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吓傻了

王言谨慎地坐在下方,屁股只是轻轻挨着椅子,不敢实坐。

女弟子端起泡好的灵茶,为他二人各自倒上一杯。

顿时间,茶气飘荡,清香四溢。

范水拿起茶盏,悠然地细细品尝了一口,这才说道:“师弟,你刚才说杀你弟弟那人叫什么来着?”

陈浩刚拿起茶盏,还没喝,听见范水问话,急忙放下,“师兄,我已调查明白,那家伙名叫风凌霄,是外门弟子,任职灵草园,入宗不过数月而已。”

范水皱了皱眉,说道:“外门弟子?还是刚入宗的?”

“是,此人虽然入宗不久,但实力非同小可,应当是入宗之前便已开始修炼了。”

“我弟弟隐元境后期,居然不是他数合之敌。不管不管他再有本事,我也必须要弄死他,以慰藉我兄弟在天之灵。”陈浩咬牙切齿,恨意浓重。

范水嗤笑一声,“不过是个隐元境的渣滓罢了,也算得上什么本事?”

袖袍一挥,“你我既然是兄弟,那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我不能不管,此事交给我了。”

范水看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继续道:“就当是你我兄弟情谊的一个见面礼好了。”

陈浩闻言大喜,自己所来的目的正是如此,急忙拱手道:“如果有师兄帮忙,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以后师兄有什么事要办,尽管吩咐,愿为师兄效犬马之劳。”陈浩急忙表态,姿态恭谦,拉近关系。

范水如若真能要他办事,那他以后也就能跟着范水混了,地位那可是水涨船高,有权有势。

除了求范水帮忙收拾风凌霄外,这也是他来此的第二个原因。

事关前程,所以才会出手阔绰,送的东西价值不菲。

范水看起来也很高兴,拍了拍手,“好,如此甚好啊。”

偏头对着女弟子吩咐道:“去告诉曹星河,让他去灵草园,把那个叫风凌霄的给我带过来。”语气严肃,不容置疑。

女弟子答应一声,正欲出去。

“告诉他,要活的,让陈师弟亲自处置。”范水叮嘱。

陈浩心中一喜,双拳紧捏,他仿佛都已经感受了报仇的快感。

他不会让风凌霄那么轻松的死去,会好好‘款待’他一番,让他求着自己杀了他。

要用他的人头,祭奠弟弟的在天之灵。

陈浩心思百转,嘴角泛起冷笑,已经琢磨好了后续的打算。

与范水又闲聊了一会儿,表了一番忠心,打了一阵感情牌之后告辞离去。

陈浩告退,刚出门去,范水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不见,变得冷漠无情。

曹星河,玄雾宗内门弟子。

洞明境中期,在众多弟子当中也算是颇有实力和威望之人。

当初与刚入宗门的范水起了冲突,一言不合便争斗起来。

不曾想,洞明境中期,一向自负的他,被范水一招击败。

而那时候的范水,只是洞明境初期!

由此可见,范水绝对实力高强。

范水的剑尖直抵他的眼前,再前进一寸,就能贯穿他的头颅。

剑尖上寒芒夺目,并未接触,却已经让他的眼睛刺痛无比。

曹星河心底震撼,他明白,自己和范水的差距很大,云泥之别,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但,范水并没有杀他。

而是给他一个机会,让他臣服自己,以后为自己做事。

曹星河低了头,表示以后任凭驱使。

自那以后,在玄雾宗,曹星河便成了范水的头号狗腿子。

而范水也不曾亏待他,灵石、美女、功法给了他不少。

曹星河有了范水的资源支持,仅仅一年时间,便触摸到了洞明境后期的门槛。

远比以前要混得更好,实力水涨船高。

而范水,进入宗门时是洞明境初期,当初就能一招击败他。

至于现在,他已经看不透范水的实力了。

主要是范水一般根本不出手,不显山不露水,稳坐钓鱼台。

曹星河接到女弟子的吩咐,没有多言,招呼着几人直奔灵草园而去。

“我说尚荣,你怎么就不开窍呢?”

“你那个脑袋转动一下行不行?”

“一天傻愣愣地,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

王言气愤地拍打着尚荣的大脑袋,一顿训斥。

“那你又又没说哪么清楚,我怎么知道啊?”尚荣委屈巴巴地争辩。

王言一听更来气了。

好久没收拾这死胖子,皮又痒痒了,正要好好敲打一下。

他有所感应,转身看向门外。

只见曹星河带着数人,淡漠地站在门口看着他二人。

王言心中一惊,急忙翻身,小跑过来。

换上一副笑脸,弯腰拱手道:“见过曹师兄!”

王言虽说修为不高,但人很机灵,又喜欢打听一些八卦闲事。

入宗多年,对玄雾宗有头有脸的一些人物都认得清清白白。

这曹星河作为内门最霸道之人——范水的头号小弟,王言自然也是一清二楚。

王言认识曹星河,但曹星河显然不认识王言这种身位微末之人。

冷漠双眼冷冽地看着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这灵草园的?”

来者不善啊!

王言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心里有些不详的感觉,表面依然赔笑回答:“是,我叫王言,他叫尚荣,我们都是灵草园的。”

他指了指尚荣大胖子,见他居然还不赶快过来行礼,急忙使了个眼色。

尚荣如梦初醒,紧张地行了一礼,站在一旁。

每次遇到事情,特别是一些大事,基本上都是王言出面处理,他只需要站在一旁,听从王言指挥就行。

王言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叫他打谁他就打谁,这已经成了二人的习惯。

曹星河没在意这些,再次问着王言,“你们灵草园是不是有个叫风凌霄的?”

王言笑容僵了僵,但立马掩饰过去,“是,有个叫风凌霄的。”

“他在何处?”

王言向风凌霄房屋方向看了一眼,说道:“之前他与我说,领了宗门任务,现在恐怕不在灵草园中。”

曹星河皱了皱眉,吩咐后面之人,“去看看。”

“是!”身后一人领命前去。

顿时场中无人说话,气氛显得有些凝重。

王言心中不妙的感觉越发强烈了。

“大哥,都找过了,没人。”

曹星河面无表情的脸上,明显有些不高兴了。

再次问着王言,“他到底去何处了?如实说来。”

王言额头已经冒出了冷汗,急忙回道,“这个他真没细说,领了什么任务,去什么地方,要多久时间,一概不知啊。”

这些人想问的内容都被他一口气说完了

曹星河脸色一沉,虽然没找到人不是他的问题。

但事儿没办到位,范水会不高兴,他只看结果。

既然没直接找到,那就要想办法找到。

曹星河退后了两步,斜靠在门框上,双手抱胸,下巴向前指了指。

身后几人立即明白,摩拳擦掌,神色不善地走上前来。

“我劝你还是好好想一想吧,早交代免得受苦。”

王言大急,连连摆手,“师兄们,我我们真不知道,真的!”

我没找到人,是我的问题。

那你不知道,也就是你的问题。

谁的拳头大,谁就没有问题。

懒得再跟他多扯,数人直接动手,飞起一脚,踢在王言脸上,将他踢倒在地,人仰马翻。

王言脸庞立马就肿胀起来,鲜血从嘴角流出。

数人追上前来,将二人往死里打,毫不留情。

两人看他们动真格的,没有留手,这是要自己的命啊!

当即也拼命反抗起来。

摸出利器,一刀将其中一人的手臂切开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

“杂种!你还敢反抗,竟然伤我?”

狗东西,找死!此人顿时大怒,面容狰狞。

即便王言和尚荣拼命反抗,但根本不是这几人的对手,差距太大了。

很快,两人就已经面目全非,浑身重伤。

被伤那人,冷笑一声,来到躺在地上的王言面前,一脚踩在他的手臂上,脚尖来回蹂躏。

“啊!”

手被踩断,一声惨嚎。

看着地上苟延残喘的两人。

他回身用问询的目光看向了曹星河。

一直冷眼旁观的曹星河冲他微微点了点头。

这两个人已经被折磨得不行了,看来是真的不知道风凌霄的下落。

那问询的目光,问的是:要不要直接弄死?

曹星河的回复是点了点头。

玄雾宗的宗规不允许弟子相互残杀。

而他们现在就要直接杀了这两人。

这或许对别人是很大的束缚,但对范水来说,算不得什么事儿。

区区两个外门弟子而已,杀了也就杀了。

被伤那人提着刀,走上前,准备直接下手,送他们上路。

免得心慈手软,留下祸患,到时候找到长老告状,惹出一些麻烦事,必然又要引起范水的不悦。

以前是发生过这种事情的,怕惹出事就留了一手,没想到反而弄得一身骚。

被范水训斥一顿,又见识到了范水的强大背景,杀了反而更加省事,于是以后行事便越发猖狂。

地上的王言已经无力反抗了,双眼透露出绝望,想必今日就是身死之时。

看见泛着冰冷光芒的长刀临身,真的陷入了生死危机,尚荣犹豫的面孔变得果断。

他一手伸进怀里,从中掏出一个漆黑的鬼葫芦出来。

巴掌大的葫芦,整体漆黑如墨,仿佛像是一块黑炭一样。

葫芦表面浮现着恶鬼狰狞的面容。

尚荣躺在地上,举着葫芦,剧烈地嘶吼一声,“开阳境前辈法宝在此!”

此言一处,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开阳境强者,那是他们无比敬仰的存在。

这小子居然有开阳境强者的法宝?

所有人都停了手,全都难以置信地望着尚荣。

王言绝望地内心也是一颤,非常吃惊,同时泛起一丝希望。

自己跟这小子一起许多年了,知根知底,他什么时候有开阳境强者的法宝了?

场面顿时有些怪异。

曹星河亦是胆战心惊,被吓得不轻。

全都盯着尚荣,保持姿势一动也不敢动。

但等了半响,也不见那什么所谓的法宝有何反应。

曹星河当即自嘲地嗤笑一声,自己居然还真被这狐假虎威的小子吓唬到了。

“那玩意儿是假的,就这种人,他能跟那等强者牵扯上关系?”曹星河冷笑着,淡然开口。

听他如此说,那些被唬住的手下顿时放松下来。

有些气愤地揪起尚荣,“草,死胖子,死到临头了,还他妈吓我一身冷汗。”

“那就先送这死胖子上路,龟儿子。”数人骂骂咧咧地朝尚荣走来。

王言刚刚燃起一丝希望的目光顿时灰暗了,自己还真当这小子有着天大的底牌呢。

众人皆认为尚荣是在狐假虎威,反正临死了,吓唬一下,搏一把。

不得不承认,确实吓唬住了。

但不管用啊,人家又不是吓大的。

一个区区外门弟子,修为低下得也就比凡夫俗子强上一点,能有那种强大依靠?

有那等背景,还在这里当个种灵草的外门弟子?

脑袋被门挤了?

冷静下来,稍微想想也不可能。

众人皆不信,只有尚荣眼中透露着严肃和认真,坚定地举着那所谓的法宝。

那几人都被他这副煞有其事的模样给惹笑了。

“哈哈哈这死胖子,脑袋都被吓傻了。”

“行了,别玩了,赶紧完事,还有正事要做。”曹星河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吩咐道。

老大发话了,那就不再拖延了。

一刀自上而下,砍向尚荣的肥脖子。

这一刀落下,必然身首异处。

惨白的刀光照在尚荣的脸上,他却反常地镇定,没有丝毫惊慌。

依然肃穆地举着手里的漆黑鬼葫芦,坚信不疑。

众人觉得这死胖子真的是被吓傻了,脑子都坏球了。

锋利的刀锋果断砍下。

突然!

惊现巨变!

刀口距离他脖子还有三寸距离的时候,凭空定住,砍不下去了。

曹星河瞬间脸色大变,面容惨白无比。

推荐阅读:

五术奇谈 三岁小道士被财权两大家族团宠了 嫡长子 吞天帝尊 神州战神 升温 阴阳家传说 路过婚姻路过你 学的是清史,却要救大明 古代地主婆养成攻略 死神之御风刀 苍龙战纪 洪荒武祖传(女子监狱里的男人) 实力演员上综艺后放飞自我了 我的妖宠小神君 天朝女国师 恶魔总裁你混蛋 冰凝成的夏天 穿书后成了暴君心头药 剑王朝 诸天网购 强婚:千亿总裁来打call 明末最强钉子户 次元之洪荒 斗罗:杀星归来,开局清算比比东 逆天改明 我在魔王城伪装怪物 唯爱婚宠 大唐皇太子是我老公 半生凝眸 重生投资之王 星空之破碎与一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