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老头现身

而这时,众人才能看清那红色的光线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柄不过一指来长的小剑,通体火红。

对抗中,表面还散发出火舌缭绕。

导致这片区域的温度再次上升,已然非常炽热。

周围的花草树木都被这股炽热给烤得开始枯黄,水分迅速流失。

靠近一些的植物已经被点燃,熊熊燃烧起来。

风凌霄更是瞳孔猛缩,大惊失色,他感受着这股骇人的威势。

地阶灵器!

绝对是地阶灵器!

那柄手指长短的小剑,是一柄地阶灵器。

玄阶极品他有两件,非常清楚玄阶的威能。

而这小剑的气势和威压远超玄阶极品,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他能清晰的感受出两者巨大的差距,那绝对不是玄阶灵器可以拥有的威势。

这让他心底十分震惊。

听那灵幡修士的言论,马车上的光罩就是一张地阶的符箓。

而此刻,暗中的女人,竟然又扔出了一件地阶的灵器以作突破。

风凌霄忍不住目光上移,悄然打量着天空中将此地封禁的法器。

那件法器倒没有显露出多大的威势,但却能将此地这种波动都给掩盖下来,定然也是不会弱于地阶。

能拿出几件地阶灵器,并同时进行催动,那暗中女子的修为必然十分强大,这点毋庸置疑。

风凌霄嘴巴里苦涩无比,暗骂自己怎么就淌进这趟浑水里了,自己这点实力当真不够看啊。

此刻当真是后悔莫及,然而又没有后悔药可吃。

马车前那名护卫的身影也显露了出来,是一名年轻人,样貌倒是普普通通。

但脸上那股坚毅之色却是让人一目难忘。

手持一柄弯月形状的灵器,这柄灵器杀了数人,外加对方一条手臂。

但灵器表面依然光洁如新、闪闪发光,没有丝毫血迹。

他与另外两人虎视眈眈,但却没有再急于交手,只是相互防备。

因为此刻的交战重心已经转移到了马车之处。

而这种地阶灵器之间的较量,已经超越了他们能够插手的层次。

若敢硬凑上去,恐怕会被直接绞杀。

所以他们的打生打死此刻显得并不重要了,要保存实力,一切等待巅峰战力决出胜负来再做打算。

“火灵剑。呵呵,阁下准备如此充分,还真是有备而来啊。不过就当真觉得一定能吃下我们?”马车前室那名老者淡然开口道。

火灵剑对这种符箓有一定的克制作用,对方准备充分,而且了解己方的手段,专门作出了针对。

林中传出女子带着嬉笑的回应,“嘻嘻,能不能吃下,可要试试看再说呢。”

嗓音娇柔好听,可以想象到是一名身姿妖娆的美女子。

但声音来源缥缈不定,让人寻不到出处。

显然这是女子要将自己隐藏在暗处,不想暴露自己,或者说,是还没到现身的时候。

此刻,那一直僵持着的两件地阶灵器已经有了胜负倾斜。

火灵剑上散发出的火舌不停烧灼着防护光罩,消磨着这件灵符的力量。

这件能不动如山的灵符不惧其他一切攻击,但遇到这件同级别的火灵剑后便出现了颓势。

较量已经从一开始的势均力敌开始隐隐倾向火灵剑了。

剑尖已经刺破护罩的表面,探入其中,而且还在不断地缓慢深入。

土黄色光罩上符文的流转越发吃力和缓慢,靠近火灵剑的符文通通被燃烧掉。

局势上来看,貌似马车还是处于劣势。

但那老头面容依然波澜不惊。

风凌霄也不由得安心一些,强压下心头翻涌的剧烈情绪。

一旦自己情绪波动过大,容易导致气息外泄,会被发现。

这种情况下暴露出来,肯定被双方猜忌,绝对没好下场。

双方加起来七八个人,无一不是瑶光境,自己一个小小的洞明境,实在不敢班门弄斧。

要是被发现了,恐怕会死得很凄惨......

只有马车不那么轻易地被解决掉,双方两败俱伤之下,才能增加自己逃脱的机会。

打得你死我活才最好。

要是两边都同归于尽那就更妙了,说不定自己还能大发慈悲为他们收一下尸,随便捡几个储物袋,嘿嘿嘿......

风凌霄心里一阵嘀咕,不停咒着两边人。

火灵剑纤小的剑身已经有一半都插入了光罩之中,火舌肆虐间又加速削弱光罩的力量。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马车上的光罩支撑不久了。

袭击一方的人心中有些激动,死死盯着火灵剑,想看它突破光罩,一剑之下摧毁马车。

而那名年轻护卫,心底越发沉重,手中握住的灵器更加用力。

众目睽睽之下,没过多久,‘啪’地一声,光罩应声而破。

马车再次清晰地显露出来。

火灵剑没了阻碍,再次化为一抹红光向前急射。

灵幡修士三人顿时大喜,皆是等候多时了。

立马悍然出手,急不可耐地将手段都再次激发起来,直扑马车,大有将其瞬间撕裂的气势。

然而,当他们的灵器气势汹汹地冲到半路,火灵剑离马车不过数尺之距的时候,一股比火灵剑还要强上一丝的威压顿时显现出来。

众人登时心惊胆战,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有这种层次的手段。

感受得很清晰,威压是从马车内部传出来的。

马车轩窗上的帷幔轻轻晃动,从里面又飘出一张符箓。

这是一张十分浅淡的符箓,貌似有些透明,没什么具体的颜色,也不过巴掌大小。

其上临摹着一只鼎的样子,四周勾勒着各种符文,还有着类似阵法的奇异纹路,字迹娟秀,仿佛出自女子之手。

符箓飘出窗外,顿显祥光缥缈,笼罩四周。

就这样安然地停在马车轩窗前,微微漂浮,宛如风中的一张纸。

看起来并不如何厉害,然而,其上那股心悸的威压却是令人望而生畏。

此灵符一出,临近马车的火灵剑戛然而止,凭空悬停,再也无法前进一步,它周身喷吐的火舌都被压制得无法再往外冒出。

小剑微微颤动,发出一声剑鸣,想要突破这股禁锢。

不过,只是徒劳。

它被那张符箓拘押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一张小小的符箓,仿佛禁绝了马车前的这一方天地,万物无法逃脱。

场面顿时一片寂静,众人皆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神秘符箓和火灵剑的交锋,大气都不敢出。

一片树叶从高空飘落,来回摇曳间自马车上方落下。

当树叶触及灵符的祥光范围时,飘荡的叶片同样戛然而止,悬浮不动。

灵符之神异,再次超出所有人的意料。

风凌霄也深深地看了马车几眼,虽然目光无法穿透,什么也看不见。

那马车中的女子也不简单,能和林中那条美女蛇一较高下。

虽然符箓很强,但貌似也只能以作防御,没有展现出什么攻击性。

马车想要破局,必然不能一味的防守。

一直被动挨打,像个乌龟一样缩在壳中绝非长久之计。

所以,马车前室的那道苍老身影动了。

要还以颜色了。

他从阴影中站起身来,往前迈了一步。

众人看清了他的样子,是一个身着青布长衫的干瘦老头,微微有些驼背,看起来很苍老,两鬓白发自然落下。

衣衫看起来很普通,但干干净净。

也没显露出什么威严气势,但没有人胆敢小觑。

一脸和颜悦色、笑眯眯的样子,像慈眉善目、宽容敦厚的老爷爷一样。

老头弓着背,穿着一双普通布鞋的脚,轻缓地再往前走一步,走到马车最前方。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他,风凌霄也不例外。

已经走到马车边缘的老头,脚步不停,依然闲庭信步般往前走。

仿佛是在自家小院散步一样轻松自然。

可当他下一步落下之时,所有人都目露惊骇,大吃一惊。

因为,这老家伙从马车边缘一步踏在了空中,而他的身形却没有往下坠落。

就这样在空中行走,如履平地。

这代表什么?这代表老者修为极其恐怖。

凌空飞行,那是开阳境强者才有的手段。

这老家伙难道已经是开阳境了?

这个念头让人惊悚,头皮发麻。

开阳境一出,谁人能挡?

开阳境强者,谁敢冒犯?

还打,打个屁啊。

一群人都扛不住人家一巴掌。

经过了短暂的惊吓,众人强行稳住情绪,略加思索也明悟了过来。

这老家伙肯定不是开阳境,如果他达到了这个层次,那还需要前面磨磨唧唧这么久?

之前还开口愿意付出一切代价保平安,分明就是一副不愿意惹事,想息事宁人的样子。

哪有这种开阳境的强者?

他们这些人,谁要是胆敢如此羞辱那等层次的人物,早就被人家一巴掌给灭了。

何至于此。

这老家伙也没凌空飞行,只不过是踏空行走而已。

想明白了这些,那围困马车的五人稍显安定,互相望了望,想从同伴那里获得信心。

冷汗还在顺着面庞不停流淌,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

也没想象中的那么恐怖,如果他们利用一些手段也能达到这种效果。

谁知道这老家伙是怎么弄的,搞不好就是在装神弄鬼,故意虚张声势。

推荐阅读:

赵义赵高 虫袭异界 仙君有令:小妖入怀! 寻幽探异实录 妖神记之崛起 九鼎御天 傲剑狂尊 官途:权势巅峰 三国之我为丞相搞后勤 请称我创世神 修仙:从灵农开始肝经验 病弱美人替弟出嫁后怀崽了 剑来 秦向河胡椒不吃花 男配的佛系人生 方墨 彭战林雨梦 初之心盛霆烨 神妃太嚣张:禁欲少主,千里求撩 苏墨会画画的萌叔 天武之途 我在奥特世界收获了一堆前任 地狱女神的网王游 总裁的危情游戏 重生福妻小神医 盗梦天才 快穿之温润男神 今天就是末日 神奇的农庄 杀死这只幽灵 晏少的第25根肋骨 狗血那么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