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郁梦竹的算计

“噢?姑娘但说无妨,宁某一定全力而为。”郁梦竹帮了他不小的忙,宁文栋答应得倒是痛快。

“我和师兄要前往盘龙城,并想一路游玩,不知宁府主可有此地和前往盘龙城的地图?”

宁文栋摆了摆手,“小事一桩,我这就为二位安排。”

三人闲聊间,不一会儿便有下人送来一份竹简。

“这其中便是此地附近和通往盘龙城路径的地图。”

“此地距盘龙城数百里,二位一定要往大路而行,切莫去往那荒山之中。”

“那荒山之内妖兽横行,不乏强大修为的妖兽,一定要小心。”宁文栋告诫道。

“好,多谢。那我们就告辞了。”

“宁府主请留步。”

郁梦竹和风凌霄接过竹简,便告辞而行。

风凌霄拿着竹简,往额头上一贴,意念沉入其中。元宝小说

果然见到一幅广阔的地图浮现在自己脑海之中,地图面积很大,大小道路也颇为详细,一些非常危险的地方均有标注。

有了这份地图将会省事不少,只要按照指引前行,可避免一些潜在的危险。

风凌霄收起竹简,像苍蝇一样搓着手,眼神不住地往郁梦竹身上扫来扫去。

郁梦竹知道他所想,但想逗逗他,故意当做没看见一样,淡然前行。

“那个小竹啊”

果然,终于忍不住了。

郁梦竹嘴角浮笑。

“你个死财迷,眼睛都掉进钱眼里了。”郁梦竹返过身来,伸出手指戳了戳他。

“嘿嘿”风凌霄尴尬发笑,“这不是穷怕了嘛。”

他体内的仙剑碎片需要吸收灵器精华,他对灵器的需求可是十分的迫切。

而且后面修炼也需要花费数之不尽的资源,没有钱,修炼可是寸步难行。

“诺,拿去吧。”郁梦竹将储物袋丢给了他,里面是宁文栋赠送的东西。

风凌霄眉开眼笑,急忙接过,取出其中一件灵器。

只见一柄长弓出现在手中,快有半人来高,通体雪白之色,其上刻有无数的星光点点,非常好看。

风凌霄灵力注入其中,长弓光芒大闪,刺目耀眼。

“落星弓,玄阶下品!”风凌霄笑得合不拢嘴,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风凌霄拉开长弓,体内灵气灌注,只见弓弦之间出现了一只灵力构成的箭矢虚影,随着灵力灌注越来越多,箭矢也越加的凝实,威势也越来越强。

“咻!”

风凌霄眼睛微眯,手指一松,箭矢刺破长空,呼啸而去。

直接射中前方一棵数人合抱的大树,三丈粗的大树‘砰’的一声,炸裂而开。

遮天蔽日的树冠顷刻间化为碎屑,随风飞舞,飘散一地。

一箭之威,属实骇人!

这还是风凌霄没有完全灌入足够的灵力,威力远没有达到最大。

“好宝贝!好宝贝!好一把落星弓,不愧是玄阶。”

风凌霄喜欢得不得了,不停地抚摸着漂亮的长弓,甚至亲上了一口。

郁梦竹看着他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被逗到了,掩着嘴不停发笑。

这样的好宝贝,风凌霄还真是舍不得把它给毁了,用它来喂养碎片。

实在浪费啊,这可是玄阶下品的灵器,价值不菲。

可是低阶灵器喂养,它还没什么效果,就得吃高阶灵器,名副其实的吞金兽,风凌霄想想就头疼。

玄阶下品已是难得,价值珍贵。

更何论郁梦竹送给他的那柄白龙亮银枪,那可是玄阶极品。

别看同是玄阶,只是高低之分。

其中差距极大,价值能翻上几番。

之前风凌霄隐元境中期,体内灵力都不足以过多驱使它。

后来突破至后期也没拿出来试过,所以也不知它威力如何,想必一定不会差的。

风凌霄知道,玄阶极品的灵器价值不菲,若靠自己,很难很难拥有。

但郁梦竹轻易地就送给他了,还传授他地阶功法。

这等恩情不可谓不大,所以风凌霄也一直在努力的想将她带离玄雾宗,帮助她回到家中,将此事视为头等大事。

虽说,也有想让她带自己进入那无上强者的洞府中的想法。

但即便是没有这件事,风凌霄也是会努力帮助她的。

风凌霄收起落星弓,取出另外一件灵器。

是一件斗篷,薄如蝉翼,轻似鸿毛。

拿在手中仿佛空无一物一样,若非它泛起淡淡的荧光,还当真难以发现它的存在。

风凌霄注入灵力,意念中浮现灵器的信息,银叶斗篷,玄阶下品。

将此衣披在身上,风凌霄瞬间从原地消失,无法被看见。

郁梦竹对此毫不意外,很是淡定。

她突然感觉到有东西摸着自己的脸,她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在风凌霄的手上。

摸她的正是隐身的风凌霄。

被打到的后显露出身形,‘嘿嘿’一笑。

拿着手里的银叶斗篷,风凌霄爱不释手,“好宝贝,好宝贝啊!”

郁梦竹翻了翻白眼,“在你眼里,啥都是宝贝。”

“这银叶斗篷可以隐身呢,穿上它,瑶光境都发现不了,这还不是宝贝?”

郁梦竹小嘴一撇,不屑一顾道:“区区玄阶罢了。”

风凌霄刚想反驳,突然想到了什么。

欠兮兮、怪声怪调地说道:“也是,区区玄阶隐身衣罢了,可入不得玄雾宗~~~”

郁梦竹面带怒容,羞恼不已,他这是在嘲笑自己去玄雾宗偷东西。

举起白皙的拳头就往风凌霄身上打,风凌霄怪叫着闪躲。

两人一路打闹,来到了一处岔路口。

风凌霄看过地图,此处往前直走就行,可入大道。

郁梦竹却拉了拉他的衣襟,风凌霄转过头,疑惑地看着她。

郁梦竹冲另一条路偏了偏头,“往这边走。”

“嗯?”风凌霄疑惑不解,“走错了啊,应该是往这边。”风凌霄指着大道。

郁梦竹不答话,笑吟吟地走近过来。

风凌霄看着她笑吟吟的样子,心里一突,顿觉不妙,这女人又要使坏了

郁梦竹一步步逼近,风凌霄一步步后撤

“躲什么躲,给我过来!”郁梦竹一把揪住风凌霄的衣领,将他强行拉向自己。

反常!这女人太反常了!

风凌霄越发觉得不妙起来,畏首畏尾。

仿佛他才是一个柔弱的、楚楚可怜的小女子,郁梦竹是糙大汉要欺辱他一样。

“你你要干嘛”风凌霄很是心虚。

郁梦竹再次将他拉近了一些,附在他耳边,悄声说道:“你就不想知道我为啥救宁府主的儿子么?”

被郁梦竹拉得很近,两人身躯几乎要贴到一起了,风凌霄再次闻到了她身上的清香,沁人心脾,很好闻。

他想到了一个词:国色天香!

风凌霄强迫自己不要心猿意马,赶紧将注意力拉回她说的话。

想了想,说道:“你不是为了灵器么?”

郁梦竹恼怒道:“谁是为了灵器啊?你以为我跟你一样?鼠目寸光!”

“那是为什么?我之前问了你,你也不说啊。”风凌霄很无奈地摊了摊手。

“嘿嘿,我现在就告诉你”郁梦竹古灵精怪地道。

风凌霄看着她,却觉得她分明就是贼兮兮的样子。

“那你说呗。”

“我才不是闲得无事去救那小子的,其中自有深意。”

“什么深意?”

郁梦竹细细道来:“我们送赤霞毒草到宁府的时候,宁文栋就表现得很急切,我便推测,他是需要用这灵草来制作解毒丹,要用来救人的。”

“因为这灵草本身蕴含剧毒,作用有限,最大的用处就是炼制解毒丹。”

“所以我才开口询问,果然与猜测一致。于是我便故意多说出了一些这赤霞毒草的特性,表明自己有炼丹师的指导。”

“他没有很大把握救人的话,必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丝希望,多半会请我前去看看,是否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风凌霄点了点头,“确实如你所料,那又如何?”

“当他说愿意赠送灵石和灵器为报酬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答应。所以我也就顺水推舟,让你应承了下来。”

郁梦竹说着,还一副看财奴的样子,鄙视着风凌霄。

风凌霄眼神躲开,摸了摸鼻子,有些无语,完全被她看透了啊

“当我看见他儿子的那一刻,我便印证了猜测。于是顺带出手帮他封住心脉,为他延续生命,争取治疗时间。”

“重点是,我随后问出了他在何处被妖兽袭击受伤的。”

风凌霄完全是一头雾水,“那又如何?”

郁梦竹翻了翻白眼,觉得风凌霄太笨了,“你不知道,那赤霞毒草并不是可解百毒,主要是针对妖兽之毒,特别是金蝉蓝毒蛙!对此兽之毒有着奇效。”

风凌霄道:“然后呢?”

“我看了他的毒,确实是金蝉蓝毒蛙造成的。”

“那说明什么?”

“说明他就是被金蝉蓝毒蛙袭击的。”

“所以,我们要去他受伤的地方。”

风凌霄一惊,缩了缩脖子,“我们去干什么?那地方可是有强大妖兽的。我可不去!”

郁梦竹微微一笑,仿佛知道他会怂,但全在自己掌握之中,说道:“那金蝉蓝毒蛙是有名的护宝妖兽,它所在之地,一定有天才地宝。”

“而且宁府主的儿子只是隐元境后期,受到那妖兽之毒却没死,说明那妖兽并不是很强大。”

果然,此言一出,风凌霄双眼冒出精光。

他捋了捋,说道:“从一开始,你就知道赤霞毒草的作用,然后以试试看的心态,问出了那小子的情况。”

“再顺水推舟地去为他治疗,并确认了就是金蝉蓝毒蛙袭击的他,然后‘不经意’间问出了地方,然后还能推断出妖兽的实力,对吧?”

郁梦竹灿烂一笑,“没错,就是如此!”

“好算计,好算计啊。”风凌霄鼓着掌,赞叹道,“既赚了林山府的好处,又打听到了那金蝉蓝毒蛙的地方,然后自己去搜刮宝贝。”

“你懂得可真多啊,对这些东西了解得如此清楚。”而且脑瓜也好使,风凌霄仿佛要重新认识她一样,盯着她来回看。

长得真挺好看的,是个大美女!

就是心眼可太多了,我以后得小心点,不能上了你的当,风凌霄心里嘀咕。

“什么叫好算计,我明明也帮了他们大忙好吧,只能说是受之无愧。”郁梦竹翻了翻白眼。

“自然要小心一些,戏要演得丝丝入扣,不露破绽。不能让他们发现了我的意图,不然容易坏了咱们好事。”

“怎么样?干一票?”郁梦竹希翼地望着他。

“呃”风凌霄支支吾吾,有些犹豫,“那里面有很强大的妖兽,你又无半点修为在身,能能行吗?”

郁梦竹昂然挺胸,拍了拍他的肩膀,非常肯定的样子,大声夸赞道:“我相信风公子的实力!!!”

这句话到是中听,说到风凌霄心坎里去了,顿时心花怒放,腰杆都挺拔了一些。

“那你不回家了?”

郁梦竹瘪了瘪嘴,“好不容易出来了,我才不想这么快回去呢,我要多玩一会儿。”

“你以为我怎么懂这么多的?还不是在家里勤学苦练、刻苦钻研,努力学来的,回去了又得被老家伙们盯着修炼,无聊死了。”

风凌霄还是很犹豫,不太想去,太危险了。

可是可是她说里面有天材地宝啊。

实在纠结。

“哎呀,走啦,走啦!瞧你那婆婆妈妈的样子,怂货一个,是不是男人?”

郁梦竹扯着他,走向通往关凌山的道路。

“谁说我怂了?”

“去就去,男子汉大丈夫,无畏天地之间,何惧之有?”

推荐阅读:

登月之后作梦DR 山野小邪医 叶观 狐妖:开局抽取风后奇门 为进娱乐圈和我分手,我火了你急什么 从1987开始 云苏君长渊 重生九零律政小娇妻 江湖刀客行 港片:集邮众女神,开局爆炒芽子 刘夏方大海乌冬是只猫 斗罗大鲲 休掉绝情酷王爷 夏目的喵口先生 开局绑定修罗铠甲,爆打校花学姐 穿越现代,皇后娘娘当明星 重生之名门 龙之废墟 燕山月 黄泉送葬 仙妻难宠:上神,魔君又来了 冒牌领导 英雄联盟之超级召唤 快穿之极品大丫鬟 分手后,前任发疯了 我家的女人真斗 谁允许他修仙的! 帝征 我家娘子甜又暖 末日游戏之生活达人 公主她整天忙着算计人 我真不想重生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