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遭遇围堵

一语惊醒风凌霄,下意识问道:“你说什么?”

郁梦竹神色严肃,郑重道:“有人来了!”

此时,外面有三人进入关凌山,已经非常接近山谷。

“陈师兄,就在前面,马上就要到了。”一名男子颇为兴奋地指向前方,向中间之人说道。

看其模样,中间这位‘陈师兄’身份更高,旁边二人以他为首。

见马上就要到地方了,陈师兄还是忍不住再确认一下,问道:“谭言,你的消息可靠吗?”

谭言信誓旦旦,“绝对可靠,前段时间有一伙人路经此地,意外发现金蝉蓝毒蛙。结果交手之下当场死了数人,只有两人逃出生天,其中一个身中剧毒,怕是命不久矣。”

“而活下来的另外一人便是我的消息来源,他自知自己无力获取此地宝物,便将消息售卖。我花了大价钱才买来的,地方说得很详细,就在前方山谷之中。”

陈师兄点了点头,稍显宽心,“那就好,大老远的,可别空跑一趟。”

旋即,三人来到了山谷之中。

就在他们来到山洞口时,陈师兄眉头一皱,感觉有些不妙,抬手竖起,停止了前进,警示道:“此处有人!”

“什么?有人?”后面的谭言和崔光誉如临大敌。

陈师兄面色凝重,说出了自己的感知,“里面发生过争斗,还残留着浓重的妖气和血腥气息。”

由此可见,这位陈师兄修为非常高深,还在洞外就已经察觉到了里面的情况,要比另外两人强得太多,因为他们两个什么都没感觉到。

“莫非,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谭言有些发急。

崔光誉转头看向谭言,怀疑问道:“会不会是售卖你消息之人又卖给了别人?”

“应该不会,此人还是非常可靠的,我给的价码很高,而且当时已经说明,决不会透漏消息,此人还在我的控制之下,想必他不敢乱来。”

“我得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找陈师兄了。”谭言急忙解释,说话之时一直在观察陈师兄的脸色。

陈师兄微微点了点头,对谭言的办事能力,他还是比较信任的。

“也有可能是别人误打误撞遇到了,既然来了,那就先进去看看。我能感受到,血腥的气息还很浓重,打斗也只是发生不久,说不定那些人还在里面。”陈师兄双眼一眯,接着说道。

“该死的,竟然敢抢我们的东西,那就来一个瓮中捉鳖。”谭言脸色阴沉,心里很是不爽。

自己可是花了大代价才买来的消息,寻求陈师兄来帮忙,其中自然不乏讨好之意。

若被人捷足先登摘了桃子,那这大老远的白跑一趟,陈师兄必然心生不悦,岂不是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

三人不再迟疑,谨慎踏入山洞之内。

就在他们进入的那一刻,郁梦竹有所感应,急忙唤醒风凌霄。

两人瞬间惊醒,如临大敌。

风凌霄直接起身,就要向外而去。

“你就这样去?”郁梦竹急忙喊道。

“怎么了?”

郁梦竹偏过头,“你自己看。”

风凌霄低头一看,瞬间红了脸。

忘了,自己还没穿衣服呢。

急忙捡起地上的衣服就往身上套。

此刻池中已经没有了灵液,变得干枯见底。

风凌霄没忘趁机瞟一眼。

原来郁梦竹没脱光,还穿着贴身衣物。

属实有点可惜

“你快点,他们马上就要到了,而且很强。”郁梦竹郑重说道,随即也急忙起身穿衣服。

这一幕看起来有些十分怪异,充满了男女之间只可意会的意思,不知内情的人看到恐怕会有些猜想。

而这不知内情的人已经到了洞口,马上就要进来了。

“很强?”风凌霄也意识到了严重性,郁梦竹都声称很强的人,那恐怕起码都是瑶光境了。

瑶光境!超越自己两个大境界啊。

如何是好?

谭言三人进到洞内,看见满地狼藉的打斗痕迹,还有金蝉蓝毒蛙的尸体,顿时脸色十分难看。

当真被人捷足先登了,这种感觉简直像被自己伴侣给绿了一样难受。

三人不再犹豫,猛然前行,看里面到底什么情况。

“砰!”

一声大响。

风凌霄打开小口进来的那面岩壁被彻底破开了。

三人进来便看到一个男子,刚从池子洗完澡一样,正在边上穿衣服。

“你是何人?如何进到此处的?”谭言看得出来对方修为并非很高,当即喝问。

风凌霄看到三人闯进来,貌似吓了一跳。

听到发问,急忙抱拳行礼,“三位道友,我是玄雾宗的弟子,奉师尊之命,来关凌山替他老人家寻找灵药。”

“寻药途中见到此处灵气颇盛,便想来查探一番,没想到这洞内有那毒蛙,便将它斩杀于此。”

玄雾宗?

这玄雾宗乃是青州顶尖宗门之一,作为修士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何况他们也是出自宗门,对这玄雾宗自然是如雷贯耳。

若是被其他人占了先机,直接杀了抢过来便是,但这小子居然是玄雾宗弟子,这重身份就有点难办了。

人的名,树的影。威慑力摆在这里。

如果事情走漏风声,人家宗门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们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敢开罪人家。

这小子倒是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

听他言论,还是为他师傅寻什么药草?

他师傅也不知是何许人也,怕是不好轻举妄动啊。

谭言闻言觉得有些棘手,不太好办,心里惊疑不定,看了陈师兄一眼。

若是他自己单独遇上这种事情,恐怕就顺坡下驴就算了。

但现在陈师兄在这里,自当由他决断,他的实力和背景自然更加硬气,这也是为何谭言不惜重金也要巴结他的原因。

陈师兄脸上看不出喜怒,倒是沉稳许多,并没有谭言那般心里慌乱,被人家随口一句宗门名号就给吓退了。

“你在此地寻到了什么机缘?”陈师兄直接开门见山,毫不避讳。

风凌霄一副老实人模样,挠了挠头,有点难为情地回道:“我和那毒蛤蟆大打了一架,搞得浑身脏兮兮的。”

“进到这里面,发现这里有一口潭水,便进去洗了洗澡。”

“不过这潭水好像挺不一般的,洗得身体很舒服,好像肉身力量都变得强大了一些。”

正说着,上面滴下一滴乳液,直接滴落在风凌霄的头上。

众人顺势上看,看见了上面的钟灵乳石。

陈师兄的脸瞬间变得有些难看,他显然是认出了这东西,真被人捷足先登了,而且还没法抢过来。

他丫的,说的倒是轻轻松松,就进来洗了个澡,你知道洗的是什么东西吗?

那是地脉之力孕育而出的灵乳,是能强其筋骨,改造体质的至宝,被你这小子享用了,真他娘的浪费。

陈师兄腹诽不已,心痛至极,自己晚了一步,错过了大机缘。

风凌霄被三人堵在门口盯着,他似是有些不好意思,手足无措地呆呆笑着。

“你说你是玄雾宗弟子?”陈师兄脸色阴晴不定。

“是,是。”风凌霄急忙点头。

“你所从师尊是何人?”

风凌霄入了玄雾宗时间并不久,一直闷头苦修,认识的人也并不多。

他境界低微,根本没到拜师的程度,也根本不晓得宗门内都有哪些厉害人物。

急忙慌手慌脚掏出玄雾宗的身份令牌,拿在手中亮了出来,“诸位师兄,我真是玄雾宗的弟子,有令牌在此。至于我师尊”

“他老人家深居简出,大多数时候都在闭关炼丹,参悟造化。叮嘱过弟子,在外不得透露名讳,还望师兄们见谅。”

陈师兄见状眼里光芒闪过,那确实是玄雾宗弟子的令牌。

但他不打算就这样算了,若就如此放过这小子,那也太便宜他了。

何况,也由不得这小子说什么就是什么,谁知道他有没有得到其他什么好东西。

你看着他一副老实憨厚的样子,他就当真老实憨厚?

这种扮猪吃老虎,藏拙之人他可是见了不少,他才不会像谭言那般胆小怕事又轻信外表。

虽然灵乳已经被他吸干净了,自己也没办法,但总不能白跑一趟。

玄雾宗的弟子,看样子还是一位炼丹师的弟子,想必身上也是身价颇丰吧?

至于杀了他会不会被玄雾宗找麻烦,那都是极小概率的事情。

这样一个低修之人,玄雾宗也不会如何关注。

在这山洞之中做了他,谁能知道?

那上方的灵乳石也根本没用,它只有生长在此地,连接地脉才能产生灵乳,一旦被破坏,立即就成了一块废石头,毫无用处。

一个隐元境的低微之人,想凭借玄雾宗的名头就此躲过去?

别人会忌惮三分,但我陈某人可不怕!

“把你身上所有的东西都交出来。”陈师兄冷然要求道。

风凌霄脸色微变,似乎有些不甘心,但还是顺从地掏出了一些灵草、数百灵石和丹药。

拿在手中,低声下气道:“打扰了几位师兄,是我之过,这是一点心意,还望各位师兄高抬贵手。”

“呵!”陈师兄冷笑一声。

“你他妈打发叫花子呢?啊?”身后的崔光誉都看不下去了。

他们不知道,以风凌霄贪财无比的性格,能拿出这些东西来,已经是下了血本。

若他们拿了这些东西,息事宁人倒也罢了。

可他们相信自己的实力占据绝对优势,所以不会被这么一点东西满足。

陈师兄眼神渐冷,透出不悦,一字一顿道:“我说的是所、有、东、西!你听懂了吗?”

风凌霄涨红了脸,咬了咬牙,再次取出十枚中品灵石和之前取到的蛇胆。元宝小说

“诸位师兄,这当真是我的全部家当了。还望师兄大人不记小人过!”

风凌霄双手奉着东西,弯腰行礼,十分恭敬,也透露着面对几人的害怕。

“呵!不知你小子从哪里偷盗来的玄雾宗令牌,竟敢冒充玄雾宗弟子,当真不知死活。”

“玄雾宗乃是我青州大门大派,岂容你这等宵小之徒冒充?”

“今日,既被我们碰到了,当擒住,带到玄雾宗问罪,以正玄雾宗之名才是。”陈师兄见状不为所动,淡然开口。

“崔光誉!”

“在!”

“将他擒下,带往玄雾宗。”陈师兄吩咐道。

好一副冠冕堂皇之词,这陈师兄虽然说得好听,无非是推诿之言而已,真正目的还是想杀人夺宝。

此类之事,屡见不鲜,大家都懂。

崔光誉自然也是心领神会,嘴角噙着阴笑,直接取出兵器,一柄人面赤铜锤。

黄铜色的大锤沉重无比,锤头上雕刻着一副格外恐怖的人面。

手拿着赤铜锤,一步步向风凌霄靠拢、逼近。

他很明白陈师兄的意思,肯定是要下死手的,这种时候,这小子玄雾宗弟子的悬疑身份更让他该死。

因为有这种不确定的身份存在,一旦撕破脸皮,就不可能让他活下去,万一真是呢?

那岂不是大大的隐患!

所以他必须死!不能留活口走漏消息。

风凌霄见状大惊失色,慌乱不已,急急喊道:“诸位师兄,莫要误会,莫要误会。我当真是玄雾宗弟子,我师尊是宁漠,宁长老!”

他想起了当初为郁梦竹寻找压制体内妖气办法时,拜求的药铺长老,拿他的名号出来顶着。

但听到此话,崔光誉依然不为所动,没有丝毫犹豫,面色不善地一步步靠近,陈师兄二人也未出言阻止,冷眼旁观。

风凌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

他心里明白,他们起杀心了,这事不可能善了。

自己已经示弱了,但他们依然不打算放过,那也只能拼了。

可是他们有三人,每个人的修为都比自己高,该怎么拼?

推荐阅读:

我在末世打造帝国 斗罗大陆之科学至上 快穿之我的任务就像经历轮回一样 绝色单亲妈妈的冒牌未婚夫 皇族全员读我心后,要把男主噶了栖喵 鬼王在此 从做美食游戏开始 人在诡异世界,你管这叫养成游戏李然苏冰瑶 头条天后帅炸了 洪荒:通天逆徒,诛仙剑你也想吃 天机3 全民远征:副职也能带赢全人类 骑士超凡之路 闻总快追!楼秘书身价三千亿 见习刑警 警察叫我备案,苦练绝学的我曝光 穿越之不想做主角 最强修真之女神带我飞 为了媳妇去修仙 邪王嗜宠:无赖小公主 夏夜有蚊 都高手下山了,谁还入赘当舔狗啊 师父江湖救急啊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仙游四海 眸倾天下:嫡女为后 重生之逆流岁月李义阳 封天镇仙 俄罗斯大妖僧 华山掌门 大荒厨神 HP之达力的逆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