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郁梦竹妖气反噬

风凌霄推门而入,正要告诉郁梦竹宗门解封的好消息。

却看见郁梦竹跌倒在地,全身蜷缩,不停发抖。

风凌霄吓了一大跳,脸色大变。

急忙赶上前来,扶起郁梦竹。

只见她双目紧闭,柳眉紧锁,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全身冰冷,一缕缕白色的寒气自她身上散发而出。

全身难以控制地颤抖着。

“郁梦竹!郁梦竹!”

“你怎么了?”

风凌霄将她抱在怀中,急切地晃了晃她。

伸手轻拍着她的脸,呼唤着她。

手掌触及她的面庞,传来的是一阵刺骨的冰寒之感。

这是怎么回事?

是有人找过来了吗?

风凌霄焦急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戾。

不管是谁,敢找来这里,自己都不会坐以待毙的。

风凌霄握住郁梦竹冰冷的手掌,体内灵力不停输送过去,为她驱寒。

风凌霄的灵力如同一道暖流,流进她的身体,将体内寒气消融不少。

郁梦竹身体寒气消散不少,身体也不再颤抖。

眼眸轻颤,慢慢睁开双眼。

微微打开的眼睑,看见了风凌霄的脸。

他眉头紧锁,十分焦急地望着自己。

郁梦竹白皙的嘴唇恢复了红润,呼出一口寒气。

“郁梦竹,这是怎么回事?谁找过来了?”

郁梦竹摇了摇头,虚弱说道:“不是,是我体内妖气反噬了。”

“我自封了修为,没办法压制妖气了。”

原来如此。

风凌霄大出一口气,急切的内心放松不少。

随即带有歉意说道:“自封修为之时,我答应过你为你驱除妖气的。”

“没想到还是让你受这种苦,是我没做好。”

“来,坐好,我现在就为你驱除。”

风凌霄将她扶到床榻之上,二人盘膝对坐。

两人伸出双掌对接。

风凌霄运转灵力,通过双掌传到她的体内,驱散妖气。

灵力入体,周转全身。

灵力所过之处,皆是一股暖意舒服之感。

寒意消散,郁梦竹逐渐恢复正常。

“这兔妖太过强大,它的妖气你没办法消除的,只能暂且压制。”郁梦竹感受自身,如此说道。

风凌霄皱了皱眉头,“我会想办法的。”

“以后你预感到妖气快要反噬之时,一定要告诉我,我为你压制。”

“嗯知道了”闻听此言,郁梦竹低下头,轻声细语地回答。

风凌霄没看见她低下的面庞已经绯红一片,滚烫无比。

见她轻声细语,风凌霄以为她刚恢复,还不舒服,也未多想。

“噢,对了。”

风凌霄突然想起。

翻手间,从储物袋中拿出刚换取的玉光仙镯。

“诺,送给你的。”

风凌霄将手掌中的镯子递给她。

郁梦竹睁大了水汪汪的眼睛,惊奇地看了他一眼。

被她直勾勾地盯着,反而把风凌霄看得不好意思了。

挠了挠头,说道:“你给了我那么多东西,我我看这镯子挺漂亮的,就就买了”

“哦”郁梦竹应了一声。

“嗯!”郁梦竹伸出白皙的手臂。

风凌霄愣了愣,不明所以地望着她。

随即立马醒悟过来,连忙将镯子小心翼翼地为她戴上。

晶莹剔透、仙光闪闪的镯子穿过她白皙的手掌。

郁梦竹十分开心地笑了。

举起手,让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穿透手镯。

仙光点点,美丽非常。

戴上之后,郁梦竹也感到从其中传来一道清凉之感,身体舒畅。

但这些,都比不上心里的开心。

阳光之下,身着宫装的少女,脸颊微红。

脸上笑逐颜开,眼睛成了弯弯的模样。

白皙的手臂,配上晶莹剔透的手镯。

温婉如玉,美如画的景象。

她好像挺喜欢的。

风凌霄也展颜一笑。

陈浩悲痛欲绝,将弟弟的遗体送回家族。

“啪!”

一道响亮的巴掌传来。

陈浩被打得飞出老远,滚落在地,不敢言语。

“你这个畜生!”

陈浩的父亲指着他,浑身颤抖不已。

“你对得起你弟弟吗?”

“我让你们兄弟二人相互扶持,你可倒好,给我送回来的,是你弟弟的遗体!”

陈父气得发疯,对着陈浩大骂不止。

陈齐是他们家族这一代最有修炼天赋的子嗣。

家族寄予厚望,花了大代价才送入了玄雾宗的内门。

现在居然,被杀了。

希望变成了绝望,还有难以承受的丧子之痛。

“给我滚去祠堂,跪在祖宗面前,执行家法。”陈父近乎咆哮道。

陈浩跪在祠堂,前面是一众陈家祖宗牌位。

牌位之前点着香炉,摆放着果品。

陈父手执铁鞭,一下又一下地打在陈浩后背之上。

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陈浩紧咬牙关,拼命忍耐,一声不吭。

前面是忍住不吭声,后面被打得半死,根本发不出声音了。

瘫软在地,已经被打掉半条命了。

“老爷,不能再打了,求求你了。”

一位妇人泪如雨下,慌手慌脚地跑进大殿。

跪在地上,紧紧抱着陈父的双腿。

“我才没了一个儿子,你要把我另一个儿子也打死吗?”

“那你连我也一块打死算了。”陈浩的母亲声泪俱下。

见丈夫铁石心肠,不为所动,直接扑在儿子身上,以身挡鞭。

陈父停了手,只觉浑身无力,手中铁鞭掉落在地。

他望着祖先牌位,老眼中也流下两行泪水。

“齐儿没了。”

“我如何不痛?”他悲声发问。

“齐儿是我陈家百年来最有天赋之人,本指望着他兴旺我陈家。”

“你兄弟两个却在外面招风惹事,落得如此下场。”

“与其在外面被别人杀了,倒不如我打死了的好。”

陈父恨铁不成钢,责骂陈浩。

事情经过他已完全知晓。

陈浩欺压惹事,弟弟陈齐出头。

还上了演武台,被人打死。

出阴招偷袭都没打过,可见双方实力差距很大。

两兄弟就知道在外面胡作非为、惹是生非,被别人教训是迟早的事。

可这一教训,就把命给丢了。

他虽悲痛,但也无话可说,难以生起报仇之心。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肩负着家族安危,不敢肆意妄为。

此事本就不占理。

虽然理并不重要,实力才是硬道理。

但陈家实力不高,在这各方势力虎视眈眈的情况下,生存下去已是无比艰难。

何敢去找玄雾宗弟子寻仇。

玄雾宗形势错综复杂,水深如渊,不是一个小家族敢随意掺和的。

万一惹得宗门强者不高兴,或者那人背后势力强大,这对陈家来说,都是无法抵抗的。

一不小心,就是一族之祸。

所以此事,被打死了也无可奈何。

只得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

陈浩被抬回房间,敷药休养。

陈母在一旁不停地抹着眼泪,伤心悲痛。

他醒了过来,双眼满是仇恨。

他不恨自己的父亲,他恨风凌霄。

是他!

是他杀死了自己的弟弟!

自己已经下跪求他。

愿意付出一切代价,但他依然不愿意饶过弟弟的性命。

“好弟弟,你放心,我一定为你报仇,要他血债血偿。”

双眼含恨,暗自发誓。

他弟弟都不是风凌霄的对手,他自然也不够看。

但是他愿意付出代价,会想其他办法。

他想起半年前。

内门弟子范水看上了一名女弟子。

威逼之下没有得手,是他使出手段。

买通那女弟子的同门,将其诱骗出门。

然后使用迷香将其迷倒,送给了范水。

范水完事之后对他大加赞赏,很是满意。

以此与范水结了一段缘。

范水何许人也?

除却修为高深,更是背景强大,在宗内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乃是内门弟子中有权有势的大人物,收拾他一个风凌霄,还不是手到擒来?

只要自己献上足够的好处,再加上之前的人情。

求范水出手,他一定回答的。

待我伤好之后,一定要想办法进家族宝库,拿些好东西出来,去求范水。

“弟弟,我一定为你报仇!”

想到此处,陈浩憎恨的表情越加狰狞。

“你好好休息,我先去修炼了。”风凌霄说道。

“去吧,去吧,好好修炼。”郁梦竹冲他摆了摆手。

郁梦竹开心地看着手上的镯子,左看右看,非常欣喜。

“那小生告退了!”风凌霄下了床榻,装模作样,冲她重重弯腰行了一礼。

“讨厌!”郁梦竹知道他在矫揉造作,拿起枕头砸向他。

风凌霄‘嘿嘿’一笑,便走了出去。

然而,走出去的他却是心事重重。

一路向着瀑布修炼之处走去,一边思考着。

现在宗门开放了,看情况也一切正常。

自己本打算找个时机,接一个宗门外出任务。

然后名正言顺的出宗,带郁梦竹溜出去。

但现在郁梦竹修为被封,如同凡人一般。

走出宗门,还得跑出玄雾宗势力范围之外,找到郁家地界才可以。

路途遥远,一路危机重重。

自己修为并不高,风险很大。

况且她体内还有残留的妖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反噬,太不稳定。

这样贸然行动,实在风险太大。元宝小说

自己必须保她安全回到家族。

这是两人契约的条件之一。

而且他也感觉她对自己挺不错,帮助了自己很多。

虽然不能承认自己吃了软饭,但是知遇之恩还是有的。

仅仅是那部地级功法,就已经天价,凭借自己,恐怕根本没实力买得起。

而且自己也指望着她能带自己进入那无上存在的洞府。

这等机遇,风凌霄也有觊觎之心。

思前想后,还是觉得不宜过早行动。

目前应当再次提升一下自己的实力,这样在外面才更加有自保的能力。

还要解决掉郁梦竹体内妖气问题,不然就是一个隐患,在外行走,颇为不便,影响安全。

思量间,风凌霄已经来到了瀑布之下。

修炼之前,他觉得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推荐阅读:

我泱泱华夏纵横多元宇宙 放生了邪神后 这太子,不做也罢!李承乾 时停五百年 三国之我为丞相搞后勤 生人禁地 吕少卿天御峰小说免费阅读 死里逃生 时光何曾负你 武林新贵 诸天酒仙从斗罗大陆开始 齐天魔猴传 快穿之戏精驾到 渡鸦 捡漏归来 大葬轮回 考神 帝谋之君还记 出租自己 悍侍 秦时真咸鱼 特种兵闯官场 剑尊傲江湖 LOL:这个男人太自律了! 殇宫 修真食谱 身为瘫妹的我被系统强开后宫 狱炎 毒医狂妃:邪帝请节制 从平分机缘开始超凡入圣 我家女主整天不务正业 绝世唐门之本体为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