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开阳境的法宝

一股骇人的威压骤然而现。

强烈得如同天威一样压迫着众人。

这道气息的出现,仿佛凝固了空间,没有人能够动弹。

曹星河是此处最强之人,当他感受到这股气息的时候,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眼睛猛然睁大,瞳孔骤缩,十分惊恐。

强烈的威压越来越强,曹星河的身体如同筛糠一样发抖,心底的恐惧疯狂滋生。

面对这股气息,他们就如同蝼蚁面对真神。

尚荣手中的鬼葫芦散发着暗暗的幽光,强大的威压就是从这里发出的。

一丝丝黑色雾气从鬼葫芦中散发而出,如同漆黑的长发一样在不停地飘舞。

随着雾气的出现,温度瞬间下降,变得阴寒刺骨。

散发一股充满邪恶、阴冷的感觉,令人毛骨悚然。

雾气像触手一样四处蔓延,四处寻找,当触摸到那几名弟子之后,围绕着他们的身体缓缓缠绕起来。

找到了目标的雾气向他们身躯处聚集,将他们包裹其中。

随着雾气的聚集越来越多,他们被完全包裹在黑暗之中。

在强大的威压之下,他们根本无法反抗,甚至连反抗的心思都生不出来。

曹星河的双眼睁得很大,他惊恐地看见,雾气从那几名弟子的七窍钻入了他们的身体。

随着雾气的入体,那几名弟子面容变得扭曲起来,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他们猛地张大了嘴巴,舌头在里面翻转,想要说着什么,但却传不出一丝声音。

手伸向半空,凭空抓握,想要逃离。

但一切都是徒劳。

他们伸出的手渐渐不动了,僵硬地抬着。

漆黑的雾气浮现在他们惶恐的双眼中,能看见雾气在他们的脑袋里面不停游走。

随着入体越来越多,脑袋里面装满了漆黑的雾气,眼睛也渐渐被黑色填满,再也没有了其他颜色。

眼睛是一扇窗户,曹星河从他们的眼睛中看见了雾气在头脑里面的活动。

当眼睛被漆黑填满,也就再没有了神采,没有了任何情绪,看他们的双眼,就仿佛是深渊一样。

一丝丝漆黑的血液自他们的眼角流出,像黑色的蚯蚓一样,曲折地往脸下蔓延。

鼻子里面也开始流出漆黑的血液,随后七窍都开始往外流着黑血。

恐怖无比!

然后他们的身体肉眼可见地萎缩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们的身体当中,从内部吃掉了他们。

很快,他们就干瘪了,像一个破布袋子一样瘫软下去,生机消散。

骨头都没有了。

只剩下地面上的几片抹布一样的人皮和空中不停缭绕的触手一样的漆黑雾气。

雾气‘吃’掉了他们!

雾气没有再继续蔓延,而是缓缓钻回了那个鬼葫芦当中。

当全部的雾气钻回去后,那股令人窒息的威压也消失不见,冰寒刺骨的阴冷感觉也消散开来。

曹星河离得比较远,雾气没有找上他,但他看见了这一切。

他浑身冰冷,心底的恐惧一点也不比那些被吃掉的人少。

甚至比他们更加恐惧,因为他们好歹已经解脱了,而亲眼目睹这一切的人,要一直活在这种恐惧的阴影之下。

他这辈子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事情,也从来没有如此害怕过。

威压消失了,他依然无法动弹,他惶恐到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一道水流从下体流出,打湿了他的裤子,飘着热气,散发出臭味儿。

不知过了多久,曹星河才恢复理智,呆滞的目光才变得灵活起来。

他惊魂未定,脸色苍白得可怕,颤抖着往后缩去。

退缩得稍远一些,见没什么异样,就再也忍不住,手脚并用拼了命地往外面跑去,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他再也不敢来这里了,太可怕了。

一路上跌跌撞撞地往范水那里跑过去。

路上有不少弟子见他如此慌张,皆是十分诧异,与他说话也完全不搭理,像是撞了邪一样。

看到他裤裆上的湿润,更是露出惊诧的疑惑。

“范范师兄!范师兄!”

隔得老远就听见曹星河慌乱地大喊。

然后便见到他踉踉跄跄地跑到范水的面前,狼狈匍匐在地,脸上毫无血色,浑身大汗淋漓,颤抖不已。

范水皱着眉头,很是不悦,呵斥道:“慌慌张张地干什么?”

“范师兄那灵草园内”曹星河跌坐在地,伸出颤抖的手,指向灵草园的方向,结结巴巴,语无伦次。

范水见他竟然害怕成这个样子,恐怕真的遇见什么大事了,面色也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拿起桌上的一杯茶,走到曹星河身前。

手掌用力地搭在他的肩膀上,牢牢抓住,让他镇定下来。

范水沉声当头棒喝:“不要慌,给我稳住!”

一声爆喝,让曹星河安定不少,不再发抖了,只是额头上的冷汗一直不停地往下淌,嘴唇和脸白得跟纸一样。

范水将手里的茶递给他,曹星河慌忙抢过,直接一口吞尽。

“怎么回事?”

稍显平静的曹星河这才开口解释道:“那叫风凌霄的领了宗门任务,不在灵草园。”

“那里还有两个弟子,我们想从他们嘴里撬出风凌霄的下落,没想到没想到其中有一人,竟然有着开阳境强者的法宝。”

“什么!?”范水惊愕失色,大为震惊,“你确定吗?真是开阳境强者留的东西?”

曹星河重重点头,凝重地说道:“绝对没错,肯定是开阳境强者才有的手段,我从来没有感受过那等恐怖的威压。”

“而且不是那种简单的器物,那道法宝里面有东西,很邪恶的东西,我带过去的几个人都被那里面的东西给杀了,尸骨无存,死状凄惨。”

说起当时的场景,曹星河依然心有余悸,胆战心惊。

口干舌燥的爬到桌上,拎起水壶就往嘴里灌,没有丝毫形象。

范水看着他惊魂未定的狼狈样子,眉头紧锁,思绪辗转。

他对曹星河还是比较了解的,虽然没什么大本事,但也不是软蛋。

没想到他居然被吓成了这个样子,而且带过去的几人都被杀了。

看来他所言不虚,那名弟子当真有开阳境强者的护身符。

也只有开阳境才有这等威势,瑶光境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自己收了陈浩的东西,只是想顺水推舟帮他解决一个小麻烦罢了。

本以为手到擒来的事,没想到居然引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有这种大靠山的,还好不是那叫什么风什么?风凌霄的家伙,不然可是平白招了一个大敌。

他范水虽然背景不小,家族里也有开阳境的强者,而且玄雾宗的宗主严景耀就是开阳境,自己父亲还托他照顾一下自己。

连一宗之主都要卖他父亲的面子,他父亲自然不弱,起码也是开阳境。

这些事他之前并不清楚,来入宗也是家里非要让自己来的,他对自己的父亲知之甚少,见面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他父亲基本没怎么管过他,这次居然安排自己来入这玄雾宗,让他颇感意外,也知道那个不熟悉的父亲并没有忘记他。

虽然自己并不如何惧怕,他身上也不是没有底牌,甚至比灵草园那小子的什么鬼法宝更加强大。

但任谁也不想得罪那等强大的存在,为了那一点点东西,实在不值得。

那等强者,人家若想以大欺小的报复,要讨回个说法,那可是要丢命的。

“真是有趣啊,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还有这等依仗,嘿嘿,这玄雾宗当真是卧虎藏龙。”

范水站起身,望着外面,貌似轻笑着说道,然而面色上根本没有一丝笑意。

然后背负双手离开,留下了一句话给曹星河。

“此事不要再去管了!”

曹星河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浑身松懈下来,彻底软了。

他真怕这个疯子气血上头,非要去硬刚,那到时候头一个死的可就是他。

陈浩看见范水的人来了,还以为事情办妥了,喜上眉梢,急忙迎了出来。

“什么?还有这等事?”听完消息的陈浩一脸不可思议。

“算那小子运气好,但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既然灵草园不能去,那就等他以后出来了再收拾他,我就不信他能永远龟缩不出。”

“狗东西,坏我大事!到时候我要你求死不得。”陈浩咬牙切齿,欲将风凌霄除之而后快。

来人看了他一眼,不冷不热地回了句,“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是真将风凌霄恨到骨子里了,除了自己弟弟的命,还有自己的尊严,更是坏了自己与范水之间的关系。

惹出这等事,只怕范水会对自己产生不满,那就得不偿失了。

恐怕过两天还得准备东西再去拜访一趟,解释一下,缓和一下关系。

风凌霄真是混账,害他又要‘大出血’。

灵草园。

那漆黑的雾气并没有伤害尚荣和王言。

王言缓过神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尚荣,仿佛在重新认识他。

这尚荣平时一副憨相,没想到还有这等底牌,以前居然从来没向自己透露过,自己当真是看走眼了。

自从曹星河跑了之后,尚荣盯着葫芦看了许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后神情落寞地将其重新收回怀里。

只有伤感和落寞,丝毫没有死里逃生的喜悦和拥有强大手段的得意。

王言爬过去,拍了拍尚荣的肥脸,说道:“你小子行啊。居然还有这等手段。”

“就是太可怕了些”王言对之前的景象也是不寒而栗。

“欸!你怎么还跟那等绝世强者有关系?以前可从来没听你提起过啊。”王言兴奋发问。

死里逃生,又发现自己好兄弟有这等本事,说不定也能带自己一脚,鸡犬升天,焉能不喜?

尚荣却没他那么开心,反而愁眉苦脸,神色忧郁,有着很重的心事。

看着王言好奇又兴奋的样子,一直追问个不停,事已至此,他也不准备再隐瞒了。

“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厉害,这葫芦确实是开阳境的修士留给我的,但”

尚荣很是伤感,落寞地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但这葫芦的主人已经死了。”

“什么?!”王言大吃一惊,刚才的喜悦荡然无存。

推荐阅读:

筑道 花都之绝品高手 盛世权宠第一庶妃 综武:我在华山客栈摆烂林飞 我和丧尸妹子的末日生活 许你年年岁岁好 给他们一点小小的搞笑系癫佬震撼 被扔狼窝!崽崽手握空间度灾年白桃甜粥 随意侦探社 美女保镖降伏万兽:诛天九夫人 人世沉浮 吞天万剑诀风狂笑 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慕妘娍 兽妃在上,蛇尊新婚要抱抱 年代1984,从陕北山村开始 鬼墓惊魂 林长生马占魁龙巽天 超级学霸修真 运营高手 锦绣芳华 末世浪人 重生之好好过日子 应物记 绝世毒医倾九天 格斗系恶魔 诡祭 我家妻主超高冷 俄罗斯大妖僧 叶飞袁静 诸天打卡从遮天开始 情寄起相思 神豪:开局万亿补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