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事不关己

在有动作和移动的时候,银叶斗篷并不能完全隐匿身形。

但也可以起到很好的藏身效果,随时停顿下来后依然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风凌霄亦步亦趋地缓慢前进,靠近波动的中心地点。

自从他靠近之后,就没有发出过亮光和波动,好似一切都沉寂下来了。

莫非事情已经结束了?

他现在也摸不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只能小心翼翼地往前摸索,靠近之后再一探究竟。

行未多远,已经接近了之前传出动静的地方。

风凌霄躲藏在一块石头后面,通过石头的缝隙观察前方情况。

此时乌云遮月,银色月光收敛,大地变得更加黑暗起来。

特别是森林之中,黑黝黝的一片。

前方是一处不小的空地,周围大树环绕,倒能勉强看清一些情况。

入眼所见,有一个不小的黑影矗立在场中间,黑影前方还有着活物在动作。

除此之外,一切都笼罩在黑暗当中,影影绰绰,看不真切。

除了黑影前方的活物偶尔有一些小动作之外,没有其他东西活动,也没有任何异样的声响传出。

这与之前的巨大响动截然相反,场面顿时变得有些诡异、阴森。

只有林中偶尔掀起的微风,吹得树叶微微摇摆,发出‘飒飒’的声响。

随着风的吹动,风凌霄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

这让他心中一凝,再次提高了警惕。

防止被发现,他离那黑影之处不算近。

但这血腥的气息依然飘荡了过来,说明场中一定发生了激烈的死伤,数量不少。

只有鲜血的数量够多,才会散发如此之远。

乌云散去,银光再次挥洒,天地顿时变得明亮了许多。

风凌霄的视野也能看得更加真切,那场中矗立的黑影是一辆马车。

马车前面偶尔有所动作的就是拉马车的牲畜。

虽然名为马车,但却与凡俗之中的马车有所区别,这等马车是修士所乘用,打造得更加奢华。

而且许多修士所用的马车就是一件灵器,拥有各自独特功能。

速度极快不说,还有着特殊的保护能力。

甚至马车内部别有洞天,拥有远超外面所看见的空间,类似储物袋一样。

至于这辆马车是何等级,是不是传说中的那等神异之物。

风凌霄并不知晓,隔得太远,看不清详细。

那拉动马车的牲畜并非是马,而是混杂着一丝妖兽血脉的兽类。

马车前方,静静地站着一道人影,手拿灵器。

风凌霄看不真切此人的细节,只是模糊地瞧见一团黑。

但却能从此人身上感受到一股肃杀之气。

这便是气势。

远远一观就能清晰感受。

而此人四周的地面上,影影绰绰有着数团阴影。

风凌霄能从阴影上能勉强瞧见一些色彩,再结合大小和姿势。

判断出来,那些都是尸体!

一眼看去,所见情形就是这样。

风凌霄一时间也判断不出什么,不清楚那充满肃杀之气的人是谁。

他和马车又是什么关系?地上的人是不是他杀的?他们为了什么而厮杀?

满腹疑问,也只能静观其变。

场中一切都好像陷入了静默,谁也没什么动作,风凌霄也只能耐心的等着。

许久之后。

“咳!咳!咳!”一阵年轻女子显得难以忍住的咳嗽声响起。

咳嗽声在这黑林中显得十分突兀,不大的声响却听得十分清晰。

风凌霄也是眼神微动,有些惊诧。

因为咳嗽声是从马车内传出的,一名女子,听起来还很娇弱,因为她连咳嗽都忍不住。

这咳嗽的声音响起,马车前面的肃杀身影一动不动。

仿佛置若罔闻,又仿佛早有预料并不意外。

但这声音却像是一道信号。

周围树上的树叶动了,随后地面上的深草也晃动了。

从黑暗中走出了五道人影,缓步踏前,来到马车四周,将马车包围其中。

随着他们的现身,一道老迈的声音响起,波澜不惊地问道:“各位,想必是谋财?”

风凌霄眼中再次露出意外,他这才注意到,马车前室上还坐着一名老者,仿佛是车夫的样子,说话的正是他。

风凌霄要隐匿身形,就必需静气凝神,全力收敛自身气息,不能有丝毫外泄。

就不能以修为四处查探,只能靠自身最普通的五感来观察情况,也就没有发现遮盖在马车阴影当中的老者。

老者说完之后,一片寂静。

没有人回应他。

“既然是谋财,我等愿意破财免灾,付出一切代价保平安。”老者继续开口,试图与对方沟通。

声音虽然老迈,却没有丝毫惊慌。

有着一股沉稳老重之气,在这等境况之下也能让人有着些许心安。

而这次,围拢过来的数人当中,有一人做出了回应,言语却充满冷意,没有丝毫感情,“确实是谋财,但......也谋命!”

“唉!”老者叹了口气,似是有些无奈。

语调微弱,给人一种快老死了的感觉。

“嗡!”随着话语落下,马车前的那名肃杀身影手中灵器顿时激发亮起,大有直接动手的意思。

而他面对的方向并不是马车,而是将马车包围的那五人。

看来此人和马车是一路。

对方人多势众,他也不好轻举妄动,只是彰显出自己的态度。

此时出现的才是正主,决不是之前那些他能轻松解决掉的喽啰可比。

而对面的五人也没有急于动手,只是分位而站,将他们包围其中。

面对马车前那身影动手的前兆也只是提高些许防备神色,并不准备将其拿下。

这让偷偷观察的风凌霄有些摸不着头脑,这群家伙搞什么鬼?

不是说要谋财害命吗?

怎么着磨磨唧唧不动手啊。

看那地上摆着的几具尸体,四处飘散的血腥气息,双方也不是说说而已吧。

难道不知,事不宜迟,迟则生变的道理?

双方依然僵持。

马车上的老者没有再说话试图交流,似乎知道已经无法善了,而此刻陷入包围的情形好像也由不得他们过多动作。

包围马车的五人也当真只是围困,居然没有动手的意思。

僵持得久了,风凌霄也就看出来了,这五人肯定是在等着什么,不然没有形势大好却不动手的道理。

寂静之中,气氛越发凝重,冲突随时都会爆发。

许久之后,有第三人出声了,淡淡地招呼道:“准备好了,动手吧。”

这话是从四周阴暗处传出的,不属于已出现在视野当中的人。

还有人在暗中!

风凌霄不由眼珠微转,想搜寻出这道声音的源头,然而一无所获。

这是一名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年纪不算小了,想必是少妇......

随着这女人的话落,只见一件灵器从林中升腾而起,高跃半空。

飞上天的灵器立马展开,从上散发出一道圆形光幕,直接将此地笼罩在内。

如一只巨大的碗倒扣下来,把这片区域给封起来了。

这是一件能封禁地域范围的灵器,显然这伙人是不准备放活口离开了,要将对方尽皆斩杀在此。

难怪之前磨磨唧唧的,原来是在准备这件东西。

这是准备不死不休啊。

风凌霄明悟的同时,心里也在暗暗叫苦。

妈的,这玩意儿把我也封在里面了,这可如何是好?

顿时有想抽自己两耳巴子的冲动......

没事跑过来凑什么热闹,这不是找死吗?

算了,现在不便轻举妄动。

且先记着,以后再赏自己,以便长长记性,如果有机会的话......

他后悔了,真不该瞎打探。

跑过来干什么?

这下好了,自己也被锁在里面了。

那伙人一看就不好惹,还人多势众。

这要是被他们发现了,跑都没地方跑。

风凌霄一阵牙疼,一时间只能更加收敛气息,死死地猥琐在石块后面,大气都不敢喘。

心里祈祷千万不要被发现。

只希望这伙人做完该做的,直接收手离去,双方相安无事最好。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自己权当看了场热闹。

此时场中气氛立马更加凝重了,沉重的压力越发浓郁,仿佛连风都难以流通。https:/

围困马车的五人顿时气机一变,亦是肃杀之气升腾而起,露出了嗜血的獠牙。

各自激发手中灵器,闪烁光芒,威压骤现。

数人同时动手,既有人远攻,也有人欺身而上,就近搏杀。

如群狼扑食,凶残之意迎面而来。

而那一动不动的马车,还有马车前孤立的身影,就显得弱小许多,如一只小兽在群狼的狩猎之下。

与对方所展现出的强烈肃杀不成正比,仿佛下一刻就会被他们直接撕碎。

但风凌霄没这样觉得,这一切都只是表面现象。

他没有愚蠢到认为这马车是什么简单货色。

且不论那马车前的那人不是个弱手,之前说话的那个老车夫就肯定不是什么好惹的。

而且马车之内还有个貌似柔弱的女子,是不是真的柔弱还不得而知。

若能那么轻易就被干掉,早就成了人家的刀下亡魂。

这伙人何至于如此重视、如此谨慎,还特意用灵器将此地围困起来。

不过这伙人气势深沉,境界都不低,居然全是瑶光境。

手中灵器皆不是凡品,实力非同小可。

何况暗地里还藏着个少妇,直至现在也没现身,他们人数占据绝对优势。

即便风凌霄认为马车不简单,高看一眼。

但能不能在他们手里活下来还真不好说。

只能拭目以待,静观其变。

推荐阅读:

初夏贺北溟 萌妃粉嫩:太子宠上瘾 重生之君王 藏起孕肚离婚,郁总全球疯找 谍海风雷 我在日本战国当领主的日子 穿越成秦始皇长子 国运:开局固若金汤,我无敌了 小绵羊 炼道长生 女鬼惊魂 海贼之曼陀罗剑士 玉奴娇谢蕴殷稷 锦鲤弃妇:大吉大利,今日和离 阴命风水师 万魂道 我的弟子们实在太孝了 都市之天降神壕 心争幻界 展总别虐了,庄小姐已重生 剑王朝 校园特工 绝黑火鸟 医指成仙 我是特种兵之神级技能 斗罗之神赐武魂 鬼神天师 皇家童养媳 赤天行 人在吞噬,靠吃怪兽升级 封神之清平游记 开局周明瑞,准备偷渡源堡当最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