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黑袍女子的两个夙愿

一时间,几人陷入了选择的两难境地,开始像墙头草一样摇摆不定。

要说见到黑袍女子真面目,却丝毫没有因此而有什么负面情绪的,在场恐怕只有左绍元了。

因为他现在根本就没有了正常人的心智,没有任何审美,也不会感到恶心。

脑海中只剩下一个疯狂的念头支配着他,那就是将那堆肉给撕扯成碎片!

黑袍女子当然知道自己长什么样,这也是她此生最大的痛苦。

所以她从不在人前现出真面目,她知道别人会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待她。

如果别人用那种看待怪物和另类的目光来看她,她一定会将露出那种眼神的人杀掉!

毫不犹豫的......全部杀掉!

她从小到大,就一直独自生活在黑暗之中。

基本上没有人见过她的样子,见过的都已经成了死人。

即便对方逃到天涯海角,她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弄死对方。

她还很小的时候,外貌就显露出了丑恶,与正常人不一样。

很小时候的她,便因此遭受到比对待牲口还要不如的对待。

刚开始,小女孩的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遭受别人虐待、殴打和谩骂之后,她只能哭诉着去找妈妈,扑到妈妈的怀中。

可是在这毫无理性,只有实力为尊的世界中,妈妈也很难护她周全。

只能饱含愧疚地将她用力揽在怀中,脸颊紧紧贴着她的额头,眼泪如溪水一样不停流淌。

女儿遭受非人对待,作为母亲却无可奈何,只能饱受摧残,不敢发一言。

所以,从小的她便只能孤僻地长大。

当她长大了一些,有些懵懂地知道了一点原因。

可唯一的亲人,唯一不嫌弃她的母亲......却死了。

死在了她的怀中。

鲜血从母亲身上流淌出来,将衣衫浸成鲜艳的红色,随后流向地面,仿若在地面上绽开了一朵鲜红的花朵。

她仰面,呆滞地望着那个凶手。

凶手本欲斩草除根,可却看见了她的样子。

顿时眉头紧皱,脸上浮现极其厌恶的神色,便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仿佛杀了她,会脏了自己的双手。

即便多看上一眼,也玷污了自己的眼睛。

自那一刻起,她的心便如万年寒冰一样冷冽,再没有一丝温度。

她永远也无法忘记凶手的眼神。

冰冷,没有丝毫感情。

厌恶,发自心底的嫌憎。

轻蔑,毫不在意她和妈妈的生命。

她展开了复仇,将欺负过自己和母亲的人一一杀死。

无论大小,无论老少,不留活口!

只有深刻在内心深处的那个凶手,她还没有亲手捏碎他的喉咙。

非但如此,她还得想尽办法掩盖自己,不敢让对方发现自己。

她还惹不起对方。

一旦让他发现当初心慈手软留下的怪胎已经成长到了这种地步,必然以雷霆手段杀之,以绝后患。

小时候,所见到的凶手的目光,如镌刻在万年石碑上一样,深深刻在她的内心深处,如同深渊最底层的幽暗秘密。

她害怕别人的眼光。

只有见过的人死了,她才会感到一丝心安。

否则,便会惶惶不可终日,心中忧虑不已。

可是,她却杀不死自己内心中,自己看待自己,和别人一般无二的眼光。

这是一种自卑到骨子里的自惭形秽。

她也耗费无数资源,想要荣获不一样的外貌,但结果总是失败。

这是她的噩梦,除了命以外,最为看重的东西。

或许,已经成了她的心魔,与命同等重要。

她只能将希望寄托于修为提升,突破开阳境。

开阳境,修士的第一道天堑。

一旦有幸进入该境界,拥有其下修士难以想象的好处,将能拥有勘破万千约束的能力。

如果能进入这个境界,说不定倒有办法解决。

除此之外,便是复仇,她要亲手捏碎凶手的脖子,让他在惶恐中感受着自己生命的流逝。

这两件事,让她渴望力量,激励着她活下去。

所以这么多年,她一直为此做出努力。

不管任何事情,只要有足够的报酬和好处,她都愿意不择手段地去做。

长期混迹于黑恶之中,为了利益无所不用其极。

而她仅有的乐趣,便是葫芦修士那惹人开心的一张嘴了。

在他的欢逗下,能暂时让人忘却现实的烦恼。

不去想那些将自己拖入深渊的噩梦。

获得极为奢侈的一丝快乐和开心。

但她也不敢在葫芦修士面前露出真身,只能永远保持着高傲的神秘姿态。

因为她知道,一旦让他晓得了自己的真实样貌,他也一定会露出那种目光,令人讨厌,使她深恶痛绝的目光。

他纵然在自己力量的压迫下会有所臣服。

但,自己不会留下他,就不得不杀了他。

此刻现出真实样貌的黑袍女子心里充满惶恐,还有突然之间暴露在别人眼中的慌张。

虽然是黑夜,但她却感觉自己像是赤身裸体地暴露在光芒四射的太阳底下,被人一览无余。

不过此刻却也顾不上这么多了。

有左绍元这头没有理智的野兽盯着自己,生死就在一瞬之间,脱身不得。

她还不想被对方拉着垫背,她还想突破开阳境,杀掉命运中的宿敌,完成改变自己身躯外貌的夙愿。

这两个愿望不达成,她死不瞑目。

只要有人能实现她这两个梦想,她愿意付出一切。

就算让自己去死,好像也没什么遗憾了,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事情。

她的同伴,那个透明人,也被她的外貌给惊呆了。

听到她求助的话语之后,非但没有丝毫帮助的想法,反而动了其他心思。

何不让他们两个同归于尽,我去擒拿了马车女子,独自领赏呢?

透明人这样想着,打了一手好算盘。

就在左绍元即将再次扑向黑袍女子的时候,透明人气息内敛,往后缓缓撤去。

黑袍女子顿时明白了透明人的意图,他想把自己丢在这里,让自己和左绍元拼个你死我活,他要独占功劳!

心里蓦然升腾起一股愤怒和不甘。

既然你不仁,那也休怪我不义!

黑袍女子那肥胖的肉体立即闪身而上,追着透明人去了。

肉球一样的身躯看起来非常臃肿,但速度却是丝毫不慢。

毕竟,瑶光境巅峰的修为没有丝毫作假。

她一动,就引着左绍元也在后面狂追不舍。

透明人心里暗骂,自知计划落空,却也脱身不得。

无可奈何,只能在此周旋。

三个人你追我赶,不停交手,陷入了胶着之中。

半空中不时传来打斗的强烈波动。

短时间内倒也确实是势均力敌,达成了一种相互牵制的平衡。

不过,黑袍女子二人并不齐心。

各怀鬼胎,都有着别样心思,都想让对方和左绍元两败俱伤,自己渔翁得利。

长久耗下去,左绍元的死是必然的。

他临死之前能不能拉上他们两个垫背却是不得而知。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啪!”马车上鞭子炸响,妖马四蹄飞动,拉着马车快速远离。

看着马车开始逃跑,后面四人互望了一眼,还是选择跟上马车。

不过此刻忠诚有所动摇,心里有了不一样的想法,也就出工不出力,没那么拼命了。

之所以跟上,只是为了防止黑袍女子活下来后怪罪他们不够尽心竭力,找他们索命。

他们无非是在观望形势罢了。

他们现在就很希望那丑陋的家伙死在左绍元手中。

这样他们也能脱离魔掌,重获自由之身。

如果黑袍女子奄奄一息的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恐怕会毫不犹豫地下死手,送她上路。

这种时候,他们怎么可能会玩命儿地阻拦马车。

马车上那个青年就不简单,都是瑶光境初期,他却能以一敌二。httpδ:/www.youxs.org

更不提风凌霄了,那家伙身上藏有莫名的大恐怖,就连瑶光境巅峰都要退避三舍。

万万不能招惹!

......

马车一路狂奔,渐渐远离。

妖马全力之下,马车漂浮在离地数寸的空中,速度极快又平稳。

一路上,影影绰绰如巨大黑色守卫一样的巨树从身侧一闪而过。

待到稍远之处,隐约间已经看见不少人在往那个方向奔去。

他们都感知到了动静,想去打探打探情况。

看看是不是什么天材地宝出世,还是说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机缘。

站在马车车厢后面的风凌霄看着他们迫不及待地往前追赶,生怕慢了半步,好处被人捷足先登。

他也只能摇头叹气,希望这些家伙自求多福吧。

他就是因为好奇心重,无事瞎溜达,看了不该看的,听了不该听的,才惹上这一身的麻烦。

若非身上真有大机缘狐假虎威了一把,恐怕已经死翘翘了。

心思流转间,沉默的风凌霄突然向车厢内开口:“不知公仪小姐欲往何处?”

马车中依旧沉默,过了一会儿才响起那名从头到尾都没显露过面容的女子声音,“盘龙城内——公仪家!从大道而回。”

声音依然轻柔舒缓,可风凌霄却没了丝毫的欣赏乐趣,也不再对她的面容感到好奇。

实在是被黑袍女子给搞怕了,都快有心理阴影了。

未等风凌霄回话,聪慧的女子却通过这一句问话,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想法。

推荐阅读:

半岛,从和光北做队友开始 繁华:提篮桥毕业,开局截胡李李 综武:无崖子师叔,拜见吕逸仙 随意侦探社 真视黄金瞳 我靠摆烂拯救了全宗门公主不回家 剑仙大人重生日常 我在动漫世界建轮回 大乾暴君 末日后我觉醒异能和鬼怪开乐园 岁岁千秋 御品小厨娘 我可能是一只不死妖 长生:我的资质每天提升一点 宠婚至上:厉少你老婆又跑了 寒门败家子 对你何止钟意 闺中无小事 帝武逆神 星空白骨道 苍老师的职业生涯 剑宇江湖 锦衣乾坤 游戏王之幻想之主 轮回沐血 重生七零娇娇媳 骠骑天下 都市异能伪高手 楚汉神棍 执剑问江湖 假皇帝:从后宫开始权倾朝野 绝世废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