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地宫

从殿堂退出之人,正是郁家当代家主郁天华的二弟郁天泽。

郁天泽出来之后,立即传音通知郁天华。

不多时,远空出现一个黑点,迅速靠近,来到身前落身而下一名中年人。

此人身着玄衣,仪容威严,面容不苟言笑,身上散发上位者的气势,正是郁天华。

郁天华疑惑问道:“二弟,如此着急唤我,出了何事?”

郁天泽急忙迎上前来,很是焦急道:“老祖发现梦竹的魂灯不稳,险些熄灭,恐怕是遇到了极大的危险,让我们赶紧去找。”

“什么!?”郁天华闻言大惊,两眼一瞪心中发急。

郁梦竹可是他的独女,是他的心头肉。

前些时日,女儿偷偷跑出去玩闹,自己事务繁忙也并未多管,本以为出去玩够了就会回来,没想到居然碰到了生死危机。

“族中目前尚有大事处理,我走不开。二弟,此事你就去一趟,千万要保竹儿平安。”

郁天华说完,从手指上取下一个翠绿的扳指,交给郁天泽,“这扳指中蕴含竹儿的气息,可凭借这道气息寻到她的踪迹。”

郁天泽接过,郑重道:“大哥放心,我这就去!”

说完,唤出一只黑鹏鸟,身形飞天而起踏在鸟背之上,没入云霄。

郁天华看着二弟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重重叹了口气,心里颇为担忧。

郁梦竹从小就展现惊人的修炼天赋,而且又十分乖巧可爱,族中长辈疼爱非常,即便是不问世事的老祖宗,也唯独对郁梦竹青睐有加。

后来郁梦竹又惊现强大的神魂资质,足以成为炼丹师、阵法师,这让家族对她的期望更高了。

除却修炼功法,又要学习各项炼丹知识,功课繁多,所以她极少在外界走动。

少年心性,她一直想要去外面闯荡,见识一番。

所以此次她才会偷跑出去,自己发现了也并未阻止。

郁家势力庞大,郁天华身为一家之主,平日里颇为繁忙,与女儿相处甚少。

此次竟会遇到生命危险,郁天华眉头都皱在了一起,自责又担忧。

郁天泽手捏扳指,从中感受到一丝方向指引,便循着一路前往,所去之地正是关凌山方向。

......

山洞之中,不知时间流逝。

风凌霄渐渐清醒过来,睁开眼便看见了肩上靠着的郁梦竹。

他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惊醒了她。

偏头看着她楚楚动人的少女,眉黛如画,面容姣美,风凌霄顿时有些悸动,不自觉地低头贴近了一些。

他的脸越发靠近,郁梦竹小巧的嘴唇近在咫尺。

风凌霄已经闻到了她身上散发出清香,感受到了她轻缓又有节奏的呼吸。

她呼出的气息扑打在风凌霄的面庞,越发惹得人意乱情迷。

嘴唇快要贴上了,只有一线之隔。

就在风凌霄快要得逞之时,郁梦竹突然睁开了双眼。

郁梦竹迷惑地看着脸贴脸的景象,瞬间清醒起来,双眼瞳孔放大,充满了震惊!

眼眸惊慌地颤动,心中慌乱如麻,如小鹿乱撞。

“啊!!!”一声尖锐的惊叫。

“啪!”风凌霄脸上浮现一个巴掌印。

“你这无耻之徒,你想干嘛?”郁梦竹指着他,生气地大声质问。

风凌霄的脸立马通红,窘迫得要死。

“那个......我......看看你醒了没。”风凌霄支支吾吾。

“看我醒了没有?”

“需要离那么近吗?”

“我看你分明就是图谋不轨!”郁梦竹气急。

风凌霄转过身,也很是尴尬,心里也有些慌张。

讲真的,他觉得自己真不是故意的,不知怎么,就不自觉地靠了上去。

“哎呀,你少啰嗦,这不是没怎么样吗?”风凌霄摆了摆手,恼羞成怒道。

“你敢说我啰嗦???”

“若非我清醒得快,还不知会怎样,居然还敢说我啰嗦,莫非被你欺辱了还不能做声?”郁梦竹羞怒不已,大声质问。

这小子竟敢说我啰嗦?

那不是形容老太婆的吗?

我有那么老?

郁梦竹要气疯了......

“哼!”风凌霄傲然冷哼,“你是我婢女,我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

“你......你......”郁梦竹颤抖的指着他,气得胸膛剧烈起伏,说不出话来。

她没吵过架,没经验,找不到话骂他了。

只觉得他怎么如此厚颜无耻。

“嘿嘿,行了,行了,这不是啥事儿也没有。”

风凌霄立马换上一副嬉皮笑脸,想赔个笑,把这事儿摆平算了。

郁梦竹见他就是一个无耻之徒,不想理他了。

“好啦,咱们还在这山洞里面呢,先出去吧。”风凌霄放低了姿态,拉起她的手。

郁梦竹生气的扭过身子,用力抽动手臂,想把手抽回来,不让他牵。

但被他捏得死死的,自己没有修为在身,根本反抗不了,就这样被他强行拉着走。

“嗯?”

风凌霄看见一旁被陈师兄那骷髅砸出的巨大深坑。

他感到其中有一丝特别的气息散发而出。

便拉着郁梦竹靠近坑旁,向下望去。

郁梦竹也很好奇的想看看,暂停了挣扎,一同看向下面。

只见深坑中漆黑无比,如同无底洞一样。

靠近之后,那股特别的气息越发强烈,苍凉又古老。

两人互望一眼,风凌霄推测道:“这好像很深啊,看来这地下还有一层空间。”

“那家伙的法术不可能打出这么深的洞。这地面应该只是一层间隔,被他打穿了而已。”

郁梦竹点了点头,“这地方能生出地笋,还能成长为钟灵乳。应该是地脉龙头。”

“地脉龙头?”

“地脉很稀少,而且都是存在于地底深处,难以查探到的地方。但有些地脉比较靠近地面,这种地方便容易被人发现,就叫做龙头。”郁梦竹解释道。

风凌霄双眼一亮,“那里面是不是有更好的东西?”

郁梦竹无语地看向他,“你还敢贪图这里面?你有那个本事吗?”

“啊,哈哈哈......”风凌霄尴尬一笑。

“那就走吧,以后有实力了再来。”

郁梦竹认同,两人准备离开。

就在两人转身之时,洞中突然散发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拉扯向两人,欲将两人之间拉入洞穴。

风凌霄顿时脸色大变,抱起郁梦竹向前窜起,想要逃离。

然而吸引力太过强大,又出现得很突然,一时间没有防备,根本无法抵抗。

抱着郁梦竹逃窜的风凌霄跳在半空,结果被瞬间拉入,沉没其中,陷入了漆黑不见地的深坑。

风凌霄心中震颤,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太意外了。

但这股力量自己根本抵抗不了,就被直接吸附过来。

情急之下,他只能将郁梦竹紧紧抱在怀中,护她周全。

看着微光的洞口离得越来越远,浑身充满失重感地落下深洞。

......

就在他们身影消失时。

远处天空中的郁天泽猛然楞住了,张开手掌,看着掌心的扳指。

“竹儿的气息消失了!”他脸色很难看。

扳指中那缕联系消失了,也就不能再指引方向,郁天泽也就无法准确的找到郁梦竹。

郁天泽脸色逐渐变得阴沉,眼中泛起冷意,寒声低语:“不管是谁,胆敢伤害竹儿,我郁家必然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谁敢加害郁梦竹,就要承受郁家的怒火。

说罢,郁天泽划破指尖,挤出精血,展开血脉之术搜寻。

他让黑鹏鸟向着气息最后指引的方向急速飞去,眨眼间消失不见。

只要接近一定范围,他能以秘术,感受血脉的气息,找到郁梦竹。

但这血脉气息搜寻的秘术只能感应很小的范围,只有十分靠近时才能找到。

现在没了扳指的指引,他就只能铺天盖地的四处寻找了。

他推测,恐怕是有人在与郁梦竹争斗,气息消失原因很可能是被人动了手脚。

还有可能就是,郁梦竹被杀了......

这种后果太严重了,郁梦竹可是年轻一代中,家族给予厚望的子嗣,而且还是他大哥唯一的女儿,若就这样陨落,损失太大了。

而且郁梦竹也是他的亲侄女,出现这等意外是决然不能接受的。

就连老祖宗都那么喜欢她,要是自己不能将她好好带回去,自己也得脱层皮。

四处搜寻,也就要意味着他要一直开启这血脉之术,一直消耗精血,这是自身巨大的损耗。

......

一声轰响,二人从空中掉落在地面。

风凌霄急忙翻身而起,手中持着白龙亮银枪,充满戒备。

四下观望,看起来这似乎是一座地下大殿。

整个大殿一片漆黑,没有丝毫光亮,也没有任何的物品,很是空旷。

只能隐隐约约看见大殿中矗立着两排粗大的立柱。

寒冷、幽暗的气息扑面而来。

即便空间很大,也给人一种重重的压抑感。

风凌霄向上看了看,入目依然是漆黑的大殿顶部,没有一丝光亮。

“我们进来的那个洞口消失了!”

郁梦竹也四处观察,闻言答道:“嗯,此处是人为建造的,有许久历史了。而且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踏足了。”

风凌霄倒是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嗯?有什么不对吗?”郁梦竹见他目光奇怪。

风凌霄笑了笑,“你居然没有丝毫惊慌,让我有些意外。”

“切,我可是比你强得多。”

“走吧,既然来了,先看看什么情况。”

风凌霄说完,顺其自然地拉起了她的手。

空旷漆黑的大殿中寂静无比,只有他们行走的哒哒声不停回响。

当他们来到大殿中央。

突然!

一声响动传出。

吓得风凌霄如炸了毛的猫一样,窜起老高。

在二人戒备的目光中,宫殿正中央,两块石板发出颤动。

然后缓缓向两侧移动,石板发出刺耳的滋滋移动声,在这巨大空间内不停回荡。

当两块石板完全移开后,出现了一道入口,通往地下。

从洞口望去,依稀可见层层的台阶渐渐隐没其中。

推荐阅读:

神人沈度 魔王怒 女尊:本想开后宫的我,却嫁了一个醋王! 穿越成秦始皇长子 佩剑大厨 昏暗的路灯之夜光碑 修仙:从灵农开始肝经验 兽世天灾种田路 彩云传奇 陆泽 雷阵问仙 快穿之十二种反转 武林新贵 穿成亲爸死对头的黑月光 殃君 重生之追爱冷面总裁 板砖敲晕魅魔头,这个英雄太老六 文明进化之位面商店 倒斗行动 漫威之万亿卡牌之神 大明:文武状元 初唐小驸马 被野玫瑰撩到腿软顾总死命痴缠 医手遮天 固安称狐狐 相亲当天,我闪婚了千亿富豪 网游之亡灵骑士 美女神器 港综大枭雄 超级NPC系统 都市之盘古空间 武道顶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