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黑衣人

清晨,朝阳开始驱逐夜幕,映出森林中的层层雾气。

地面突然传来震颤!

树洞内的风凌霄豁然睁开双眼,神情戒备起来。

造成这种地面震颤的力量显然很大,要么是妖兽,要么是修士,距离已经很接近了。

伸手抓住草堆上憨睡的云露,一把塞进怀内。

将树洞内用来照明的灵石收了起来,风凌霄准备钻出树洞,赶紧跑路。

万一被人堵住了,跑都跑不掉。

然而当他脑袋刚往外面钻,就听见外界有着窸窸窣窣的声音,身形一顿,不敢再妄动。

“付成河,把东西交出来吧。”一道阴涩的声音响起。

凭借声音判断,他们已然就在眼前,风凌霄越发不敢动作。

悄悄取出银叶斗篷,披在身上,身形立马消失不见,隐匿起来。

风凌霄趴在树洞内的地上,脑袋刚好在洞口,可以透过洞口杂草隐约看见外面情形。

距离他最近的一个人,浑身鲜血淋漓,背部更是被砍出一道长长的伤口,深可见骨。

伤口斜着贯穿整个背部,两侧的皮肉都向外翘起分开,鲜血淋漓中能看见白色的皮肉。

真正的是皮开肉绽,明显是被利器划成这样的。

除此之外,浑身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伤口,就连垂下的手掌都少了两根手指。

在他对面,还站着两人,穿着黑衣,身上也带有些许伤口,衣服被划破了几道口子,渗出了血迹,是他们将此人一路追杀至此。kuAiδugg

刚出声说话的就是其中一个,看这意思是找被追杀之人要什么东西。

风凌霄屏息凝神,不敢有丝毫动作,以免被察觉到。

他不敢探出气息去查探双方的修为如何,仅凭肉眼观察他们的气势,都不是弱手。

追来的两人中,分开而站,隐隐将逃跑之人包围,断了他的后路。

“付成河,东西交出来,我们可以答应放你一条生路。”另一人声音沙哑,再次逼迫。

即便付成河重伤,两人依然忌惮无比,否则不会以言语来动摇他。

“你们还真当我是傻子?东西给你们了我还能有活路?不怕死的尽管来,我临死之前拉一个垫背的不成问题。”付成河冷哼一声,言语中难掩虚弱之感。

二人见他负隅顽抗,目光皆是变得阴冷,但却也不敢轻举妄动,还真是怕他临死之前拉上一个。

他们五人追杀他一个,已经反被他杀死三人,即便他已重伤,也不敢怀疑他的能力,真有可能拼死反扑。

付成河也想让他们相互忌惮,让他们都不敢第一个出头,投鼠忌器之下以此逃跑。

只是这种想法的成功几率有些渺茫,他们能拼死追到这种程度,肯定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他们二人也想让付成河束手就擒,以言语动摇他,给他希望,避免他垂死挣扎。

放过他?那是不可能的,他身上的东西太过重要,绝不容消息走漏。

双方一番试探,皆明白不能善了,那就只是分生死了。

两人互望一眼,“一起动手!”

身形炸动,十分迅捷,从两个方向冲付成河杀来。

付成河早有预料,却根本不躲不避,就地反击。

自己身受重伤,行动迟缓,速度比不过他们二人,如果逃跑,便是腹背受敌,更加不利。

付成河手提利剑,一剑横扫,一道剑芒直冲一人而去。

剑芒璀璨犀利,蕴含极其危险的气息,那人躲避不过,只得用武器格挡。

这一招看得风凌霄瞳孔一缩,此人是摇光境!

他也从那道剑芒上感受到了令人心悸的力量,只是看了一眼,那股锋利之感竟让眼睛有些隐隐作痛。

付成河发出剑芒阻拦一人,立即反身扑向另一人。

重伤之躯,不退反进,以死相搏。

另一人面庞一抖,显然没想到他敢直扑上来,心底有些惧怕,但也得硬着头皮上。

只见此人取出一方玉玺,直接施法,玉玺迎上半空,瞬间变大,变得跟一辆马车差不多大小,一股威压散发。

双手往下猛地一压,玉玺朝着付成河头顶砸落而下。

风凌霄紧紧盯着此处,这一砸下来还不得被砸成肉泥?

然而付成河并没有被砸成肉泥,他单手成掌,向上一撑,身形被砸得一震,周围气息向外围轰然散开,方圆数丈的地面都随着往下一沉!

付成河以肉身之躯强行顶住了玉玺的下砸。

那人面色大变,显露出震惊和不可思议,眼神中夹杂着恐惧。

他居然能以肉身之力硬抗我的灵器!?

付成河单手抗玉玺,另一手中提着的剑同时前刺,直冲对方面门。

利剑即将刺到之时,控制玉玺之人周身立马撑开了一个防护罩,将他保护在内。

前刺的剑尖与光罩碰撞,爆出刺目光芒。

并未持续多久,光罩‘啵’的一声碎裂而开,剑尖突破光罩,直接刺入此人脖子当中。

一剑贯穿脖子,剑尖从后颈露出,其上鲜红的血珠滴落。

此人眼珠往外猛凸,震惊、恐惧地望着付成河,鲜血从嘴里流出,不停地‘咕噜噜’作响。

付成河持剑一抖,头颅分飞,落在了一旁的草地上滚动了几圈,无头尸体也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单手撑着的玉玺失去了掌控,威力消散,化作原本大小从空中掉落。

虽然一剑诛杀,但付成河也并不轻松,直接一大口血喷出。

那方玉玺已经将他手臂骨头都给砸断成了碎骨,只不过是硬撑而已。

这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待另一人阻挡了剑芒之后,就见同伴的头颅被挑飞了。

他心中大急,暗骂一声“废物!”

没想到同伴居然如此轻易就被杀了,虽然也让付成河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自己独自对上他,风险依然增高了。

好在此刻的付成河当真是强弩之末了,身形都有些站立不稳,浑身鲜血都快流干了,已经是摇摇欲坠,步履蹒跚地往后退去,直至靠在树干上剧烈喘息。

追杀之人见状,眼中不由得露出喜色,但依然不敢随意近身搏杀,怕付成河在示弱引诱自己。

他翻手间,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根黑色的针状物品,很细很长,上面还沾有一张小小的符箓。

若非此刻就剩下他一人,他是舍不得动用这件东西的。

但现在只要杀了付成河,那他和同伴身上的东西都将归自己所有,完全足够弥补了。

想到此处,心中一阵炽热,眼神变得贪婪。

他死盯着付成河,生怕他有异动。

将手指放到嘴边一咬,挤出一丝鲜血涂抹在黑针上面的符箓之上。

受到鲜血的激发,符箓闪烁着黄色光芒。

符箓渐渐融化,然后渗透进入黑针,融为一体。

黑针在他的手上也变得黑芒闪烁,黑光强烈四射,散发出诡异和令人不适的感觉。

这张符箓平时是压制这枚针的,一旦启用,符箓便会激发黑针,融合一起会使得威力更加恐怖。

这件灵器是一次性的消耗品,威力巨大,价值不菲。

可以说是自己保命的手段,不能轻易暴露和使用,所以这也是他为什么之前不拿出来的原因。

自己付出了代价,却不一定能捞到最大的好处。

就算诛杀了付成河,等几人争功夺利的时候自己可能要吃大亏,他们可不是什么铁板一块,都是各怀鬼胎。

若非如此,五个人,怎么会被付成河给干掉了四个。

但现在只剩自己了,而付成河明显不行了,只要干掉了他,东西都将是我的!

黑衣人想想都不由得一阵兴奋,心里很是激动!

“去!”黑衣人一声喝下,手中的黑针冲着付成河方向一送。

顿时,黑针立马消失不见,细看起来,只有一丝细细的黑光射向付成河。

付成河严重失血,反应力下降,视线都变得模糊了起来,当他感受到那枚黑针的波动时,心里已经察觉了不妙。

黑色丝线冲他射来,在极快的速度之下,特别隐秘,难以发现和抵御。

付成河自知自己目前的状况无法捕捉到黑针的准确位置,抬起手中剑,在身前横扫,形成一片剑芒覆盖在身前。

希望以面盖全,拦截黑针。

见他如此行为,黑衣人不由得冷笑一声,看来付成河真的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他这种方式是不可能抵挡得住黑针灵器的。

若如此轻易就能抵挡,那这黑针也不至于那么昂贵,也不会被他用作压箱底的手段。

在付成河实力不损的情况下,仅凭这枚针恐怕是奈何不了他的。

不过现在嘛......你的死期到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黑针灵器确有妙处。

此物竟然自己改变进攻方向,绕口了付成河在身前划出的剑芒,反而绕向了他的身后。

这黑针纤细无比,在快速的移动下,根本防不胜防。

付成河衰竭疲惫,无论是体内灵力还是反应力都大大下降,捕捉不到黑针的位置了。

黑针无声无息,直接从他后脑勺方向射进了他的头颅中。

付成河的头微微一抬,双眼暴涨,往外凸出,两只眼睛变得通红无比,已经挤出了眼眶,挂在面庞上,看起来令人惊恐。

“砰!”一声炸响,付成河鼓出来的两只眼睛炸开了,双眼的位置成了两个黑黝黝的洞。

一股股漆黑的液体从空洞的眼眶中往外流出来,流向失去了生机的面庞,直往下淌。

黑衣人看着也觉恶心,那流出来的黑色液体是付成河的脑浆。

黑针蕴含剧毒,一旦进入体内,都将被腐化成黑色液体。

付成河终究还是死了,脑浆都被毒得漆黑,还流出来了。

靠在树干上冰冷的尸体直挺挺地斜着倒了下去,像是一根木桩一样。

风凌霄趴在树洞里面,只是脸庞对着洞口,将外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付成河干掉一个之后,倒退着靠在了他这棵大树上。

但此刻,付成河的尸体倒下了,好巧不巧,正倒在风凌霄面前的洞口处。

当风凌霄看见那没有了双眼的空洞眼眶,整颗头颅变得漆黑,上面还飘散着黑色的雾气,七窍之中不停往外流淌漆黑的脑浆。

把他吓得头皮一麻,身体都颤了一下,心跳加快,一阵难以言喻的恶心,胃里直翻腾。

他强行压制住自己的反应,不敢乱动,千万不能被那黑衣人发现了,这几个人都是瑶光境,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刚才身体下意识的颤抖,刚好和付成河倒下的尸体在同一时间,应该是没被发现。

那黑衣人见付成河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脑浆都被自己给融了,顿时轻松下来。

一股虚弱感传遍他的全身,此刻才感受到身上各处伤口的剧痛。

手中武器插地,当做拐杖撑着,低头喘息起来。

他的状况也不像之前表现出来的那么好,也已经是身受重伤,体内灵力消耗殆尽,只不过对敌之时绝对不能示弱。

若被人看出了虚实,定然紧扑不放,双方都在极限时,就看谁更能撑,撑得越久,才能笑到最后。

低头喘息的黑衣人确实笑了,艰难地牵动着脸庞上的肉,露出难看的笑容。

死了,终于都死了,我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你们的东西,都是我的了,有了这些东西,我必然可以再上一层楼,两层楼也未必没有希望。

到时候,那该是何等的境界啊!

遨游天地,睥睨一切,令人神往。

黑衣人虚弱的身体里面充斥着强烈的兴奋。

事不宜迟,得抓紧收拾了逃,他知道不久之后会有人一路跟寻而来,自己想独吞的话,必须抓紧时间。

本来他是没这个胆子的,但外面有人接应他,双方达成了合作。

只要自己能把东西带过去,那边的人自然会出手相助。

他倒也不怕黑吃黑,这东西的作用和使用地点他是知道的,没有他的带领,别人无法找到。

其他的知情人都死得七七八八了,就算剩下还有知道的,也肯定不会说出来。

一旦后面的人来了,东西肯定与自己无缘,如果还被他们发现自己有私自卷货潜逃的动机,那将死无葬身之地。

残酷的现实将黑衣人从激动的幻想中拉了出来,令他浑身一颤,不寒而栗!

现在还没到放松的时候,得抓紧逃离这里才是。

不敢再耽搁,拖着疲惫的身体就直扑付成河的尸体处。

推荐阅读:

网游之梦之起源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我被带飞了! 人在美漫,看起聊天群 幽岚传奇gl(原名:奸商传) 寻宝全世界 都市鉴宝天王林枫 离婚后我带千亿家产杀回来了 斗罗之从变强从吃魂兽肉开始 一路仙骄 大唐:神级熊孩子 诸天长生路 我妈是大佬的白月光替身 错惹偏执:总裁,少爷是慕小姐的孩子! 月游奇幻录 意外怀孕后,神秘大佬他真香了戚锦年江盛北 我明明很弱,却让大能都害怕 热点话题:我家影后超会吃 玄门 马克赵岭 古王城 保护校草大人 焚天穹 重温校园的美好时光 我真是个奶爸 从斗破开始的诸天神豪 第七神域 你好,邬先生 借钱大王 万古最强部落 傲娇狐夫别放肆 异域逆天录 极道牌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