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杀人夺宝

风凌霄也不说话,眼巴巴地望着女子。

他希望女子应该懂他的意思。

女子摇了摇头,哑然失笑,道:“那便将这枚蛋送给你好了,它留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也没什么用处。”

“它在这里随我一同受到地脉滋养,时隔多年,想必不会让你失望的。”

随即,女子微微招手,棺中那枚白色的蛋也飘荡而出,送到了风凌霄的面前。

风凌霄急忙接过,捧在手中,一股温凉感传来。

“多谢前辈赏赐!”风凌霄感动至极,大声道谢,就差跪下了。

郁梦竹斜睨,看他这幅模样,暗骂软骨头!

“谢就不必了,也是各取所需。如若你们日后有成,来此地将结果告知我一声即可。”女子微笑道。

“请前辈放心,晚辈一定尽心尽力!”

“我已要再次陷入沉睡,便送你们离开此地。”

女子说完,透明的身影摇曳起来,变得更加虚幻。

正就如风凌霄所推测的那样,她能够动用的力量非常有限。

风凌霄和郁梦竹恭敬地弯腰行礼。

随后,那盏铜灯飞回风凌霄的储物袋,还给了他。

一阵光芒包裹着二人,从原地消失不见。

女子的虚影也变得越发模糊起来,渐渐消散。

地宫中再次恢复了之前的寂静,只有那月棺的光亮长盛不衰。

......

一道光芒闪烁,风凌霄二人再次现身之时,已经身处外界森林当中,离地面洞穴入口不远。

看着周围的参天巨树,各种植物,一片生机盎然。

风凌霄只觉恍如隔世一般,两人重重呼了口气,再次呼吸到了这森林中特有的空气。

“终于出来了,太压抑了。”郁梦竹拍了拍胸口,惊魂未定地说道。

直至此刻,才算是放下紧绷的心。

虽然进入山洞并不久,但却经历了数次的生死危机。

此刻重见天日,自是心情格外顺畅,有些放松。

“你还好吧?”风凌霄见郁梦竹脸色苍白,神情有些萎靡,比正常时候要差多了,先前身处幽暗的地底之下,又危机四伏,根本没有注意。

“嗯,我还好,只是强行使用神识,有些虚弱,等回家休养一阵就好了。”

她也不知强行使用神识会不会留下难以弥补的创伤,是不是真的没影响,但现在的情形说出来也于事无补,就尽量往好的方向想。

郁梦竹看着手里的玉佩,若非有此物的存在,感觉简直像是一场梦一样。

“收起来吧,想必这玉佩肯定不简单,回去之后让你长辈给看看。”

“嗯!”郁梦竹点点头。

“这事儿,你怎么看?”风凌霄偏头问她。

郁梦竹没想到他有此问,低头略加沉吟,回道:“这一切倒是说得通,但也不能掉以轻心,不排除有存在猫腻的可能。”

见她有此防备之心,风凌霄安心不少,他也觉得这机缘未必来得太容易了,但一切又是那么的顺理成章,自己目前也说不上有什么问题,但愿只是自己疑心太重而已。

所以才叮嘱郁梦竹回家之后一定要让长辈看看那玉佩,以防有什么他们发现不了的问题。

以墓中那位的实力,她留下的手段,自己二人是肯定发现不了的。

人之垂死,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别以为人家以前修为通天,就一定会有强者风范。

许多人,为了活下去和获得力量,无所不用其极,自当要小心谨慎。

但风凌霄知道,郁梦竹家族中定有高人,想必检查一番能有所决断。

他现在可是再不敢小瞧郁梦竹的家族背景了,应该是实力超然的大势力。

风凌霄手里抱着那颗大大的蛋,有些分量,还挺重的。

他左看右看,这都只是一枚白色的蛋,通体洁白无瑕。

又将其举起,对着上面的光线,想要透过光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结果是什么也看不到,光线穿不透。

又晃了晃,拍了拍,将蛋贴在耳朵上,听听里面有什么动静没有,然而并没有什么反应,就像个石头一样。

见观察不出什么东西,风凌霄放弃了,便将蛋收入储物袋,只能以后再细细研究。

既然在这里的事儿已经办成了,收获也确实巨大,接下来就是要走出这片荒山野岭,找个安全的地方恢复身体创伤,现在两人的状态都很差,在这危机四伏之地,实在不保险。

然后便要考虑送郁梦竹回家了,毕竟这才是正事。

风凌霄几个攀跳,跃上大树高处,观察着周围,看看自己当前处在什么地方,找到方位好出去。

风凌霄居高临下,眺望着四周,观察着周围地势,一眼便看见了之前进入的那个洞穴入口,离此地并不远,就在附近。

随即跳下身来,拿出地图竹简查看,找寻出去的路径。

当他刚从树上下来时,刚好从毒蛙的山洞中走出了两人,完全错过,没有看到。

这两人,一男一女,男子名叫曾玉堂,女的叫闻小谷。

男的长相还算俊美,身形颇为儒雅,但脸上神色却有一股阴柔之气。

女的短发蓬松如云,露着两条大腿,穿着简陋,不太讲究,看起来颇为豪放。

女子伸了个懒腰,有些意兴阑珊地说道:“师兄,你的消息晚了,都被人捷足先登了。”

男子一脸阴沉,有些恼火,声音尖锐道:“该死的东西,竟敢卖二手消息给我!”

这两人是龙牙宗弟子,听闻消息,说此处有金蝉蓝毒蛙守护的洞穴,十有八九有着重宝。

确认了消息的真实,花了大价钱买到手,结果跑过来进去一看,金蝉蓝毒蛙已经被人弄死了,里面打得一片狼藉,以痕迹来看,还是刚刚发生不久的事,这明显是被人捷足先登了。

在里面转悠一圈,毫无所获,明显东西已经被别人得手。

他们倒没发现那深坑之下的墓穴,那坑下面已经不是深不可测的洞了,而是有着坑底的。

总之,就是被人耍了一遭,被骗了钱财,还大老远空跑一趟。

曾玉堂简直气冒了烟,怒目圆睁,恨不得立马将那卖消息的家伙撕成碎片。

而售卖这个消息之人,与当初卖谭言消息的是同一个人,他做了二手生意,一鱼两吃。

当初谭言信誓旦旦,说此人在他的掌控之下,殊不知自己却死在了这里,而那人也不简单,早就做好了坑钱跑路的准备,即便谭言活着回去也奈何不了他。

曾玉堂脸色阴沉,刚想说什么,却神色一动,发现了动静。

他的耳朵颤抖了几下,确认了动静方位,警惕了起来,压低声音说道:“有人在附近!”

这是他修炼的一种功法,耳力超群出众,可以用耳朵查探附近情况,耳力比许多妖兽还灵。

闻小谷的反应却和他截然相反,不但不怕,反而有些兴奋,双眼冒光。

“师兄,那还等什么,咱们去看看,说不定就是先取了宝物的人,咱们直接弄死他,宝物照样是我们的。”

曾玉堂低声呵斥道:“糊涂!你急什么,先别暴露自己,看看对方实力再说。”

“切......”闻小谷嗤之以鼻,不屑地一摆手。

师兄总是一副胆小怕事的德行,没有一点男人样。

曾玉堂对这师妹也是有些恼火,总是一根筋,行事鲁莽,大大咧咧的,若非她实力很强,才不愿意带她过来。

闻小谷不管他的,直接‘唰’地一声,取出一把大刀,一把差不多跟她人一样高的大刀。

她大刀抗肩,玉腿蹦跳间,直接冲着曾玉堂说有人的方向就冲了过去。

曾玉堂吓了一跳,暗骂一声,也只得硬着头皮跟上去。

鲁莽,太鲁莽了,他妈的,万一对面是一群实力高强之人,就这样冲过去,岂不是送货上门?

风凌霄正带着郁梦竹在林中穿梭,眼前突然窜出一名女子,头上短发,穿着短裙,露着大腿,肩上扛着硕大的宽刀。

一览无遗的奔放姿态,出来就大喝一声,“你们两个,给姑奶奶站住!”

这番动静,吓风凌霄一跳。

定眼一看,不知是哪里跑来的疯婆娘。

不过很显然,这疯婆娘实力很强,仅仅是那柄大刀看起来就颇有分量,恐怕不是一般人能够使用的,但在她手里却显得轻飘飘的,遂心应手,这可不简单。

而且气机上面,就给风凌霄一丝隐隐的压迫感,她是洞明境。

风凌霄楞了一愣之后,旋即反应过来,上前一步,隐隐将郁梦竹挡在身后,露出憨厚老实的笑容,正准备开口说话。

女子身后草木晃动间,向两侧分开,又走出一人,正是闻小谷的师兄——曾玉堂。

曾玉堂出来一看,对面也是一男一女,两人都显得有些邋遢,浑身上下脏兮兮的。

而且衣服有些破烂,看起来在这山林中穿梭了许久,男的也不过是隐元境而已,那女子看起来只是凡人一般,完全感应不到修为气机,便放下心来。

曾玉堂面无表情,双眼微垂,颇有些傲然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在此处做什么?”

风凌霄也不在意对方有些傲然的态度,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抱拳行礼道:“见过师兄、师姐,我和师妹出门采药,在这荒山野岭里迷了路,转悠许久也未曾绕出去。”

“采药?”曾玉堂瞟了他一眼,很明显是不相信的,再次质问,“我看你身上明显带伤,而且还是刚发生不久的新伤,采药怎会伤成这样?”

风凌霄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体上的伤确实未愈,很是明显,便接着解释道:“这山林里面野兽众多,虽然已经很小心了,但有时候实在避无可避,被妖兽纠缠上,打斗之中受了伤。”

曾玉堂长得有些阴柔的双眼一凝,直勾勾地盯着风凌霄,身上气势猛然一变,仿佛一言不合就要动手,想要以势压人,逼迫风凌霄显出真面目。筷書閣

随即寒声道:“我看这附近根本就没有妖兽的踪迹,也没有闻到妖兽的血腥气息,你跟我说是与妖兽之争导致的?”

“莫非......”曾玉堂顿了顿,向前一步,双眼再次摄出危险的光芒,“莫非你所说的妖兽,是那山洞之内的金蝉蓝毒蛙?”他在诈风凌霄,看他神色会不会露出马脚。

感受到这股气势,这男的也是洞明境!

风凌霄心里大呼不妙,对方显然是来者不善。

脸上的笑容立刻变得僵硬,随着逼问又变得有些发白,一脸惶恐之色,仿佛被曾玉堂的气势给吓到了一样。

风凌霄连连摆手,急忙解释,“不,不,真的是与妖兽所拼,而且还是一条特别大的蛇妖,蛇妖尸体就在那边。”指向了过来时,杀死蛇妖的位置。

曾玉堂根本不往他指的方向看,只是正颜厉色地盯着风凌霄。

他并不关心风凌霄是不是真的与妖兽厮杀过,那山洞之中留有打斗痕迹,而这两人又刚好出现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而且身上还刚好带有新伤,这太可疑了。

怀疑,便是原罪!

当然,这是建立在他绝对压倒性的实力之上的。

他与闻小谷,两个洞明境。

对面一个隐元境的小子,一个没什么修为的女子。

两个穿着破衣烂衫,一副穷酸模样,对自己完全构不成威胁。

不管是不是,他都不打算放过他们,至于窃取宝物是不是他们所为,杀了一搜便知。

闻小谷在一旁直撇嘴,曾玉堂那点花花肠子她清楚得很。

但她很是不屑,不就是杀人夺宝吗?

多大点事儿,以前也没少干,说那么多干什么,浪费口舌,直接动手不就行了?

真是虚伪死了,令人作呕。

推荐阅读:

胡从戎秦蓉 我的武功全球流行 禁止离婚!陆律师蓄谋已久 东洲凌皓十二战神 我的爱,顾先生 大夏第一假太监 二少陈阳陈小玉 凡魔 阴命风水师 全家读我心后,女配她杀疯了 异世之娱乐巨星 人在洪荒,正在奋斗 全小区宠物都是卧底 快穿救赎我是专业的! 翘婚妈咪:爹地别霸床 三国:克复中原 霸气凌天 三国之卧龙逆天 魔王来临 月爵 淡云来往月疏疏 绝品邪医闯花都 护花保镖 我氪命就无敌 儒战 神话复苏,我能鲸吞一切 无敌从带着NPC穿越开始 凡夫俗梦 灵气复苏从搬砖开始 重生千金:腹黑boss,撩一下 超级诅咒系统 末世之帝国之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