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医师郁梦竹

在宁文栋好奇的注视下,郁梦竹平静回道:“我算不得炼丹师,只是家中长辈是炼丹师,从小耳濡目染,倒也知晓一些。”

家中竟有长辈是炼丹师?看来这女子来头很大啊。

宁文栋深知炼丹师的分量,家族中有炼丹师的存在,那势力必然不小的,何况这女子又是玄雾宗的弟子,当真是金枝玉叶。

“那在下斗胆,可否请姑娘帮忙看一下犬子的伤势?”宁文栋抱拳,期望地问道,比之前要客气许多。

他之前愿意说出实情,也存了一点期望心理。儿子中毒,危在旦夕,他现在还没有很大的把握救下,焦急上火,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丝希望。

郁梦竹似乎有些犹豫,转头望向风凌霄,以他为主的模样。

宁文栋便也跟随着望向他,抱拳的双手也冲着他。

风凌霄差点一口茶喷了出来,心里嘀咕,看我作甚?又不是我懂,我怎么知道她能不能看,这死丫头,又坑我

见风凌霄只顾低头喝茶,不答话。宁文栋以为他在犹豫,不想多管闲事。

生怕他们拒绝,再次说道:“不管成与不成,在下一定奉上厚礼。若真能救犬子一命,愿赠二位两件玄阶灵器。”

犹豫的时候趁热打铁还有可能让他答应,如果拒绝的话出了口,那便再难成功了。

本来风凌霄不知道该不该管这件事,毕竟有这本事的又不是他,他也弄不清楚郁梦竹有些什么本事,她到底行不行啊?

但宁文栋的话刚说完,听见愿意赠送灵器,风凌霄的目光瞬间亮了起来。

如果郁梦竹真能救他儿子,那可是能得两件灵器,还是玄阶的。

即便是救不了,人家不也说了有重谢,起码几百灵石吧?

怎么看都是稳赚不赔啊。

风凌霄忐忑地看向郁梦竹,征求意见似的,说道:“那师妹你就帮宁府主一个忙?毕竟这可是宁府主的独子!”

风凌霄故意强调那是他的独子,就是为了加强这份恩情的分量。

内心:咳咳,待会儿答谢的时候可千万莫要小气。

他刚说完,便看见郁梦竹也看向了自己,她的眼睛弯了弯,含有笑意的点了点头,仿佛意料之中的模样。

这是自己的想法被她猜到了,她知道自己肯定会答应的,风凌霄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宁文栋趁热打铁,“是啊,是啊,还请姑娘出手相助,宁某感激不尽。”

郁梦竹就比较温婉了,恬静地说道:“既然师兄答应,那我便去看看,不敢妄言能治好,一定尽力而为就是。”

宁文栋闻言大喜,急忙摆手引路,“好,好,好。实在有劳姑娘了,还请这边来。”

一路走去,宁文栋边走边说着情况,“犬子中毒已有半月之久了,也曾寻过数人前来查看,但大多都表示无能为力。”

“后来一位好友告诉我,以赤霞毒草为主药可炼制出一种解毒丹,说不定能救我儿一命,所以才向贵宗购买。”

“正如姑娘所说,这赤霞毒草本身就是剧毒之物,想以它成功炼制出解毒丹,十分困难,非一般的炼丹师能完成。”

“成功炼成解毒丹的几率太小,若不能成功,那吾儿命将休矣。”

“既然姑娘博学多才,家中又有炼丹大师的熏陶,所以请姑娘看看,有何建议。”

一番说下来,风凌霄二人也算明白了。

没找到什么办法救儿子,只有炼这毒丹可以一试,但风险很大,成功几率很小。

别到时候儿子没被妖兽毒死,反而被这解毒丹给毒死了

虽然这女子对药理之事颇为了解,但宁文栋对她也没抱有很大的希望,毕竟太年轻了,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

他是存有另一项心思,想让这女子家族中的炼丹大师出手,那成功的希望就大了许多。

但这种话不好直说,自家庙小,供不了金佛,多半会被拒绝,只能一步一步来。

说着便进到了府院深处一座厢房之前,厢房门口站着两名婢女。

婢女见到来人,欠身施了一个万福礼,随即打开房门。

众人进到内屋,婢女掀开床上的幔帐。

风凌霄抬眼看去,只见一名年轻人躺在床上,脸色乌黑,就连嘴唇都是黑紫色,果然是中毒已深之状。

年轻人气若游丝,只剩一口气了,命在旦夕之间。

郁梦竹莲步轻移,只上前看了一眼,便退了出来。

“姑娘,如何?”宁文栋希翼地小声问道。

郁梦竹平静地说道:“他还有救,若真能炼制出解毒丹,活下来的可能性很大。”

“我虽不能为你炼制解毒丹,但可帮忙护住他的命脉,阻止剧毒蔓延,为你寻人炼丹争取一段时间。”

“姑娘此言当真!?”宁文栋大喜过望。

郁梦竹沉着点了点头,“我需要一些药草和一副金灵针,想必宁府主可以寻到。”

“自当全力寻找。”

郁梦竹将所需药草写在纸上,递给宁文栋。

宁文栋快速看了一遍,道:“有劳姑娘了,这些东西我都能寻到。我已安排房舍,请姑娘和公子小憩片刻。”

“来人!”

一名劲装之人来到,行礼道:“府主!”

宁文栋将纸张交与他,“速速去寻上面的药材,越快越好。”

“是!”那人答应一声,迅速消失不见。

风凌霄看在眼中,表面不动声色,心里提高了不少警惕。

那名下人修为绝对不低,远在他之上,很可能已经到了洞明境中后期。

一个府邸之中,护院居然都是这等高手。

看来,这府中远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能在这弱肉强食的修仙界安然生存下来,果然都是有几分底气的。

二人在婢女的带领下来到宁文栋安排的休息房间。

风凌霄关上门,这才低声问道:“你真有把握帮他儿子续命?”

郁梦竹悠然坐下,细细品茶,“怎么?不信我?”

“不是,我就问问。”风凌霄干笑。

“你说,你帮那小子续命之后,宁府主能给多少灵石?”风凌霄没话找话。

郁梦竹翻了个白眼,“瞧你那点出息,你就知道灵石。”

这下轮到风凌霄摸不着头脑了,“你不为灵石,那为什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那自然也不是。”

风凌霄趴到她身前,越来越疑惑,“那你图什么啊?”

郁梦竹神秘地笑了笑,“后面你就知道了,先不告诉你。”

风凌霄没劲儿地摆了摆手,不理她了。

因为他知道,她说不告诉就肯定不告诉,自己再问也没用。

郁梦竹也不介意,依然淡定地喝着茶。

“咚!咚!咚!”

不过多时,房外响起敲门声。

“公子、小姐,府主请二位前往。”门外婢女说道。

“知道了,这就来。”

风凌霄答应一声,和郁梦竹互望一眼,知道正事来了,走出房门,跟随婢女前往。

来到客房,宁文栋迎了上来,示意桌上的大小盒子说道:“姑娘所需之物已经全部收齐,还望姑娘出手相助。”

“那是自然。”郁梦竹点了点头。

然后又安排宁文栋将药草按照特定方式进行处理,熬成药液。

一切准备妥当,再次来到年轻人的床前。

“将他上衣解开。”

郁梦竹一手挽着长袖,另一只手从木匣中取出一根金灵针。

这金灵针是用一种价值不菲的材料制成,讲究颇多,高品阶的金灵针甚至是炼器师打造,可当做灵器使用。

郁梦竹一手提袖,一手伸出两根纤纤玉指捏着针,将其插入刚制作好的药液之中浸泡。

然后吩咐风凌霄,“用你的灵力封住他体内的穴位,按照我说的步骤,一步步的封禁。”

风凌霄点头示意明白,走上前,灵力萦绕指尖,听从她的吩咐。

郁梦竹取出沾有药液的针,插入病人身体穴位之中。

一指长的针,完全没入了他的体内。

而病人却毫无反应,如同死亡了一样。由此可见,当真是毒入骨髓,命悬一线了。

郁梦竹一根接一根地将针插入他的身体,风凌霄也一次又一次地封住他的穴位。

随着针越插越多,年轻人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正常,脸上的乌黑之色渐渐褪去。

不过多时,竟恢复了正常的呼吸和声响,不再像死了一样,而是像睡着了。

宁文栋见状欣喜若狂,儿子治病有望。

完全没想到这女子年纪轻轻当真有此手段,之前请来的数人不乏修为高深之人,却都束手无策。

随着最后一针插入他头顶的天穴,年轻人竟浑身颤抖起来,然后胸膛剧烈起伏,一口黑血猛然吐出。

随着毒血的吐出,他也逐渐平静下来,缓缓睁开了疲惫的双眼。

郁梦竹抬起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看他意识是否恢复了,随后问道:“你可清醒了?”

年轻人微微点了点头。

“你是在何处所伤?”郁梦竹接着发问。元宝小说

“在关凌山,一处山谷之中,被一只妖兽所伤。”年轻人虚弱的回答。

郁梦竹点了点头,不再多问,貌似只是在关切他的病情,看看他是不是清醒了,“暂时已没有生命危险,你好生休养。”

年轻人感激地看着郁梦竹。

郁梦竹净了净手,示意一下,便退出了房间。

风凌霄和宁文栋急忙跟随而出。

宁文栋浮现喜色,充满谢意地行礼道:“此番实在多谢姑娘出手相助,救我儿性命!”

“举手之劳,宁府主不必挂心,还需尽快想办法炼制出那解毒丹才是要紧。”

宁文栋紧张问道:“敢问姑娘,这毒能延缓多少时日?”

“最多十五日。”

宁文栋喜色一敛,重重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然后他手中一翻,从储物袋中取出数件物品,对方帮此大忙,自己也该兑现承诺了,以对方的背景,可万万不敢做那不守信的事,反而应该出手大方,多加结交才是。

风凌霄见状,眼中精光直冒。

宁文栋诚恳说道:“此番实在多谢二位了,这是两件玄阶下品的灵器和一千灵石,一点薄利,还望二位收下。”

风凌霄内心激动,急切地望着郁梦竹,眼神中示意她赶紧表态。

郁梦竹看也不看风凌霄,懒得理他。

不过她也不曾矫情,嘴角浮现微笑,淡然接过,“那我也就不推辞了,多谢宁府主。”

风凌霄心里大松一口气,他还真怕这小丫头脸皮薄,或者是看不上,不收呢。

见她如此果断就收下了,当即心花怒放,对她十分满意,充满欣赏,这才是同道中人嘛。

宁文栋见她爽快收下,也很是高兴,对方帮了这么大的忙,若丝毫不取,那倒有些可疑。

郁梦竹趁着机会,说道:“还有一事想请宁府主帮忙。”

推荐阅读:

林逸 九洲界尊 开局女帝硬上弓,我的修炼之路赢麻了箫筑影 天武神尊 拐个神女做娘子三 变身美少女:开局魇夜星渊装甲? 我在仙界有个爹苷果茶茶 陈玄 我的战神老爸 我就是神!历史里吹吹风 嫡女归来:每天忙着给相府上坟姜倾染景墨玄 龙族龙羽 通天镜 曹操荀彧坚韧青铜 小师叔,求求你飞升吧丁七两蓝灵儿 重生娇妻撩夫记 在名侦探世界当死神 极限保卫 无敌医圣在都市 没有她的青春 不灭尘魂 斗罗:小舞别想了,我封号斗罗了 农门药香:拣个郎君来种田 魂梦九天阙 慕容复:皇图霸业从参加科举开始 重返抗日战场 凡人崛起之斩仙 九流相师 末世重生之妖孽 我辈岂是蓬蒿人 NBA:我打球全靠莽 我能召唤亿万契约奴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