌霄转头给了王言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惊慌。

他哪里知道,风凌霄比他想象中的穷多了。

“好!师弟果然爽快。”

陈齐口上大声赞叹,实则内心冷笑。

不知死活的小子,连我的灵石都敢贪。

待会儿死的时候就不要怪我了,要怪就怪你的贪心。

众人便跟随陈齐来到演武台。

一处十分宽广的广场,矗立着无数擂台。

不远处的擂台上,正有人对战,打得不可开交。

“师弟,请吧。”

陈齐伸出手,向风凌霄做出请的姿势。

风凌霄笑了笑,大步上前,毫不犹豫地踏上了擂台。

跟随前来看热闹的人议论纷纷。

“这小子还真敢上去啊。陈齐可是隐元境后期,这小子的境界看起来绝不会高于他。”

“哎,太贪了,那陈齐的灵石是那么好拿的吗?”

“这小子还是太年轻了,不知人心险恶,这么轻易就上当了。”

许多人都是认识陈齐的,知道他是隐元境后期,不好惹。

反观风凌霄,就无人认识了,只当是一个愣头青。

心里贪念灵石,被三言两语挑拨,便轻易上了擂台。

那陈齐嘴上说是切磋,不伤及性命。

上了台,那就由不得你了。

打死了他,也只需一句“失手”便可推脱。

因为那是擂台,本就是争斗的地方,修士争斗,死伤难免,谁也说不出什么。

陈齐转过头,看向他哥陈浩。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微微一笑。

心里默契,都懂。

陈浩眼色阴森,暗地欢喜。

小子,等死吧!

两人站在擂台之上,陈齐颇为轻松,开口道:“师弟,请吧。”

“讨教了!”

风凌霄说罢,浑身气势一变,气息暴涨。

左脚向后退半步,然后猛得一蹬。

荡起尘埃阵阵飞舞。

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飞速射向陈齐。

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

陈齐脸色微变,他的速度居然如此之快。

收起了玩笑之心,不敢大意。

风凌霄来势凶猛,倒影在陈齐眼瞳之中,迅速放大。

陈齐来不及多余动作,抬起双臂,交叉胸前,以作格挡。

“砰!”

风凌霄飞身而起,一脚踢在陈齐格挡的双臂之上。

陈齐只觉得一股巨力袭来。

噔!

噔!!

噔!!!

陈齐连退五步。

场下围观众人一阵大惊,瞬间寂静无声。

皆是没有想到,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居然一击就能让隐元境后期的陈齐连退五步。

莫非他的境界还在陈齐之上?

“他只是隐元境中期!”

似是知道众人的疑问,一名修为颇高的弟子说道。

众人看向他,更是心中一凛。

风凌霄的实力在他们心中又上了一个档次。

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

不过,这只是开始而已。

陈齐可还没出手呢。

场上的陈齐比他们更加惊讶。

只有他才知道那一脚有多大的力量。

不过,也就止步于此了。

他缓缓放下双手,脸色非常阴沉。

“好小子,还当真有两下子。”

“能让我退后五步,你——很不错!”

陈齐紧盯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

眼神中透露出气恼而又凶狠的目光。

风凌霄面露笑容,毫不在意他的言论。

他对自己的力量也十分满意。

不亏是地阶级的功法,果然强大。

自己的身躯比以往要强大太多。

额就是修炼的时候太过痛苦了些

见风凌霄左顾右盼,不搭理自己。

竟敢装出一副很了不起的模样。

感到被轻视的陈齐顿时怒火中烧,眼神越加阴郁。

不在犹豫,向前猛然冲去。

五指成爪,遒劲有力,抓向风凌霄的脖子。

他心中已经决定,若能一击得手,绝不放过,直接击杀。

风凌霄侧身,躲过袭来的手爪。

陈齐早有预料,手腕一翻,再次抓来。

“撕拉!”

没有如他所料那般抓到风凌霄的胸膛。

被风凌霄抬手挡住。

本想抓断他的手臂,却没有成功。

他的手臂硬如坚石一样,没造成伤害,只是将衣衫撕烂了。

自己这开山裂石的一抓,居然无法伤到他的手臂?

陈齐有些难以置信。

自己这可是一门武学功法,居然无法伤害他的肉身?

趁他发愣那一瞬间。

风凌霄咧嘴一笑,扣住他伸出的手,牢牢定住。

另一只手举拳轰去,朝着陈齐面门乱砸。

“砰!砰!砰!”

拳头如雨点一样落在他的脸上。

手被风凌霄抓住,避无可避,退无可退。

两个呼吸的时间,陈齐已经挨了无数拳,面庞肿得老高,嘴角溢出鲜血。

“嘶~~~”

台下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这小子居然能将陈齐不当人的打?

那老家伙说这小子只是隐元境中期而已。

莫不是老眼昏花,看走眼了?

“陈齐师兄,你看,是不是可以把灵石给我了?”风凌霄居高临下,俯视着他,说道。

言下之意就是让他认输。

陈齐被打得晕头转向,脑袋发蒙。

得到喘息之时甩了甩头,清醒过来。

他感到奇耻大辱,愤恨难当,自己自然不可能这样轻易就会认输的。

那以后还有何面目待在这玄雾宗内。

“想要我的灵石?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命了!”

面色狰狞,眼中露出凶光。

他意念一动,一柄大刀出现在手中。

大刀宽厚深沉,给人一股强烈的厚重之感。

黄阶上品灵器!

“去死吧!”

陈齐嘴角流血,大声喊叫。

体内灵力灌注进手中的大刀。

大刀通体亮起幽色光芒,威势更甚。

冲着风凌霄的面目,一刀直直劈下。

风凌霄面色凝重,单手紧攥成拳。

体内运转《圣体锻造功》,肌肉暴涨,青筋暴起。

将全身所有的气力全部凝聚到拳头之上。

身躯爆发惊人威势,如同实质般瞬间散开。

他并没有取出灵器,而是打算以拳对抗。

以肉身,对抗灵器!

“这小子疯了?”

顿时吓得王言头皮一炸,“师弟,你快躲啊!”

众人仿佛已经看见了他被劈成两半,鲜血淋漓的场面。

大刀成功砍到了他的拳头。

爆发出刺目的光芒。

“咔嚓!”

众人没有看见鲜血淋漓的场面,风凌霄一动不动,依然挺拔站立。

从大刀之上传出‘咔咔’异响。

一道道的裂纹出现在了大刀之上。

陈齐脸色大变,眼中有着难以置信。

连我的灵器都不能伤害他的身体???

看见灵器损坏,心痛不已。

大刀全身裂纹道道,布满整个刀身。

从中有着一丝灵性之气流向风凌霄的身体。

从他的拳头流入丹田,被仙剑碎片吸收掉了。

碎片吸收了这一丝淡淡的灵性气息,微微闪烁一下,发出淡淡青色光芒。

许久没有反应的碎片,再次有了变化。

风凌霄感受到了。

令他意外又惊喜。

原来,它可以吸收其他灵器的精华吗?

第一次是被郁梦竹的弯刀接触到,引发了巨变。

第一次时情况危急,并没有注意到。

而现在又发生了一次,他明显的感受到了碎片的反应。

现在看来,碎片的恢复,可能需要吸收其他灵器。

终于摸索到能让仙剑碎片产生反应的办法了,风凌霄欣喜若狂。

忍不住笑了起来。

而这一幕被陈齐看见。

当即无比愤怒,脸色都变得扭曲起来。

他居然还在笑,在嘲讽着我,赤裸裸的挑衅。

这小子是体修!

坏了我的灵器,还敢如此嘲笑。

狗杂碎,我要你死!

当即张嘴一吐。

一丝漆黑光线从他嘴里猛然射出,直冲风凌霄面门而来。

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浮现风凌霄心头,全身瞬间下意识地绷紧。

抬眼便看见已快到眼前的那一丝漆黑光线。

瞳孔猛地一缩。

推荐阅读:

古武星神 毒后重生计 我就是天道 小白花重生 携崽归来,薄情前夫卑微求宠 凌霄派的耻辱 狼王总裁,娇妻兽宠若惊 余仙 陷落 丹帝重生:九天至尊路 魔女重生后卷哭了修真界一众天骄 周卫民易中海许七月 韩阳陈巧倩 被魔女附身后,我成了法外狂徒张池周然 我在古代开学校 寒门少相李凌峰苏芮 小师叔,求求你飞升吧丁七两蓝灵儿 诸天旅游指南 泣幽冥 替身甜妻:韩少套路深 日月当空 NBA:从折磨乔丹开始加点升级 临时姑爷 眸倾天下:嫡女为后 握乾掌坤 千眼族 十年一品温如言 美利坚之鹰 故染青丝 楚汉神棍 史诗英雄 辽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