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飞阁流丹

四周来往的人也越来越多,基本上都是修士。

有骑着妖兽的、有驾驭法器而行的,还有乘坐各种车舆(yu)的......

甚至就连凭借自身修为凌空飞行的强者都能偶尔看见。

各种人,形形色色、千奇百怪。

除此之外,有时还能看到一些姿态各异的妖兽也穿梭其中。

不是修士驯服之后的妖宠,而是完全独立,有着强大修为,通了灵智的妖兽。

周围人都见怪不怪,完全不在意。

妖兽与人族修士也没什么隔阂,居然能和平相处。

不像外界荒山野岭当中那样,相互垂涎对方身上的好处,用尽一切办法都想弄死对方。

虽然人很多,修为差距也很巨大。

却无人造次,没有任何打斗纷争出现,一片祥和盛世的样子。

不过这都是表面现象,这么广袤的地方,绝对少不了纠纷。

只不过大多都是低调解决,极少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嚣张行事。

四周无数人来回,其中不乏藏龙卧虎之辈,或者各大势力之人。

你若有不必看任何人眼色、不怕得罪任何势力、不在意任何强者觊觎的实力,倒也可横行无忌,不必拘束。

有足够的实力,便有足够的自由。

实力!永远是任何事情的通行证。

这幅景象确实如马车中公仪家的女子所说,城中人才荟萃、形势复杂,一般是没人敢随意放肆的,所以也很安全。

而一直坠在马车后面的四名修士,见已经跟到了盘龙城外。

顿时都有些裹足不前,不敢再追了。

他们本来就不想追,只是迫于黑袍女子的淫威不敢不做而已。

已经好几天了,那黑袍女子还没现身追上来,多半是凶多吉少,下场不明。

几人担忧的内心也就越发放松和期待起来,真希望那丑陋女子就这样死掉是最好了。

到了这种地方,以他们瑶光境初期的修为也算不得什么稀奇,更不敢随意放肆。

在这里撒野,有的是人能治他们。

何况公仪家的老巢就在城内,就凭他们还敢撵上门去追杀人家不成。

不要命了还差不多。

不被人家反追着杀就不错了,要是公仪家知道了这件事,还真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再不走就怕走不掉了。

此事只能就此作罢,几人树倒猢狲散,各自慌忙跑了。

各自去想办法解决身上留下来的控制手段,脱离魔掌才是正事。

城门外,马车在女子的示意下停了下来。

“前辈,我们已经到了盘龙城外。按照约定,应将这枚灵符送与你。”

女子说完,马车帷幔微微掀开,从中漂浮出那张地阶灵符。

灵符只是巴掌大小,看起来如同一张薄薄的纸片一样。

上面刻画着繁杂的符文,外行根本看不懂。

灵符紧紧贴在小剑身上,散发着微微的光芒将小剑包裹,飘荡在半空。

此时的小剑失去了主人的操控,光芒收敛,没有丝毫动静。

但灵符依然镇压其上,一直不曾放开束缚。

“灵符会一直压制这柄剑,以防上面有什么隐秘的手段。前辈可先将此物收起来,待到安全之时再将其放开收服。”女子叮嘱道。

随后,灵符便缓缓飘到了车厢后面的风凌霄面前。

风凌霄没有马上接手,而是看了看马车,似是想要透过车厢看到其中的女子。

但目光并不能穿透车厢,也就无法看见其中详情。

“那我就不客气了。”风凌霄回应一声,取出一只匣子,将灵符收入其中。

并在匣子外面施展了一点感应的手段,以便发生异变的时候自己能第一时间察觉。

然后又单独地放入一只空的储物袋中。

这枚地阶灵符,主要作用是防护和镇压,倒是没什么攻击能力。

女子又向风凌霄讲述了灵符的使用口诀和方法。

使用起来倒是非常简单,基本上修士人人可用。

这种灵符的使用并不需要灵力,只需要简单的控制就可以了。

但使用的次数却是有限的,一旦符箓中蕴含的力量消耗殆尽,这枚符就毁掉了。

不过这对风凌霄来说,只要能够安然收纳下来,也是极大的收获了。

地阶灵符,连瑶光境的攻击都能抵抗下来,可谓是不可多得的防身之物。

以后又多了几分自保手段。

还有一柄地阶小剑,这可是绝对的价值不菲啊。

他还是第一次获取这么大价值的东西。

若将此剑也给敲碎,用其中的精髓喂养仙剑碎片,不知会不会产生更大的变化。

心中隐隐有些期待起来。

东西的成功到手,让风凌霄内心稍安。

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就凭这两样东西,这一次冒险就算值得了。

这女子确实信守承诺,心中对她的好感也增添了几分。

随后不再多言,马车顺利进入城门,缓慢地一路前行。

进城之后,只见四处宽敞无比,车水马龙来往不绝,高台楼阁耸立,呈现繁荣昌盛景象。

风凌霄举目四望,不停来回扫视着周围宽广的大道,似乎是目不暇接地看着新奇。

没过多久,道路侧边出现一座重楼飞阁。

楼阁造型大气,占地极广。

楼阁共有九层,层层皆是彩光流溢,气度不凡。

彰显出极其美丽的外观,过往之人的目光很容易就会被吸引过去。

楼阁上雕梁画栋,显露出古色古香的气韵。

一看就知道档次很高,内中绝非凡品,背后势力权倾天下。

抬眼上望,楼阁高处最中间挂着一块大大的匾额,上面篆刻着四个大大的,龙飞凤舞的金字——飞阁流丹!

匾额两侧,还悬浮着两颗丹药模样的仿制品,栩栩如生,以作装饰和招牌。

让人能一眼看出这是一座售卖丹药的楼阁。

而看楼阁这副气派,自然能知道其背后主家绝对是实力雄厚,有着极强的底蕴。

这种大势力和大商铺所售卖的东西也更加有保障一些,一般不会有售卖假物、坑蒙拐骗的现象存在。

不过价格嘛,也是不低的。

手里没点灵石,还真不敢进去花费。

若放在以往,风凌霄也是属于不敢进去的那一类人。

不过今天,他还真要进去一趟了。

“公仪小姐。”风凌霄喊了一声。

“前辈有何吩咐?”

风凌霄斜靠在车厢上,看着前面路过的丹药商铺,说道:“我身上的丹药都用完了,想停留一下,去这商铺购买一些,不知公仪小姐可否稍等片刻?”

女子柔声回道:“前辈请自便,晚辈在此等候。”

风凌霄不再多言,身形轻轻一跃,飘然落地。

不急不缓地朝着‘飞阁流丹’大门行去。

入了这盘龙城,女子的安全基本上没了什么问题。

就算是巅峰时期的黑袍女子,也断然不敢在此处妄为。

所以现在并不太需要风凌霄的护卫了。

双方接着走下去,无法是让女子回家之后好付给风凌霄灵石。

如果让她的家族承认左绍元所给的那块令牌行之有效的话,那就更好了,说不定又可以大捞一笔。

他们这些高门大户,说是富可敌国也不过分,从他们手指缝间流出一点就够风凌霄身价倍增了。

马车中的这女子地位绝对不低,不然不可能让左绍元这等瑶光境巅峰的强者以死相保。

但她毕竟是个不能修炼的凡夫俗子,不知道她说的话能不能代表公仪家,说话管不管用,风凌霄心中对她所做出的承认还是有些不放心。

若是能得到他们家族中能做得了主的修士人物发话,那才是最有保障的。

风凌霄一步迈入商铺装饰不俗的大门,一股浓厚的、各种丹药混合在一起的香味扑面而来。

他大大方方地打量着里面,没有丝毫卑怯。

商铺内部空间很大,十分宽敞,装饰也是富丽堂皇。

在大殿四周,有着各种各样的柜台,台上摆放着各种丹药、千奇百怪的药草,还有许多天材地宝。

柜台后面坐着接待之人,负责介绍和交易。

许多人甚至身着炼丹师才穿的丹袍,表明着他们的炼丹师身份,让人能够完全信服他们所说的一切。

只不过他们并非是高阶的炼丹师,基本上都是一些有着一点炼丹天赋的学徒。

只是为客人介绍丹药的话,倒也足够了。

到处都有商铺伙计带领着顾客四处查看各种丹药、灵草。

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见微知著,仅仅从这场面中就可见得,这飞阁流丹的确不俗,底蕴极为深厚。

见到风凌霄进来,一旁不少候着的小厮中急忙走出一人,来到近前,恭敬地向风凌霄弯腰拱手行了一礼,敬声问候:“欢迎前辈驾临飞阁流丹,请问前辈有什么需求?”

风凌霄收回打量四周的目光,看了小厮一眼,平静问道:“不知贵店可以提供些什么服务?”

小厮态度极好地说明着,“本店售卖各种丹药,数量、品种极多。各种品级皆有。只要是市面上常见的丹药,客官都可直接进行购买。”

“若是客官需要的丹药本店没有的话,也可委托本店进行炼制。客人自行提供药草,或者本店进行提供都可以。”

“本店有着十数名的炼丹师,精通各级丹药炼制,且经验丰富,能保证丹药品质和药效。”

“根据丹药的等级、品阶和材料,由炼丹师估算炼制价格。如果在规定的材料份数之内未能成功炼制出来的话,本店承诺赔偿材料或者由商铺出资炼制,务必将成品交于客人手中。”

“虽然炼制的费用可能稍贵一些,但能绝对保证丹药的品质。而且包赔付,客人可放心合作。”

小厮侃侃而谈,言语间也透露出一股自豪之意。

能在这等商铺做一个伙计,也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推荐阅读:

我爱你整整十年 开坛看阴,我被青龙夜夜缠腰 我变成了游戏 楚离郑吒 快穿反派的小甜妻 贝慈魏泽如今天也摸鱼 狂野北美1846 氪金武圣 赵大海娄晓娥衍画 全球暴跌:取款一千吓死银行 昭武大帝 实习强盗 大乾暴君 召唤列表白毛含量超标 穿成对照组假千金后,我开局就认输! 上山为匪:开局竟在女匪首闺房指马为鹿 不一样的男妃子 陆川阿福一条幺鸡 离弱司星野宋寅卯 盛宠农门小辣妃 王妃你别走 无量你个大天尊 幽冥巫枭 战魂弑天 千亿萌妻:权少宠婚99次 玉京仙 我真不想当BOSS 地球最强男人的战记 唯爱婚宠 诸天打卡从遮天开始 都市修仙逍遥行 嫡女惊华:废后熬成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