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门当户对

见她真生气了,郁天泽也不闹了,跳下树来。

老脸立马变得笑嘻嘻了起来,责怪她道:“谁叫你到处乱跑的,还跑到这深山老林里来,让你老叔这把老骨头好找。”

“现在知道这外面有多危险了吧?这荒山野岭里面妖兽数不胜数,要被吃了,我看你爹娘怎么办。”郁天泽责备中不乏关心。

郁梦竹小嘴一瘪,再也坚持不住,眼眸中雾气腾腾,眼泪直往外钻,哗啦啦地往下掉。

“哇~~~哇~~~”回想这一路的委屈,此刻遇见至亲长辈,再也忍耐不住,扑上郁天泽哭了起来。

“哎呦,好了,好了。”郁天泽心疼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慰。

风凌霄站在一旁呆若木鸡,瞪大了双眼看着这意料之外,闹剧一般的情况。

懵了一下之后便马上反应过来了,这老东西是郁家人,来救郁梦竹的。

他妈的,老不死的,吓死我了。

风凌霄现在放松下来,冷汗瞬间下流,如洗澡一样浸透全身。

心里把郁天泽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直到发觉这样也把郁梦竹给骂了,才住了口。

一瞬间只觉浑身虚脱,全身软弱无力,身体内的伤势压制不住,剧烈的疼痛感猛然袭来,双眼有些发晕,他有些支撑不住,摇晃着后退,直至背部靠在了树干上,想休息一下。

稍过一会儿,郁梦竹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不再哭了,只是偶尔抽噎一下。

“好啦,好啦。”郁天泽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将她拉开,用手刮了刮她脸上的泪痕,“都多大姑娘了?还哭鼻子,羞不羞?”

郁梦竹难为情,伸手打了郁天泽一下,有些嗲声道:“二叔讨厌。”

成功找到了郁梦竹,郁天泽也很是高兴,现在平静下来,才说起正事,“我看你神色萎靡不振,似是心神受到极大损伤,这是怎么回事?”

最后一句话语气变得有些严肃,一股莫名气势散出。

谁敢对郁家小姐出手,他郁天泽倒是要讨教讨教了。

郁梦竹摇了摇头,“这一路上虽然遇到些危机,但都没受什么伤害,是我自己动用了神识。”

“什么?!”郁天泽大惊失色,“你动用了神识?”

他是真的吃惊了,心都揪了起来。

他是瑶光境后期,即便是他,也根本施展不了神识,唯有踏入开阳境,才能初探神识之秘。

郁梦竹神识天赋强大,在这方面以后是大有可为的。神识妙用无穷,在踏入了那高阶的层次,神识的作用并不比修为的作用差。

若能自身修为和神识齐头并进,郁家日后必定能出一个绝世之人。

家族高层对她给予厚望,对此十分重视。

但郁梦竹的神识和修为都还远达不到强行施展神识功能的程度,如若强行施展,那后果是会神魂俱灭的,郁天泽简直不敢往下想。

郁天泽脸色变幻,呢喃道:“难怪。”

郁梦竹奇怪问道:“难怪什么?”

郁天泽斜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老祖宗察觉到你魂灯异常,特命我来寻你的,估计就是你动用神魂的时候。”

郁梦竹知道自己肯定是犯事了的,低头不语,摆弄着衣角,回去之后还不知怎么交代呢。

“你知不知道多危险?生死就在一线之隔。”

“对了,留下什么隐患没有?”郁天泽后怕不已,这丫头属实是太过大胆了。

郁梦竹摇了摇头,“就是有些虚弱而已,想必休养一段时间便好了。”

郁天泽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一丝灵力探入她的身躯,查看情况。

“你这又是怎么回事?修为被封?”郁天泽皱眉问道。

“落入了危险之中,是我自封的,并无大碍,二叔帮我解开即可。”

郁天泽点了点头,略放下心来,郁梦竹的身体确实没有大碍,只是神魂方面他也没能力查看,只得回到家族再说。

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风险,竟然逼得她自封修为,郁天泽一肚子疑问,但此刻不是细谈的时候,也只得压下。

郁天泽翻手取出一颗丹药,递给她,“赶紧服下,先休养一下身体,待回到安全位置,我再帮你解开修为封禁。”

郁梦竹拿着丹药,正欲服用,突然想到,风凌霄还身受重伤呢。

急忙偏头看去,只见风凌霄靠着树干,坐在了地上,低垂着脑袋,一动不动的样子,人事不省,明显是昏迷过去了。

郁梦竹见状神色焦急,忙赶上前蹲在风凌霄身旁,轻拍着他的脸,问他怎么样,无意中透露出了满怀的关切。

她这幅焦急模样,郁天泽可是看在眼里了,眉头一挑,目光不觉闪了闪,心中已有断论。

暗叹一口气,腹诽道:自己这侄女儿偷跑出来一趟,搞得家里担心受怕,连老祖宗都惊动了。现在好了,连人都也快被拐跑了。

郁梦竹发现风凌霄只是晕过去睡着了而已,并无生命危机,顿时放下心来。

风凌霄本就是有伤在身,一直未曾痊愈,出来后又与曾玉堂战了一场,已是强弩之末。

曾玉堂乃是洞明境,风凌霄隐元境后期,跨阶而战,是吃了大亏的,若要在战下去,风凌霄也没把握能抗多久。

随后就是郁天泽的出现,面对突然出现的无法匹敌的强者,刺激之下高度警觉,表面看起来好像挺正常的,其实一切都是在强撑。

在紧绷的情况下还尚可支撑,当看到郁天泽是自己人之后,松懈下来,便再也坚持不住,瘫软在地,就此昏厥。

郁梦竹一脸担忧,偏头看向郁天泽,“二叔,你拿点疗伤丹药,快点救他。”

“没有!”郁天泽垮着脸,写满了不高兴,硬邦邦回道。

他自然是能看出来,这小子虽然身负重伤,但显然是没有生命之忧的,他也就不着急。

“二叔!”郁梦竹不满,重重喊了一声。

郁天泽抬眼望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对郁梦竹的呼喊充耳未闻。

郁梦竹急了,过来抱着郁天泽的臂膀摇晃,“哎呀,好二叔,快救救他嘛。”

“他是何人?我为何要救他?”郁天泽紧绷着一张脸,没好脸色。

心里醋得发酸,自己家的掌上明珠就这样被摘了?跑出来一趟就被猪拱了?!

“他可是救过你侄女儿的命的,咱们自然不能见死不救......”郁梦竹抱着手臂摇晃,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郁天泽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幽幽地说道:“我看......恐怕不止如此吧?”言语之间,充满莫名的意味。

郁梦竹被他这样一说,顿时满脸通红,扭过头,辩解道:“才没有,二叔,你休要乱讲。”

“是吗?”郁天泽双手抱在胸前,又抬头看天,老神在在。

你不告诉我?

行,那我就不救这臭小子。

郁梦竹急了,指着郁天泽,“行,二叔你不救是不是?回去我就告诉老祖宗,说你在外面欺负我,根本没保护好我,见死不救!”

若在平时,他还真有点怕这丫头去老祖宗哪里告状,这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这丫头尽说些子虚乌有、添油加醋的事,可后来吃亏的也只会是他。

没办法,老祖宗溺爱她,宠的不像话。

不过,这次郁天泽可是不怕。

你这丫头的尾巴被我抓住了。

郁天泽老神在在,细言慢语道:“行啊,去老祖宗哪里好啊。让老祖宗也知道知道,我们家竹儿偷跑出去会情郎了,让他老人家也高兴高兴才是。”

此言一处,郁梦竹顿时羞愤难当,满脸通红,还当真怕这混二叔乱说话,他嘴上可是没把门的。

“二叔,我的好二叔,你就救救他嘛,竹儿求你了还不行~~~”郁梦竹转变战略,硬的不行又来软的,一副撒娇的样子,尾音拖得老长。

“嘿嘿,让我救他也不是不行。不过......”郁天泽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不过你得跟我说说,这小子怎么回事?”

郁梦竹翻了个白眼,她已经猜到二叔肯定有此一问,就是在故意等着自己的,她太了解这二叔了。

这老家伙可不老实,年轻的时候是盘龙城有名的放荡子弟,吃喝玩乐是样样不误,郁梦竹对此十分好奇,四处打听,手中还掌握着不少他二叔当年的黑料。

“我偷跑出去是为了去玄雾宗把那件东西拿回来,虽然得手了,但还是被发现了,就出不去了,然后就被他给救了,一直护送我出来,就这样。”郁梦竹云淡风轻,摊了摊手,将事情简化地说了一遍。

“糊涂,那件东西虽然干系重大,但也不至于如此以身犯险,若出了什么意外,该如何是好?是你重要还是那么个破玩意儿重要?真是糊涂!”郁天泽气恼不已。

郁梦竹知道是二叔关心自己,可当时是真忍不下这口气,再加上想出去转转,头脑一热就跑去了。

在二叔的斥责下,她乖顺的低着头,看着一翘一翘的脚尖,不说话。

“原来这小子是玄雾宗弟子,宗门倒是挺大,只是这修为也太低了,恐怕也没什么天赋,这类的弟子即便是在大宗门,也不过是微末之人罢了,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势力背景。”

“没有势力背景,也就代表没有资源,难以成长,也没有人能为他保驾护航,便很难有什么前途可言,你应该明白我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郁天泽冷静说完,紧盯着郁梦竹,观察着她的反应。

郁梦竹偏头,不与对视,短暂沉默之后,平静说道:“他救过我,我自然不会做那忘恩负义之辈。”

郁梦竹算是逃避了郁天泽的话,没有正面回答。

郁天泽听到她的回话,无动于衷,依然盯着她,显然对她的回答并不满意。

然郁梦竹直接回到风凌霄旁边,帮他擦拭脸上沾染的血迹,显然是不想在多说这方面了。

其实,她也说不出什么,她的心里也是一团乱麻,不知如何是好。

反观郁天泽倒是看明白了些什么,毕竟是老江湖了。

无奈地叹了口气,缓缓走了过来,他只不过想试探一下自己这个侄女儿的想法,那会真的见死不救呢,这小子之前还在他面前拼死保护郁梦竹呢,郁天泽自然也不是那种小气迂腐之人。

取出一只玉匣子,打开后一阵白雾从中飘散出来,中间躺着一枚晶莹剔透的白色丹药,一股药香从中散发而出,香气扑鼻。

郁天泽两指夹起丹药,捏开风凌霄的嘴巴,将丹药丢入其中。

郁天华脸色闪过一丝肉痛,冲郁梦竹嚷道:“这可是四品丹药,四品丹药!”kuAiδugg

着重强调了,这是四品丹药!

郁梦竹展颜一笑,开心了,甜甜道:“多谢二叔!”

看得郁天泽是阵阵摇头,唏嘘不已,女大不中留啊。

其实这小子他也试探过了,就品行和对郁梦竹的好来说,他是很满意的。

但以这小子的年龄来说,修为太过低下了。

若是又毫无背景的话,与郁家差得太远了,门不当户不对,需要面对的东西远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也的确有些天之骄子能够以微末之身修得大道,但那种人,又有多少呢?实在是凤毛麟角。

他也见过不少能号称天才的人,那些人没几个能活下来的。

郁天泽叹了口气,神色有些黯淡,犹豫之下还是准备跟郁梦竹再次说起这个话题,据他观察,这两人恐怕有些故事了,他不得不担忧啊。

侄女儿的终身大事,不可随意、将就,防止她走弯路,他这个二叔是要提醒一下的。

便叮嘱道:“竹儿,你们的差距很大,其中许多东西你可能体会并不深,但二叔要告诉你,这中间需要面对的东西太多了,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也不是自己的一腔热血就可以更改的。”

“但二叔也不是迂腐之人,并不作反对,只是提醒你罢了。若没有那份心思,便乘早散了,我郁家不会亏待他,你好他也好,免得徒增麻烦。若真喜欢,那你可真要想好了,前面可能是一条不归路,注定充满荆棘。”

郁天泽沉声嘱咐,他是真为了郁梦竹好,他太清楚这里面的事情了,很多东西,太过现实,绝非意气用事可以解决的,一步踏错,便是万劫不复。

身在大家族,享受着无数人羡慕的地位和资源,但也有着大家族的约束,许多方面都是身不由己的,家族给了你一切,你就要为家族付出一切。

听到这番忠告,郁梦竹沉默了许久,终究还是笑了笑,抬起头来,双目平静似水,镇定地向郁天泽说道:“谢谢二叔,我明白。不过谈这些还太早了。”

郁天泽看出这丫头听懂了自己的话,至于听不听得进去就不知道了,鼻子里闷‘嗯’了一声,“你有数就行。”

“这是你爹的,我用这个寻到了你,回去之后你自己跟他解释去。”郁天泽将手中的扳指交给了她。

郁梦竹一见就知道这扳指是父亲手上之物,才明白,原来父亲扳指中竟留有自己的气息,能随时找到自己。

这是不是随时把自己捧在手心里呢?

曾经自己还曾埋怨过父亲,对自己太过严厉,而且许久都见不到他一面。

想到这些,顿时鼻子一酸。

眼眶中雾气升腾,也着实是想爹娘了。

推荐阅读:

初夏贺北溟 唐初夏顾北淮 被虐惨死后,嫡女她强势归来 美女收藏家 日落之地 我和丧尸妹子的末日生活 我在东瀛捡废料 通天剑帝 穿越明朝当暴君 虚空灵族 暴君的膝下宠妃 钓系玫瑰 我:荒野求生大师! 穿越后我有了影后系统 寒门武状元邱索陆曼 诸天降临之主 火影之最强势力 死亡秘咒 袁茹钰燕平 洪荒命格:从大器晚成开始 一剑通玄 太子妃她重生了 春风多娇艳 人在美综,蜀式驱魔 综网:从山海经杀到上古 幽冥巫枭 镇魂妻 七界武皇 一世浮华两生梦 网游之神魔天坛 惊天大逃亡 夜行手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