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我的男人,我们又见面了

两人站立之处的草地被强烈的罡风掀起,伴随着落叶四处翻飞。

众人皆是一惊,手忙脚乱地再次往后退去,不想被殃及池鱼。

往前跑了一段距离的闻小谷面对罡风席卷,只是抬起手中大刀略做阻挡,这对她影响并不大。

谁也没想到,两人的交手竟然引发这么大的动静,两者的实力让人感到震惊。

玄夜能位列龙牙宗内门二师兄,实力自然是不弱的,这一点众多龙牙宗弟子都知道,也有心理准备。

他们诧异的是这逃窜的小子,原本以为就是速度占据优势,只顾着一路逃跑,从不和这边人交手。

没想到竟然有着和玄夜正面抗衡的实力,目前看来两者还在五五开之间,实在令人意外。

想必应该不是籍籍无名之人才是,不知是那个门派的弟子。

不过他们也庆幸当时自己并没真的追上他,一旦追上必定要出手擒拿对方,以对方的实力,这边有几人能挡?搞不好就被他一枪挑死了。

看来以后办事还是得圆滑一点,不知底细,没有把握的事儿少冲在最前面。

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龙牙宗众弟子心思各异,都被风凌霄展现出来的实力震惊到了。

他们还好,只是相当意外而已,曾玉堂和闻小谷就不一样了。

他们两个可是前不久才和风凌霄打过照面的,还交了两下手。

曾玉堂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认错人了?

可瞧见对方那柄银白色的长枪,还有枪身上浮现的龙纹就知道,肯定没认错。

“这小子突破了......”曾玉堂脸色有点不好看。

这才隔多久,这小子的实力就突飞猛进涨了一大截。

自己之前能够信手拿捏的人现在已经拿捏不住了。

虽然不会觉得不如对方,但起码也是持平了,这让他一时间有点难以接受啊。

殊不知,当初他遇见的时候,风凌霄本就有伤在身,又在地宫里面耗费许久,状态很差,不然也不会那般不堪。

现在境界突破了,仙剑碎片为他开启了比常人更大的丹田,能容纳更多的灵力。

修炼的功法是练体,还是地阶功法,肉身比寻常修士强悍。

再加上灵液铸造的琉璃体,肉身能抗能打,伤势恢复更是快上许多。

手持玄阶极品灵器,境界突破后能发挥出的力量更上一层楼。

所以风凌霄能展现出如此实力很正常,只是曾玉堂面对的前后对比差距太大。

一时间感觉风凌霄实力提升了太多,对他冲击感太大,有点接受不了而已。

闻小谷双眸闪亮,她太意外了,他居然能跟玄夜硬碰硬不落下风?

在她的认知里,也是和曾玉堂一样。

认为风凌霄只是个普通的隐元境而已,所以才会如此担忧,认为其绝对不是玄夜的对手。

这都是周围见证者一些转瞬即逝的心思,而场中的战斗还在继续。

两人依旧保持着动作僵持,各自散发出的气势针锋相对,灵器挥出的技法相互碰撞。

待到双方攻势都在尾端,力量消耗殆尽之时,风凌霄率先变招。

这时候使用长枪再次发动攻击是来不及了,等他有这个时间变招,玄夜也自然有时间招架。

风凌霄决定兵行险着,果断放弃灵器。

欺身而上,用自己的身体冲向玄夜,直接撞了上去。

这是放弃了自己长枪远距离攻击的优势,面对使剑者,近距离肉搏是很危险的行为。

因为使剑者在没有一定成就,达不到剑气离体的地步时,还是以短距离攻击为主。kuAiδugg

而剑又是十分灵活和杀伤力巨大的武器,将自己的身体完全暴露在对方的攻击范围之内,这很冒险!

正因为这很危险,不合常理,所以也令玄夜意外,想不到风凌霄会有此行为。

他不理解风凌霄为什么这样干,冒险的意义在哪里?

当他还没想明白时,下一瞬间,他清晰地感受到了风凌霄的意图。

风凌霄的肩膀直直撞在了他的胸膛上,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他感觉像是被一块大石头以极快的速度撞上了一样。

体内的五脏六腑顿时翻腾起来,玄夜的身体被撞得瞬间倒飞而回。

玄夜的反应亦是不弱,不管风凌霄意欲何为,碰撞之前他都认为自己不应该放弃长剑攻伐的优势。

所以也提早变招了,风凌霄冲过来的时候,他的剑招也在变,手腕一翻,向风凌霄横斩而去。

如果这一剑真实斩到了,风凌霄恐怕得一分为二,拦腰变成两截尸体。

但风凌霄的撞击力超出了意料,他的剑随着他被撞飞而快速远离,没有成功斩在风凌霄身上。

自己被撞得极速向后倒飞,那道划过的剑也只有剑尖划到了风凌霄的肩膀,切开了一道口子,鲜血立马渗出,将风凌霄的衣衫染红。

玄夜被撞飞十余丈,然后堪堪稳住身形,单手持剑撑在地上,强烈地喘息着。

他体内五脏六腑如烈火焚烧一样炽热,剧痛无比,各种内脏像是被巨力撞跑了原本所在的位置。

身体很难受,心里也很意外,风凌霄的实力超出了他与之照面交手第一击的预估。

但他双眼中却是难掩的兴奋,战得酣畅淋漓,双方势均力敌。

那种交手的快感让他感到兴奋,他享受这种瞬息万变,稍不留神就是重伤甚至死亡的决斗。

这就是对手,与之匹敌的对手。

行走在刀尖之上。

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的实力能得到提升,他的反应才能变得更快。

遇强则强,一往无前。这是用剑者必不可少的素质!

若非他及时变招,那一剑就伤不了风凌霄,自己就落了下风。

目前来讲,这一手交锋是各有胜负,依旧算得是平手。

玄夜剧烈的喘息了几口,压下了体内的翻江倒海。

抬起头来,炽热地望向风凌霄,散开的发丝随风飘荡。

只见对方依然挺拔而立,对肩膀上的伤口毫不在意,置若罔闻一样,看也不看一眼。

“好!痛快!再来!”玄夜大笑一声,两侧散开的几缕头发受到气息影响,更加激烈地飞舞,似是越战越勇。

三招之约已过两招,还剩一招,双方准备再次出手。

一决雌雄就在此招!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闪现而出,插在了两人中间。

一抹倩影,身着简单,两条白花花的玉腿挺立,手里提着一柄宽厚的大刀。

玄夜皱眉,谁打扰自己和此人对战?

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女人,浑身充满了野性的气息,但自己并不认识。

“走开,不要在此阻碍!”玄夜不满呵斥。

然而那女子充耳未闻,鸟都不鸟他。

只是闪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眸望着风凌霄。

闻小谷一闪身到来,风凌霄定睛一看就认出来了。

这副别异于其他女人的装束,还有那奇特的大刀,太容易认出来了。

他脑海中回想起了从地宫出来时,遇上对方二人的场景。

还有这女子临走前说的那句话:“你可是我的男人喔。你记住了!我叫闻小谷。”

见到是她,风凌霄不由得嘴角一抽,脑海浮现三个字——疯女人!

他也理解不了这女人怎么搞的,他才不信对方说的看上了自己。

依他观察,这女子实力很强,起码力大无穷。

至于到底强到什么地步,他没有看见过她全力出手,不好判断。

觉得起码是不弱于现在的自己。

实力这么强,可就是有点疯疯癫癫的。

莫非是练功练魔怔了?脑子练坏了?

有这可能,比如走火入魔、练功出岔子什么的。

再要么就是天生脑袋缺根弦,就这样。

第一次见面就说你是我男人了什么的,这种女人更可怕。

嘴上说你是我男人,结果就喜欢谋杀亲夫、手屠丈夫,桀桀桀......

修士千奇百怪,有一些特殊的癖好很正常。

风凌霄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被自己的猜想吓到了。

顿时如临大敌,浑身紧绷,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而且她还用那种奇怪的眼光看自己。

风凌霄觉得那是猎人在看待自己猎物的眼光,这种眼神让他有点发麻。

闻小谷也确实是在看待自己的猎物。

记得当初她与之随行的还有一个师兄。

风凌霄眼角瞟动,果然在外围看见了曾玉堂。

顿时心的微沉,脱身难度又加大了。

有这三个洞明境在,收拾自己不成问题。

不需其他龙牙宗弟子出手,自己就必然落败。

为今之计,若陷入围攻,必定要找机会以雷霆之势瞬间解决或者重创他们一个,以作警示。

彰显自己即便陷入围攻,也有拖死他们一两个垫背的实力。

让他们投鼠忌器,都不愿意做出头鸟,这样自己还有一丝脱身机会。

坚决不能和他们死耗,不然非得被活活拖垮。

这与当初付成河的逃脱决策不谋而合。

再次遇上他,还是这么的突如其来,闻小谷很高兴,心里很兴奋。

“嘿嘿,我的男人,我们又见面了,真是缘分呐!”闻小谷双眼精光直冒。

风凌霄只觉得不寒而栗,浑身发冷。

似乎感觉到,自己要是落入这女人手里,恐怕是最惨的。

他觉得这女人是个变态,落入她手里,她恐怕会用大刀一截截砍掉自己的身体。

让自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折磨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这样感觉的。

觉得这女人不正常,从她的装束和行为来看,确实不正常。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闻小谷接着发问,往前走了一步,靠近风凌霄一些。

风凌霄腮帮子紧鼓,也不回话,如临大敌般死盯着她。

她前进一步,风凌霄就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一步,想离她远一点。

推荐阅读:

相亲当天和亿万富翁闪婚了!叶旋霍见琛 方块忍界 贵女上位手札 出走的守护神 从一只狼开始吞噬进化 全民神祇:英灵死灵魔神三灵祭台吴枫 杨峰魏啸霆 破劫之缘 变天了摇晃小羊 地球天军 万古帝尊 男配的佛系人生 国泰民安 晨光学园 花容阁 拯救黑化小白花男二 便宜老公很好看 重生俏厨娘养成记 综武:大秦,悟性逆天,圆房焱妃 妖兽丹神 灵震八荒 无敌从八百年前开始 墨獠之魂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超级娱乐帝国 王印 多重分身穿异界 剑道丹尊 皇上您的夫君到啦 夜行手记 女神异闻录:开局住进新岛家 从绝地求生开始的大明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