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蒋文风

黑衣人松懈了下来,放松了警惕,因为他们都死了,唯一的危险就是后面追踪之人,不过一时半会儿肯定也没这么快到。

现在的内心充满了收获的兴奋。

他来到近前,跪在付成河旁边,双手在他尸体上来回摸索。

找到了两只储物袋,还有付成河手中的长剑。

长剑被付成河的遗体捏得死死的,抽都抽不出来,可见死不瞑目。

黑衣人冷哼一声,貌似在说:死都死了,还搁这儿反抗?

直接一道劲气弹出,打在付成河握剑的手上,一只手臂顿时化为碎渣。

将剑放在一边,黑衣人接着在他尸体上摸索,十分仔细,不放过一丝一毫。

因为很多重要的东西和特殊的物品,是无法收入储物袋的,都会想办法贴身携带。

黑衣人不想遗漏,要仔细检查过后,东西都搜刮干净,亲眼见到自己所求之物才可放心。

废了这么大劲,冒着生命危险,到头来东西漏掉没拿走,那乐子就大了,会吐血的。

风凌霄浑身蜷缩,一动也不敢动,就连自身气息和心跳都压制到了极限。

他离黑衣人太近了,付成河的尸体就在他面前,而黑衣人就在旁边搜刮。

可谓伸手可触,实在紧张。

风凌霄也看到了黑衣人放松下来,没有掩饰重伤的表现,他嘴角流血,气息萎靡。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自己敢不敢做这个黄雀?

他有这个想法,但很没把握,虽然对方状态极差,但毕竟是瑶光境,超越自己一个大境界。

而且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还有那漆黑的针,风凌霄可见识过了此物的恐怖,这东西一旦祭出来,自己肯定挡不住。

要做就必需一击必杀!

看了看眼前的付成河,那副令人作呕的模样,风凌霄实在接受不了自己也变成这样,太可怕了。

接受不了,接受不了一点。

但现在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虽然不知道他们在争夺什么,但以瑶光境也要拼死相争的东西,肯定不是凡俗之物。

风凌霄心里也泛起了贪婪之心,眼里有觊觎之色。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想要得好处,不冒险是不行的,不拼命是不行的。

富贵险中求,现在机会难得,真应该干上一票。

风凌霄心里说服了自己。

既然准备动手,那就不能再全力压制自己的气息了,体内的灵力开始缓缓流转,随时做着准备。

黑衣人将付成河浑身搜了个遍,也施法查探了他身体内部,确认尸体上没有遗漏的东西。

但并没有找到他期待中的物品,根据消息,东西绝对是在这家伙手上,不在身上那就在储物袋中。

他必须要亲自找到那件东西才行,眼见为实,才能放下心来。

这也是决定要不要私自卷货潜逃的关键,找到了东西再偷跑。

别他妈东西没在,自己跑了,那真是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平白招惹巨大杀机,肯定没必要。

如果东西没找到,那自己击毙付成河就是大功一件,没必要跑。

由此可见,此人心思缜密,谨小慎微。

难怪同行之人都死了,就他能活到最后,不是没有道理的。

黑衣人急匆匆地探查付成河的两个储物袋,里面虽然有很多好东西,但此刻他没有任何心思关注那些杂七杂八的玩意儿。

突然,黑衣人面色狂喜,双手都有些颤抖。

找到了!果然在他这里!

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块玉石,大喜过望地望着手中玉石,双手不停擦拭。

树洞中的风凌霄一直蓄势待发,机会来了,就是此刻!

长枪瞬间出现手中,整个人如猎豹般猛然从树洞窜出。

黑衣人心底一惊,浑身汗毛倒竖,一股极强的危机感传来。

风凌霄突然窜出,势若雷霆,迅如猛虎。

身形前冲,单手持枪,保持前刺,朝着黑衣人攻去,竭尽全力,争取一击必杀!

黑衣人实在反应不过来,为什么面前的树底就突然冒出来个人?

就从自己眼皮子底下窜出来的,他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双方距离如此之近,黑衣人拿到了玉石,被巨大的喜悦充斥,浑身毫无警觉,最没有防备的时候,风凌霄突然暴起,瞬间临身。

风凌霄的出现太过突兀了,黑衣人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白龙枪光芒闪耀,猛然间刺入了黑衣人的胸膛。kuAiδugg

黑衣人抬眼一望,爆怒!

然而还不等他做出反击,胸膛中的长枪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的五脏六腑搅得稀碎。

他想提起身体的灵力反击,但做不到。

身上的灵力根本调用不起来,身体的内脏已经被全被搅碎了,生机在迅速流逝。

他睁大惊恐的双眼,死盯着面前突然冒出的偷袭之人,满面的不可置信。

风凌霄没跟他磨蹭,一击得手就要把他往死里整,不敢让他缓过劲来。

白龙枪的力量完全倾斜入对方的体内后,再次提劲,往上猛挑。

黑衣人的身体顿时分成了一个大豁口,长枪将他的躯体撕裂开来。

这绝对活不成了,除非他能有开阳境的修为。

风凌霄见到得手,也不敢耽搁,外面是什么情况他一无所知,只想赶紧捞了东西跑路。

伸手将黑衣人搜出来的两个储物袋一把塞入怀中,不敢过多查探。

然后将那块玉石从黑衣人的手中扣出来顺势塞入自己的储物袋。

他在里面看得清清楚楚,这黑衣人争夺的就是这件东西。

而储物袋自成一界小空间,只能用来存放物品,无法将储物袋收入其他的储物袋和储物空间之内,也不能放入活物,会相互排斥。

东西掏完之后,风凌霄起身就准备逃跑,然而刚转身又突然停了下来,回过身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目光闪动。

他又跑了回来,将黑衣人的遗体提在手中。

然后体内灵力从手中释放,将地面上黑衣人的血液全部剥离出来,散发掉。

处理掉自己和黑衣人残留的一切细节。

他不准备就这样逃跑,而是掏出了以前郁梦竹交给自己的传送珠。

紫色传送珠捏在手中,灵力灌入,顿时一股奇异力量散发出来。

珠子破碎,从中释放出一阵空间之力,将他包裹起来。

空间开始扭曲,散发出一圈圈的涟漪,让他看起来变得像在水雾之中一样。

身形渐渐虚幻,单手提着黑衣人尸体的风凌霄凭空消失。

随后空间波纹缓缓复原,恢复正常。

如果不是目睹传送的过程,根本看不出丝毫异常。

......

约莫一个时辰后,一群人从远处窜出来,直奔战斗的遗迹之处。

为首之人是一名白衣年轻男子,剑眉星目,容貌俊朗。

在他身后跟随着数名黑衣打扮之人,其装扮和之前围堵付成河的人如出一辙。

这种黑衣,具有一定的隐匿效果,善于藏身。

来到付成河尸首之处,一群人站定。

白衣男子眉头紧锁,他见状已经察觉到不妙。

他向付成河的尸体招手示意了一下,身后便有黑衣人上前进行摸索。

身后其他人各种散开,探寻一切踪迹。

将此处两具尸体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番,没有发现任何遗留之物。

黑衣人回过头,冲他摇头示意,表示什么也没有。

白衣男子问道:“先遣追踪之人是不是还有未曾出现的?”

身后人拱手回复:“少宗主,我们先行追踪一共五人,已有四人确认了尸首,另外一人不见踪迹,发出的信息也没有任何回复。”

“一路追寻到此地,都能感受到他们的气息,但就在这里,痕迹仿佛断绝了,无法追踪下去。”

另一名黑衣人犹豫了一下,对白衣男子说出自己的判断:“看来是最后一人杀了付成河,拿了东西畏罪潜逃了。”

白衣男子脸色难看,偏头斜视了出言之人一眼,神情中的意味仿佛在说,这种事情还用你说?我看不出来吗?

见他脸色难看,眼神不善,黑衣人顿时低下头,不敢多言。

白衣男子也没跟他计较,而是缓缓说道:“他是我龙牙宗之人,不是不知道我们的手段,他竟敢携物私逃?”

“仅凭他自己,能不能逃脱我们的追捕不说,就算他能成功带走,他一个人拿那件东西有什么用?仅凭他自己根本得不到背后的东西,即便出手卖出去也有很大风险,他自己拿着就是一个烫手山芋。乖乖上交,获得大功一件,我龙牙宗岂会亏待他?”

白衣男子独自说着,也不知是说给他们听还是在自己分析情况。

“他自己一个人拿了这件东西根本没用,根本不值得冒这么大的风险,没道理这样做。也就有两种可能,第一:他背地里已经被其他势力收买了,此处有人接应他。第二:有人劫持了东西,故意栽赃给他。”

“不管是哪种可能,能从此地凭空消失,要么修为极其高深,要么就是使用了秘宝。”

白衣男子捋顺了思路,反过身来,吩咐道:“立刻调查消失之人以前的一切事项,看看有没有什么势力与他勾结。”

一名黑衣人下属拱手应声:“是!”

男子继续道:“立即传讯宗门,派出门中弟子,封锁周围方圆三百里,逐步缩小范围,全面搜查,务必拦截住逃脱之人!”

黑衣下属闻言一惊,出言提醒:“少宗主,这恐怕不妥,一旦宗门有如此大的动作,就再无任何机密可言,事情会闹得人所共知!”

白衣男子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明白,“事到如今,还想封锁消息是不可能的了,何况消息已经走漏了,那些大门大派也不是吃干饭的,他们已经晓得了,只是没有闹得人尽皆知罢了。那些大势力知道了,与人尽皆知也没什么区别。”

“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考虑保密,因为已经无法保密,否则怎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没必要在遮遮掩掩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东西找回来。”男子指了指付成河的尸体。

因为那件东西是被付成河偷抢而跑的,而付成河并不是他们的人,却能得到东西的信息和顺利得手,说明早就有了精确的准备,消息已经走漏。

“不管是另有其人也好,还是携物潜逃也罢,我不相信他短短时间就能逃得多远,所以宗门必须迅速做出反应,封锁此地方圆三百里,绝对不能让人逃脱。”

“一定要将我的话带给宗主,让宗门全力配合,不容有失。”男子转身,严厉叮嘱。

下属郑重领命:“是!”

白衣男子的身份是:龙牙宗的少宗主——蒋文风!

蒋文风抬眼望天,看着星空繁星点点,面无表情不知想些什么,但垂下的双手渐渐攥成了拳头。

话虽说得圆满,但他心里其实很没底,他这里线索断了,查不下去,凶手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没留下任何痕迹,这让他感觉很不妙。

依他所言,封锁此地三百里,逐渐收拢范围,调查一切可疑之人,完全就是下下之策,也根本就是无奈之举,漏洞百出。

其中恐怕要波及不少人和势力,而且会与荒山之中的妖兽产生冲突,宗门恐怕要付出一些不小代价了。

但也无法,只愿能够亡羊补牢,缉拿凶手,找回玉石。

付成河的出现是他计划的遗漏,好在发现及时,开始紧急追杀。

好不容易截杀了他,没想到又被自己人截获,再次不知所踪。

这背后都有着其他势力作祟的影子。

此物事关重大,不容有失。

宗门中也不是没有至高强者,若能得他们出手,想必能顺利许多。

但以他的身份,根本就不够资格吩咐调动。既然已经被其他势力盯上了,宗门强者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们若出手,便会引得相同级别的人出手,到时候争斗都会再上一个台阶,这不是宗门想看到的。

之前也实在没有预料到会有这种意外,提前没有丝毫察觉,等发现的时候也来不及请宗门强者赶来。

出现这种失误,他这个少宗主,该事件的负责人难辞其咎。

下面大部分的事情,各方势力都默默遵循着一种默契。

那就是让晚辈之间去争,去历练和培养,毕竟一个势力最重要还是后继有人,只有不断出现有潜力、有能力的后辈之人,才能保持势力的长盛不衰。

这也是他身为少宗主的历练和考验,出现这种重大的问题和漏洞,导致事情办砸了,会让宗门怀疑他的能力,严重影响日后的前途。

届时,恐怕那些平时不敢冒头的对手都会落井下石,开始以此打压他。

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暗地里盯着他这个位置,这可是以后有机会登上宗主之位的。

只要是有活物的地方,都充满了竞争。

宗门内部派系各异,都有着各自的支持者,一旦有机会扳倒对手自己上位,他们是不会心慈手软的,势力内部的权利倾轧有时候比敌人的腥风血雨更加可怕。

蒋文风对此太过熟悉,因为他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

“向我父亲传讯,请求他调拨一批人员到此地来,配合宗门封禁区域,全面追踪。”蒋文风负手而立,闭上双眼,淡然吩咐。

只有他自己才能感受到,自己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而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能保持冷静,不露出丝毫乱象,可见也是有过人之处。

“是!”黑衣人应声,转身去办。

推荐阅读:

位面超级大咖 重生1979姜小白 风华无双:毒医宠妃 [剑三]二少游基三 乡野傻婿 超时空调查 天才御兽师从契约自己影子开始 武侠破界行 [原神]愚人众第六席,但是药师 大晏缉仙司 楚南璃夜司珩穿越小说免费阅读 都市沉浮乔梁叶心仪 中世纪人生诺恩阿德勒奥托阿德勒 穿书:炮灰她是万人迷 我们的秘密基地发条橙之梦 意外得了个老婆 每天一封来自未来的信 悟性逆天:八岁红尘仙,震惊世界 十字架与吸血鬼之死神月音 三国之卧龙逆天 盛世娇宠:废柴嫡女不从良 辅助召唤师 第二次触电 我都说了我不修仙 天王巨星系统 第一婚宠:厉爷娇妻太会撩 拯世血脉 苏家有女不好惹 纲手和二哈的幸福生活 大荒厨神 不一样的汉末:吾为大汉秦王 异界逍遥狂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