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狺狺狂吠

而目光所及之处照样不见黑袍女子的身影。

未过多久,凹坑之中蓦然展现强烈威压,如烈焰般突然升腾。

威压出现的同时,一抹身影拔地而起,化为一道青色光线直冲上天。

当飞到半空之时,玉尺再次出现。

玉尺在前,左绍元在后,都向天上那件灵器冲去。

玉尺受到他的激发,再次变大,厚重的威势显露无疑。

这次出现的不是虚影,而是玉尺变大后的灵器本体。

左绍元挥手冲天上灵器一拍而下,随同着玉尺真身也跟随一击拍去。

玉尺的不凡威势,此刻尽显无疑。

众人都清晰的感受,也了解到了它的层次,玄阶极品!

就连风凌霄都清晰地察觉到了,这把玉尺不弱于自己手中的白龙枪和清泉剑。

只不过使用者差距太大,所展现出来的威力天差地别。

人家左绍元激发起来跟自己用起来完全不是一个级别,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风凌霄心里轻叹一声,唉,手握金山银山,自己却没本事用。

这他妈的只能怪自己修为低下,怪不了别人。

不光不能怪别人,还得对郁梦竹谢天谢地,跪下拜服。

这一刻风凌霄才懂得,人家可真是出手大方,只是自己本事不济,根本没发现人家给的东西有多厉害。

心里想归想,眼睛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天上的交锋。

玉尺威势十足的拍去,也确确实实打到了天上那件灵器的身上。

可那件隐藏的天空中的灵器周身显露出浓重的水墨之色萦绕自身。

玉尺拍在了它周身的水墨色中就像陷入泥潭一样,万钧之力却没激起半点水花出来。

这一幕让众人意外,却又感觉在情理之中。

属于是觉得那件封禁灵器很强,但到底有多强,谁也不知道。

现在有了对比,算是有了比较清晰的认知。

玉尺就这样停滞在半空中,前端陷入了水墨色的纠缠。

两者僵持不下间,左绍元施法的手臂用力一震,向玉尺中狂送灵力,想强行挣脱。

玉尺威势再涨,周身光芒再次夺目而起。

尺身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尽显挣扎之色。

“咔、咔。”两声清脆的声响自玉尺上传出。

只见一道裂缝浮现玉尺身上,随后缓缓的,裂缝左右前进越来越长。

同时,缠住玉尺的水墨颜色也越发深沉,扭转也愈发吃力。

双方在较着劲。

清脆的碎裂声音越来越多,声音越来越大,玉尺上面的裂痕也越来越多,缝隙也在逐渐扩大。

最终,在水墨色沉重的扭转下,‘咔嚓’一声响。

玉尺彻底崩碎!

成了一块块的碎片和残渣。

从空中零零散散的飘落而下,落下的途中灵力散失,化为了原本大小。

最终在左绍元阴沉如水的脸色中,碎片都跌落在了地面,看起来像是一块块碎掉的水晶。

左绍元只是看了一眼玉尺残骸,便抬起头,目光再次盯向了空中的那件散发水墨色的灵器。

自己灵器被毁,他的脸色虽然不好看。

但浑身气势依旧荡然,没有丝毫气馁之色,依然冷静、沉着。

但这一幕落在风凌霄的眼中,却是脸色变得扭曲。

他心疼,心疼那件玉尺。

极品灵器啊,就这样被打碎了,白白浪费掉了。

这要是给自己,为仙剑碎片恢复实力得多好?

他比左绍元还要心疼,搞得毁掉了他的灵器一样。

“咯咯,左绍元,你还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啊。居然对我一个弱女子下这么重的手。”

黑袍女子的声音再次显露出来,明明是她打碎了别人的灵器占了便宜,却仿佛是她差点被欺负的语气。

左绍元不答话,只是盯着天上那件灵器看,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怎么?左绍元,看上我这件灵器了?”

“只要你放弃公仪家,誓死追随我,做本姑娘的护花使者,我可以考虑将它赐给你哦,咯咯咯......”

说完,又是一阵笑声。

风凌霄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她为什么喜欢一直笑。

感觉强者都有些特殊的怪癖。

不过这也很正常,修炼本就是一件枯燥无比的事情,对精神的折磨巨大。

在这种常人难以想象的重压之下有些特殊的精神变态也是正常的。

更不提还有一些功法的特殊副作用,或者练功有些入魔之类的。

一直保持着稳重的左绍元却显露出了讥讽的神色,反唇相讥道:“你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了,当真吃定我了不成?”

公仪家是他的底线,谁也不能拿此挑衅。

他话音落下,未待黑袍女子回话,马车中却响起了那柔弱女子的声音,“左爷爷,就用我这只灵笔吧。”

这个女子的声音如黄莺般轻柔动听。

她说完后,马车轩窗的帷幔微微一动,从中飘出一只灵笔。

一只晶莹剔透仿若白玉的灵笔,其内水玉流转不停,很有灵性,周身散发着碧波光滟,煞是好看。

灵光充盈的灵笔除了好看,还显露出一抹秀气,宛如女子闺房写画之笔。

听那女子所言,这笔还确实就是她的。

倒是有一抹大家闺秀、书卷香气的韵味。

左绍元转身,张开手掌,那化为一道白光的灵笔就自动落入了他的手中。

略带恭敬,小心翼翼地拿起了这只笔,左绍元朝着马车微微躬身,眼目中再次流露出宠爱和温情神色,轻言细语道:“多谢小姐,让小姐心惊了。”

马车中没什么回复。

女子已经说过许多次了,让左绍元无需如此多礼。

可左绍元总是嘴上答应,礼数却从未少过。

此情此景,也不是说这种事情的时候,女子便也就不再多言。

左绍元纤悉不苟地手拿灵笔,好似生怕把它拿坏了,或者埋没了它。

“戚~~~”黑袍女子见他这幅‘卑躬屈膝’的样子,再次不屑的嗤笑一声。

“左绍元,你好歹也是洞明境巅峰之人,竟对一凡俗女子如此卑躬屈膝,真是丢尽了修士的脸面。听我一句劝,别给人家当狗了,以你这等修为,哪个宗门、势力不得奉为上宾?”

“还是把这丫头交给我吧,嘿嘿嘿,雇主的价码可是不低呢。我分你一半如何?”

“管这丫头是去死也好,去给人家当奴作婢也罢。就算给人家当了炉鼎,也不过是个凡夫俗子而已,你又何必如此上心。”kuAiδugg

黑袍女子知道他无法容忍对那公仪家的丫头说三道四,便故意说这种话。

左绍元这次却没有动怒,也没有反驳,不理她。

倒是风凌霄,听完后暗暗看了马车几眼,疑惑想到:那马车当中的女子,这件事的首要目标,居然是个凡夫俗子?

这女子有老家伙这种级别的护卫,还招来黑袍女子等人大费周章地针对她,绝对是有着不俗身份的人。

这种人怎么会不是修士呢?这让风凌霄不得其解。

“你这般优柔寡断,如此心慈手软。何时才能修为有成,封神成仙?!”

“修炼一途,十阶九境。每一次的进阶,都是无数修士梦寐以求,付出一切甚至生命的一步。只有站得更高,才能更加尽情领略这仙界无上的风景。”

“实力代表一切,强者之下尽皆蝼蚁。这个道理,难道你不懂吗!!!”

黑袍女子说到最后,陡然一声厉喝,想要以此让他心神动摇,乱他心境。

然,她太过小看左绍元了。

他对此不闻不问、充耳未闻,只是目光柔和地看着手中这只灵笔。

目光一寸寸地来回看着这只笔,眼神中充满许多复杂的神色。

而黑袍女子这番话对他丝毫作用都没起到,甚至不知道他有没有在听。

顿时把暗中那女子气得脸色铁青。

她这番话倒也不是没人听,风凌霄就听得很认真。

特别是后面几句,犹如画龙点睛之笔。

听完之后只觉浑身热血沸腾,上下通达。

他甚至有些崇拜暗中这名黑袍女子了,不愧是强者,修炼心得果然不凡。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而已。

出去是断然不敢出去的,听听就行了。

该当乌龟的时候还是得老老实实当乌龟。

“你在狺狺狂吠些什么?”左绍元见她闭嘴了,也就抬起了头,淡然反问一句。

黑袍女子的脸色从铁青变得黑如锅底,身子都隐隐气得有些发抖,胸腔中的恼怒呼之欲出。

“你给我——死!”黑袍女子锐利尖叫一声。

一直高悬天上封禁此地的那件灵器顿时往下猛降,那气势犹如天威降世。

众人顿时压力猛增,空间变得凝滞,极速压缩间,仿佛天空都砸下来了。

感觉下一瞬间整个天空和大地就要合在一起,自己就要被夹在中间,砸得血肉无存。

而这道威力超然的攻击就是想杀掉左绍元,他处在风暴的中心,所承受的压力最是巨大。

面对这道前所未有的攻伐,左绍元却丝毫不慌,手中的灵笔给了他极大的信心。

体内灵力如泉涌,浑身修为一震,衣衫再次剧烈飞舞而起。

左绍元将灵力疯狂灌注进手中的灵笔当中。

灵笔水光滟滟,散发一道奇特气息。

气息并不强,与从天而降的强大威势不成对比。

推荐阅读:

乡村:桃源风流小农民 快穿:宿主是个狐狸精 巫师时代:我能解析万物 地表最强九千岁,我靠加点成武圣 快穿套路:逆袭BOSS反撩男神 楚阳林逸秦海叶晨 狐妖:开局抽取风后奇门 将军夫人惹不得沈婉 [陆小凤]西方之玉 半世影歌 木遁加写轮眼,你让我去当辅助?姜平 封玄澈云昭昭燕云台 黄泉酒吧 与神混在一起的日子 黄粱美梦都是你 天运词条,从熟能生巧开始 光之国:你们战队没人手撕怪兽? 八零娇软后妈,撩最猛军官嘎嘎乱杀 洪荒之巫乱封神 一刀倾情 神脉毒尊 诛仙斩龙传 夜圣妖雨 遇见你,下次 我在女尊世界修练茶艺 这个明星只想做慈善 农家奋斗记事 半生凝眸 太出名了也不好 长生之奴颜子玉,追寻强者视野 古典复兴的无限游戏 大侠养成系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