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鸳鸯浴

“这这个”郁梦竹有些难以启齿。

女人就是麻烦,婆婆妈妈的。

“你说啊,到底咋啦?”

“这个灵液要进入沐浴,浸泡身体,才能铸就灵体”郁梦竹捏着衣角。

“嗐,多大点事啊,那就泡呗。”风凌霄不以为然,大度地摆了摆手,“让你先泡好啦,免得你到时候嫌弃我不嫌弃你,泡你剩下的就行,没事。”

郁梦竹非常羞涩,微微摇了摇头,“这个没法分开泡,一旦人体进入,灵液便会沁入身体,排出污垢。那剩下的灵液被污垢所沾染,也就没用了。”

“这样啊,那就是说只能泡一次?那岂不是”

岂不是他们两个人只能一起使用了?

风凌霄琢磨过味儿来,还有这种好事?大条地说道:“那岂不是我们得一起泡鸳鸯浴???”

“你滚呐!”郁梦竹羞愤难当,捶了他一下。

风凌霄浮现一抹坏笑,戏谑道:“一起泡就一起泡嘛。反正你是我的婢女,又不是外人,伺候我一下咋啦?不是天经地义吗?”

“你真讨厌,谁是你婢女啊。”郁梦竹脸色通红,看起来有些生气了。

风凌霄见状急忙举手认输,撩一下她就行了,可不想把事儿又弄麻烦。

“这灵液是大造化,洗精伐髓,改造躯体,我们两人都不能错过这种机缘。那就只能一起泡了呀!”

“我肯定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发誓!”风凌霄举手伸出两根手指,做出发誓状。

郁梦竹还是低头不语,手指紧张地捏着衣角,揉来揉去。

见她不说话,风凌霄再次开导,“哎呀,你放心好啦,我真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要是想把你咳咳那啥的话,早在灵草园我就下手了。”

风凌霄也有些尴尬了,咳嗽两声掩饰一下。

他嘴上经常撩她,但实则也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典型的纸上谈兵。

不说还好,说起这茬郁梦竹更加生气,“你还敢说,原来你那时候就有贼心?”

“嘿嘿,有贼心也没那贼胆,我可知道你,你肯定有后手,我要敢对你图谋不轨,肯定死翘翘。”

风凌霄舔着脸,说着恭维的话哄着她。

不过这也是他的真实想法,他一直都认为郁梦竹肯定有保命手段,就算真有那贼心也不敢动弹。

“哼,算你识相。”郁梦竹气鼓鼓道。

“那”风凌霄欲言又止,搓着手,两眼瞟着她,期待地问着。

“也不是不行,但只能是单纯的一起使用灵液改造身躯,你不许有非分之想,而且要闭上眼睛,不许偷看。”郁梦竹松口了,叮嘱道。

“好,好,好。”风凌霄满口答应。

正以为搞定了。郁梦竹又伸出手,严肃地指着他,非常认真且严厉的警告道:“还有你出去之后。绝对!绝对!不允许跟第三个人说出此事!”

郁梦竹的大眼睛紧盯着他,一字一顿,特别庄重。

风凌霄简直投降了,举起双手,“好,好,好,我保证。”

郁梦竹这才打算放过他,不过依然觉得他是个大嘴巴,不是很靠谱。

上次被他胁迫答应成为婢女时,让他不要到处说,结果他转身就告诉别人了,简直就是个长舌妇。

郁梦竹当时心里直骂娘,他妈的

当然,这么粗鄙的话她说不出口,但心里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如果你敢说出去,我暴露底牌也要杀了你。”郁梦竹语气突然温柔了下来,双眸平静地看着他,一副温言细语的模样。

风凌霄心里一突,果然不出我所料,她真藏有手段!这一句山温水软的话,把他冷汗都给吓出来了。

因为,她是认真的!

她越是如此温柔的说话,就越是认真!

她严厉的告诫,风凌霄可以漫不经心地敷衍,但这轻声细语的一句,风凌霄完全不敢不当回事。

风凌霄急忙点头,像小鸡啄米一样,一脸严谨,全无半点敷衍。

虽然她现在全无修为在身,但风凌霄一直没有小看她。

这些富家子弟的后辈,是绝对有着底牌的。

而这一路行来,与她接触越深,风凌霄也越发觉得她超乎自己的预料。

她当初能答应做自己的婢女,只是权宜之计而已。

那是建立在没有更好的脱身办法,而自己又并不过分下的无奈之举。

想必那底牌的代价是极大的,恐怕她也不能随意使用。

要真是逼急了,她不要命的丢了出来,风凌霄真的觉得她能干掉自己。

对此,他毫不怀疑,当然也不敢去尝试。

会死的!

这丫头,把清白看得比命都重。自己当初要杀她,她眼睛都不眨一下,但表示要调戏她时,立马就妥协了。

这是迫使她答应条件的主要原因。

见吓唬住了风凌霄,郁梦竹内心大松一口气。

其实她真是吓唬他的,郁梦竹知道该怎么拿捏他。

这种家伙,就是吃软不吃硬。

你越跟他叮嘱,越严厉的告诫他,他越不当回事。

你只需要轻声细语一些,他立马就怂了。

至于郁梦竹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厉害的底牌,她从未透露过,无从得知。

风凌霄站得笔直,目不斜视,以示自己守正不阿。

郁梦竹撇了他一眼,觉得这还差不多,当即整理了一下身形衣物。

虽然一路艰辛,浑身上下都比较脏,但她依然流露出极为娴雅的气质。

风凌霄懂事的弯腰,伸出手,在一旁做出请的姿势,仿佛一个小厮。

郁梦竹也不客气,坦然前行,来到水潭边。

然后转头看向他,也不说话。

风凌霄一头雾水,不懂她的意思,也狐疑地反看着她。

实在无语,这厮当真愚钝,没有一点眼力劲儿。

要是去世家做个下人,恐怕主人饭都不给他吃

还好有点修炼天赋,能走上修士这条路。

郁梦竹见他一副呆呆的模样,只得羞恼明说:“转过去啊,我要脱衣服!”

“哦,哦。”风凌霄如梦初醒。

急忙背过身去,他莫名的觉得这一幕有些熟悉。

想起来了,当初她自封修为之时,也曾说过同样的话。

嘿,真是小气,给看一下又怎么了?又不会少块肉。

该说不说,郁梦竹确实是个大美女,身姿苗条,面容娇美,而且气质优雅。

如果可以,风凌霄自然也想一睹风情。

只不过自从遇上她,一直处在非常危险的境地,为了增强实力和逃出玄雾宗而努力,也没有心思想这些。

不过可惜啊,这丫头太过洁身自爱,这个愿望恐怕是要落空了。

若非如此,当初自己也不能降服她。自己只是略施手段,她就顶不住,答应做了婢女,嘿嘿嘿

一念至此,风凌霄不禁笑了起来,一阵暗爽,看起来有些猥琐。这可是自己在她面前赢过的唯一一次。

正在胡思乱想间,听见背后一阵落水声响起。

“行了,你过来吧。”后面传来郁梦竹的声音。

风凌霄握拳放在嘴边咳嗽一声,转过身来,果然看见她的衣物丢在一旁的地上。元宝小说

风凌霄突然间产生了一个诱人的想法,十分特殊的趣味,“如果自己这个时候突然将她衣服拿起来,然后转身就跑掉,怎么样???”

风凌霄真的很想知道到时候她会是个什么表情?会作何姿态?

想到此处,又要忍不住笑意了。

不过得拼命忍住,千万不能笑出声。

这个时候笑,看起来绝对是一副极度猥琐和淫邪样子,容易引起误会。

坏了她心目中我刚直不阿、光明磊落、正气鼎然的形象就不好了。

不过也就是想想而已,肯定不能付诸行动,风凌霄能想到结果。

结果就是,追到天涯海角她也肯定要杀了自己

风凌霄保持面无表情,坚守着正人君子模样,慢慢脱着衣服。

不过指尖还是有点颤抖,显露出内心的慌乱。

这可是与女人共浴,第一次啊。

而且这个女人还是郁梦竹!

好不容易脱完了,风凌霄也来到谭边,准备进去。

郁梦竹泡在灵池内,身体都掩藏在乳白色的灵液之中,只露出脑袋,看不见下面是什么样。

郁梦竹撇了他一眼,惊呼道:“你怎么脱光了!?”

风凌霄一愣,不应该是脱光吗?

“哎呀,算了算了,赶紧下来。”郁梦竹急忙捂住眼睛,侧头偏向一边,有些不忍直视。

应该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风凌霄恬不知耻地‘嘿嘿’一笑,滑进灵液之中,一股温热之感传遍全身。

这灵液在表面散发着寒冷之气,但灵液之内却是一股舒适的温暖。

泡得很舒服,但风凌霄却不知该怎么吸收它,如何用它来强化身躯,便疑惑地偏头去看郁梦竹。

郁梦竹感觉到他望向了自己,却不看他,说道:“盘膝而坐,运转功法,呼吸吐纳即可,灵液会自己进入身躯,不要抵抗就好。”

看看,人家郁梦竹多聪明,那像风凌霄那么没眼力劲儿。

风凌霄依言而行,静下来,闭上眼专心吐纳。

果然,一丝丝暖意开始从身体的表面毛孔进入内部。

全身上下都充斥着这股温暖,暖意进入身体后,四处游走。

凡是灵液去过的地方,很明显能感觉到一股舒适、轻盈之感,特别舒服。

从外面看,乳白色的灵液钻入他们的身体,循环之后便会流出,流出来的却是黑色的,带着身体内的污垢。

二人沉寂在这种状态中,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

潭中的灵液也逐渐被吸收得差不多了。

二人的肉体和骨骼变得如同琉璃一样晶莹剔透,经脉如同龙筋一样坚韧异常。

蕴含地脉之力的钟灵乳,带来脱胎换骨般的造化,成就了琉璃体。

也不知过了多久,郁梦竹心有所感,猛然张开双眼,惊声道:“有人来了!”

推荐阅读:

修罗殿之战神归来 陆轩夏紫烟 女尊:本想开后宫的我,却嫁了一个醋王!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凌霄 破劫之缘 和反派狼王贴贴,我假孕成真了! 反派:小姨,你也不想这事被姐姐们知道吧? 王者联盟系统 给暴君解毒后,他非缠着我做皇后 诸天最强APP 陆泽季杨杨布响玩辣 剑仙诗在酒 林浩宁轻雪 我,宇智波义勇,没有被讨厌! 浪子江湖笑狂沙 洪荒:通天逆徒,诛仙剑你也想吃 楚阁 月游奇幻录 实力演员上综艺后放飞自我了 遭遇四大才子 闪婚少校小老公 那年花开正鲜 华夏顶级医婿夏羽时小柒 探灵手记 敢问穿向何方 我有一台扭蛋机 剑尘道途 理想年代 圣庭 回到东汉做军阀 玄门图录 修真专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