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水晶棺材

两人谨慎穿过狭窄的缝隙,进到了最深处。

只见前面空间并非很大,里面居然又是人为制作而出的台阶。

台阶一路向上,在最高处,有着光亮闪烁。

“走,上去看看。”

踏上台阶,寒气四溢。

一步步行来,两人踏上了最高处,看到了发光的物品。

风凌霄不由得心中一突。

因为这最高处的东西,是一口棺材!

与郁梦竹互望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

硬着头皮,再往上走,来到了平台的最上方,棺材就在两人对面。

这是一副与众不同的棺材,通体透明,流光四溢,如水晶打造,并不吓人,透漏出绚丽的光辉,反而像是一件至宝。

透明的水晶棺散发着光亮,陈设在这地底深处,不知多少年。https:/

风凌霄再次走得近一些,已经能看见棺材当中的景象了。

水晶棺中是一名女子,容颜漂亮,风华绝代的女子。

她身着明艳的长裙,水晶棺显得很大,整个裙子在其中摆放得整整齐齐。

她双手叠放在小腹处,姿态优美。

脸色依然红润,朱唇玉面,轻轻闭着双眸。

完全就是一副睡着了的姿态,根本看不出是死人。

她的身上并没有多余装饰品,只有头发上插着一柄发簪,显得干净利落。

再就是长裙上挂着一枚凤形的白色玉佩。

但这枚玉佩只有一半,另外一半应该是龙形,在此处并未见到。

但棺中还有一物让风凌霄十分关注,那是一枚圆形的蛋状物品,通体白色,并不透明,看不到内部,仿佛就是一个大大的蛋模样。

但此物放在棺中显得很是突兀,并不是棺材中的寻常该有之物。

郁梦竹也打量着棺中的景象,她突然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便看着风凌霄说道:“你说,这女子是不是就是那壁画中的巫女?”

风凌霄略加思索,接着分析,“很有可能,这处地宫完全就是专门给这女子建造的墓穴。”

“那这壁画就应该与这女子有关,不可能说刻画一些与墓主毫无关联的东西。”

“而且,你之前说这处地方是一处龙脉的龙头。我们在壁画中也看到那名男子将巫女埋葬在了一处龙脉当中,这很吻合。”

郁梦竹微微笑了一下,赞赏的看了风凌霄一眼。

“这水晶棺应该是一件了不得的至宝,隔了许多岁月,依然能保证她的容颜依旧。”风凌霄说道。

“不止如此。”郁梦竹看着巫女,“这水晶棺除了能保证巫女容颜依旧。你想想那名男子为什么非要跨越无尽长途也要找到此处埋葬?”

风凌霄皱着眉,“这倒也勉强能够猜到。这地底深处与龙脉相连,能够以龙脉之力滋养着巫女的遗体,保证她千年不坏,甚至......”

郁梦竹看着向他,四目相对,两人都隐约猜到了没说出口的话。

“那就是,以龙脉之力,蕴养身躯,治疗伤体,再次重生!”

“或者说,这巫女很有可能就没有完全死,只是陷入沉睡,以龙脉养之,以图再生!”风凌霄说完了后续的猜测。

至于他为什么觉得这巫女根本没死透?

因为他两人陷入这地底深处的宫殿并非是自愿的,而且在那大洞旁边,被一股无法抵御的神秘吸引力给吸下来的。

风凌霄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就是认为此处还有着人的力量存在。

现在已经探寻到这地宫最深处了,并没有其他人,完全是一副多年无人踏足的模样,有的只是这巫女的尸身。

那便极有可能就是这巫女在作祟。

可此处岁月痕迹严重,已经不知过了几百年,这巫女当真还活着吗?

此处本就寒冷无比,想到此处,风凌霄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看向水晶棺的目光有着深深的忌惮。

“你们说得没错!”一道不属于二人的声音突然响起。

风凌霄心里一炸,头皮发麻。

瞬间拉起身旁的郁梦竹,直接狂奔,冲向了此处的出口。

心里暗骂一声:妈的,此处真的有活人!

但下一瞬,风凌霄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体还停留在原地,保持这冲刺的姿势,根本没有如自己预料的那样前往出口。

眼中瞳孔一缩,发现自己身体动不了了。

郁梦竹也是脸色大变,同样身躯无法动弹。

那道莫名的声音充满沧桑,仿佛感叹一般,独自说着,“已经许多年了,直至今日,才有你们两个小辈到来。”

风凌霄冷汗直往下淌,此刻他才注意到,这声音确实是女人的声音。

他下意识地看向水晶棺,发现自己能够扭动脖子。

他看见水晶棺中,那名巫女依然如之前那般安静的躺着,没有丝毫醒来的端倪。

但在她躯体之上,出现了一道虚影,十分虚幻,如透明一样。

这虚影与棺中女子的容貌一模一样。

这是她的神魂。

她想干什么?夺舍吗?

风凌霄心中推测着她的目的。

女子虚影微微一笑,并未开口,但却有声音传到风凌霄的心神中,“小辈,放心好了,我不会伤害你们的,更不需要夺舍。”

风凌霄又是一惊,她居然能直接窥探到自己内心的想法。

“那你想干什么?”风凌霄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身体能动了。

但风凌霄没有轻举妄动,以这女人的手段,自己就算想逃,恐怕也逃不掉的,只能和她交流一下,看她目的何在。

而且,她现在的状态恐怕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否则也就不用绕这么大的圈子,非要让自己和郁梦竹自行来到这水晶棺前才现身。

她若力量足够,在那上层的山洞中时,便可直接将二人带到此处,而不是使出小手段让自己掉落下来。

一念至此,风凌霄稍显冷静。

不知这些念头女子是否看透了,但她没有过多纠缠这些。

她清冽的声音再次回荡在风凌霄心神当中,“我确实如你们所推测那样,就是壁画中的女子,不过,我并不是什么巫女,只是部族的守护者。”

“我重伤之后,生命垂危,但神魂尚且残存,弥留之际被他带到此处。”

“他说,以此处的地脉配合着这副月棺滋养,可保我神魂不灭、躯体长存。”

“他会寻求其他方法,为我治疗,恢复重生。”

“我不忍拒绝,便依他所言。”

“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他没有回来过。他当时也已经身负重伤,所以很可能已经不在了。”

原来这副水晶棺叫月棺。

女子只是简单的陈述,但风凌霄和郁梦竹依然从她言语之中感受到了对那个‘他’的深情切意。

“许多岁月以来,我一直等候此处。你们并非是唯一到过此地上方的人,你们知道我为何引你们前来?”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一头雾水。

完全不知道怎么会与她有什么牵连。

风凌霄已经镇定了下来,躬身行礼,回复道:“尚且不知,还请前辈明示。”

女子没有说话,只是冲风凌霄轻轻一招手。

风凌霄身上的储物袋立即震颤起来,漂浮到半空之中。

风凌霄当即心中一紧,她想抢我的储物袋?贪图我的东西?

当风凌霄心中有此念头时,那女子虚影手上一顿,意味莫名的看了他一眼。

风凌霄顿时脸色通红,有些尴尬。

这等前辈,怎会看得上自己那点东西......

储物袋自行解开,一件物品从中飞出。

“这是?”

“无上存在的信物!”

飞出的物品正是郁梦竹从玄雾宗偷出的那件破旧的青铜油灯。

女子虚影再次传出神念,“这盏灯,是他的。”

“我感受到了他的气息。你们可曾见过它的主人?”

二人对视一眼,感觉有些不好开口,“额......前辈。”

那位无上存在就是那名男子吗?

风凌霄谨言措辞,不敢撒谎,也不敢乱猜测已经死了什么的,回道:“回前辈,我们二人并未见过这盏灯的主人。”

“据说,这盏灯是进入一位无上修为之人的洞府内的信物,所以才会在我们手中。”

女子虚影似是有些失望,“如此么?”

“你们是想进入那处洞府?”

“是。”

女子顿了顿,“那你们可愿帮我一个忙?”

风凌霄急忙答应,直接表态,“前辈但请吩咐,晚辈自当尽力!”

女子话还未说完,风凌霄就已经诚恳至极的答应了,腰还弯得很低,一副尊崇至极,能为阁下效力深感荣幸的模样。

惹得女子和郁梦竹都带着异样的眼光看向他。

这家伙,趋炎附势、攀龙附凤真是一把好手!

能给这等大能之人办事,首先安全问题暂时有保障了。

如果能善了,大概率是能捞好处的。

这巫女修为高深无比,随便指点两下,给点东西,那对他们这些小家伙都是天大的好处。

似是察觉到了风凌霄的动机,女子虚影笑了笑,也不在意。

“你们就去那洞府之内帮我看看吧,看看是不是他,他还是否活着。”女子说出了托付之事。

原来是这样,这倒是简单了,顺道的事儿。

这女人要是说,让他们帮忙为她疗伤重生,那倒是千难万难。

女子继续说道:“你们带着我的玉佩前往,若真是他的洞府,自然能顺利进入。”

风凌霄喜上眉梢,关键时候到了,给赏赐了。

月棺中,女子衣袍上的那一半凤形玉佩飘荡而起,径直穿过棺体,飘了出来,悬浮于二人身前。

风凌霄抬手接过,玉佩温软如玉,通体雪白。

风凌霄推测,以壁画和刚才女子的手段来看,其修为绝对是深不可测的,恐怕已经超越了开阳境。

至于到底是何境界,他自然看不出来,反正应该很高很高。

这等大修之人,随身佩戴之物,岂是凡品?

绝对是好东西,可称至宝。

“你拿着吧。”风凌霄将玉佩递给了郁梦竹。

郁梦竹差异地看了他一眼,感到十分意外,不是这守财奴的性格啊。

“你......不要么?”

“这是凤佩,女子饰品,我拿着不合适。”风凌霄伸着手,上面躺着玉佩,送到郁梦竹身前。

他侧着身,既不看手中的玉佩,也不看郁梦竹,仿佛毫不在意的样子。

但郁梦竹分明看见他递过来的手都在微微发抖,恐怕都心疼得滴血了。

郁梦竹可太了解他了,贪财鬼一个。

不过他对自己倒是不错,能让他送出这样的东西,他心里没有比这更沉重的了。

甜甜一笑,郁梦竹欣然接受,拿起了玉佩。

看着两人的姿态,女子虚影也不由得跟着笑了笑,似是想到了什么,有些感同身受。

推荐阅读:

苏北辰 带着高科技闯江湖 战神爹爹的小奶团三岁半啦顾知意林亦白 我在清朝摆夜摊 赵昊华明帝一个茄子 新明之路 诸天最强玩家 克异之轮 重启2003陈钦徐玲玲 网游天纪之第七武器 狂暴升级成神 邪王凶猛:扑倒火爆小妖妃 苟在东宫,太子竟是女儿身!女帝666 我的基因有缺陷 替魂锁 幻想魔方 快穿小妖精:腹黑男主,别过来! 漫游在诸天影视世界 情劫:总裁的契约新娘 庶女难求 花木呈祥 刚成大圆满,地球并入盘龙世界 系统虐我千百遍 新航海时代 精灵宝可梦现世之梦 黑暗无尽 老实人 荅塔和小王子 天穹 神能者 半血提督 网游之贼亦有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