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完成任务

尚荣摸了摸胸口,放葫芦的地方,“这是我爷爷留给我的,我爷爷就是开阳境。”

王言越发吃惊,“你爷爷居然是开阳境?那这么说,你爷爷”

尚荣无力地点了点头,有些悲戚,“他死了,死之前将这个鬼葫芦交给我的。”

“所以,这葫芦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因为他的主人不在了。”

“我也不知道它会有这种变化,只是爷爷临终前将此物交付于我,说在关键时刻能救我。”

“原来是这样。”王言低声自语,之前的兴奋一扫而空。

因为确实如尚荣所说,这葫芦的主人死了,那这东西就没多大威慑力了。

别人怕的不是一个葫芦,而是它的主人。

王言猛然醒悟,神色紧张,紧紧一把抓住尚荣,严肃告诫道:“此事你千万不可说与他人,绝对!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尚荣重重点了点头,“我知道轻重,也就只敢告诉你。”

如果鬼葫芦的主人还在,那就是巨大的靠山,拥有莫大的威慑力。

若是被人知晓背后的开阳境强者已死,那就变成了巨大的危机。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但凡知道消息的人,皆会产生觊觎之心,会想尽办法夺取。

开阳境强者留下的法宝,无人不想拥有。

翠绿青山环绕之中,一道光柱自天而降。

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四周光芒刺目,再睁眼时已经身处外界了。

光芒消散,现身一男一女。

两人正是从玄雾宗传送离开的风凌霄和郁梦竹。

来到不知名的地方,风凌霄神色戒备,警惕打量着四周。

身处于一座高山之巅,四周高耸的青山围绕,脚下的传送阵法渐渐收敛光芒。

这是风凌霄第一次使用传送阵,颇为紧张,对没接触过的东西有着很强的惊奇感。

而她身后的郁梦竹神色平淡,见怪不怪了。

“喂!你要牵到什么时候?”身后传来郁梦竹不满的声音。

风凌霄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下意识中死死地攥着她的玉手。

“噢”当即如触电一样匆忙松开。

郁梦竹撇嘴,白了他一眼,揉着被他捏得不舒服的手。

“嘿嘿”风凌霄报以憨笑。

外面一名少年,突见山巅光柱降临,知道有人传送来了,面露喜色,匆匆赶上前来,迎面见到风凌霄二人,行礼道:“晚辈纪柳,见过二位前辈!”

风凌霄神色一肃,收起了对郁梦竹的傻笑,审视着这突然出现之人。

“请起吧,不必多礼!”郁梦竹平静开口,大家风范,尽显无疑。

少年这才起身,恭敬地摆手,做出请的姿势,说道:“两位前辈一路劳顿,这边请。”

郁梦竹本想先走出去,转念想到了什么,偏头看向了风凌霄。

风凌霄会意,她如此镇定,想必是没啥危险的。

咳嗽一声,端起了少爷架子,背负双手,先行走出传送阵,向着少年指示的方向行去。

郁梦竹此时可是婢女装扮,身为下人,岂可先行。

来到外面,风凌霄微微侧头问少年,“此处是何地?”

言语中带着一丝桀骜,再加上那副做派,还当真有点大少爷的意思。

少年恭敬回道:“回禀前辈,此处是平慈山。”

“你可知林山府离此地多远?”

“离此地不过百里,向北而行,一日便到。”

风凌霄点了点头,不再多言,就准备离开此处。

郁梦竹却在身后悄悄拉了拉他的衣角。

风凌霄转头,疑惑地看向她,不明何意。

郁梦竹附耳细声道:“取十枚灵石与我。”

风凌霄不知何意,但还是不动声色地取出了十枚灵石交与她。

郁梦竹接过灵石,递给少年,温婉说道:“有劳了。”

少年眼中露出欣喜,躬身双手接过,“多谢前辈赏赐!”

郁梦竹点了点头,回过身,眼神示意风凌霄可以走了。

待二人离开此处,走向一条林荫大道,两侧树木郁郁葱葱,充满生机。

风凌霄这才疑惑问道:“这使用传送阵还需要两边都缴纳灵石的么?”

“自然不是,这少年只是自发地守护在此处,负责指引一下到来之人。”

“许多不重要的传送地点,都不会设立接应人员。所以就有许多修为较低的修士自发为前来的人做指引、带路、提供情报之类的事情,算是提供一种服务,有不少修士以此为生。”

“需要他们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可商谈价格,获取报酬。即便不需要他们帮助做什么,许多修士也会给予一点打赏。当然,不给也没有任何问题。”

风凌霄恍然大悟,笑道:“原来如此,这倒是一桩好买卖。”

郁梦竹有心打趣一下他,“怎么?风公子也要做此营生么?岂不坠了玄雾宗的威名?”

“哈哈哈。”风凌霄听出了她的调侃,“那又有何不可?挣灵石嘛,不寒碜。像我这样玉树临风的美男子,那些前辈还不得多加打赏?”

郁梦竹掩嘴一笑,“那你可要祈求多来一些财力雄厚的女修了。”

成功离开玄雾宗,两人皆是心情大好,一路打闹前行。

在宗门内,二人始终是提心吊胆,一直害怕被发现端倪,暴露身份。

终于摆脱了那如一把刀一样悬在心里的危机,来到这外界,说明已经成功糊弄过去了。

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脱离了玄雾宗,送郁梦竹回家的目标就完成了一半。

此地离林山府很近,两人准备先行完成宗门任务,顺路的事儿,然后再想办法联络郁梦竹的家族。

行过半日,几经打听,终于到了林山府。

青砖碧瓦,大门上方悬挂着一幅牌匾,上面雕刻着三个大字——林山府!

大门前摆着两个巨大的石狮子,威武霸气,两侧站立两名下人,看得出家境颇为殷实。

风凌霄二人径直来到大门处。

门子有些眼力劲儿,见二人气质出众,不敢怠慢,恭顺地问道:“二位,可有何事?”

“你们这林山府的府主可是叫宁文栋?”

一听这口气,直呼府主大名,来头不小。

下人更加恭敬,回答道:“回公子,正是宁家主。”

风凌霄点了点头,“那你去通报一声,就说我是玄雾宗来的。”

那下人闻言一惊,原来是玄雾宗弟子,果然来头不小。

此地虽然相距颇远,但玄雾宗作为青州数一数二的大宗门,少有人不曾听闻过她的大名。元宝小说

当即不敢怠慢,“请二位前辈稍等,小的去去就来。”

没让风凌霄等多久,一位中年男人单手提着衣袍,急匆匆从大门内走来。

“哎呀,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我就是宁文栋,二位道友快请。”中年人摆手做请,爽朗笑道。

风凌霄也笑着拱手一礼,“那晚辈就不客气了。”

他见这宁文栋龙行虎步,神采奕奕,必然也是一位修炼之人。

而且给他一种微弱的压迫感,这宁文栋的境界恐怕还在自己之上,应该已入洞明境。

“道友可是贵客,不必客气。”宁文栋爽朗一笑,在前带路。

众人来到大厅之中,分主次入座,当即就有婢女奉上香茶、瓜果。

“道友如此年轻,又在玄雾宗这等仙宗修行,日后成就不可限量啊。”宁文栋开场就是经典的夸赞。

风凌霄也照例一番谦逊。

不再拖沓,风凌霄翻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了那只任务榜上领来的匣子。

将匣子放在桌上,往宁文栋身前一推,“宁府主,这其中便是你要的东西,请过目。”

宁文栋神色一喜,有些急切地打开了木盒。

只见盒子中躺着一株数尺长短的灵草,浑身赤红如晚霞。

灵草叶片细长,其上生有复杂的脉络,十分清晰。

在其中央,结有三颗鲜红的细小果子。

正是三级灵草——赤霞毒草!

这灵草十年开一次花,结一次果,这其上已有三颗果子,便有了三十年的药龄。

灵草生长时间越长,药效越强,等级便会越高。

见到东西无误,宁文栋松了一口气,像是放下心来,谨慎地关上盒子。

而以婢女身份站在风凌霄身后的郁梦竹见状眼眸中闪了闪。

宁文栋取了两百灵石出来,放在风凌霄的面前,“道友一路奔波,为我送这药草而来,实在感谢,这二百灵石还请收下。”

风凌霄自然见钱眼开,也不扭扭捏捏,大方收下,“那晚辈就不客气了,谢过宁府主。”

当初接的任务上说明是一百灵石,现在宁文栋给的倒更多一些。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这宗门任务不错。

风凌霄取出那颗从任务榜上随匣子一同出现的珠子,一把捏碎。

珠子从他手中碎开,化为一阵光点,如水雾一样飘散。

这是将此地画面传送回了宗门,可让宗门确认任务已完成,回去即可领取宗门贡献。

宁文栋见状很是毫不意外,显然知晓这种方式,摆手说道:“道友不必客气,这赤霞毒草对我十分重要,急需用它炼丹,道友能如此之快的送来,实在感激不尽。”

见他如此说,郁梦竹对自己的想法多了几分把握,便疑惑问道:“宁府主可是要炼制解毒丹?”

宁文栋闻言十分意外地看向了婢女打扮的郁梦竹。

他关注的重点一直是风凌霄,都未曾仔细注意过她,毕竟只是一名婢女,随行伺候而已。

没想到自己的目的居然被这名婢女一语道破。

宁文栋收起意外神色,笑了笑,夸赞道:“确实如此,看来这位姑娘也是博学多闻啊,对药理炼丹之事颇为了解。”

郁梦竹接着说道:“这赤霞毒草虽然充满剧毒,但却是炼制解毒丹的上佳之物,以毒攻毒,有着极好的效果。”

“姑娘所言极是,此物正是为了炼制一味解毒丹。”宁文栋认可了郁梦竹的说法,此女确实了解此物,而不仅仅是猜测。

想必她的身份不应该只是婢女而已,亦或者是这名少年的来头极大,身边的婢女都如此不一般。

“实不相瞒,犬子前些时日前往远处关凌山,被山中妖兽毒物所伤,危在旦夕。若非身怀至宝,压制剧毒,恐怕早已毒发身亡了。”

“唉,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宁文栋十分伤感,略为犹豫之下还是说出了实情。

郁梦竹闻言,淡定问道:“敢问贵公子何等修为?”

宁文栋不知道她为何此问,但也如实回答道:“隐元境后期。”

郁梦竹眼眸闪了闪,随后说道:“这赤霞毒草是炼制解毒丹的上好药草,特别是针对妖兽之毒。”

“必须将这赤霞毒草中的毒素净化掉,然后提炼出来的丹药才能服用,所以要成功炼制出这解毒丹,难度很大。”

宁文栋再次感到意外,完全没想到这女子对这解毒丹了解这么清楚,不由得对她另眼相看,这可就不是简单的知晓了,而是确实懂得炼丹药理之道。

他之前夸赞郁梦竹之言更多的是表面赞扬,现在则是心里认同了。

这丫头还真是懂得不少啊,风凌霄也有些吃惊,但不好表现出来,强忍着不回头去看她,端起桌上的茶盏浅饮。

见宁文栋出乎意料的目光,肯定对郁梦竹的身份产生疑虑,那有一个下人能有如此学问的?

风凌霄略加思索,放下茶盏,开口解释道:“哈哈,让宁府主见笑了,她其实是我的师妹,想随我一同出来玩耍。只因师尊管得十分严格,所以才做此打扮。”

这番言论倒是颇为合适,既不惹人生疑,又为郁梦竹加上了一个玄雾宗弟子的身份。

“原来如此。”宁文栋恍然大悟,点了点头,看待她的目光便有些不同了。

“敢问姑娘可是一位炼丹师?”宁文栋有些希翼问道。

风凌霄不知作何回答,再次低头品茶,以作掩饰。

这丫头自己话多,惹出人家的好奇,让她自己去圆。

推荐阅读:

矩阵天王 冷面总裁任性宠 我的人情遍布诸天 三国之开局篡改隆中对 重生从卖盒饭开始走上人生巅峰路过而已 带着粮库回六零 惹诱!重生后疯批郡主被殿下娇宠 阴阳鬼盗 我在人间有个书铺 路人光环掉落以后 穿越女尊:夫君们别太离谱 重回80,踹掉渣男后开挂了 庶锦 我厨神,宗门上下都被馋哭了九语 我携手位面超市和国家搞发展落日融金 火影:从千手开始 万古最强帝子,开局被盗墓贼挖出 杨家极品男 神级私人教师 嫡女归来,皇叔助我夺江山 太子妃她重生了 刑狱司女仵作 这个店有古怪 贴身神医 都市升级系统 眸倾天下:嫡女为后 旧事惊心 元素法学院 都市无钱神豪 逆剑成天 一世浮华两生梦 疯狂年代之父辈故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