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问罪

龙牙宗的搜查一直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所搜查的范围也逐渐缩小,但想要找的东西却根本没影。

一处山巅之上,蒋文风负手而立。

面对朝阳,眺望远方,晨风将他的衣摆吹得猎猎作响。

但他眉宇之间却有着深深的忧虑,不似朝阳蓬勃。

因为搜查接近了尾声,范围已经缩到最小,今天就能全部查探完毕。

宗门为了支持他,不惜耗费如此大的代价,门下弟子几乎是倾巢出动,却依然是在做无用功。

方圆三百里,事无巨细已经全部查探了一遍。

无数妖兽被斩杀,许多修士被搜查,得罪了不少人和势力。

但宗门依然坚定实施。

不实施也没办法,东西丢了,只有这样才有一丝找回来的可能。

本来东西已经到手,十拿九稳了。

中途却出了意外,东西被劫,然后门下弟子叛变,夺取东西潜逃,这才牵扯出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

这其中,肯定是有其他势力插手的原因,不然没可能会接二连三的出问题。

到如今,东西几乎已经完全丢失了,找回来的可能性不大。

意味着曾经付出的代价和心血都将付诸东流,而他作为负责人,必须要承担宗门责罚。

作为少宗主,办事不力,严重影响宗内威信和地位。

思忖间,身后一名弟子前来,朝着蒋文风的背影拱手行礼,“少宗主,搜查已全部完成。”

他有些犹豫,但还是说出了结果,“未......未发现玉石的下落。”

蒋文风伸出手,无力地摆了摆,示意自己知道了。

这种结果,他已经有所预料,并不感到意外。

但最终亲耳听到这个消息,内心那残留的一丝期待被打破,还是忍不住有着深深的失望。

哎,这件事情办砸了,不知道他少宗主的位置还保不保得住。

为今之计,只有回宗门主动认罪认罚,态度好一点说不定还能从宽处理。

“通知所有弟子,任务结束,回宗门。”

......

一座巨大的山峰,屹立群山之中,如鹤立鸡群。

其造型独特,如獠牙一般,气势非凡。

这正是龙牙宗的宗门所在之地。

山峰之内,一处恢宏大殿处。

愤怒的咆哮声连连呼啸,传出极远,“废物!你难道不知道那东西多重要吗?宗门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你居然办砸了!”

蒋文风跪在大殿中间,双手下拜,匍匐在地,不敢出一言。

两侧站着许多宗门长老,脸色皆是不太好看。

在上方主位,一名粗犷汉子须发皆张,指着下方跪着的蒋文风怒斥不已,将他骂得狗血淋头。

他正是龙牙宗的宗主——龙空!

“啪!”一盏晶瓷茶杯被砸在大殿上,蒋文风的面前。

茶水四溢飞溅,撒了蒋文风一身,连匍匐在地的头发上都沾染着渣叶。

但他依然不敢有任何动作,保持跪拜,虔诚认错,接受宗主的怒火。

“哑巴了?平时不是挺能说吗?说话!!!”龙空摔了茶杯,指着蒋文风呵斥。

听闻东西出了变故之时,他就恼怒不已,认为蒋文风办事不力。

但事情已经出了,也只得配合他封锁地域搜查,第一时间就将宗门高手派出。

好嘛,屁都没搜出来不说,还搞来一堆麻烦。

已经有数名宗主级人物来到他这里,言称自己弟子被他们宗门所欺,来此讨要个说法。

讨要说法是假,来此刺探虚实是真。

自知理亏,他也只能好言好语陪笑着敷衍过去。

为了搜查彻底,此举将方圆三百里的妖兽都给灭了。

已经惊动了荒山深处的一尊强大妖修愤怒到来,质问龙牙宗是什么意思?想要和妖族开战吗?

龙空好言相劝,连称误会,花了不少代价才摆平。

现在好了,肉没吃着,惹来一身骚。

偷鸡不成蚀把米,龙空岂能不怒。

“这就是你这个少宗主办的事儿?”

“如果能得到那座宝库,我龙牙宗能再培养出多少瑶光境?”

“即便是开阳境,说不定也能出几个,宗门实力提升一大截。现在倒好,浪费了那么多资源,付出那么多心血,你他妈跟我说东西弄丢了?!”

龙空气的头顶冒烟,焦躁地来回走动,伸出颤颤发抖的手指着蒋文风大骂不止,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

事关重大,也不是他不想亲自出手,而是他掣肘太多。

到达他这个层次,明里暗里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

一旦亲自动手,必然引发其他宗门的注意,到时候更难办。

这种事情,只能是下面人偷偷摸摸地搞,悄咪咪地就把事情办成了才是最好的。

大张旗鼓绝对坏事儿,谁会放任他龙牙宗独享好处?

到时候是人是鬼肯定都要来插一脚。

“给我把他废了!不中用的东西,岂能为我龙牙宗少宗主?”

龙空一怒之下要直接废了蒋文风。

“宗主,不可!”

“这少宗主乃是太上长老认可了的,不能轻易言废。”一名长老站出来阻止。

“那就这样算了?”龙空冷眼斜视,余怒未消。

长老拱手,再次出言:“此事确实是少宗主职守不力,罪责难逃。但也不能全然怪他,其中蹊跷颇多,必定有其他势力插手才造成如此损失。”

“但......废少宗主实在不妥,必定会惊扰太上长老。此事虽不小,但也没必要打扰太上长老清修。”

“依老夫之见,对少宗主做出惩罚即可。那宝库钥匙再暗中探查便是。只要宝库没被别人给得到,我们依然还有机会。”

“事态尚未明朗,目前只是暂时失利,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临阵换将实非良策,少宗主一直在运作此事,其中详情他最清楚,后续查探还是他来做比较好。”

“还请宗主给少宗主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若再办事不力,数罪并罚!”https:/

长老出言相劝,有理有据。

既保了蒋文风,又给了宗主面子和台阶下。

其他长老也不好再说什么,就算想落井下石现在也不到火候。

这种事情不做则已,做就要往死里弄。

待蒋文风彻底找不回宝库钥匙,被别人捷足先登之后,再跳出来兴师问罪,肯定一告一个准,谁也不好保。

长老提出的办法虽然不是很完美,但如今也没有更好的了。

龙空也只能忍下这口气,暂时压下心里的烦怒。

主要是他也不想惊动太上长老。

事情办砸了,在太上长老眼中,那就不是蒋文风这个少宗主的问题了,而是他这个宗主没办好。

既然还要蒋文风办事,惩处之事也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大殿议事散去后,蒋文风被执法堂弟子带走接受惩罚。

殿中只留下宗主龙空和数名德高望重的长老。

龙空冷静了不少,双眼深沉地望着外界天空,冷声发问:“那些从包围中逃掉的漏网之鱼搞清楚了吗?”

一名长老略微躬身,“共有三人和两只妖兽逃离,我等赶到后拦截了一人两兽,皆没发现什么。至于另外两人已经不知去向,难以追踪。”

龙空闻言皱了皱眉,对这个答复很不满意,回头斜视出言之人,“你带人出马还能没追上?身份搞清楚了吗?”

长老:“先行逃脱之人修为不高,只是洞明境而已。只是逃脱时间太早,不知去向,无法再接着追下去。”

“另一个则是实力高深,已是瑶光境后期。老夫亲自出手都未曾留下,其身份也尚未探查明白。”

龙空双目精光一闪,很是意外,回头盯着长老,“你都无法留下他?”

面前这老家伙他可是清楚的,踏入瑶光境后期多年,算得上瑶光境中顶尖的存在,居然连他都拿不下那人。

长老微微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龙空返身,再次望着外面低沉的天空,“看来十有八九就是此人盗取了。如此实力,想必不是泛泛之辈。哼!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势力在插手。”

说到后面,语气已然变得森冷。

“那个洞明境是怎么回事?连他也能跑掉?”

这种情况让他很不满意,事情的重大性还用他说吗?

居然连洞明境都能放跑,下面弟子都是干什么吃的!

长老默了默,大概讲述了当时情况,“此人在包围圈外被玄夜所拦,与其约定三招,随后交手了两招,不分胜负。”

“随后那个闻丫头来了,丫头与玄夜交手一招,交手时那小子偷偷跑了,只有丫头一人追了上去,追上去之后具体什么情况不清楚,只是丫头说:她放掉了那小子。”

听到这里,龙空雄浑的气息一滞。

他当然知道长老口中的闻丫头是谁,居然是她放跑的。

还有那个玄夜,两个让他头疼的家伙。

“哎,这丫头......”龙空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无奈。

长老想听听宗主的处理意见,“宗主,你看这?”

龙空背对着摆了摆手,“那闻丫头什么后台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还能把她怎么办不成?放掉的也只是个洞明境罢了,想来也翻不起什么大浪。”

“重点还是那个从你手中逃脱之人,恐怕这一切就是此人所为。尽一切努力,务必查到此人的身份和下落,发现之后不要打草惊蛇,我要亲自出手。”

沉默了一下,仿佛是在做着重大决定。随后补充道:“如果有必要,我会请太上长老出山!”

数名长老皆是神情一肃,没想到事情竟会演变到这种程度,居然连太上长老都要惊动了,那可是非宗门生死大事不可打扰的存在。

太上长老算是隐退的状态,不关注宗门一切琐事。

是宗门绝对的底蕴和秘密,不是什么事都能请得动的。

......

盘龙城——郁家。

一处书房之内。

房中笔墨纸砚样样俱全,旁边的书架上放满了各种书籍和竹简,充满了儒雅书香之气。

房中的书桌前端坐着一名女子,肌肤如雪,长裙清逸,偏若仙子。

她正拿着一本古籍,看着上面的灵草药理。

书页已经长久没有翻动了,显然心思不在书上。

女子叹了口气,放下书,双手托腮,嘟着嘴,思绪纷飞。

房门轻轻打开,一名侍女端着一杯香茶而来。

侍女见她又是如此,自打从外面回来之后,总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又发呆了。

轻手轻脚默默走到桌前的小姐身边。

“小姐!”侍女冷不丁一声喊。

推荐阅读:

大神祖王 头号宠婚:霸道权少吻上瘾 大唐之第一逍遥王 唐初夏顾北淮 原神短视频:开局曝光渣男旅行者 老公未来见 傲世弃少 从学霸开始走向真理之巅 伏天圣主 沙雕师妹卷疯整个修仙界墨下客 学的是清史,却要救大明 重生特烦恼抽烟的小丑鱼 跃马回明 林凡李诗诗夜落听风 官场政道 从小剑人开始修行 魂穿后,我在诸天的那些年 怒龙焚天 重生之极品召唤师 杨景进击的石头 我当操盘手那些年 让你看风水,你成了鹰酱国师? 我从仙界来 邪武傲世 倾世狂妃不好惹 花儿娇 炽热年代 神秘山里汉:辣妻灵泉有点甜 多重分身穿异界 毒医狂妃:邪帝请节制 抗日之小兵传奇 混在明星志愿的日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