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称兄道弟

“晚辈风凌霄,见过楚掌柜。”风凌霄起身见礼。

楚南天轻轻一笑,微微摆手,示意不必多礼。

人所处于的阶层不同,看到的东西也不一样。

以楚南天的能力,他看风凌霄要比管事和小厮更加透彻,心里所想的内容也不太一样。

起初,小厮听闻风凌霄的要求之后,表现的是不可置信。

认为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心里颇为鄙夷。

管事要稳重一些,虽然看风凌霄有些不俗之处,但也不至于太过惊世骇俗,离面对掌柜那等存在还是差距太大了。

他也不太相信风凌霄有何底气能够面对自家掌柜。

而当楚南天亲自接见风凌霄,只是照面打个招呼之后,心里便有了定论:看来是遇到一点特别的事情了。

倒不是说他能看见风凌霄什么深层次的隐晦东西。

和管事差不多,他所看出的风凌霄虽然在同龄人当中算得不错,但也并没有过于惊艳的东西。

按常理来说,风凌霄这样的小修士是不会直接找上自己的。

差距太大,如鸿沟一样。

这样子瞎搞事,会死的很难看。

而且口气还那么大,一定要亲自面见自己,说管事都承担不起后果。

一面之后,他能确定的只有一点,那就是风凌霄不是个傻子,不是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

那么他敢这样找自己,必然有着非同一般的缘由了。

至于具体是什么事,他还没有任何头绪。

“小友年纪轻轻,修为却是不弱,更有从容气质,以后定非池中之物啊。”楚南天坐下后,就是经典的夸赞开场白。

这番夸奖倒也并非完全是客套话,他还是比较欣赏风凌霄从容自若又不失礼节的气势。

以他的实力和地位,极少有这种晚辈面对他能坦然处之。

“楚掌柜谬赞了,晚辈斗胆叨扰,确实是有事找前辈帮忙。”风凌霄开门见山。

“噢?不知小友所为何事?”楚南天笑眯眯地问道。

心里却是想着,来了,正事来了。

风凌霄也不废话,直接取出一物,递给楚南天。

楚南天原本还有些疑惑,但当他将风凌霄递出之物接到手中时,脸色微微一变。

原本比较轻松,挂着淡笑的面容陡然收起,变得有些严肃起来了。

深深看了看手中之物,只是一眼就能确定不是作假。

随后楚南天便将东西还给了风凌霄,只是递出之时略显郑重。

风凌霄伸手接过,重新收了起来。

二人在雅间也只是商谈片刻,并未耽误多少时间。

除了他们两人,谁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筷書閣

小厮和管事站在房外垂手而立,等待着掌柜的吩咐。

他们二人心里是颇为忐忑的,没想到铺中随便进来一个年轻人就敢直呼要见掌柜。

关键是掌柜还真就见他了。

至于结果如何,二人有些琢磨不定。

万一这小子真是个没正事的油子,口出狂言,浪费掌柜的宝贵时间,到时候可就是他们两个办事不利了,免不得要怪罪于二人。

掌柜的身份如云端蛟龙,仰之弥高。

只需一言,就能剥夺他们的一切。

安能不怕!

正在他们揣测不安时,‘喀拉’一声响,雅间的房门打开。

随后便是他们敬畏又熟悉的楚掌柜的声音,“哈哈,小友放心,我立马安排,绝不会误事。”

两人急忙弯腰俯首,以示恭敬。

嗯?看这样子,相谈甚欢?

管事和小厮悄悄对视一样,皆从对方身上明显感受到松了一口气。

“那就拜托楚掌柜了,晚辈先行告退。”随后便是风凌霄的声音。

“贤弟请!”

令管事和小厮惊掉下巴的一幕出现了,飞阁流丹的楚掌柜居然在房门处向外伸手,向那小子做出请的姿势。

并且还与之同行而出,两人并肩而立,一路说话,很是意气相投的样子。

楚掌柜还一口一个‘贤弟’地叫着,显得亲热无比。

这是什么情况?

这小子谁啊?

他什么身份?

竟然能与楚掌柜并肩同行,称兄道弟???

管事和小厮目瞪狗呆地看着两人的身影,一时间脑子转不过弯来。

实在是反转来得太快了。

“楚掌柜请留步,晚辈自行出去就好。”风凌霄抬手行礼,表示拜别。

“欸~~~,还叫掌柜的就太见外了,莫非是看不上我,认为我不配做你兄长么?”楚南天板着脸,做出一副故意责怪的样子,尾音拖得老长。

风凌霄苦笑一下,连连摆手,“岂敢,岂敢。实在是晚辈承受不起啊。”

见楚南天还是故意板着一张脸,闭口不言,有些不满的样子。

风凌霄无奈之下,这才改口作揖道:“楚大哥!”

“欸!这就对了嘛!”

楚南天瞬间绽放出笑容,非常高兴,抬手拍了拍风凌霄的肩膀,果断认下了风凌霄这个小弟。

“外面人多眼杂,我送贤弟出去不妥,那我就不多送了。”

“楚大哥还请留步,小弟自行告退,改日再来拜访。”

楚南天向外摆着手,示意只管走,无碍。

然后回过头,朝管事吩咐道:“文致,还不快替我送送贤弟?”

“啊!哦,是!是!”管事的老头好不容易才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

连连小跑着到了风凌霄的身边,恭敬至极地弯腰伸手,做请的姿势。

现在的他可是实打实的心底震惊,对风凌霄也是实打实的恭敬。

可绝对不敢倚老卖老,再充什么管事的大头了。

这位年轻的小爷可是能和掌柜称兄道弟的存在啊。

乖乖,和掌柜的呼朋引伴,什么级别?什么分量?

那绝对是自己得罪不起,绝对大有来头的人啊。

风凌霄顺着管事的指引离去了。

楚南天站在原地没有动,目光随着风凌霄的身形闪动。

看着对方完全离去后,头也不回地吩咐道:“此事不得多嘴!”

语气虽然平淡,但却充满了绝对的威严,令人不敢抗拒。

此处只剩下他和小厮在此,自然是对他所说。

小厮惶恐下拜,连连称是。

“此事你办得不错,我记住你了。”

小厮顿时大喜过望,纳头便磕。

本来还准备多说几句感恩戴德的话,大表一番忠心。

可直起身来后,哪里还有楚南天的身影。

对方早就不声不响地消失了。

不过小厮依然难掩面容上的喜悦,心里振奋不已。

掌柜的一句‘我记住你了’,胜过万千机遇,胜过苦修百年还不止啊。

高位者的一句话,能定等闲之人的命运。

他只是个店铺小厮,日常接见商铺客人时都只能接待一般的客人,那种身份尊贵的客人都轮不到他。

他级别不够,身份不对。

阶层分明,不可僭越。

连面见管事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敢无事打扰。

更不要提楚掌柜了。

那是他高不可攀,仰望都没有资格去仰望的存在。

没想到今日时来运转,竟能得掌柜垂青。

这还是遇到风凌霄这个大福星才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大的机会。

亏自己之前心里还鄙夷人家,呸,真是狗东西,狗眼看人低,有眼不识泰山。

小厮心里对自己一顿乱骂,还响亮地抽了自己一耳光,以示警戒。

管事带领着风凌霄一路走出,快要到大殿之时,“管事请留步,就送到此处吧,外面人多眼杂,不宜张扬。”

管事的弯着老腰,连连点头,一张老脸笑得像盛开的菊花一样灿烂,“公子说的是!”

风凌霄转身。

“公子请留步!”

作势欲走的风凌霄疑惑转头,“管事可还有事?”

管事走上前来,将一只储物袋恭敬地捧在手上,送呈到风凌霄面前,“公子来了这一趟飞阁流丹,这一些丹药算是商铺的特色,还请公子收下,略作浅尝。”

风凌霄展颜一笑,“管事客气了,不必如此。”

“还望公子收下,这也是老朽一点微薄心意,请公子勿要嫌弃。”

说罢,抬捧的双手再次微微上扬。

言语之间说得清楚,这只是他个人的一点心意。

与飞阁流丹无关,与掌柜的无关。

“既如此,那便多谢管事了。”风凌霄不再推辞,伸手接过了对方掌心的储物袋。

这种好事,只要没麻烦,他风凌霄自然乐得收下。

好处谁不想要?

自己累死累活还比不上人家送的这点东西呢。

见他收下,管事笑得更加开心,仿佛是别人给自己送礼一样。

其实也差不多,没有无缘无故的送礼,都是怀揣着目的才送的。

既然别人收下了,那就说明自己的所求之事,或者是目的有了眉目,自然是一桩好事。

若是给别人送礼,别人拒不收取,那反而差事了。

虽然目前,他没什么事求风凌霄,送出的东西也只是表达善意,结个善缘。

这年轻人可是能和掌柜的称兄道弟,来头绝对不小,若能结识一下,博取好感,自然少不了好处。

即便是在掌柜的面前美言几句,也够自己受用了,往上爬个几层估计没问题。

对方既然已经收下了自己的礼,自然心里有数。

这种礼,不是抱着有一定所求的事情才去送的那种交易,而是结个良

缘。

推荐阅读:

魔法宝鉴 陆轩夏紫烟 亡灵君主:天灾纪元 斗罗:我,武魂青铜枪,无限进化 王春娘赵恒阿宝 死神出狱 难以招架!人间佛子跪着求亲亲 这把神开局 快穿祸水:被渣后病娇男主黑化了 斗破:我把萧炎逼成了反派? 妖罗万象 克系玩家太凶猛 沧海龙腾录 我在异界召唤英灵 终极:黑道少年,开局从监狱释放 我在无限世界当包租婆 立庙成圣 陛下,您就反了吧! 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 夏目的喵口先生 超级毕业生 总裁诱爱:女人,不准逃! 那是晨光初醒时 千帆过尽水悠悠 重回古代娶女帝 回到南宋末年 克苏鲁跑团游戏群 古典复兴的无限游戏 对你不仅仅是喜欢 从今天开始捡属性 大剑 我只是大学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