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各显神通

马车前的那道身影突然动了,身形一闪。

如迅雷般冲向前方迎面而来的两人。

他手中灵器大放异彩,亮至璀璨。

对方冲来两人亦是全力以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此人的实力他们是见识过的,地上躺着的数具尸体就是他的杰作。

若不想和他们一样躺在地上,那就必需竭尽全力。

电光火石之间,双方迎面撞上,已经交上一击。

双方的灵器碰撞在一起,刺目的火花四处溅射,刺耳的金属划过之声响起。

双方的灵器威力席卷,打斗散发出的余波震荡而开。

但与之前不一样,先前打斗的动静传出了极远,风凌霄就是察觉到后才赶过来查看的。

而现在,上方高空有着那件法器的存在,已经将此地的所有波动都给限制封锁住了。

不管是光亮、声响还是散发的余威,都在触碰到封印的边缘时被弹回,来回碰撞间消散于无形。

他们这短暂的交手,双方身影一错而过。

利用灵器亮起的光芒,风凌霄看到了,一条齐肩的手臂自交手之处掉落而下。

如其他的尸体一样,坠落在了地面的杂草上。

太快了,距离又远,光线也不好,风凌霄没看清到底是谁的手臂。

当他们交手一击之后,短暂的停歇中,风凌霄双眼来回扫视,想看清楚这次交锋是谁吃了亏。

看清了,断臂的是围困一方的人。

以一敌二,还将对方一条手臂斩下,此人实力非同小可。

那人一条手臂被斩,他却连哼都没哼一声,仿佛断的不是他的手。

只将另一只手中的灵器往断臂处一拍,以此压制伤势。

浑然看不出任何痛苦的模样。

这让风凌霄的眼皮一跳,意识到这群人也不简单。

完全就是刀尖上添血的存在,不知经历过多少生死搏杀才能将伤势和疼痛如此淡漠。

连自己的伤痛和手臂都能如此不当回事,那对别人的命就更加漠然置之。

虽然也有很多天材地宝、灵丹妙药可以治疗重伤,使得断臂重生。

但代价很大,若付不起这份代价,那便终身都只能成为一个残废。

关键是这种冷酷无情的心态,令人骇然。

这种人,很可怕。

皆是穷凶极恶之徒。

而另一边,其他三人扑向马车。

看其态势,马车才是他们的主要目标,而马车前那道身影和车夫老者都只是护卫而已。

他们要的是马车当中那貌似很虚弱的女子,他们要那女子的命!

也许是命,也许是别的什么东西,风凌霄只是猜测,并不清楚。

三个人,一人在后面激发灵器,灵器飞上前来,越靠近就变得越大,最终变得比马车还要大,高悬半空。

那是一座宝塔,散发着七彩光芒从天而降,底部直砸马车。

看起来十分沉重,大有要将其一击碾碎的态势。

另外一人丢出一只灵幡,灵幡通体煞白,如给死人送葬的一样。

此幡一出,阴风阵阵!

灵幡上面画着各种符文,还有着数朵白纸花,中间镂空宛如剪纸,下摆貌似纸条一样,条条飒飒来回飘荡。

灵幡围绕着马车快速围绕,来回间,一只只白色的,造型诡异又可怖的鬼魂张牙舞爪地钻了出来。

鬼魂一出现,顿时尖声惨叫起来,声音凄惨又刺耳,在这幽暗的森林中显得更加阴森、恐怖。

白色鬼魂立马找到了目标,齐齐盯向了马车,惨白的鬼眼中流露出无比的饥渴,马车中活人的气息让它们更加疯狂。

一股阴气从口中流露而出,嘴巴张得老大,露出一排排尖锐的牙齿,显得锋利无比。

嘴巴越来越大,半个鬼头都是嘴。

这景象看得风凌霄皮肤发凉,感觉阴森、渗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而最后一人,则显得有些波澜不惊。

摇头晃脑间,动作轻缓地取出了一只绿色葫芦。

拿在手中,不急不缓地将葫芦塞子取下。

随后,一股股绿色的烟雾从葫芦口中往外飘散。

烟雾一出现,此人脚下的草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衰败,原本翠绿的草立马变得干枯。

旁边一株粗约数丈的大树碰到了一丝这股烟雾,也立马开始生机消散,转瞬之间就破败枯萎。

郁郁葱葱的大树转瞬间就成了枯枝朽木,枯黄的树叶纷纷脱落,飘洒而下。

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此人能够操纵这股雾气的去向,想让它往哪里飘就往哪里飘,不会受到风的影响。

葫芦中的绿色烟雾是剧毒,很强烈的剧毒。

风凌霄吓得赶紧屏住口鼻,不敢再呼吸了,连此处的天地灵气都不敢吸纳入体。

他这个修为,窒息一段时间还是没问题的。

万一吸入一丁点这玩意儿,即便自己不死恐怕也得破功,再也隐匿不住身形。

看这几人各显神通,一个个心狠手辣都不是好惹的角色,风凌霄越发坚定自己不能暴露的决心。

实在没把握敢和他们扳手腕。

而那藏在暗处的少妇依然没有现身,除了施展封印法器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动作。

此人要么是需要一直维持法器的运转腾不出手来。

要么就是手段更加通天,作为压阵的最强存在。

隐藏暗处,宛如一条阴暗的毒蛇一样。

不知什么时候,什么地点,随时都会钻出来咬你一口,给予致命一击。

这种被不知底细的敌人给盯上的感觉更加难受,未知才最可怕。

让人如鲠在喉,即便想置身事外的风凌霄也觉得浑身难受,如芒在背。

目光再次看向众人围绕的中心,那辆不动如山的马车。

三人手段各异的攻击快速临近,已然接近了马车三步之内。

而在此之前,马车毫无动作,岿然不动。

让他们三人各施手段,没有丝毫想要打断、插手的意思。

好像针对的不是他们,也和风凌霄一样置身事外。

直至现在,对方的攻击立即临身,马车还是没什么反应。

看得风凌霄心里都捏了一把汗,这是要准备引颈待戮吗?

不是有着极强的手段,就是毫无反抗的实力。

看那老者淡定的语调、稳坐泰山的模样,还有马车中那一声不吭的女子。

这一切怎么看也不像是没点实力的样子啊。

重若千钧的宝塔猛然砸下,灵幡中阴森恐怖的小鬼张牙舞爪,剧毒无比的绿色毒雾迅速接近。

都直扑向马车,距离越来越近。

三步!

两步!

一步!

再有一瞬,马车必然四分五裂,尸骨无存。

而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嗡!”一道奇异的声音响起,如敲响的大钟般深沉、低闷。

一个厚重的黄色光罩以马车为中心激发出来,迅速扩大,呈现圆形将马车防护其中。

黄色光罩中各种符文流转,阵阵土黄色的灵力游走其上,给人一种厚重如大地一般的感觉。

光罩迅速扩大,将袭来的一切手段都向外推开。

如山压顶的宝塔再也落不下一丝一毫,反而被光罩顶得向上弹起。

阴森的白色小鬼直接扑到了光罩上,顿时像碰到了滚烫的火炉一样。

被烧得‘滋滋’作响,散发阵阵白烟,小鬼痛得龇牙咧嘴,疯狂鬼叫,顿时退避三舍,害怕得很。

而那剧毒的绿色烟雾也不必说,被光罩隔开,难以透进一丝一毫。

毒葫芦的主人不信邪,非要试试,强行以烟雾往里面冲。

强行接触的绿色毒烟被光罩顷刻消融,化为青烟袅袅直上,消散开来。

“灵符?”那施展灵幡之人发出略带讶异又阴恻恻的声音。

“还是地阶灵符,符箓世家果然名不虚传呐,嘿嘿嘿......”此人怪声怪调,对灵符的出现好像并不太意外。

而且对这坚不可摧的防护灵符没有过于担心,一副早已准备,胸有成竹的摸样。

他们三人没有轻举妄动,没再尝试着攻击那将马车防护在内的光罩。

灵幡修士微微侧头,朝着一方阴暗的树林说道:“当家的,到火候了,把准备的东西拿出来吧,嘿嘿嘿......”

说完,又是一阵阴恻恻的诡异笑声,而且一直笑个不停。

带来一股阴森到皮肤发凉的感觉,让人毛骨悚然。

至于那声‘当家的’,想必就是暗中那名少妇了。

至于那女人是不是真的就藏身在他所喊话的那个方向,其实他并不知道,谁也不知道。

他只是习惯性地朝着一个方向说话而已。

回应他的,是一抹红色光线自林中急射而出,速度奇快无比。

随着这道红线的出现,整个山林之中温度急剧上升,如同暴晒在烈日炎炎之下,特别燥热。

更伴随着一股强烈的威压凭空出现,压制此地空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势大力沉的压力。

其中以那灵幡中钻出的狰狞小鬼受到的影响最大。

此光一出,小鬼顿时锐利尖叫起来,仿佛遇到了克星一样,纷纷惊恐地回到灵幡周围,想要钻回灵幡中去。

但没有灵幡修士的允许,它们是不回去的。

顿时只能惊惧地紧紧贴在灵幡上面,或趴伏、或吊垂、或攀附,姿态各异地粘在灵幡上面,不敢再四处游动,只能利用灵幡散发出的阴气保护自己。

灵幡修士见状没有丝毫惊慌,反而是阴笑得更加开心。

那抹红光目标明确,直指马车。

转瞬之间就已然接近,直接击中在了马车外面的防护罩上。

红光刺在防护罩上,但也并未将其直接刺破。

受到这一击,防护罩顿时一滞,微微颤抖了一下。

其上流转的各种符文也变得更加缓慢,如同深陷泥潭,难以自拔。

由此可见,虽然未被一击打破,但也对这防护罩的运转起到了很大的阻滞。

火红的光线锐利地刺在土黄色光罩表面,双方僵持不下,各自光芒流转,疯狂对抗。

推荐阅读:

半岛,从和光北做队友开始 修仙之仙魔体 高冷女神的最狂赘婿 楚天徐兰芝免费阅读 仙为仆,帝为奴,满宗弟子皆离谱 从学霸开始走向真理之巅 寒门败家子王渊 冰河世纪:我觉醒空间异能 斗破:我把萧炎逼成了反派? 北斗帝尊 独足鬼 怒龙焚天 老爹的掌门系统 蛮妻送上门:勾心游戏 龙麒决 文明进化之位面商店 职场擒爱记 怪谈系制卡:开局制卡不灭孽蜥 高达利剑下的悲伤 锦绣芳华 纵横三国之一统天下 天秋剑歌 醉心烟雨楼 我的毒蛇明星男友 我从仙界来 猎艳修真 初唐小驸马 黑道疯子 浴血归来:宅女为谋 仙尘道决 网游之龙语者 绝世道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