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高高挂起

如果是这样的话,反而说明他们已是穷途末路,没招了。

但反过来,如果这老家伙真是凭借自身修为就能做到这一步,虽然离开阳境还差得远,但也十分恐怖了。

恐怕已经是瑶光境大成,在同境界之中鲜有敌手。

这种修为依然不是他们可以抵挡的,只能寄希望于‘当家的’出手了。

五人心思各异,目光缥缈不定,想要‘当家的’赶紧出来挡住这老家伙。

风凌霄也是被吓得不轻,心都缩成了一团。

自己这件银叶斗篷在瑶光境面前躲躲藏藏还行,要真是遇上开阳境那等绝世强者,恐怕会被一眼看穿,然后被人家一根手指头戳死。

甚至都不配人家出一根手指头......

想想就令人不寒而栗,浑身发凉。

赶紧再次静气凝神,坚决不漏出一丝一毫的气息,仿佛与那块石头融为了一体。

老者在距离地面两尺来高的空中行走了几步,震慑了一下这群宵小。

但这样是不够的,他既然已经现身,就不可能轻易罢手。

出手就必须要见血!

老者再次一步迈出,脚步落下之时,突然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

老头的身形就这样凭空消失在视线中。

下一瞬间,那使用宝塔灵器的修士身前虚影一晃,显露出一抹模糊的影子。

宝塔修士瞳孔猛张,心头大惊,浑身汗毛倒竖起来,一股强烈到极致的生死危机感浮现他的心头。

然而他震惊之下还来不及任何动作,剧烈的心跳还来不及跳动第二下。

一只枯槁的手掌就已经捏在了他的脖子上。

那一刻,他感觉到,仿佛是几根干枯的树枝死死卡在自己的脖子上。

没有丝毫温度和湿度,感受不到任何感情。

貌似枯枝的手掌,却犹如天地间最为强大的锁链。

牢牢控制着他,使得他无法动弹,没有丝毫挣扎的余地。

这便是他这辈子最后的感受。

下一刻,掐住他脖子的老者手指开始并拢,骤然发力。

“噗!”伴随着血肉和骨头断裂的声音,一颗头颅冲天飞起。

略微一顿后,猩红的鲜血才从断掉的脖颈之中喷涌而出,如同喷泉一样直飞冲天。

鲜血抛洒半空,如一场血雨。

然后向下坠落,将地面的青草地染成触目惊心的红色。

当尸体当中的鲜血喷洒得差不多了,力竭之后,无头尸体才缓缓无力地往后倒去。

老者掐断他的脖子之后就收回了手,那肆虐狂喷的鲜血近在身前,却没有一丝一毫沾染到他身上。

从他干净整洁的衣衫上来看,他是一个爱干净的人。

老者自始至终都站在尸体前面,脸上依然挂着和煦的、慈眉善目的笑容。

丝毫看不出刚刚捏断了别人的脖子,仿佛只是掐断了一根微不足道的树枝一样。

这阴暗的森林中,鲜血喷洒,无头尸体滚落

周围地面上还摆着数具残肢断骸,浓重的血腥气味四处飘散。

那老家伙仿若慈眉善目的笑容,此时令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风凌霄也忍不住汗毛倒竖,心惊不已。

老家伙的实力恐怖如斯。

看起来和蔼可亲,实则杀人不眨眼。

自己知道他很强,但也没想到这么强。

举手投足间,一手就捏死了一个瑶光境的修士。

这些家伙,真没一个省油的灯!

场中再次陷入了寂静,被老者这雷霆出手给震慑住了。

马车中的女子和那名年轻护卫,没有欢呼雀跃,看不出高兴与否,只是十分平静地注视着这一切。

眨眼间,围困的五人变成了四人。

剩下的四个心生寒意,忍不住下意识地倒退一步。

他们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双手沾满鲜血的人。

但,也怕死啊。

实在是这老家伙的实力太过强大,手段诡异,不是他们可以抵挡的。

那宝塔修士连丝毫的反抗都没有就被一把捏死了,令人胆寒,心生惧意。

面对无法抵抗,手段血腥的敌人,比死亡更加恐惧。

死前的时刻,才是最可怕的时候,远比死亡本身更可怕。

现在可以确定了,这老家伙绝对不是虚张声势,而是真正的大能之人,瑶光境巅峰!

如今唯一的希望,便是暗中还未现身的主事之人,那名暗中操纵一切的美女子。

只有她才能抵挡住这老家伙。

那女子虽然是他们‘当家的’,但同样行事诡异。

尽管是一伙的,也一起合作了许久,他们却从未亲眼见过她的真实样貌。

就连对面马车上以及这老头是什么人他们都不知道,他们只是听命行事。

他们只是那女子的手下,说好听点是手下,说不好听点就是工具罢了。

他们都有着致命的把握捏在对方手中,或服用需要定期解毒的毒药、或修炼无法脱离她的功法......

每次事成之后,‘当家的’倒也不曾亏待他们。

丹药、灵器、功法、灵石应有尽有,出手阔绰。

但同样的,干的也都是一些提着脑袋卖命的活儿。

那些东西不过是豢养他们罢了。

给牲畜喂好吃的才能得到更多的肉。

给他们上好的资源,自然就是要他们能卖更有用的命。

尽管知道,但无法逃脱。

事儿办好了,活下来了,好处应有尽有。

要是胆敢背叛、临阵脱逃,嘿嘿,那就准备面临生不如死的下场吧!

为了震慑,让他们亲眼见到过背叛的下场,痛苦到满地打滚、亲手将自己开膛破肚,把心肺都给掏出来,却就是死不掉。

状若疯魔一样,趴伏在地上哭着求着让‘当家的’杀了他,死死哀求。

那女人却是真正的魔头,铁石心肠至极,对此没有丝毫心软。

身在阴暗下同众人一起眼睁睁地看着背叛之人自己将自己折磨至死。

那一幕幕如同梦魇一样萦绕在见过的人脑海中,心惊胆寒,彻底扼杀了叛逃的心思。

面对‘当家的’,只有敬畏和恐惧,不敢生出丝毫异样的想法。

所以,谁也无法揣测她的想法。

她会如何做,他们也没有把握。

在这种生死关头,他们的命值钱吗?她真的会在乎他们的生死吗?

面对强敌,他们只能惴惴不安地往后退缩,等待着‘当家的’施命发号。

如果那女人喊他们冲上去杀了这老家伙,即便是摆明了送死,他们也得硬着头皮上。

“啪嗒!”主人已死,无人控制的宝塔化为原本大小,从半空跌落在地,发出一声响。

响声并不大,但在这落针可闻的地方却十分清晰。

风凌霄偷瞄了一眼那宝塔,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老者没有关注这件灵器,看也未看一眼。

只是皱皱巴巴的眼皮微抬,露出浑浊的双眼望向一侧方向。

众人随着他的目光看去,那地方空荡荡的,只有一株一丈来高的杂草在微风中来回晃荡。

看不出丝毫异样,平凡至极。

但老者就是这样一瞬不瞬地盯着那里,青布长衫猛然一震,衣袖翻飞,浑身气势大涨。

沉重的威压自他身上散发而出,横扫四面八方。

宛如无形的风暴充斥着这片空间,压制着此地。

众人脸色变得苍白,在这股威势面前,竟有些难以自持。

风凌霄亦是心神不安,即便这道沉重的气势没有针对他。

只是余波而已,依然压得他简直喘不过气来,脸色都有些发白。

他拼命的镇定,严加隐匿,不敢露出丝毫马脚。

见老者这副凌冽的态势,确认无疑的样子。

‘当家的’也知道自己躲藏不住了,老家伙是真的发现了她的踪迹,而不是胡乱猜测。

随即,娓娓动听的女子嗓音响起:“哎呦~怎么还生气了。情报有误呀,真是太失策了,你这老东西的本事比预料中还要强上几分呢。”

声音好听,还蕴含着诱惑的成熟魅力。

不像在这杀人场地中所说,倒像是在深夜闺房的撒娇言语。

风凌霄听着忍不住直翻白眼,心道:你都要把人家往死里弄了,人家还能不生气?

这下好了,惹出这么一个修为恐怖的老家伙,看你怎么办。

老家伙虽然看起来快老死了,到头来谁先死还真说不定。

老者一出手,优势的天平又偏向了马车一方。

不过,风凌霄也没小看那声音充满诱惑,行事却如毒蛇的女子。

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反正自己是高高挂起的,坚决不冒头就对了。

在老者强势的注视下,女子不得不现身出来。

只见那平平无奇的半尺杂草摇曳间突然就变成了一团黑影。

随即黑影一晃,就拔高成了人形的模样。

此地除了老者,无人能看出端倪。

这一幕看得风凌霄心底一惊,这手段可比自己强啊。

她都能被发现,自己不会也暴露了吧?

心里又赶紧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那女人气息太强大了,老家伙肯定是容易感应一些。

自己修为低下,气息微弱,又有银叶斗篷这件宝贝,他肯定不能发现我。

“咯咯咯......”那黑影抬起一只手,捂着嘴的样子,笑了起来。

声音正是那女子的,终于被迫现出身形了。

推荐阅读:

离婚签字时我重生了 嫡女重生谋定天下 囚爱,夜夜贪欢 穿越到进击的世界 网王之反转大魔王 无限修仙玩家 婚殇,迷城内的花朵 薄情世子动心后 农家种田:我有一座物资回收空间我叫叶老蔫 哄他!吻他!不孕不育老公被撩到失控苏染司擎尧 最强神医狂婿 狐妖之心目犹初 都市圣手天医 乙女修罗场:反派万人迷拒绝撩人 这是我男神Ⅲ[综英美] 虹彩龙的位面之旅 太子妃她重生了 纵横三国之一统天下 战国第一纯爷们 展总别虐了,庄小姐已重生 飨月剑侠录 废柴逆袭:这个嫡女太彪悍 妖兽丹神 魂梦九天阙 凤狼斗 无敌从八百年前开始 铁肩柔情 凡尘行之道尊 惊魂职校 美利坚之鹰 唯一继承人之噩梦商店 蛇行九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