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陈浩献宝

被执事不善的目光盯着。

风凌霄心中十分紧张,莫非被发现了端倪?

但表面不动声色,依然微笑着问道:“师兄,可是有什么不妥?”

执事指向了郁梦竹,问道:“不妥?自然是不妥。”

风凌霄心里大吃一惊,额头冒出了冷汗。

执事接着问道:“她可是你的婢女?”

风凌霄硬着头皮回道:“是的。”

执事再问:“她可是要与你一同传送出去?”

“是的。”风凌霄头皮都麻了。

郁梦竹低头不语,内心也是惴惴不安,十分紧张,紧紧攥着的手心已经冒出了汗。

执事手掌一拍,大声问道:“那还等什么?交灵石啊!”

“啊?交灵石?”

“废话,出任务的是你一个人,不得携带其他人。”

“其他人使用传送阵,必须缴纳灵石。”

风凌霄心里大出一口气,如释重负,“啊!原来如此,我也是第一次使用宗门传送阵,不知晓规矩,让师兄见笑了。”

“请问师兄,需要多少灵石?”

“三百!”执事面无表情回道。

风凌霄急忙从储物袋中取出五块中品灵石交上。

刚送一口气的内心又心疼起来,三百灵石啊,这就没了

交完灵石,从执事身后出来一名小厮。

小厮摆手,做出请的姿势,恭敬说道:“师兄,请随我来。”

风凌霄冲执事抱了抱拳,跟随小厮而去。

郁梦竹低着头,亦步亦趋跟随。

小厮将风凌霄二人带到一处房间大小的场地中。

地上刻画着无数繁杂的符文,符文最外面呈现一个圆圈,圆圈四周均匀分布着一个一个的凹槽。

“师兄,请稍候片刻。”

小厮说完,取出一颗颗亮晶晶的灵石出来。

围绕着阵法走动,每走到阵法外侧的凹槽处便取出一颗灵石嵌入其中。

风凌霄明白,这是用来启动阵法的灵石。

阵法的启动和运转都是需要能量的,一般都是使用灵石。

使用某些奇异的天材地宝也可实现,但一般阵法不会如此浪费。

传闻中,一些逆天的强大阵法可自行吸纳天地灵气,维持自身运转,长盛不衰。

小厮将灵石镶嵌完毕,提醒风凌霄道:“师兄,请稍等片刻,阵法师马上会过来。”

风凌霄点了点头,“有劳了。”

不多时,果然进来一位风韵的妇人,身着道袍。

妇人开口问道:“公子可准备好了?”

“有劳前辈了。”

风凌霄说完,向后一摸,拉住了郁梦竹的手。

郁梦竹略微一惊,微微抽动了一下。

风凌霄却捏得很紧,没有放开的意思。

郁梦竹便也不再反抗,任由他牵住自己的手,但内心却有些难以描述的感觉,脸颊微微发烫。

从小到大,还没有哪个男子牵过自己的手。

妇人不再多言,双手掐诀,指尖灵力环绕,组成神异的图案,启动阵法。

传送阵亮起光芒,地上灵石中的灵力被抽取干净,瞬间变成灰色,随即消散。

阵法轰然启动,呈现一道光柱,刺破空间,冲天而起。

光芒剧烈闪烁后消散,与此同时阵法中的风凌霄二人也消失不见,已经被传送走了。

经过多日调养,陈浩身体早已恢复如初。

自从弟弟被弄死,遭受了这一切,他也不再如从前那般放荡。

每日刻苦修炼,空歇之时便会到父母跟前请安问好,虚心求教。

他父亲见状十分欣慰。

感叹地对陈母说道:“这一顿打倒是值得,他起码也算是浪子回头了。”

“若不是我,恐怕都被你打死了,他如何不怕?”

陈母看着愈发懂事的王言,也颇为宽慰。

看着父母心情好转,王言表明自己以后一定勤加修炼,振兴门风。

这番励志言论让陈父更加满意。

王言便乘机提出,想去自家宝库取些东西,尽快提升修为和实力。

陈父很高兴地应予了,让他随意挑选。

王言大喜过望,背过身后,却是眼中仇恨的光芒闪烁。

自己弟弟的仇必须要报!

他要去找范水帮忙,弄死风凌霄报仇。

如果成功贴近了如日中天的范水,报仇之余,这对自己也是一个更进一步的机会。

范水自从跟随宗主回来之后,地位愈发高高在上了,行事也越发放纵。

一些见不惯他的长老以前还敢阻止呵斥,现在均都默不作声,不愿再管。

宗主看重之人,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得罪了他,万一人家在宗主面前上眼药,可就有他们好果子吃了。

“师兄,外面有一个自称陈浩的想要见你。”

一名颇有姿色的女弟子来到范水身边,向他禀告。

声音软软糯糯的,惹人怜爱。

范水嘴角浮现笑容,一把将女弟子拉入怀中,手就开始不安分地到处摸着。

女弟子娇嗔一声,双手捏拳,捶打着范水,略作抵抗,欲迎还拒。

范水手掌用力地抓着,脸深深埋进女弟子胸前。

“好啦,别人还在外面等着呢,见还是不见呀?”

纠缠半晌,女弟子拍打着他。

“你刚才说什么?谁啊?”范水根本没注意她说了什么,手上自顾自地动作。

惹的女弟子痒痒不已,一阵扭动,只得再说一遍:“外面有个叫陈浩的,说要见你。”

范水头也不抬,模糊回道:“陈浩?他是何人?”

女弟子没好气地拍了他一下,娇声道:“我怎么知道呀,到底见不见嘛?”

“喊他进来吧。”

女弟子挣扎着从他身上起来。

范水意犹未尽,不舍地放开她。

陈浩在外面等候了许久都没有音信,十分焦急。

此时,女弟子花枝招展地走了出来。

瞟了一眼陈浩,目光冷淡,漫不经心地说:“进来吧。”

范水师兄都不认识此人,一看也没什么权势。

估计又是来巴结范水师兄,趋炎附势的。

也就是范水师兄现在心情不错,不然他见都没资格见。

对这种人,自然不需要什么好脸色。

女弟子走路婀娜多姿。

陈浩跟随身后,望着她的背影,也忍不住暗自吞了吞口水。

女弟子虽没有回头看,但她也知晓陈浩的心思,因为这种人她见得多了。

她内心不屑地冷哼一声,这些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

自己可是要与范水师兄结为道侣的。

“陈浩见过范师兄!”

陈浩郑重行礼,弯腰极低,十分恭敬。

范水斜靠在上方躺椅之上,翘起腿,置若罔闻,并未搭话。

躺椅上铺垫着雪白的,价值不菲的妖兽毛皮。

女弟子走上前来,拿起一串如葡萄一般的灵果。

纤纤细手摘下一颗,喂着范水吃。

范水吃完,她又伸手接着他吐出的果核。

陈浩行完礼,恭敬站着。

微微低头,刻意不去看,也没有说话打扰。

范水吃了一串灵果,摆了摆手,表示不想吃了。

女弟子笑着来到他身后,给他捶着肩。

范水此时才抬眼看了看下面站着的陈浩。

“你是”范水伸出手,指着他,冥思苦想起来。

感觉此人颇为眼熟,但又一时想不起来。

“我叫陈浩,曾在曲春阁和师兄有过一面之缘的。”

陈浩急忙回话,说明地点。

曲春阁是一处宗门女弟子之地,上次范水看上了此处一名女修,多次未曾得手。

陈浩买通那名女修的同门,将女修迷倒之后送与范水,范水很高兴,当时对他大加赞赏。

陈浩如此一说,范水一拍大腿,立即想了起来,“噢~~~原来是你,我说呢,怎么如此眼熟。”元宝小说

范水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

那名女修当真不错,很润,很舒服。

自己当时还特意将那女弟子的迷药解除了,让她清醒过来再办事儿。

如此才会更加有趣。

现在回想起来,范水依然觉得很爽。

陈浩见他想起来了,趁热打铁地说道:“本来早就应该来拜访师兄的,只是遇到了一些事情,所以才耽搁了。”

“噢?遇到了何事?”范水顺着话问道。

陈浩便将上次与风凌霄冲突之事诉说了一遍。

自然是风凌霄挑衅惹事,欺压良善,为非作恶,竟然肆无忌惮的在公众面前杀了他弟弟。

范水听完,面带怒容,将面前装着灵果的盘子拿起,往地上猛地砸下。

“啪!”

果盘四分五裂。

“好大的狗胆,竟然如此欺压我兄弟,当真不知死活。”

范水气愤地怒骂道。

虽然表现得很义愤填膺,为兄弟抱不平的样子。

但说完也就完了,没后续了。

陈浩心知肚明,是时候了。

“师兄切莫生气,这笔账小弟以后会找他算的。”

当即走上前来,掏出一个储物袋,双手奉上。

“这次来过来看望师兄,带了一点礼物,还请师兄收下。”

范水笑了,“哈哈,你我兄弟相见,怎么如此见外呢。”

“你来,我就很高兴了,那需要带什么礼物。”

“这也只是弟弟的一点心意,还请师兄不要推辞。若师兄看得起我,就请师兄收下。”陈浩言语诚恳。

此时,一旁的女弟子也轻轻地推了推范水,娇声道:“王师兄如此诚心,你就收下吧,莫要辜负了他的好意,寒了人家的心。”

“那都如此说了,再不收可就是我的不对了。”范水笑着回道。

陈浩再次将双手中的储物袋抬高了一些,“请师兄笑纳。”

范水大笑一声,拿过储物袋,往其中微微查看,眼中颇为满意。

里面光灵石就上万,还有不少丹药和一件玄阶灵器。

范水热情地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说道:“师弟,坐,快坐。”

“小玲,给师弟沏茶,把我上好的灵茶拿出来,给师弟尝尝。”

女弟子甜甜答应了一声,扭着腰去给陈浩沏茶了。

推荐阅读:

次元世界追索记录 他比夜色温柔 魅魔大叔,从润杨蜜热芭开始顶流 校院青春录 网游之全战风暴 人在宁安:开局签到大雪龙骑! 朱瞻壑姚广孝 赵大海娄晓娥衍画 纸人抬棺 猎都 容苍楚云绯 军火召唤师 想打电竞的我讨厌娱乐圈 琴秀[综武+剑三] 重生08,秒赚千亿崛起香江 我在无限世界当包租婆 妖族魔后 蘸点单纯酱 魔法最终幻想 霸婿崛起 洪恩大陆 从笑傲开始扮演角色 重生嫡女不好惹 核武炼金术士 佛道争锋 超级虚拟系统 全能都市 美利坚之鹰 无上业道 网游之龙语者 惊天大逃亡 凡人之雷动乾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