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郁梦竹的神秘背景

陈师兄满脸震惊地看向池中,神奇中透露着不可思议。

薄如蝉翼的银色斗篷飘落而下,仿佛没有丝毫重量,褶皱着落在了地上。

显露出来的,是一名盘膝而坐的女子,紧闭着双眼。

“你!你是郁”

陈师兄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他认出了这名女子。

若非池中灵液让郁梦竹洗去了一身污渍,重新焕发光彩夺目的容颜,他还真认不出来。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此处居然还有第三个活人存在。

更让他吃惊的是,这名女子居然是郁梦竹。

未等他说完,郁梦竹猛地睁开双眼,风目含煞。

狂猎无声的气势冲天而起,郁梦竹浑身衣袖翻飞。

陈师兄还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便感到头脑中突然一阵剧痛。

像是一根钢针扎进了自己的脑海,刺痛无比。

他的脑海意识中,出现了一道身影,浩浩荡荡的身影携带威压漫天卷地而来。

如九天神女一样飘荡在半空,淡漠的目光俯视着他。

那道身影,正是郁梦竹!

她的神识,进入到了陈师兄的脑海当中。

陈师兄的意识惊恐地望着悬浮上空的她,震颤不已,神情惶恐万分。

她,为什么有这种手段?这不是她该有的。

陈师兄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慑住了,难以理解对方的手段。

但他也是经历过无数厮杀的人,能迅速从逆境中反应过来,意识到这是在自己的脑海中,是绝对属于自己的领域。

在自己脑海中,拥有绝对的主动权,除了力量悬殊极大,否则无法撼动他的主导地位。

虽然对方手段超乎了自己的想象,也确实令他感到惊颤和恐惧,但他不会坐以待毙,也不可能束手等死。

你竟然敢闯进来,那我就能吞噬了你。

陈师兄的意识形态原本与他外貌是一致的,但此刻心绪变得凶残暴戾,形态发生了转变,逐渐扭曲,形似恶鬼一般模样,张牙舞爪地扑向气势宏大的郁梦竹。

看着他凶戾的袭来,却没有引起郁梦竹一丝波动,双眸平淡如水,好似完全不放在眼中。

神女一样的郁梦竹,微微抬手,以手作刀,向着下面的陈师兄轻轻一挥。

简单的动作,却幻化出一道神魂波动,如神光剑影一样,急斩而下。

转瞬之间,便越来越大,距离覆盖越来越广阔,仿佛充斥整个脑海空间,让陈师兄的意识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完全在对方的脑海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其神魂差距之大,可见一斑。

神识剑影瞬间临身,斩在了陈师兄的身上,将他一切为二。

根本就无视他的一切抵抗和动作,轻飘飘的就将他一分为二。

他神情呆滞,缓缓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灵体被切成两半的过程,像是反应不过来一样痴呆住了,继而再缓缓抬头,看向半空中漂浮的,散发着神威的郁梦竹。

他难以置信,自己居然做不到丝毫抵抗。

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灵体消散,意识模糊,从此世间再无此人。

这一斩,也仿佛耗尽了郁梦竹所有的力量,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云淡风轻,虽然阶层上面实现了碾压,但她能动用的力量并不多。

达到了目的,她的意识身形也渐渐淡化,化为光点,逐渐消散不见。

外界,风凌霄看见陈师兄的双目瞬间没了光彩,空洞无比,一副行尸走肉般的模样。

他整个人变得呆滞,完全没有了意识的存在,只是一具躯壳,变成了活死人。

他控制的血骷髅已经完全成型,并没有因为他意识的消亡而消散。

即便操控者已经死亡,依然不影响已经完全成型的技能,而是依然朝着风凌霄压下,要将他吞噬。

风凌霄浑身一颤,跳起身来,落在远处,向一旁不停翻滚,想要逃离。

血骷髅失去了控制,只能顺着轨迹落下,从风凌霄身旁擦肩而过。

‘轰隆’一声巨响。

地面被砸出一个奇大无比的深坑,似要穿透整个地面一般。

山洞剧烈地晃动起来,震颤连连。

风凌霄被巨大的冲击掀飞,溢出来的力量撕裂着他的身体。

气血倒流,一口鲜血喷出,其中夹杂着破碎的内脏。

承受不住瑶光境拼死反扑的一击,他感到眼前一黑,脑中变得混沌无比,聚集不起自己的思绪和意识。

感受不到外界的一切,也感受不到身体的痛楚,只有浓浓的困意袭来,漆黑的双眼想要闭上,实在无力睁开。

只能听见胸膛中的心脏在微弱、有节奏的一声声慢慢跳动。

细小的心脏跳动声,也越来越微弱,越来越缓慢,再过些许片刻,可能就要完全停止下来。

也是这微弱的心跳声,让他的眼睛在挣扎,想要睁开,但他的意识聚集不起来,没有力量睁开。

可能心跳停止的那一刻,就是双眼闭上之时。

就在此时,一道光亮照进了他混沌的脑海意识之中。

光芒降临,看起来显得十分模糊,只能隐隐约约看见其中是一个人影。

光亮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

他看清楚了,光亮中的人是郁梦竹!

虽然还是有些模糊,但他能认出来,就是她,错不了。这使得风凌霄为之一振。

当他看清楚是郁梦竹时,光团中的也郁梦竹仿佛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完全听不见声音,最终她什么也没说出来,光亮就已经化为星光点点,消散而开。

但因为光亮的到来,他的思绪变得清醒许多,像是被打散了又重新聚集起来。

“郁梦竹”倒在地上,半睁着无神的双眼,风凌霄虚弱呢喃。

“我不能睡,睡了就可能醒不过来了。”

思绪终于恢复了一些,双眼也逐渐变得清明,逐渐睁开。

伴随而来的,是他感受到浑身断裂的疼痛。

身躯仿佛被割裂成了无数碎片,但每个碎片却都有着感觉,千刀万剐一样的感觉。

他想痛呼,却做不到,只能大张着嘴,发不出一丝声音。

只有双眼中剧烈跳动的眼瞳,显示着他的痛楚。

陈师兄直挺挺地站在原地,没有一丝反应,木桩一样,不像个活人,从另一方面来说,他也确实不是活人了。

除了心脏的跳动,身体的自然运作之外,没有任何主动的思绪和波动。

做完这一切的郁梦竹,灵魂回体一样,浑身一颤。

她也并不好受,脸色瞬间煞白,真正的苍白如纸,没有一丝血色,灵魂深处传来一股虚弱的感觉,难受无比。双眼在空洞和空灵间来回转换。

这是她发动神魂攻击带来的反噬。

这远不是她的境界所能掌握的,只是她的神魂比较强大有潜力而已,但修为还远没有达到能够发动神魂离体攻击的程度。

可是风凌霄根本不可能抵挡陈师兄的攻击,骷髅头落下,他必死无疑。

生死之间,她顾不得其他,只能贸然而行。

强行激发自己的神识,以此攻击敌人,并前往风凌霄濒死的意识中呼唤他。

这对没有修为在身的她是极大的冒险,面临着神魂崩溃的可能。

若能挺过去,神魂只是重创,还能恢复。

挺不过去,轻则神魂崩溃,成为活死人,就像现在呆滞的陈师兄一样。

重则直接死亡,香消玉陨,世间再无此人。

浑身鲜血淋漓的风凌霄,缓了许久,终于挺了过来,野兽般喘息着。

他的目光看见了站着的陈师兄,他不知道陈师兄脑海中发生的一切,以为他还好端端的活着。

生的意志在体内滋长,让他动了起来,超越了自己的极限。

手指缓缓挪动,用怪异的姿势爬了起来,艰难捡起地上的白龙枪,佝偻着身躯,摇摇晃晃地走向陈师兄。元宝小说

来到他身前,风凌霄没有多余的思绪去想他为什么不动。

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死他。

只有他死,我们才能活。

抬起白龙枪,向着他的心脏扎进去。

尖锐的枪尖刺破焦黑的身躯,却再也不能深入一寸。

风凌霄以为是自己力气不够,可他用尽全力也不能再往里插入一点。

虽然这时候的全力可能只是平时挥挥手的力度。

他没有看到的是,陈师兄心脏中血液的变化。

他的血液沸腾起来,形成一个漩涡,阻挡了枪尖的深入。

身体濒死之时,他体中苏醒了隐藏的手段。

随着血液的奔腾,一股浩瀚的气息从中苏醒。

血气上升,升腾变化间,引发空间撕裂,一个空洞出现在陈师兄身后,里面是如深渊般的漆黑,一股力量出现,将他拉入其中。

待他身躯完全没入其中之后,空洞开始收缩,越来越小,直至消失不见。

风凌霄全程目视,没有任何动作。

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力量能够去阻止了。

也实在惊异这家伙的身体上居然隐藏着这等手段,令人意外。不过这逃命的手段只在肉身面临濒死伤害时才会开启,而面对神魂伤害却起不到保护作用。

这时候的陈师兄,传送离去的只是一具活死人的尸体罢了。

好在自己和郁梦竹总算是捡回一条命了。

这郁梦竹究竟是什么身份?居然能发挥出神识,进行如此不可思议的作用。

松懈下来的风凌霄脑中思绪很多,但再也支撑不住了,直接瘫软在地。

对了,郁梦竹怎么样了?

风凌霄急切向她望去,只见她柳眉紧蹙,浑身微微颤抖着。

“妖气反噬了吗?”

郁梦竹强行出手,动用了底牌才将陈师兄收拾掉,还救了自己。

但想必代价极大,自身反噬严重。

这种虚弱状态下,引出了体内妖气。

风凌霄往郁梦竹身前爬去,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血迹。

翻出自己之前炼制的青灵丹,放进郁梦竹苍白的嘴中,让她服下。

郁梦竹颤抖的身躯安稳了许多。

看来丹药是有作用的,风凌霄大松一口气。

掏出一把丹药,塞进自己嘴里,囫囵吞下。

现在要尽快平复伤势,恢复一些力量,不然现在的重伤之体,毫无自保之力。

丹药入体,化作丝丝药力游走全身,治疗着伤体。

放下心来,就这样靠在郁梦竹旁边。

郁梦竹眼眸轻颤,睁开了有些暗淡的双眼,侧头看着旁边的风凌霄。

有所感应的风凌霄也偏头看向她。

两个经历了生死患难的人,此刻靠在一起,四目相对。

脸颊都靠得极近,能感受到对方呼出的气息。

两人都没有说话,皆是微微勾动嘴角,轻笑。

看着她苍白的面容,憔悴的目光,风凌霄心中莫名的一阵揪痛。

是自己的问题,自己不够强大,才让她受到如此伤害。

郁梦竹似是从他双眼中读懂了他的想法,她没有说话,只是轻轻侧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郁梦竹回想到了之前,发现有人到来,刚从灵池中苏醒过来时,想要冲出去独自对敌的风凌霄回过身来,取出了银叶斗篷,盖在自己身上,告诫道:“他们应该发现不了这斗篷的隐身,你就在此处等我,千万不要动,我去收拾他们。”

看着他关切自己的目光,郁梦竹的心颤动了,感动的暖意填满心扉。

她第一次从一个男人的身上感受到这种暖意,令人感动和幸福的暖意。

给了她哪怕是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的感觉。

他并不知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只是笑了笑,转身而去,独自迎敌。

郁梦竹目送他离开,第一次感受到他的背影如此挺拔,让自己非常心安。

看见郁梦竹靠在自己肩上的动作,风凌霄有些意外,没想到她居然会这样,竟十分的小女儿姿态,但这种感觉,挺不错的。

也将一只手悄悄摸了过去,拉起了她的小手,紧紧捏在掌心中。

疲惫不堪的两人,再也坚持不住浓重的困意,相互依偎在一起渐渐沉睡。

一处恢弘肃穆的殿堂之中,强烈的光亮照射整个空间。

殿堂正中间铸有一座高台,高台上整齐排列着无数的魂灯。

最上方的许多魂灯昏暗无光,仿佛随时都会熄灭。

而下方的魂灯,大多都是剧烈升腾,朝气蓬勃。

就在郁梦竹发动了神魂攻势,神魂受损,面临生死危机的那一刻。

最下面那一排的其中一只魂灯猛然一暗,突然熄灭。

随后才以一点星星之火渐渐重新燃起,只是十分微弱,不如之前那般热烈。

小小的火苗摇曳摆动,虚弱无比,好似一阵轻轻的微风就能将它吹灭。

这是郁梦竹的魂灯。

突如其来的变化惊醒了殿堂地面团蒲上打坐的老者。

老者突然睁开双目,霎时间,一股极强的威压笼罩,天地都变得压抑。

“竹儿!”老者焦急低语一声。

看见火苗重新燃起,才稍微放心,威压消散。

一名身影来到殿堂,十分恭敬行礼,尊呼道:“老祖宗!”

老者看也不看来人一眼,只是威严说道:“竹儿遇到了危险,迅速查明位置,必须把她给我平安带回来,她若有不测你们,也就不用回来了。”

“是!”来人心中一凛,急忙应声,当即也不敢怠慢,躬身告退去办了。

推荐阅读:

女主她有毒[快穿] 斗罗之死枪 唐初夏顾北淮 仁者万岁 名門失宠新娘:我们离婚吧 三国:白粥榨菜,我阿斗匡扶大汉 不死剑体诀 农家小福宝,有田有空间 疯美人的重生 [娱乐圈] 苏卿 穿成摄政王的替身男妻 有朝一日 联盟之星际时代 全民转职:你管这个叫鉴定师?姜知易林治 玩BJD娃娃的我成为了世界级大师 恶魔果实:从震震果实开始无敌 魔女纪元 我种田怎么种成了大种马 满级法医穿越成小可怜 万夜神王 小猫逃婚 穿成锦鲤的团宠日常 日月当空 网游之末世传奇 重生之凡人传 啥?西行路上妖怪都是我徒弟? 纨绔天才 名门挚爱 官路亨通 最终崩坏 女院长的上门女婿 芳华只为倾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