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神秘玉石

周围的一群弟子都眼巴巴地望着闻小谷追去的方向,许久没见她回来。

“都愣在这里干什么?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是吧?”玄夜板着脸扫视一圈,冷冷开口。

听到训斥,无人敢有所不满。

顿时拱手行礼,作鸟兽散。

回到各自负责的区域,照常执行宗门任务,四处搜索。

内门二师兄的威望还是有的。

见他们散开,玄夜转过头,和他们一般无二,也眼巴巴地望着闻小谷消失的方向。

也不知道她追到了没有?

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

那家伙真是她男人?

玄夜一肚子疑问,愣愣发呆。

他都有些忍耐不住想要追上去一探究竟了。

“二师兄!”曾玉堂来到旁边突然一喊。

玄夜正想着事情,冷不丁被吓了一跳。

但表面上依然稳重,看不出丝毫被吓到的迹象。

玄夜偏头看来,脸色泛冷,“怎么?我说话不管用了?”

让你们散开,这小子还舔着脸黏上来。

曾玉堂讪讪一笑,小心解释道:“我是和闻师妹一起来的,共同执行宗门任务,想在此处等她一起回去。”

跟她一起来的?

确实是这样,之前闻小谷就说了,曾玉堂可以作证她是龙牙宗弟子。

玄夜顿时心里一动,脸色缓和不少,也不赶他走了。

似是随意问道:“这师妹真是我龙牙宗弟子?”

曾玉堂点了点头,非常肯定说道:“这不会有错,确实是宗门弟子。我师尊亲口跟我交代的,还让我们多多交流,增加同门之谊。”

“哦。”听他这样说,玄夜倒是不再怀疑。

“这师妹实力很强啊,而且性格开朗洒脱。叫什么名字?怎么以前从未见过?”

曾玉堂:“师妹名叫闻小谷,自小一直不在宗门修炼,也是最近才回来的。确实没几个人知晓,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刚好碰见。”

“哦,是这样。那你可知她师从何人?”玄夜看着闻小谷消失的方向。

“额......这个还未曾了解。”曾玉堂如实回答,但眼色却是不停的往玄夜身上瞟。

这玄夜不对劲儿啊。

怎么这么关心闻小谷?

看这模样,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曾玉堂暗自揣摩,看他直勾勾地盯着那个方向,还真有这个可能。

那闻小谷大大咧咧跟个女疯子一样,这玄夜二师兄也好不到哪里去。

傲气十足,极为自负。

眼睛长在头顶上,喜欢拿鼻孔看人。

没几个人能让他服。

你能把他打趴下,但他就是不服你。

想当初,他还不是内门二师兄,只是个普通外门弟子,因某件小事被宗门长老给训斥了一顿。

但这玄夜挺胸抬头,当着众人的面与长老犟嘴。

跟长老据理力争,非说自己没错,就是不服。

不卑不亢,就是反着来。

一身逆骨显露无疑。

把长老气得够呛,大喊一声‘孽障’,直接出手要一巴掌捏死他。

这玄夜也不是吃素的,在宗门内面对长老,豁然拔剑而向。

一个外门弟子,竟敢剑指长老,简直胆大包天!

众弟子如见鬼一样望着他,像远离瘟疫一样四下散开,不敢跟他沾上一丝一毫的关系。

生怕长老一怒之下殃及池鱼。

果不其然,长老震怒!

本只是想教训教训他,以儆效尤便罢了。

孺子竟敢如此大逆不道,当众逆反,令自己丢尽颜面。

长老动了杀心,唯有用他的命才能找回自己的面子。

长老脸色冰寒,伸出一掌,直击玄夜。

毫无意外,玄夜被长老一招击飞,打得趴地吐血,手中长剑根本碰不到人家一下。

但他颤颤巍巍爬了起来,摇摇欲坠,剑都拿不稳。

嘴巴比死鸭子还硬,还是不认输,非要顶撞长老争个对错。

众人简直惊为天人,这家伙受了长老一掌居然没死?

虽然被打得半死不活只剩一口气,但确实还没死,硬抗愤怒的长老一击。

难怪敢如此嚣张,还真是有些本事。

但也仅限于此。

你一个外门弟子和长老硬碰硬,和以卵击石有什么区别?

长老还欲出手,要将这孽子当场斩杀,以儆效尤。

却被拦了下来。

拦他的不是别人,乃是宗主——龙空!

宗主现身,谁敢多言?

长老与众弟子一般无二,毕恭毕敬行礼。

站在场中的玄夜像是被打得懵了,对现身的宗主置若罔闻。

全身气息萎靡不振,只有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地死盯着那名长老。

仿佛拼死也不会认输屈服。

这一幕让众人皆是冷汗直流,那长老心中压下的怒火也是再次翻腾而起。

长老直起身,准备向宗主解释,要惩治玄夜。

龙空看都没看长老一眼,只是望着重伤的玄夜抬了抬手,示意长老不必多言。

深深看了玄夜一眼,淡然说了一句:“此事就此作罢!”

说完便离开了,他只是路过此地。

“是!”长老拱手弯腰,送宗主离去。

当宗主离开之后他才敢直起腰来,不甘地一甩衣袖,冷哼一声走开。

宗主发话了,他纵然有千般怒火,万分不愿也不敢违拗。

此事就此作罢。

宗主路过一句话才让他捡回一条命。

当长老从视线中离去,玄夜双眼一黑,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这家伙当初就敢如此行事,一身傲骨坚韧不屈,可见脑袋也是一根筋。

就像他手里的剑一样,直来直去,不会丝毫的弯曲。

当然,这种行为在曾玉堂看来是十分愚蠢的,本来就是一点小事儿,被长老训斥一顿有什么大不了的?

谁还没被长老训过,听着就完了,过去也就过去了,非要跟人家犟,又没人家有本事,何必呢?

人家要弄死你都是随手的事儿。

当时要是被人家弄死了,现在这个二师兄的位置可就是别人了。

人死了,就啥也没了。

为挣那一口气值得吗?

人都死了,计较那些个有的没的,有意义吗?

留有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只要好好活下来,待有所成再来讨回公道不行?

曾玉堂摇了摇脑袋,这种行为他是不认可的,甚至觉得有些愚蠢。

过刚易折,柔则长存。

还是要灵活一些,只要能得到好处,对自身有益,受点屈辱算得什么?

人生在世,饱经风霜。

修仙道路,危机四伏,生死都是常事。

谁还能不受点屈辱?

自己有实力了,屈辱自然就能找回。

一旦死了,屁都没有。

只能说,道各不同吧。

不过有一点他是承认的,玄夜天赋异禀,实力非同小可。

而且为人忠贞不二,言而有信。

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爬上了这个位置,还是得罪不少人的情况下。

这不,因为自负,又很那小子搞什么三招之约。

这下好了,还真被别人给跑了,不又得承受宗门的责罚和质问吗?

关键是这家伙一根筋,他说三招让人走,谁敢不让人家走他反而跟人急。

曾玉堂也真是服了,怎么还有这种人,怎么活得这么久的?

关键是还活得挺好。

自己一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才有今天,却不如几个愣头青。

他妈的,这上哪儿说理去?

两人站在这里,都望着闻小谷消失的方向,心思各异。

未过多久,远处出现了一个小黑点,来回晃动。

曾玉堂看出来了,出声道:“二师兄,是闻师妹回来了。”

玄夜没搭话,看着远方那道身影,嘴角却不自知地勾起了一些弧度。

几个跳跃间,人影来到身前,正是背着大刀的闻小谷。https:/

不过此刻的她看起来好像不是很高兴,意兴阑珊的样子。

“师妹,那小子?”玄夜看了看远处,欲言又止。

闻小谷不瘟不火地回答:“我让他走了。”

“哦,那也没事。本来就是我与他有所约定,是我放他走的。”

玄夜这是将责任主动揽到了自己身上,怕宗门责罚闻小谷。

曾玉堂看玄夜的眼神越发不对劲儿了。

这还是那个冷冰如铁、高高在上的二师兄吗?

听了他的话,闻小谷没什么表情,也没什么话说,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曾玉堂陪笑一下,冲玄夜拱了拱手,准备跟闻小谷一起走。

玄夜却抬手示意,让他留一下。

曾玉堂眼珠子一转,他那七窍玲珑的心思已经猜到了些什么。

待闻小谷走得远些了,听不到这边说话后,玄夜才开口问道:“曾玉堂,那小子是怎么回事?怎么师妹说是她男人?”

果不其然!

曾玉堂了然于心,玄夜还真是对闻小谷有意思。

“这说起来也没什么,我和师妹这也是第二次见那小子......”曾玉堂便把前前后后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末尾又补充道:“至于师妹之前认不认识那小子,我不知道。不过看起来是不认识的,也是第二次见面。”

玄夜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叮嘱道:“这些事情就不要到处说了。跟其他人也叮嘱一下,那小子是接住了与我约定的三招,所以才放他走的。”

曾玉堂:“明白了。”

玄夜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可以走了。

嘿!该说不说,这两个还真像一对儿!曾玉堂心里嘀咕。

......

风凌霄一路小心谨慎地奔逃,却也相安无事。

没发现前面有龙牙宗的人,后面好像也没有追兵。

直至丹田灵力耗费接近六成,他停下来,找了一处山坳盘膝打坐,恢复灵力。

回复的丹药丢入嘴里,手捏灵石,以最快的速度恢复状态。

在这危机四伏的地方,不确定性太多了,他不敢把灵力耗费过多,不然遇上危险就没力量抗衡。

灵石一块块迅速变成灰白粉末消散,风凌霄睁开双眼,感受丹田中灵力的充盈,状态终于恢复到了巅峰。

冒出头四下看了看,不再迟疑,直接闪身而出,再次奔向远方。

如此这般马不停蹄的奔逃持续了数日,跑出一两百里的距离,还中途多次转折改变方向。

疲惫不堪的风凌霄这才放下心来,准备好好休息一番,实在是累坏了。

也不由得他谨慎,因为东西真的在他身上。

这要是被发现了,就肯定死定了。

要是他没抢这东西,反倒没什么好怕的。

龙牙宗那些人也只是围困搜查而已,最多捞点小便宜,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没有性命之忧。

如若不然,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如此宁死不屈,他又不是玄夜那一根筋......

所谓做贼心虚,就是如此。

修养一天才缓过劲儿,精神抖擞的风凌霄这才小心翼翼地从储物袋中取出那块抢夺而来的玉石。

入目所见,玉石呈现青白色,方方正正,巴掌大小。

整体不透明,看不出内部有什么东西,但其上有着淡淡的荧光流转,十分好看。

拿在手中,能感受到一股温凉质感,特别舒适。

翻来覆去看了看,并没有察觉到什么特别之处。

但不管是表面的模样还是那些黑衣人的争夺都表明了这不是一件凡物。

风凌霄手掌中引出灵力,灌入玉石之中。

玉石果然有了变化,表面荧光大涨,随后荧光脱离玉石,在其上方显化。

由荧光构成的一幅星宫图出现在风凌霄手掌之上。

星宫图弯弯绕绕,繁杂无比,风凌霄根本看不出是什么地方,也了解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说白了就是没看懂。

手中灵力停止输送,星宫图顿时消散,收敛回玉石之内。

风凌霄皱着眉头,不停打量着玉石,但还是毫无头绪,不知道它所显化的是什么意思。

这就有点扯淡了啊。

风凌霄一阵头疼,自己拼了老命抢来的东西,居然搞不清楚是干什么用的......

这苦不是特么白吃了?

风凌霄郁闷了一阵,随后双眼一亮,有了!

郁梦竹啊!

找她去,她肯定有办法知道这玩意儿是干什么用的。

风凌霄还是很信任郁梦竹的,感觉两人交情还不错。

有了主意,风凌霄取出地图查看一番,找准方向就动身了。

他要去盘龙城,找郁梦竹。

......

推荐阅读:

开坛看阴,我被青龙夜夜缠腰 初夏贺北溟 三无产品:单亲妈妈逆袭 仙君有令:小妖入怀! 凡根晓威 李君唐竹的小说免费阅读 死神出狱 这个反派有点浪 重生之康熙庶妃 韩三千苏迎夏 佳妻如梦 明末自卫军 魂穿苦主身,带着怨恨值系统嘎嘎升级 从蛮荒之地开始征伐三国 通天镜 我祁同伟,不事权贵,从村官干起 从神迹开始 体育老师会教修仙炼体很合理吧?楚逸 女配要种田 在你的世界中心 从魔术秀走向娱乐圈 天道新主 重生之好好过日子 方寸道 联盟:我家打野通天代 秽雪 九越圣皇 东京:我的标签不对劲 网游之一刀夺命 大唐枭龙传 病态掠夺 土地爷的幸福生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