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该现身了吧

但灵笔这特殊而内敛的气息却能不受黑袍女子灵器的任何影响,照样流转不停。

由此看见,这件娴雅的灵笔丝毫不逊色于威压鼎然的水墨莲花。

灵笔散发出的柔和光芒将左绍元整个身前包裹在内,让他不再承受自上而下的磅礴威压。

左绍元意气风发,苍老的身躯显露别样气势。

手拿灵笔,身躯微躬,猛然射向天空,直面对方。

黑袍女子所施展的灵器确实很强,属于地阶下品拔尖的存在。

但纵然威势很强,但却无法压制住灵笔。

水墨莲花携天威而降,灵笔如的笋拔地而起。

水墨莲花的四周如同阵法一样显露出一个符文圆盘,旋转不停,灵气四溢。

而灵笔淡淡光辉清明透彻,没有极强的威势,没有惊天动地的反应,但能势如破竹地刺穿水墨莲花的压制。

黑袍女子身形显露出来,她就在水墨莲花的后面,向下俯冲,手掌前伸奋力施展着这件灵器,看起来并不轻松。

左绍元手持灵笔,正面硬刚水墨灵器。

两两接触,爆发一阵强烈波动,疯狂肆虐,搅动四周风云。

但波动并未传出多远,就被束缚住了。

呈现圆球一样,围绕着两人疯狂旋转。

所有的波动都被牢牢控制在他们周身数十丈之内,没有扩散出去。

这是双方都在压制波动的散发,他们都不想此处的动静传出去。

水墨灵器被黑袍女子用来攻杀,那封禁的力量就被削弱了很多。

如果不加以限制,以他们二人瑶光境巅峰的修为,又使用两件地阶灵器对战。

这种强烈的波动会传出极远,在这黑夜中便如一轮烈日般耀眼。

想看不见都难。

到时候是人是鬼都知道了,不知会有多少人会跑来查看。

如此这般事情就变得麻烦了,对双方都不利。

黑袍女子伏杀公仪家之人,这种事情当然不能广而宣之。

而左绍元也深知修行中人的贪婪,到时候不管谁输谁赢都必然两败俱伤。

别人非但不会出手相助,反倒会隔岸观火,想拾渔翁之利。

黑袍女子虽强,但他左绍元也不是吃素的。

想就此拿下他,恐怕还不够格!

两边都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发生,避免消息走漏或陷入群狼觊觎。

拼杀的同时又很有默契地共同将波动死死压制在周身范围之内。

僵持对抗中,两者体内气息沸腾,充沛的灵力往灵器中疯狂灌输。

两件灵器夺目耀眼,相互纠缠,强大力量纵横交错。

女子身上宽大的黑袍剧烈翻飞,她双目之中显露出震惊。

这只灵笔的出现,是她所没了解到的。

虽然猜到对方可能有着不凡的压箱底手段。

但没想到居然能拿出丝毫不逊色自己这件地阶下品当中也是顶尖存在的灵器。

以制作灵符成名的公仪家果然财大气粗。

而那马车当中不能修炼的凡俗女子更是号称制符天才,居然为她能准备如此多的防身之物,果然被视为掌上明珠。

只不过这些,却是成了她的催命符。

震惊的神色从她眼中一闪而过,随即显露的却是讥讽之色。

双方僵持,势均力敌。

短时间内谁也休想奈何得了谁。

黑袍女子并未占据上风,却神色平静,貌似胸有成竹。

甚至心中对这只灵笔贪念大起。

不知她心中想到了什么,眼神中欲得之心更甚。

当即加了把劲,灵力如河水一样往灵器中灌注,拼命催动。

势必要将灵笔给压制下来。

但显然是不可能的,灵笔丝毫不弱于她手中的这件灵器,左绍元的修为也不弱于她。

两者之间很难立马决出胜负。

她应该很清楚这一点才对,可她依然不管不顾地疯狂进攻,似是想要速战速决。

这种行为势必导致她的消耗更大,拖的时间久了她就会因灵力不济落入下风。

左绍元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眉头一皱,不知她意欲何为。

但自己也不可能被她过于压制,照样加大灵笔威能,使得两者死死纠缠在一起。

风凌霄也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强者的对决,一瞬不瞬地盯着,心底满是震撼。

纵然两者已经将波动压制,但那散发出的余威依然磅礴如海。

若让对战的波动散发出来,恐怕此处会被瞬间摧毁,夷为平地。

交战已经进入尖锐化,左绍元青衫长袍的下摆已被撕裂。

撕落而下的衣衫被强大波动瞬间碾压成齑粉。

而女子身上的黑袍也出现了数道裂痕,其内的身形若隐若现,但却看不真切。

女子嘴角露出一抹得意之色,“阁下,该现身了吧!”

此言一出,左绍元脸色微变,心底疑惑大起。

但却被死死缠住,无暇他顾。

此处有其他人的存在,他早就发觉了。

不过是个小修士罢了,也一直老老实实躲藏一旁,没什么出格的举动。

大事当前,他根本没放在心上,也没心思去关注那种无关紧要的人。

可这女人此时喊他出来,是想干什么?

莫非有什么隐情?

一个洞明境的小修士,连两人的交战余波都承受不住,又能有何隐情?

左绍元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想不明白。httpδ:/www.youxs.org

下面黑袍女子的四名手下也是一惊,提高警惕四处张望,万万没想到此处竟然还隐藏有其他人?

此刻最为恐慌的实属风凌霄了,内心泛起滔天巨浪。

她发现我了?

原来她知道我的存在!

此刻将我点出来想干什么?

风凌霄捏紧了双拳,脸色一阵变换,青白交加。

这种层次的对战,我一个小小的洞明境,连一道余波都接受不住,靠近战场都做不到。

别说他们两个了,就算下面那四个人,我都打不过。

让我出来能做的什么?

而且就算我出来了,也未必会帮你做事吧?

风凌霄百思不得其解,搞不清楚她想干什么。

心里又十分纠结,他不想出去,真的不想。

可又被别人给明明白白的点了出来,摆明了是知道自己所在,不出去又能如何?

如果不出去,那女人也不会善罢甘休吧?

非要让人家出手的话,那下面这四个人就够弄死自己了。

此地被封禁,自己也难以逃出生天。

风凌霄的脸都成了苦瓜,胆汁都苦出来了,小心肝‘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正在他准备迈步现身而出的时候,场中巨变。

左绍元突然勃然变色,满脸惊骇,内心掀起了波涛巨浪。

一股强烈至极的生死危机突然毫无征兆地浮现心头,令他浑身冰凉,汗毛倒竖。

当他意识到不对的时候,想要强行挣脱黑袍女子的束缚,即便身受创伤也在所不惜。

黑袍女子面露讥讽之色,她做局多时,关键时刻岂能如他所愿。

当即再次拼命催动灵器,更加牢牢地拖住他,不让他从双方的缠绕中抽出身来。

左绍元拼了,准备舍弃灵笔,先行脱身。

哪怕会因此而身受重伤也要冒险一试。

灵器脱离掌控虽然特别不利,但此时管不了那么多了,先保命要紧!

但,已经晚了。

只见他的背后,原本空无一物的空间突然泛起阵阵涟漪,如平静的水面忽地起了波澜。

一道模糊到近乎透明的身影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背后。

身影露出马脚的同时,一抹白光炸现。

左绍元苍老的面色陡然僵硬,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胸口。

一把剑从身后插进了他的身体,尖锐的剑尖如笋一样冒出他的胸膛,上面还带有他的丝丝鲜血。

若非他发现不对的同时,强行扭转了一下身躯。

此刻这抹剑尖就应该插在了他的心脏之内。

“啊!”左绍元一声大吼,又惊又怒。

爆发前所未有的气势,如一头濒死发狂的怒兽。

强大的修为轰然一震,强行将背后偷袭之人和黑袍女子震荡而开。

黑袍女子面露惊骇,这老家伙受伤之下反而还能爆发如此威势,比她预料中还要强上不少。

老家伙隐藏修为本就已经是意料之外,现在居然比想象中更强一些。

单靠自己一人还真是奈何不了他,还好没有托大,为了以防万一,准备充分。

左绍元此刻也是无奈之举,只能以此破局。

他所付出的代价也很沉重。

一口殷红的鲜血喷出,残留的血迹从嘴角蜿蜒流下。

胸口上的那把剑依然插在他的身上,他反手握住剑柄,向后一拔。

再次带出一股逐渐变成黑色的血流。

伤口处流出的血液染红了青衫,但却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由红转黑,并且散发出一股腐烂的恶臭之气。

左绍元低头看着手里拔出的短剑,还有逐渐变成黑色的血液。

一颗心沉到了谷底。

短剑上面有剧毒!

他明白,自己已经在劫难逃了。

修炼两百余年,经历过无数争斗和机缘。

在上一次离死亡最近的时候,是公仪家救了自己,让自己捡回一条老命。

自己当时就决定一生为奴,誓死追随公仪家。

倒也确实为公仪家做了不少事情,立下汗马功劳。

后来承蒙公仪家小姐大恩,竟让自己再进一步,达到了瑶光境巅峰。

开阳境,曾经仰望都难以望其项背的存在。

如今,公仪家对自己不薄,竟也有了一丝希望。

以前的自己是决然不敢做此奢望的。

可惜!可惜!

今天就要栽在这里了。

坎坷两百年,一生岁月,万般念头。

此刻在心中一闪而过。

左绍元心里也忍不住叹息一声。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非常感谢!」

推荐阅读:

全民大穿越 NPC进修班火热招生中[无限] 家族之继承人 太古剑仙 奋斗在沙俄 穿越之我在香港 叶无歌江玄疯狂冒泡 欢迎来到诡梦世界 徐洋 不一样的男妃子 重生女首富:丞相是我资助的 我生在宇宙大爆炸之前 缠痴错爱:权势上司虐宠妻 我在异界召唤英灵 我有一个修真戒 剑王朝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跑男之纯情巨星 魂武震天 逆刺绝 玩美房东 篡那个朝谋那个位 悟空传承 我于万家灯火中问道修仙 惊魂职校 异世无敌系统 巅峰之纪 极品蛋王 在他心上撒野 元芳之妖孽人生 重生之永恒道藏 混在明星志愿的日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