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神仙打架!

不过她的身形全都笼罩在那件宽大的黑袍之内,从头到脚都被包裹住了,不漏丝毫。

就连气息也被黑袍所遮盖,令人难以查探。

由此可见,这件黑袍也是一件灵器。

风凌霄着重看了她几眼,可惜月黑风高,黑袍又很宽大,看不出什么内容。

以这女人的声音,想必姿色也是绝美,竟然不能一睹芳颜。

可惜,实在可惜。

倒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只是想欣赏一下。

单纯的欣赏!

“怎么这样不讲究呢?人家是女子,实在羞怯。干嘛非要人家出来抛头露面呀~~~”女子朝着老家伙娇滴滴地说着,还抬手虚拍了拍。

一副小女子跟夫君撒娇,叫别人死鬼的样子。

她撒娇的对象要是个年轻小子倒也罢了。

对着一个老得快入土、黄土埋到脖子的老家伙,简直让人倒胃口。

这女人口味儿也太重了,如此饥不择食,莫非是压抑太久,寂寞难耐?

风凌霄微微砸吧了一下嘴。

老者难得的收敛了笑容,没有与她调笑的心思。

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颇具威严问道:“阁下是何人?竟敢袭击我公仪家!”

“戚~”女子不屑一顾地发出一声嗤笑,“左绍元,你不过是人家养的一条狗罢了。还你们公仪家,啧啧啧,真不要张老脸......”

女子怪腔怪调一阵辱骂。

名叫左绍元的老者却不见丝毫动怒,甚至又恢复了淡淡的微笑,变得再次和善起来。

好像对方骂得对,他很赞同一样。

人家越骂,他好像笑得也就越开心。

那副微笑神色不似作假,好像真就是从心底有感而发的一样。

对面那女子也发现了,顿时闭嘴不骂了。

“左绍元,藏得挺深啊。人都道你是瑶光境后期,没想到已经偷摸步入巅峰之境了,看来公仪家对你还真是不错。”女子口吻变了,不再冷嘲热讽,发现那没有用。

女子一语中的,却让其他人惊得一身冷汗。

瑶光境巅峰!

风凌霄头皮都麻了,乖乖,那可是再进一步就是开阳境了啊!

难怪一手就捏死了宝塔修士。

特别是围困马车的那四人,都紧张到不行。

冷汗顺着额头直往下淌,表面上却还是装作镇定模样。

提起这茬,左绍元眼角隐约地瞄了一眼马车,眼神中透露着一闪而过的宠溺。

对着黑袍女子淡然道:“不过侥幸罢了,算不得什么,阁下也不弱于我。”

“呵,我可没你这老东西那么好运,拼死拼活才勉强有几分自保之力。那像你,随随便便巴结一下人家,把人家舔舒服了,就轻轻松松得到了。”

“噢?勉强几分自保之力?”左绍元反问,随即抬头看了看头顶的那件封禁灵器。

其中含义似是再问:这就是你说的自保之力?既然是自保,那这是什么意思?

女子看出了他的意思,笑吟吟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罢了。”

左绍元的眼神陡然间一变,温和的双目顿时精光炸现,强烈的威势直逼女子,森然喝问道:“替人消灾?替何人消灾?”

他有些怒气难忍了,背后竟有人想加害小姐,置于死地,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

他们对自己这一边的情况了如指掌,还做出了针对,完全就是精心安排的一场刺杀!

“咯咯...咯咯...”女子发出一串银铃般地笑声。

老家伙恼羞成怒了,她很开心,开怀至极。

在她的笑声中,左绍元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眼神如要吃人一般凶戾。

这与之前女子辱骂他的反应截然不同。

就在左绍元忍不住要动手之时,女子终于停住了笑声,回答道:“你问这话可就外行了不是,我办事可是很有原则的,绝对不会干出那种出卖雇主的事情。”

这种回答让左绍元怒火难压,消磨了他最后一点耐心。

既然问不出来,那就动手!

打个半死,再做他论!

将对方的脖子捏在自己手中,掌握对方生死之时,自然就能知道想要了解的一切!

左绍元一身修为突然爆发,青布长衫猛然一震,身形炸动,直扑黑袍女子。

如同瞬移,刹那之间就到了黑袍女子身前。

瘦如枯枝的手爪锁向她的脖子部位。

想要击穿黑袍直取对方咽喉。

一旦被抓住,恐怕要落个和宝塔修士一样身首异处的凄惨下场。

但女子不是宝塔修士,两者有着云泥之别的差距。

就在左绍元近身之时,女子双手掐诀,高空之上封禁此地的灵器立马射下一片水墨之色,挡在女子身前。

左绍元的手爪一击就抓进了水墨色之中,迅疾的身形立即变得缓慢。

他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过高空之上的那件灵器。

女子乘机身形一飘,形同鬼魅般往后退出十余丈。

直接远离了老家伙,明显不想跟他硬碰硬。

左绍元一手抓了个空,但没有丝毫的意外,他也没想过能一击得手。

对方耗尽心机算计自己,自然不可能如此轻易就被拿下。

凭借他的感知,对面这女子的修为并不弱于自己。

若放在以前,自己还会矮上一头。

尽管对方了解详细,但不可能事事都能知根知底。

她未曾掌握的底细,就是己方最大的优势。

比如自己隐藏的突破了的修为,还有从不示人的底牌手段。

几乎就是在身形被阻拦,女子后退的瞬间。

早有准备的左绍元翻手取出一把玉尺。

玉尺晶莹剔透,其上星光点点,有着各种纹理。

玉尺到手,立马就被左绍元催动起来,朝着女子身形一拍而下。

玉尺荧光大放,驱散四周黑暗,照亮左绍元的身形。

荧光映射之下,此刻仿若神明。

一道虚影自尺身之上浮现,那是一道放大许多倍的尺影。

尺影自上而下,朝着女子径直压下。

一尺下来,空间都受到猛烈的挤压,凡是三十丈之内的树木花草都承受不住这股强烈的力量,顿时崩溃,化作碎屑四处纷飞。

即便是数人合抱的粗大树干也应声而炸裂,化作无数碎小木块,‘咔咔咔’的树木断裂声不绝于耳。

一尺之威,扫荡方圆三十丈。

本是郁郁葱葱的树林,此刻立马成了一片空地,只剩无数树木残骸上下翻飞。

在这碎木如落雪一样的场景中,那女子的身影却蓦然消失不见。

左绍元双目一眯,来回扫视,四下搜寻。

他能感觉到,自己这一击并没打中对方。

神仙打架,牵扯甚广。其余之人如避蛇蝎,纷纷远离,生怕被波及。

那护卫青年也闪身到马车旁,弯月一样的灵器横握身前,充满警惕地观望四周。

“呵呵,真是年纪越大脾气也就越大。面对我这样一个弱女子,怎么如此心狠手辣?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女子身形消失了,声音却又如之前一样从四面八方缥缈而出,让人摸不清她的方位。

正在左绍元搜寻她身影之时,突然脸色一变,猛地一抬头。

只见他头顶之上涌现一抹水墨色,绽放如一朵水墨画中的黑色莲花。

其中还夹杂着一道黑色身影。

身影掩藏在水墨莲花之中,让人一时间有些分不清具体位置。

水墨莲花挟万钧之势,从天而降,直击左绍元头顶。

左绍元承受着临空而来的压力,青衫长袍被压制得再也飘飞不起来。

但不可能坐以待毙,手中玉尺一举,再次发出一道尺影。

这次的尺影却是自下而上,冲天而起,迎面撞向上方袭来的攻击。

“轰隆!”一声巨响。

尺影不堪重负,光影立刻变得虚幻起来,然后直接崩溃开来,化为阵阵光点消散。

碰撞中,玉尺虚影被直接击溃,没能阻挡住对方哪怕一瞬间。

左绍元见状,浑浊的瞳孔猛地一缩。

却来不及过多动作,水墨莲花铺天盖地砸在了他的身上,地面顿时一阵震颤。

一道强烈的冲击波以接触之地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再次掀起地面上的无数横枝断木。

地皮连同草木如毯子一样也被掀得飞起。

交战之处犹如风暴中心,天怒肆虐。

地面顿时显露出大片赤裸的泥土,还有地下夹杂的巨石裸露。

待尘埃稍定,众人急不可耐地往中间看去。

按照之前的样子,那老家伙肯定是结结实实挨了这一击。

风凌霄躲地较远,没受到多大的影响,此时也是眼巴巴地盯着那里,想知道那老家伙被打死了没。

他是不希望这老家伙死的,死这么快,没两败俱伤,他怎么逃?

尘埃渐落,目能视物。

只见之前左绍元站立的地方已经大变样了,地面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凹坑。

坑的中心就是他之前站立的地方。

至于左绍元被打成什么样了,则完全看不见,也没人敢靠近去查探。

马车前的那名青年护卫也看着地面的凹坑,但面无表情,既无担忧,也无惧怕。

马车在那枚灵符的保护下安然无恙,四周不动如山。

而车前的那柄火灵剑明显有些难以为继,已经渐失锋芒,被死死压制。

至于马车当中,依然没什么反应,那名貌似柔弱的女子连马车帷幔都不曾掀起,更别说往外看了。

好像一点都不关心外面的打生打死,貌似跟她没关系一样。

一时间,场中沉寂了下来。

推荐阅读:

寒门逍遥小郎君 杨峰魏啸霆 重生八零:穿成男主的凶残大嫂 真视黄金瞳 都市鉴宝天王林枫 盖世古仙医 快上船,反清复明啦 腹黑太子潇洒妃 影帝是个嗲精 斗罗之天蝎 惊悚游戏:戏精大佬又在暴打NPC 嫡女毒又娇,太子亦折腰 热门大搏杀 御品小厨娘 穿回石器时代 娱乐:网恋奔现,开局修罗场! 闪婚少校小老公 你是人间理想 重生之地狱难度 无上血脉至尊 老爸养成计划 清穿之禛爱一生 方寸道 被夺气运,我靠撸猫爆红求生综艺 千仞雪:从堕落开始无敌于斗罗 六道天魔 机甲时代 锦绣年华赠天下 寒门帝婿 仙二代也很难啊 游走七龙珠 原神,没人比我更懂后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