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壁画

两人大眼瞪小眼,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

“不会......不会是有人吧?”风凌霄有些拿捏不准。

“应该不会吧,这宫殿已经存在许久了,完全没有人存在过的痕迹。”

“说不定是当初建造时的机关。”郁梦竹也是被这变化吓了一跳。

风凌霄抬头四望,整个宫殿没有丝毫可以出去的线索。

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既然想让我们进去,那便去看看又如何,主人发了邀请,我们身为客人,那就客随主便。”

郁梦竹点了点头,赞同他的说法,准备进去一探究竟。

两人顺着台阶走进入口。

风凌霄取出一颗灵石,往里面灌注灵力。

灵石泛起光芒,照亮了整个通道。

将发着光的灵石丢入通道深处,顺着发出的光亮看去,通道奇长无比,深不见底。

直至灵石中的灵力消耗殆尽,也没有看到底部。

两人只得接着往下走,但越往深处,寒冷的气息就越发严重,冰寒刺骨。

风凌霄取出数块灵石拿在手中,以灵石发出的光亮照着通道。

“这是?”

“壁画?”

郁梦竹看到了通道的墙壁上,刻画着壁画。

两人凑近查看。

壁画十分粗糙,岁月痕迹浓重,是许久之前留下的,但能明显地看出其中内容。

壁画中,一名女子站在天空之中,手持法杖。

她的对面是一大群形态各异的妖兽,铺天盖地般碾压而来。

这女子,孑然一身,面对占据了半边天空的妖兽。

从这幅简单的画中,能感受到那股一往无前的气势。

“这女子是谁?好厉害。”风凌霄忍不住惊叹。

郁梦竹摇头,“不知道,看下面还有没有画。”

两人顺着台阶下行,一路上左右观察着通道墙壁。

“有了!”风凌霄有些激动。

两人凑上前,只见第二幅画中,女子将法杖向上高举,另一只手掐诀施法。

一股浩荡之威从她身躯中迸发而出,冲向对面的妖兽群。

即便妖兽众多,铺天盖地,占据了半边天空。

在这女子的攻击下,依然溃败。

女子的神异功法,将无数妖兽撕裂、湮灭。

这幅景象更加震撼,将女子的强大展现得淋漓尽致。

“太厉害了!”

“走,下面应该还有,我们去看看后面如何。”

两人被画面吸引,迫不及待向下走去。

果然,第三幅画面呈现而出。

女子回到了一个类似部落的地方,盘膝坐在高楼之上,下面是无数的族人参拜。

女子的法杖悬飞在高空之中,撑开一道结界,将整个部落守护其中。

无数黑影在部落周边徘徊,但都无法进入结界之中。

郁梦竹目光闪动,“这是巫女吗?”

“巫女?”

“嗯,我在家族典籍中看过。”

“曾经的上古时期,人族并不强大,只能勉强生存下来。”

“外界有着太多的强大妖兽、异族和许多不可描述的存在,他们都比人类要强大。”

“那时候的人族大多都是以部落形式存在,而守护部落安危之人,就是巫师。”

“女的称为巫,男的称为觋!”

风凌霄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即便是如今,也有许多地方依然保持着部落的形式存在,不过我并未亲眼见过。”

“现在还有?不都是宗门和家族之类的吗?”风凌霄感到意外。

郁梦竹轻摇着头,解释道:“那是因为我们九梦仙域以人族为尊。人族的力量最为强大,整体生存不成问题,所以自由度很大。”

“人族力量薄弱,生存艰难的地方,将会以部落形式为主,宗门只会是少数存在。”

“原来是这样。”

“嗯,世界很大,即便是九梦仙域,也只是其中一隅。我就很想以后修炼有成,前往其他仙域游历一番。”郁梦竹充满憧憬。

风凌霄第一次听见这种说法,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除了九梦仙域,真的还有其他世界吗?”

郁梦竹看着他,肯定地点了点头,“有!”

“虽然我们九梦仙域自称仙界,但这并非是上古时期的仙界。”

“只是世界中的一个位面,起码是存在其他仙域的。”

“传说中的上古仙界,那才是万族鼎盛。”

风凌霄问道:“那上古仙界现在是什么样?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仙域?”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在家族古籍中看过一些记载,但没有那么详细。”郁梦竹表示我也想知道。

“那我们接着往下走吧。”

两人前行,来到了第四幅壁画前。

画面中,出现了一团黑雾,充满邪恶的气息。

即便只是看壁画,风凌霄仿佛也能从黑雾中感受到那股令人心悸和不适。

黑雾中蔓延出许多漆黑的触手,在半空肆意挥舞。

强大的触手攻破了巫女所撑开的结界。

无数部落之人被屠杀,其中的精血被触手所吸取。

其中一道粗壮的触手将巫女从天空中打落。

触手打碎巫女守护的高楼,探入其中,取出一件散发着光芒的物品,倒卷而回。

画面结束。

“这被神秘黑雾抢夺走的东西一定是一件至宝,恐怕这家伙就是冲着这东西来的。”看完之后的风凌霄推测道。

“嗯,就连壁画都将它描绘得神采奕奕,恐怕当真是不得了的东西。”郁梦竹也表示赞同。

“走,往下看看,后面怎么样了。”

第五幅壁画。

黑雾的触手将宝物夺取,收回了黑雾之中。

但邪恶的黑雾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部落中的人,依然大肆杀戮。

重伤的巫女走到黑雾面前,在她身后留下许多滴落的血迹。

巫女盘膝而坐,燃烧生命,拼命抵御黑雾。

但根本不是对手,就在黑雾的触手将她团团围住,想要了解她的生命之时。

一道光芒自远处而来,斩断了触手,救下了巫女。

二人再次顺着台阶走下,来到第六幅画面。

前来救援的光芒中走出一名男子。

男子只能击退黑雾,却无法杀死他,也无法抢夺回被它掠夺的发光宝物。

巫女燃烧生命抵抗,已经生命垂危。

男子抱着巫女,仰天长啸,悲痛欲绝。

最终抱着巫女离开此处。

郁梦竹看得有些泪眼婆娑,伤感说道:“可惜,这男人来晚了一步。”

风凌霄倒是没她那么多愁善感,只是觉得宝物被抢了,怪可惜的。

看着郁梦竹热泪盈眶地望着自己,风凌霄难得的聪明了一回,没有直接说出心里想法。

而是配合地回道:“嗯,看起来他们好像是眷侣。不过,巫女也能有道侣吗?”

“应该可以吧?”郁梦竹也不太确定。

来到第七幅画面。

悲伤地男子抱着巫女前行万里,穿越无数山河。

最终来到一处有着灵气缭绕之地,灵气浓郁得化为雾气四处升腾。

天空中的男子俯瞰着这片大地,可以看出大地上的山脉仿佛像是一条龙一样的形状,这就是龙脉。

男子落下地面,一掌轰开地面,抱着女子走入到地底之下。

画面结束。

“看来这男子是想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埋葬这名巫女?”

“嗯,好像是这样。”

随后两人接着台阶向下走去。

但一路上却再没有了壁画。

似乎故事已经讲述完了。

“你看!”郁梦竹指着墙壁。

一路走下来,通道都是用着特殊的石壁建造而成的。

但在此处,建造的平整石壁逐渐消失,前方重新露出了原始的溶洞,坑坑洼洼,形态各异。

“这是到了尽头么?”风凌霄提高了警惕,拉紧了郁梦竹的手。

再往下走,已经彻底走出了通道。

通道一直向下,这已经是到了地底的深处。

出了通道,空间变得开阔,此处已经没有人为的痕迹,是天然形成的溶洞。

溶洞内并不黑暗,有着许多的光亮闪烁。

风凌霄走向离得最近的光亮处,伸手一拍,将发光的晶体拍落下来。

“这是原生灵石!”风凌霄惊喜道。

灵石产自灵脉,但在其他灵气极为旺盛之地也能生成。

看着溶洞内四处发光,水晶一样的灵石,风凌霄双眼冒出精光,“发财了,发财了!”

郁梦竹无奈地扶了扶额头,这家伙太财迷了,见到值钱东西就乐以忘忧。

“我说风师兄......你是不是没搞清楚什么状况啊?”

“我们现在落在这无底深洞里面,有什么危险都不知道,怎么出去也不知道,你还想着你那些灵石?”

“啊?额......”

一盆冷水浇下来,风凌霄顿时清醒了一些。

灵石虽好,那也得有命拿才行。

转手将敲下来的灵石放入储物袋,再次拉起郁梦竹的手,“那走吧,先去前面看看什么情况。”

郁梦竹倒也不反感,被拉着手......好像已经习惯了。

两人一路前行,在这空旷的溶洞内,居然还能看见许多生长的植物。

比房屋还要巨大,色彩斑斓的伞状植物,类似蘑菇一样,这种颜色一看就不好惹。

巨大叶片的灰色蔓藤,缠绕在溶洞各处缝隙之中。

还有奇行怪异的发光植物......

一路行来,并没有遇见活着的动物,那些植物也没有什么异动。

但风凌霄还是小心翼翼,绕着走,生怕惊动了它们。

当走进溶洞深处时,空间突然变得比较狭窄,而且没有了任何的活物存在。

一股浓重的寒气自里面散发而出。

郁梦竹不由得咳嗽了几声。

她虽然是瑶光境,但此刻没有修为,也不是炼体修士,身躯已经有些吃不住这股寒冷了。

感受到这股寒气的侵蚀,她手上的玉光仙镯亮起了淡淡的荧光。

散发的荧光将她整个身躯包裹其中,防止寒气的影响。

郁梦竹抬起手,看着手上发光的镯子,不由得抬眼瞄向旁边的风凌霄,心里一股暖意流淌。

风凌霄笑了笑,喜上眉梢,说道:“这镯子还真没买错啊,居然有这等大用。”

郁梦竹感动的点了点头。

推荐阅读:

大神祖王 逃之妖妖 远去的风筝 女儿太强了,大帝吃饭都想坐小孩那桌 武侠之超级玩家 炙热与玫瑰 最终深渊 人在大夏:开局签到大雪龙骑! 谁能想到我是男神的所有物 姜亦依夙沧墨 楚绵顾妄琛 不败魔王 金良玉 系统坑我来种田 全民分身总动员 大炎神皇 高手下山:绝色总裁送上门 都市战神无双 火影之万界召唤系统 绝世唐门:我,霍雨浩,破败王剑 那是晨光初醒时 重生嫡女不好惹 出租自己 sss狱神令 容少他又无理取闹了 御灵神徒 镇国七皇子 神秘山里汉:辣妻灵泉有点甜 重生之紫宇传奇 半生凝眸 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 我是唐僧他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