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黑袍女子的真实面目

地上的参天树木,无数植物都被连根拔起,相互碰撞间成为一片废墟。

下方因为有地面的阻挡,波动倒也没有传出很远,但威势极强。

被冲击过的地方皆是残破不堪,没有一处完好。

待风暴过去,才能看见地面上划开了一道又深又长的沟壑。

这便是冲击之下,力量将地面撞击出的结果。

这是两人交手的第一击,也是最强一击。

风凌霄伴随着马车,被冲击波形成的风暴掀飞,马车在半空来回翻腾间摇摇欲坠。

快要落地之时,青年护卫气势一凝,向着马车地板单手一拍,用自身力量维持着马车的平稳,让其安然落地。

挂在马车最后面的风凌霄面露惊骇,难以置信地看向交战之地。

瑶光境巅峰之人居然恐怖如斯!

一怒之下犹如天威,天地风暴肆虐,宛如末日降临!

心中既对这等力量感到震撼,也有着深深的向往。

修士,修炼者。

夺天地造化,以壮大己身。

无一不想成为强者。

纵横天地,驰骋寰宇!

这是他们的宿命,是他们的终极幻想,也是他们毕生的追求!

生,在追求力量,追求更高阶层的路上。

死,也是在追求力量,追求更高阶层的路上。

风凌霄抬头,向交锋之处看去。

只见黑袍女子全身上下笼罩的黑袍早已被撕扯成了碎片,露出了真身。

只是,出现的并非是他想象中的绝色美少妇。

而是一个非常肥胖,犹如肉球一样奇丑无比的人。

她的脑后,飘荡着稀稀疏疏的一脑袋黄毛。

稀稀拉拉的黄毛纤细又难看,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她身上穿着通体大红色的衣服,老土又怪异。

浑身满满当当的肥肉就连宽大的红衣服都有些束缚不住,仿佛随时都会被撑破一样,鼓鼓囊囊的。

在这次交手之下,她的大红袍也确实被撕破了许多地方,露出了里面黢黑的肥肉。

这已经肥得不像个人样子了,完全就是一个肉缸!

而且造型还不规则,表面颜色另类。

一看之下,令人非常不适,有些作呕。

风凌霄见过最胖的人是灵草园的尚荣,可这家伙比尚荣还要胖上数倍不止,完全就他妈是个肉球!

风凌霄面目呆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不是搞错了?

那女的该不会是跑了吧。

金蝉脱壳?

这留下来的肯定是个假货。

那女的声音极为动听,怎么可能是这样一个肥肉怪物?

一定有问题!

风凌霄接受不了这个肉球就是那女人的事实。

在这肉球对面,是赤身裸体的左绍元。

左绍元全身上下的衣衫都在对轰之中撕扯成了齑粉。

此刻全身裸露的他,倒也没有了丝毫的羞耻心。

因为他连正常的神志都已经没有了,充斥着他脑海的只有暴虐、嗜杀和本能。

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了,是一个毫无理智的怪物,一头野兽。

一个被特殊丹药所造就的异类。

黑袍之下的肉球狼狈不堪,左绍元也同样好不到哪里去。

他的肉身已不如之前那样光滑年轻,而是浮现出一种腐朽的暗黑色,宛如年老的斑迹。

整体上下,皆是如此,一股腐朽的气息散发而出。

这是他使用丹药的后果,丹药虽然能提升力量,但力量是以他燃烧生命,激发潜能所获取的,而且时间十分短暂。

每使用一分力量,身体就会迅速衰败一分,直至死亡。

所以这提升的力量也是极为有限,何况还伴随着神志的丧失,副作用极大。

成为一头野兽,全无心智,不分敌我。

这就是短暂获取超越自己力量的代价。

他的身体虽然破败了,可他丝毫感受不到异常,他的神情中满是癫狂。

他依然以血红的双眼死死盯着对面的那个肉球,不将对方撕扯成碎片誓不罢休。

鼻息之间喘着粗气,左绍元作势欲要再次扑上来。

那肉球吓得心惊胆战,急忙出声,“快!快帮我拦住他,只有你我二人齐心合力才能将他耗死在此。”

她是在朝那名透明人说话,寻求他的帮助。

风凌霄等人虽然隔得较远,但肉球惊慌之下说话很是大声,故此都清晰地听到了。

那道声音正是之前黑袍女子的声音,准确无误。

风凌霄当场就变了脸色,一张脸阴沉如锅底,宛如吃了屎了一样难受。

实在没想到,那么娓娓动听的声音居然出自这样一个丑陋无比的肉球。

本还以为是个曼妙美少妇,结果居然出现这样一个跟左绍元差不多的死怪物。

那没什么变化的声音,之前听起来婉转动听,现在听到却是一股深深的恶心。

“操你大爷的!”风凌霄憋了半天,终于气急败坏地骂出了声。

可把他给恶心坏了。

之前被女子声色所吸引,还想看看那黑袍女子是何等姿容来着,没看着还觉得有点怪可惜。

没想到那美妙声音下面居然是这样一个丑污难看的东西。

一股难以言喻的恶心填满心头,浑身都不舒服了。

难怪要一直用黑袍笼罩着自己,从头到尾包裹得严严实实。

就他妈这丑到令人作呕的模样,如何见得了人?

把自己藏起来,免得恶心别人,倒也显得大有善心了。

就连追捕马车的那四名手下,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黑袍女子的真实面目。

顿时一个个脸色怪异,或铁青或通红,犹如吃了最为恶心的东西。

他们比风凌霄还要恶心不知多少倍。

因为他们都跟了这肉球许久,害怕她、敬畏她。

甚至喜欢她、追捧她,将她视作神明。

听着对方美妙动人的声音,谁能不想那黑袍之下该是何等的曼妙姿色呢。

其中心里也不乏有一亲芳泽的痴心妄想。

可现在见到对方居然是这样一副德行,癞蛤蟆都要比对方好看无数倍。

顿时胃里翻江倒海,有一股强烈的想吐的冲动。

他们脸色都憋得发紫,既有无比的恶心,又有羞愤难当。

他们最难受的不是对方的长相,而是自己曾经的想入非非。

曾经梦寐以求,原以为是最美好的东西,到头来居然是这样一副德行。

谁能受得了?

“呕!”其中那个使用毒葫芦的修士,终究是抵挡不住,弯腰呕吐了起来。

实在是胃里直冒酸水,心里恶心至极,忍耐不住。

他能忍住许多剧毒之物,现在却忍不住心里的恶心。

以外表就能将瑶光境修士给恶心到吐,也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了。

旁边另外三个都用着十分怜悯的目光看着干呕的毒葫芦修士。

别人不知道内情,他们可是一清二楚。

这家伙虽然喜欢使用毒物,但却是皮囊不差,长得玉树临风,颇有几分男子姿色。

而且嘴上功夫了得,能说会道,最会惹人开心。

每次都能将黑袍女子给逗得哈哈大笑,献媚得恰到好处。

所以他也是黑袍女子最喜欢的一个属下,对他宠信有加。

这也是葫芦修士最为得意之处,能得‘当家的’赏识,令他倍感荣幸。

经常在他们几个面前炫耀,说把‘当家的’逗得如何如何高兴,如何如何欢喜。

今天又陪‘当家的’聊了什么,又如何夸奖了自己,赐予了什么好处之类的云云......

每每说到这些,葫芦修士都是极为自得。

所以处处也压着其他人一头,好事尽享。

其他人敢怒不敢言,怕得罪了他,在‘当家的’那里吹耳边风,给穿小鞋。

他们四下很是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跟‘当家的’已经搞在了一起,上床了。

因为‘当家的’经常单独召唤他前去,一去少则数个时辰,多则数日。

暗地里,他们也非常羡慕葫芦修士的艳遇,对此愤恨不已,但却无可奈何。

谁叫人家长得好看,又会哄女人开心呢。

以前,他们做梦也想得到黑袍女子的赏识。

哪怕只是稍微另眼相待,那也是大大的荣幸啊。

做梦都能笑醒。

现在看来,这非但不是一件美事,反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噩梦。

他们现在都很庆幸,幸好‘当家的’不是爱好自己这口。

他们非常同情地看着葫芦修士,摇头短叹,这家伙完了。

恐怕这辈子也摆脱不掉这个噩梦了,估摸着都能成他心魔。

以后突破境界时,千钧一发之际,脑海中突然出现黑袍女子的身影......

三人强忍住笑意,面面相觑间,眼神中也有疑惑。

看他这个样子,好像也是第一次看见‘当家的’真面目啊。

不然怎么恶心成这样。

那之前‘当家的’老是单独找他干什么?

疑惑萦绕心头,几人满怀不解。

不过现在也不是问这个的时候,他们现在很迟疑,后面该怎么办?

是该继续为‘当家的’马首是瞻,为她卖命,还是该四下逃脱,趁机脱落那肉球的控制呢?

那肉球现在自身难保,根本顾不上他们,说不定死在这里都有可能。

现在正是逃跑的好时机,一旦她腾出手来,就再也没机会了。https:/

虽然各自身上都被设有一定的控制手段,或功法或毒药,但这种东西总是可以想办法解决的。

要是再跟着那个肉球,为她卖命,几人真觉得有些接受不了。

推荐阅读:

陈不凡王豆豆 [综]身为审神者的我和身为六眼的你 异能女王帅炸天 这个明星太强了 仁者万岁 穿越女尊世界,被女版自己捡回家 三国之暴君吕布 超级战神在都市 闪婚丑妻,夫人马甲有点多 和天道谈恋爱 嫡女归来:每天忙着给相府上坟姜倾染景墨玄 神诡世界:开局打造幽冥地府三生万物 今天离婚成功了吗 反差萌的唐先生 穿成靖康之耻后的帝姬 炮灰女配发财后[快穿] 江鹿韩九洲冬雪喑哑 爆笑:魔兽宝宝贪睡娘亲 魔法最终幻想 虹彩龙的位面之旅 蛮荒科技 异荒 林墨燕如嫣 我的老婆是战神 灭神天 我被你降服 我成了通天教主的狗 官路向东 尘雾中的特工 华娱大导演,影后制造机 鸿蒙吞噬系统 星空之破碎与一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