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显露底牌

“咯咯咯...咯咯...”黑袍女子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连连笑个不停,笑得花枝招展。

“可笑至极!左绍元,你个老不死的,当真是无计可施了啊。”

“竟然沦落到以瑶光境巅峰之尊去跟一个洞明境的小子谈合作,你是老糊涂了还是被一剑刺得脑子坏掉了?”黑袍女子不留情面地开口讥讽他。

左绍元不理她,好像没听见她的冷嘲热讽。

他时日无多,不宜再拖了。

左绍元直直盯着风凌霄,“我为你拖住他们,可以保证这两人不能追杀你们。拿出你最强的本事来,配合护卫将我家小姐带离此处,只要将人平安送回家,公仪家必有厚报。”

此话一出,还没等风凌霄回话,黑袍女子率先冷了脸,“老东西,还真是大言不惭,你凭什么认为你能拖住我二人?”

就连那偷袭的透明人也仿佛涟漪一样波动了一下。

虽然嘴上吵得凶,好像胜券在握一样,不过他们也没立马动手。

左绍元这话不像是开玩笑,他们实则内心很是忌惮。

他们确实占据绝大优势,也有绝对把握能将左绍元给弄死。

但左绍元毕竟是一个瑶光境巅峰,而且背靠专门制作符箓、富甲一方的公仪家族。

谁也不知道他有什么特殊的保命手段。

一个瑶光境巅峰之人的拼死反扑可不是开玩笑的,他们可不想在最后关头阴沟翻船。

万一被他临死拉了一个垫背,那就得不偿失了。

必须谨慎行事,让左绍元毒发入骨,到时候实力锐减才是最为稳妥的办法。

不可能因为几句意气之争的话就乱了分寸。

风凌霄和左绍元相互对视,久久没有回复,仿佛是在权衡利弊,考虑左绍元的话有几分可信。

左绍元也没催他,他的时间很宝贵,每多消耗一刻,他的实力就会削弱一分。

但没办法,此事必需风凌霄心甘情愿地配合才能行得通。

而且他要让风凌霄展现出一定的实力才会与他合作,如果没有这份实力,合作无从谈起。

那么他就会改变策略,想办法以死为代价单独带马车中的女子突围,直接舍弃风凌霄,任他是死是活都不会关心。

但这种方式太过冒险,成功率也太低,他没有把握能带一个凡人逃出黑袍女子二人的追杀。

不到毫无希望他不愿意如此去做。

对面那两个家伙可不是摆设,两个瑶光境巅峰啊。

从他寻求风凌霄的合作就能看出来,实在是没了什么选择。

看出风凌霄不凡又如何?

毕竟只是个洞明境而已,还能逆天不成?

风凌霄心中思绪急转,万般念头闪过,考虑着。

自己现在想溜是不可能的了,两边都不放过自己。

单单是黑袍女子那边,那件封禁灵器不放行,自己就出不去。

以仙剑气息轰出去?

那更为不妥,底牌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暴露。

这样做只能惹来他们更大的好奇,必然展开疯狂追杀。

绝密的力量最大的用处就是握在手中的时候,震慑对方,使其投鼠忌器,不敢乱动。

一旦释放出去,又没能将对方弄死,反而削弱了自己的力量,对方再无忌惮。

左绍元说得不错,黑袍女子一旦将他斩杀此地,达到目的之后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反正是走不掉了,两害相权取其轻,看来只能选择与左绍元合作。

他如果真的拖住对方两个最强的人,确实有了很大的脱身机会。

有了决断的风凌霄不再拖沓,“我该怎么信任你?”

左绍元开门见山道:“你没得选择,而且必须让我看到你的实力才会答应和你联手。当然,这种情况之下我也不可能忽悠你。”

他取出一块银色令牌,给风凌霄看了看,“其一:这块令牌乃是公仪家主所赐,得此令牌者可到公仪家提出任何要求,只要能够做主,必然不会食言。只要你有本事活下去,并且实践承诺,不管结果如何,我都将此令牌送给你。”

“其二:可让我家小姐亲口对你做出承诺,并答应你我的约定有效。只要能够安然将人送到安全地点,公仪家必有厚报。”

乍听起来,这番话所说的条件好像很不错。

除了公仪家族的厚报,还有家主的信物令牌,可对公仪家提一次要求,寻求一次帮助。

风凌霄处变不惊,没立马答应下来。

他心里跟明镜似的,老家伙说得好听,其实都只是做出了口头承诺。

不过倒也不是一点信任的诚意都没有。

例如那种令牌,风凌霄有所耳闻,在修行界并不少见。

很多有身份、有实力、有底蕴的人就会发出这种令牌或者信物,以此为报酬寻求别人的出手相助。

只要持此令找上门,大部分都是有求必应。

当然,其中出入很大,这种事情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各人有各人的说法。

但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

那些个有身份的人一般还是比较讲诚信的,这种承诺也是有效的。

要是一点信用都没有,谁还会卖你面子。

但不排除别人赖账的可能。

也不是什么人拿令牌去提要求都有用,你一个仇人还来找我帮忙?

我他妈先弄死你再说,什么令牌不令牌的,拿回来还少了个麻烦。

也有那种言出行、行必果的人。

不管是为了名声和道心也好,个人性情也罢,人家说话就是管用,一口吐沫一个钉。

只要你的要求不是太过分,能满足的都会做到。

这种人在修行界也混得很开,交际甚广,一句话就能呼朋唤友找来一堆人帮忙。

但这种人不算太多,要做到这种地步,首先得有强大的修为和资源,而且个人信用名声一定得好,别人才卖你面子信任你。

然后就是擅长交际,三教九流都能打交道。

至于什么事能给你办,什么不能办就不太好说了。

变化很大,得双方自行商量。

比如,你拿着令牌上门,说我要娶你女儿。

别人家主还不得反手给你一巴掌,后槽牙都给你打掉。

这种事情就办不了。

但如果你说,你想要十万灵石、百万灵石或者是地阶灵器、天阶法宝,甚至帮你杀几个人,灭个门派,只要有能力的人还是会兑现承诺,帮助你。

但你要是实力不够,解释权就在人家手上,人家想办就办,不想办就直接不答应,这种东西不好说。

说白了,这玩意儿有点用,但不多。

属于不太稳定和靠谱的事情。

“好!我答应了!”出人意料,风凌霄却突然一口答应了下来。

他也不想趟这浑水,但没办法。

已经陷入进来,无法善了,迫于无奈罢了。

左绍元说得对,他没得选择,这是唯一能有希望的出路。kuAiδugg

无论什么结果,黑袍女子都不会放过自己,和他联手是最好的选择。

左绍元已经答应拦住对方两名最强的瑶光境巅峰。

虽然他已经强弩之末,但这话不像是开玩笑,如果他不想马车中女子死的话。

剩下四个虽然也是瑶光境,但都是初期,比起黑袍女子两人弱得不是一星半点。

而且马车前还有一名好手,能以一人对战两名瑶光境初期。

马车中的女子想必也有些自保手段。

虽是凡夫俗子,但她才是引发这场陷阱的主要人物。

能出手两张地阶灵符之人,实力反而不容小觑,手段可能比那名青年护卫还要强大。

但她手中还有没有这么厉害的灵符就不得而知了。

这样一算,虽然有些差距,但也不是没有机会,马车逃脱的希望还是很大的。

只不过想要依靠风凌霄这个洞明境来弥补这个差距,看起来还是有些太过牵强。

场中最大的变数是他们三个瑶光境巅峰的对战,这才是关键。

如果左绍元当真能以一敌二拖住他们,那风凌霄也能放心带着马车逃离。

一旦他落败身死,他风凌霄和马车中的女子也难逃一劫。

刹那间,思绪纷飞,风凌霄考虑了种种情况,已做出利弊权衡。

风凌霄这掷地有声毫不迟疑的语气,带有一股充足的自信,倒让左绍元有些刮目相看,心中难以自持地升起一抹希望。

左绍元盯着他,意味明显,是要风凌霄展现他的实力。

实力才是联手的基础。

他们两人的谈话并没有丝毫的遮掩,光明正大的讨论。

此地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黑袍女子非但没有阻止,反而好整以暇,一脸讥讽之色像看猴子耍戏一样看着两人。

她倒要看看,左绍元和这低阶小子能翻出什么浪花出来。

她很想看看左绍元满面失望、心如死灰的模样。

居然连同洞明境来对方自己两名瑶光境巅峰,简直可笑至极。

她有这个资格和实力瞧不起风凌霄,因为实力真的差距太大了。

她一个巴掌下去,一百个洞明境也顶不住。

风凌霄早已暗地里将丹田中的仙剑气息引动出来,灵力包裹着一直流转在手掌之中游走不停,以防不测。

事到如今,也不再遮遮掩掩,果断地将一丝气息显露出来。

蓦然间,场中所有人都脸色大变。

「各位书友,有票可以帮忙投一下,支持一下噢!非常感谢!」

推荐阅读:

龙族:没神杀的我只能屠龙了 末日重生:开局怒抽前女友 公子为皇,我为妻 最强战神混都市 团宠小公主,疯批暴君沉迷养崽 我在修仙界当邪键仙 美女保镖降伏万兽:诛天九夫人 火影重置:她们觉醒了被攻略记忆 穿成恶毒姐姐,我靠养娃驯兽洗白了 桃花傻医林羽李雨晴 快穿恶毒女,抱紧女主大腿成团宠 开局:被系统关成了精神病一条幺鸡 重生之权掌天下 嫡女毒又娇,太子亦折腰 重生带只嘤嘤怪 都市之我本仙人 我不是个正常人 斩尽天上仙 假太监,开局救驾女帝! 英巴英雄闯暗黑 穷拽的女人 第一神婿 甜宠契约小娇妻 飞龙 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 理想年代 龙族:从道诡开始做超级邪祟王 多重分身穿异界 冲喜娘子太娇弱 开局从阅读小说开始 冲喜王妃训夫记 朱由检多尔衮火之虎vvvv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