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风凌霄的后台

一股极其强大而锋锐的气息自下方那名低阶修士身上暴露而出。

气息蕴含着令人惊悚的威压,让人心生颤栗,恐惧疯狂滋生。

即便天空中那件墨宝和灵笔这等地阶灵器,在这道气息面前也有着天壤之别的差距。

这股气息只是显露一刹那,瞬间便又收了回去,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

但天地之间所展现的那道骇人威势,众人感受得十分清晰,仿佛全身皮肤都被猛地刺了一下。

黑袍女子眼瞳猛张,脸色惊骇,满面的难以置信。

她睁大惊恐的双眼,目光死死的盯着下方的那名年轻人,神色前所未有的认真。

仿佛要将这洞明境的少年一切都给看穿一样。

但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她没有看透任何东西,也不知晓他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少年依然是那个少年,外表毫无变化。

看走眼了!黑袍女子心底除了极致的震惊便只剩这一个念头。

就连她身边那道透明的身影,也泛起了激烈的波澜。

就像湖中平静的水面突然砸进去一个大石头,湖水猛烈翻腾而起。

他内心的骇然甚至比湖面的波动还要剧烈。

修为越高,越能清晰的感受到那股气息的强大。

虽然他们看不穿少年身上到底藏有什么东西,但绝对非同凡响,对他们也有极大的威胁。

众人看待风凌霄的目光全都变了,从一开始的轻蔑、无视,变得无比震惊和慎重。

眼神各异,夹杂着意外、惊诧还有恐惧,神色复杂。

无足轻重的低阶之人,瞬间变成了改变场中局势的关键。

左绍元也是满面的难以置信,一张老脸瞠目结舌,反应过来之后却是大喜过望。

少年的底牌之强完全超越了他的预期。

他本以为,少年顶破天最多能拦住对面一个瑶光境初期修士,虽然依旧显得不太够看,但成功的希望总会大上一些。

在双方微妙的平衡中,也许能成为压倒天平的最后一根稻草。

结果万万没想到这小子身上竟然藏着能直接威胁到他这个层次的东西。

本只是想凭借自己的感觉,认为少年不简单,所以试试看。

结果居然大大出乎意料。

太意外了,算是给了自己一个惊喜。

对他这个已抱着必死之心的人来说,这就是最大的好消息。

“哈哈哈!”左绍元仰面畅怀狂笑一声,其中不乏癫狂之意。

所有人都将目光聚集在风凌霄身上,深深地看着他,纷纷猜测他的来历。

能有这种大手段的人,小概率是获得了不一般的机缘。

大概率可能是某个强大势力或强者的重要后辈,给予他的防身手段。

黑袍女子目光闪烁,恨不得将风凌霄全身脱个精光,看个透彻。

她心里已经隐隐有些动摇,真的怕风凌霄背后有什么强大背景。

这个背景她很可能惹不起,她背后的雇主也不一定能惹得起。

这让她心里犹豫不决,在考虑要不要冒这个险。

趁现在还没把风凌霄彻底得罪,万事好商量。

“好!好!很好!”

“我果然没有看错人,我左绍元说话算数,这枚令牌是你的了!”左绍元充满赞赏之色地看着风凌霄,抬手便将令牌抛给了他。

风凌霄并未直接用手接过,而是令牌靠近自己之后,使用灵力将令牌控制住,悬浮在半空。

然后取出一个匣子,控制令牌飘入其中,反手封禁起来,再收入一个空荡荡的储物袋。kuAiδugg

小心谨慎,对左绍元也保持着极高的警惕,没有丝毫信任可言。

这些动作并未遮掩,自然也被左绍元看在眼里。

他不但没有恼怒,反而目光更加欣慰。

心底也越发放心了一些,这小子越是心思敏捷、谨小慎微,能保护小姐离去的把握就更大一分。

他心里也很期待风凌霄是某个大人物的子嗣,把他拉扯到自己这边,定然是个极大的助力。

风凌霄也不废话,转头看向了马车。

见马车中没有声音传出,左绍元忍不住提醒,轻喊了声:“小姐。”

经过他的催促,马车中响起了那名貌似柔弱,嗓音却极为动听的女子声音,“就依左爷爷所言,我代表公仪家承认左爷爷所说的一切。”

面临如此生死困境,女子的声音依然平静,听不出任何慌乱,倒不愧为名门望族子嗣。

逢大事,有静气。

没有及时表态,想必是对左绍元的托孤之意感到不舍。

左绍元松了口气,总算放下心来。

他还真怕小姐在关键时候心疼自己这把老骨头,不同意自己的安排,那就白费苦心了。

一旦小姐不配合,引起风凌霄的疑虑,将会失去这个助力,错过最大的逃脱机会。

仅仅凭借马车前的青年护卫,实在难以摆脱对方下面四人的追杀。

自己时日无多,实在是坚持不了多久,耗费不起。

还好,小姐总是一如既往地懂事。

虽然出身不凡,但从不任性耍小性子。

想必是因为她的身体无法修炼,以凡夫俗子之身在家族、外界都更难立足,只能谨慎地生存,如履薄冰。

也就没有了其他子嗣那般任性的资格。

这也造就了她从小就成熟懂事。

若非在灵符一道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资,恐怕早就活不到现在了。

大家族确实有着很大的资源优势,身份高贵。

但其中的势力争锋、阴谋诡计多不胜数,有些时候真是杀人不见血。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万古不变的真理。

越是势力强大,竞争也就越激烈。

势力沉浮,诡谲多变,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

想要生存下去,就要争!

与人争,与地争,与天争!

争世间万物,夺天地造化!

修行一途,不进则退。

拳头和实力决定一切,谁的力量大,谁就能定你的生死。

从没有安稳一说。

总有人比你强,压在你头上。

想要决定自己的命运,那就要不断超越你的敌人。

跨越一生所有难,胜过世间一切敌!

才能将宿命和造化牢牢把控在自己手中。

可惜,时也命也。

修行中人,万般不由己!

左绍元心头感慨万千,最终也只剩下一声叹息。

小姐的懂事明理让他面露笑容,老怀宽慰的同时,心中也隐隐作痛。

丫头对他有救命再造的大恩,他也是真心将这丫头当做亲孙女儿对待,倍感心疼。

此时对面的黑袍女子目光闪烁,尽管她不认为左绍元真能挡住自己二人,他的计策能够成功。

但眼看双方已经达成了共识,她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这样随他们所愿,必须插上一脚,坏这老东西的好事。

自信归自信,她不愿意承担任何意外的风险。

特别是对风凌霄的身份有了忌惮,不想再节外生枝,她愿意真的放风凌霄走。

意外总是会有的,以超脱自己掌控的形式而出现。

眼前这个年轻人突然显露出的那种令人心悸的力量,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要是个普普通通的洞明境也就罢了,秋后算账也不迟。

但这随便冒出来的小子还偏偏不同凡响,拥有高深莫测的手段。

她急忙朝风凌霄开口,“小弟弟,莫要听这老匹夫放屁!他只是在忽悠你、利用你,切莫上了他的当。”

“你想想他所答应的那两个条件,都不是什么值钱玩意儿。没有丝毫保障,人家说反悔就能反悔,说翻脸就能翻脸,根本没有任何诚意。”

“说不定等你将人真的带出去之后,他们反而会为了防止消息走漏,或者见财起意而谋害你。”

“小弟弟,切莫轻信这老匹夫的花言巧语,万万不可上当受骗!”

黑袍女子嘴如连珠,一口一个老匹夫。

说着左绍元的左右不是,就差指着他鼻子骂他是个老骗子了。

说完对方的不是之后,她话锋一转,“小弟弟,你姐姐我就不一样了。绝对不是左老匹夫这等信口雌黄、全无信任之人。我能答应你,让你现在就离开此处。”

“以后各走各路,此事与弟弟全无干系,你我本就不相识,以后也不必担心我找你的麻烦。”

“姐姐我说到做到,以性命担保,你现在就可以走!”黑袍女子指着风凌霄身后的远方,斩钉截铁道。

风凌霄静静听完,面无表情,也毫无动作。

左绍元也没说什么,只是黑着脸,目光凶恶地盯着黑袍女子。

他知道对方是想坏自己的事儿。

可他现在也没什么办法,已经没什么能给风凌霄的了,不然在之前就给了。

只能做出一些口头承诺,但这些话出自他这个陷入包围的将死之人,有什么用?

给不了任何保障。

说多了反而会如黑袍女子所言,有哄骗的嫌疑。

风凌霄虽然面无表情,心里却跟明镜似的。

这女子说话绝对是他妈在放屁。

走了之后就不找我麻烦?

我风凌霄猪油蒙了心才会信你的话。

这些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他们是什么德行,风凌霄清清楚楚。

只要我敢走,等解决了左绍元等人,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还互不相识,找不到自己?

看看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精心策划的一场截杀,把左绍元这种人的底细都摸得一清二楚。

背后绝对有着十分强大的情报来源,还有恐怖的刺杀强者。

他们这种人还能找不到自己吗?

推荐阅读:

黑帝的钻石妻爱偷欢 凡根晓威 雪中:人在北凉,以势压人蝉眠 异世种田:小夫郎养崽超凶洛明晨霍琰 高武,AI芯片代替了我的心脏 港综:我,秋生,最后一个紫袍道士 回到北宋做皇帝 我在精灵世界当饲育屋老板 罗天 农家小福宝,有田有空间 天灾末世:绑定绿茶系统后躺赢了 甜蜜盛宠:99次心动 枕边诱惑:豪门的一日新娘 小酒宜擒 同归失败的我坠入了异世界 天运词条,从熟能生巧开始 万神联邦 郭北杂记 情动乾坤 大明雄威 狂武斗尊 薄先生是个万人迷 洪荒神刀 神兵斗圣 眸倾天下:嫡女为后 原谅他88次 苍穹战痞 LOL:这个男人太自律了! 全能都市 通天玹主 野王直播间 斗破苍穹之至高真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