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戏弄

风凌霄大惊失色,心中震颤,因为他完全感受不到对面这人的气息。

此人就站在他的眼前,他依然无法察觉到对方的任何修为和气息波动。

如果不用肉眼看,也就丝毫发现不了对方。

这说明此人修为已经高他太多,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云泥之别。

对方若有歹意,恐怕自己尚未发觉就已经中了招,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风凌霄虽然心中震颤,但表面上不露丝毫,依然强势面对。

镇定自若地上前一步,不着痕迹地将郁梦竹挡在身后。

“不知前辈到来,得罪之处还望前辈恕罪!”风凌霄恭敬行礼,告罪一声。

以此人的修为,若想图谋不轨直接出手即可,自己完全不可能抵抗。

但对方没这样做,而是现身出来,说明事情有得谈,人家未必有歹意,自然是要恭礼敬一些,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郁天泽微微一笑,背负双手,颇有一副高人风范,问道:“你是何人?”

“晚辈风凌霄,玄雾宗弟子。”风凌霄依然恭敬回答,并且搬出了宗门,希望能够震慑对方。

虽然可能不大,毕竟修为差得太多,人家也未必买这个账,就人家这个层次,把你一个外门弟子给噶了,玄雾宗还能为你大动干戈得罪人家不成?

风凌霄可不抱这种希望。但也必须要试试,未必没有什么契机,不放过任何一丝希望。

“不知晚辈可有什么能为前辈效劳的?”主动询问起了来人目的,想看看能不能善了。

“此人是谁?”郁天泽指向了风凌霄背后的郁梦竹。

风凌霄很疑惑,不知此人是什么意思,有什么目的。

“此人是我师妹,也是玄雾宗弟子。”风凌霄信口开河,再次把宗门大山搬了出来。

“哦?是吗?”郁天泽笑了笑,眼神里充满莫名的意味。

我侄女儿成玄雾宗弟子了?我怎么不知道?

这小子不老实啊,不过也是好的。面对不可力敌、神威莫测的对手还能面不改色,满口胡诌地想办法,这等心境倒是让郁天泽暗自满意。

之前发生的一切,包括风凌霄与曾玉堂打斗,他从老远就已经察觉到了。

到了之后又看见这小子捉弄自己的好侄女儿,他死没死怎能瞒过这老家伙的法眼。

竟然还敢占她便宜,那老夫也来捉弄捉弄你吧!也算是为我侄女儿出口气。

或者说,考验一下这小子?

刚才这架势他可是看明白了,自家这乖侄女儿大有被拐走的风险,大大的不妙啊。

自家什么身份?怎么能让这不明不白的臭小子给拐跑,自然是要校考一番的。

“让这女子跟我走,便无事了。”郁天泽板着一张老脸,面无表情地要求道,话中语气不容拒绝。

风凌霄笑着的脸一僵,没想到对方居然冲着郁梦竹来的,这是为什么?

“不知前辈要我师妹作甚?她就是个小丫头,不懂礼数,得罪前辈之处,我在此替她赔个不是。”

风凌霄猜测是不是郁梦竹见他没有行礼?这老东西便生气了?

多有传言说那些修为高深的老怪物都是一些性情古怪之人,有着各种各样常人难以理解的行为。

若这老家伙是个小心眼,别人稍有不敬便要出手,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休要问那么多,赶紧把她交出来就是了!”郁天泽脸色一垮,手一挥,有些不高兴了,语气严厉。

见对方如此态度,可能已经无法善了,风凌霄心都沉到了谷底。

“还请前辈高抬贵手,实在不能将师妹交与前辈,回到师门晚辈无法向师尊交代。”

说完,似是觉得重要性还不够,风凌霄接着编瞎话,“师妹乃是我师尊的关门弟子,容不得有失。还请前辈换一个条件,晚辈一定尽力而为。”

“哦?换个条件?”郁天泽显得有些兴趣。

“那便将你手中的那柄灵器送与我,如何?”

风凌霄面色不改,依然保持恭谦的笑容,“一柄灵器而已,孝敬前辈是应该的。”

风凌霄抬手一送,将手中灵器抛给了郁天泽。

看起来风凌霄很是大度,毫不在意,实则心疼得都在滴血。

若能以这柄灵器换取二人性命,那倒也不亏,不是不能接受。

灵器以后还能挣回来,命可只有一条,虽然对方只要求要郁梦竹的命,但无形中风凌霄好像已经将她的命和自己绑在一起了,她的命也就是自己的命,并无区别,从没想过要丢下她自己独自逃生。

风凌霄现在并未察觉到自己潜意识的这种想法,只是觉得肯定不能丢下郁梦竹独自跑。

郁天泽抬手接过了飞来的白龙亮银枪,上面还沾有风凌霄的血迹。

郁天泽露出一丝微笑,对这小子的行为表示赞赏。

推荐阅读:

最强剑神系统 九千岁穿成皇帝后和贵妃he了 天武神尊 我有一双超级透视眼 李程颐陈旭东 我都成仙帝了,你让我倒洗脚水? 神奇宝贝降临现实 混沌武帝 苏十一盈怀 有孕出逃:千亿总裁追妻成狂 赵大海娄晓娥衍画 有朝一日 史上最强土地爷 抗战之铁血东北军 总裁你家弃妇在修仙 夏夕绾陆寒霆 邪王的金牌宠妃 魂武震天 大修炼系统 天才弃少 乡村少年 渝仙 华山掌门 综漫之攻略之路 不好意思再见你 重生参天 我有一幅山河社稷图 上官先生买一送二 末世之百变神君 战国王雄 从乌坦城开始征服诸天 大玩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