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闻小谷的表白

见她这样说,玄夜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想起了之前她说过的话:他是我男人!

一瓢冷水将玄夜从头浇到脚,浑身的燥热顿时冷了下来。

神色有些不自然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嗯,那就好。以后不许找他麻烦,听见了没?”

玄夜僵着脸,微微点了点头。

已经见识了她的实力,以后搞不好还得叫声师姐。

闻小谷这才满意,然后回头去找风凌霄。

玄夜和曾玉堂也随着她的动作向后方看去,顿时大吃一惊。

妈的,风凌霄人呢?

人怎么不见了?

再往远处看,人已经跑出老远了,只剩下一个黑点在远处晃动。

在场这么多人,谁也没发现风凌霄是什么时候跑了。

所有人都僵住了,场面顿时安静下来,只有树叶被风吹得‘哗哗’作响。

闻小谷气得满脸通红,胸膛剧烈起伏。

好家伙,我在这里为你拼刀挡剑的拦人,你居然偷偷摸摸的就跑了?

还亏得我自信满满的大肆宣扬你是我男人,居然丢下我跑了!

混账!

脸都丢尽了。

闻小谷气恼地大喝一声,“你给我站住!”

随后身形一闪,拖着大刀就朝风凌霄狂追。

非要当面问问他,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剩下一众弟子瞠目结舌,满腹狐疑。

这什么情况?

还是之前答话的弟子硬着头皮上前,小心翼翼地轻声问玄夜,“那个,师兄......他跑了,我们要不要追?”

玄夜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正没地方撒气。

这没眼力劲儿的小子还往上撞。

玄夜扭头大吼:“追什么追?我说过的话不算数吗?”

吓得那弟子一缩脖子,唯唯诺诺地嘀咕:“可是宗门法旨......”

“法旨什么法旨!宗门说的是搜查可疑人员,我已经检查过了,他没问题,你有意见?”玄夜脸色难看至极,大声斥责。

“不敢,不敢......”弟子诺诺连声,尴尬地退下了。

他可没闻小谷那实力,不敢顶撞玄夜,只能忍气吞声服软。

不过心里却是不服,早就骂开了。

他妈的玄夜,自己废物一个。

打不过一个娘们儿,被人一招揍趴下了,冲我喊什么喊,你怎么不去冲那娘们儿喊?

周围一圈弟子寒噤若蝉,无人再敢上来触霉头了,自然也不敢往前追。

而此时的风凌霄早就跑得没影了。

在玄夜和闻小谷内讧的时候,他就趁着大家的目光聚集在他们身上时不停往后缩,一直悄咪咪地往外围退去。

大家谁也没关注到他,等众人都惊艳于闻小谷的实力之时,他已经悄无声息地开溜了。

如果玄夜再纠缠闻小谷一会儿就好了。

到时候他肯定已经跑得没影了,谁也不知道他往哪边逃,自然也就追不上。

不像现在,闻小谷跟个疯子一样,一直在他后面狂追。

风凌霄不时抽空回头看一眼,只见闻小谷拖着一把大刀,朝着自己穷追不舍。

真是吓得他魂飞魄散,头皮发麻,不要命的往前逃,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那疯婆娘的实力他可是见过了,那一刀砍下来,顶不住,根本顶不住。

心里狂骂玄夜不中用,怎么不多拖住她一会儿,这下可苦了老子。

暴露的两条雪白大腿连连飞动,跨越无数横枝乱木,掀起落叶纷飞。

闻小谷气得青烟直冒,拼了命的追赶风凌霄。

她就想不明白了,他跑什么?

我有那么可怕吗?

我都为他拦下了龙牙宗,证明了自己的善意,他还跑什么?

殊不知她所认为的善意在风凌霄眼中可怕至极,黑寡妇的微笑。

她下定决心非要追上风凌霄不可,非要当面问问他,跑什么?

我对你的一片痴心难道你不明白吗?

风凌霄见她追得越来越近,都吓得肝胆愈裂了。

吃奶的劲儿都使了出来,还是跑不过,双方距离逐渐接近。

闻小谷双腿蹬在一根树枝上,纵身一跃,飞上半空,手中大刀往下方猛然一掷。

利器呼啸之声从身后传来,风凌霄回头一看,顿时大惊,急忙停住狂奔的身形。

“噌!”大刀插入地面,半个刀身都插进去了,可见力道之大。

不偏不倚,正好插在风凌霄奔逃的正前方。

要不是及时停下,这一刀就得贯穿了他的身体,把他像个虫子一样钉在地上。

风凌霄身形急转,往另一个方向跑。

眼前却突然出现一道身形,身着简单,一双玉腿暴露,不是闻小谷还有谁?

只不过此时的闻小谷脸色愠怒,很是生气。

大眼睛怒气冲冲,质问似的紧紧盯着风凌霄。

被强行拦截下来,风凌霄见到对方气势汹汹的样子,顿时冷汗直淌。

见逃不掉,只得强挤出一丝笑容,放低姿态,弯腰拱手。

牵强说道:“闻姑娘真是好身手,在下佩服,佩服。”

“你佩服什么?”

“自然是佩服姑娘神功盖世。”

“我呸,你佩服我?那你跑什么?”

闻小谷明显不信他的鬼话,摆明了是在敷衍自己。

风凌霄左顾右盼,四处望瞭望。

貌似是在查看四周情况,其实是在拖延时间,想着怎么忽悠她。

“我这是身不由己啊。”风凌霄摇头一叹,很是无奈的样子。

“那些龙牙宗弟子封锁地域,强行打劫!对我们进行搜身,搜出来的东西都要被他们给抢了,你说我能不跑吗?”风凌霄显得很迫不得已。

原来是这样,事实也大致不差,只是没他说的那么夸张。

能捞好处的事儿那些弟子确实不会客气,但也不敢把东西全给抢了,只是少搜刮一些。

既拿了好处,也免得他人追究。

不过风凌霄心里有这种担忧倒是正常的,毕竟修士都是有着自己的秘密,谁也不愿意被人搜查。

闻小谷感觉能够理解,脸色缓和不少。

“你放心。有我在,他们不敢对你怎么样。”闻小谷一拍胸脯,豪气干云。

风凌霄心里嘀咕,“妈的,就是有你在,老子才拼了命的跑。就算那玄夜追我,老子也不怕。”

但表面上却是点头哈腰,感激流涕的样子,“那实在多谢闻姑娘了,实在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那什么......既然是误会,那就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说罢,风凌霄若无其事地直起了腰,貌似淡定地就往一边走去。

心里却大喊:别拦我!别喊我!

事与愿违,一声“站住!”令他裹足不前,不敢擅动。

风凌霄脸都扭成了苦瓜,心里破口大骂。

转过身来,却又是一脸低眉顺眼的笑容,“闻姑娘可还有什么吩咐?”

闻小谷顿时脸颊有些绯红,微微低了低头,看着不停揉来揉去的脚尖。

轻声细语,略含羞涩道:“我......不是说了嘛。你是我男人了......”

妈的!

又来,又是这死出。

风凌霄脑袋都要炸了。

做你男人?对我掏心掏肺的那种?

绕是风凌霄再能装,也控制不住的嘴角抽搐。

“闻姑娘就不要再说笑了,在下身份低微,实力低下,实在是不敢高攀。”风凌霄连连摇头,拒绝于千里之外。

闻小谷急切表态,“没关系,我不在意,我能保护你。”

你保护我?你巴不得弄死我还差不多......

坏了!

风凌霄心里一惊,该不是她知道东西在我身上,想框住我?

转念一想,不应该啊。

她第一次见面就这样说,那时候我还没抢到那件东西呢。

莫非......莫非是我在山洞之中获得灵乳的事被她知道了?

灵乳被我吸收了,已经没了,就剩身上那几瓶。

她也不会为了那么点灵液如此大动干戈吧?

想要直接说不就行了吗?我还敢不给?

不对劲儿,十分的不对劲儿,一点无足大用的灵乳不应该这样。

难道是因为地宫中那女子的原因?

也不对啊。

那件事她不应该能知道啊,她也没强到那种地步。

何况那女子也没送我什么好东西,看起来比较有价值的玉佩还给了郁梦竹。

风凌霄神色一阵变幻,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她意欲何为。

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心里依然警惕十足。

闻小谷见他低头不语,以为他被自己打动了,正在犹豫不决中。

决定加一把火,“你可以跟我回龙牙宗的,我一定保你前程似锦、仙路长青!”

不说还好,听了这话,风凌霄顿时心里一突。

果然不怀好意,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居然还是想把我弄去龙牙宗。

我杀了龙牙宗的人,还抢了他们四处搜寻的东西。

去了龙牙宗还能有好果子吃吗?岂不是羊入虎口,白白送死。

顿时一阵摇头,跟个拨浪鼓一样,“不去,不去,老子不去!”

“那你要怎么样嘛,你说啊。”闻小谷急了。

见她是铁了心纠缠自己不放,自己再装傻充愣也混不过去了。

风凌霄决定不装了,跟她摊牌。

腰杆顿时一挺,浑身笔直如枪。

气质大变,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唯唯诺诺。

冰冷目光直视闻小谷的面容,寒声问道:“你究竟想怎么样?划出道来吧,别再弯弯道道了。”

“我就想和你在一起,我说了,你是我男人。”闻小谷坚贞不移。

妈的,疯婆娘!

风凌霄真是搞不懂她什么意思。

自己都摊牌了,她还要玩?有意思吗?

风凌霄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我认识你吗?跟你很熟吗?什么男人女人的,要么你直接说想怎么样,要么就别拦在这里。”

这生硬的态度让闻小谷有些黯然,不知该说些什么。

风凌霄死盯着她,警惕地慢慢后退,随时准备出手。

她若敢继续阻拦,也只得拼死一战了。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这样,一旦动手,他没把握能走掉。

若后面龙牙宗弟子追上来了,那就是肯定走不掉了。

闻小谷眼巴巴地看着他走开,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

可不管自己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

自己现在也都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也解释不了。

退开一段距离,见闻小谷没什么动作,风凌霄转身欲跑。

身后的闻小谷再次出声,语气有些低落,“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让你走。”

风凌霄身形顿了顿,没有回头。

只有一句淡漠的回复:“风凌霄!”

随后身形如狡兔一样钻入林中,几个跳跃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闻小谷伸了伸手,似是想要挽留,然终究是留不住。

除非她直接出手,用武力镇压风凌霄,强行留下他。

但她知道,如果这样做,风凌霄肯定会拼死反抗,不可能屈服。

她也只是见过风凌霄两面而已,谈不上多熟悉,连名字也只是刚刚才知道。

但感觉上,自己好像很了解他,清楚明白他的选择。

闻小谷不想这样做,也不愿这样做,而且她也没太大把握强行留下他。

至于她为什么非要说风凌霄是她男人?

别人都认为她疯癫、放荡。

其实不是这样的。

其中缘由,她说不清楚,现在也无法去解释。

只能眼睁睁看着风凌霄离去,没有一丝一毫留恋,甚至是逃一样。

没错,本来就是逃。

闻小谷愣愣地看着风凌霄消失的方向,久久没有动作。

最终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些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怀疑。

我有那么难看吗?

这时候,她有些羡慕第一次见面时,风凌霄身边的那个女人。

那个他拼死保护的女人。

闻小谷不由得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自己连个村姑都比不上?

她这副小女子模样,与平时大相径庭。

若被曾玉堂看见绝对大吃一惊。

推荐阅读:

闯荡网游:魁 修仙世界的训练家 欢迎来到废土乐园 大明,盛世从太子监国开始朱慈烺 网游之超神包工头 鲛人妹妹是隐藏大佬 街头测试:装鬼吓人?给我死刘锋张浩 琳琅清斋记 凡魔 婴魂不散 豪门盛宠:夫人马甲又掉了 分手后她开始倒追[娱乐圈] 死里逃生 奸相要逼婚之朕本佳人 官场春秋 下山退婚:逍遥神医天师本师 可恶!疯批星盗每天都想拥有上将沈斯行傅矜时 他比盛夏迷人 盛朝博物纪 逆龙凌天 师父江湖救急啊 韩娱之平凡 神话修炼 我绑定了戏曲系统 师妹又又又穿男装了 龙腾耀世 龙舞九天 系统不让我养老?那我卷疯小世界 九州之强者天下 修仙世界第一吃货 异变狂潮 白四爷,夫人到处说你不做人花花大人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