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水落石出

风凌霄目光不着痕迹地望向后面,发现那一直挂在马车后方的追踪之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就在公仪柏武出现的时候,对方就不着痕迹地悄然隐退了。

这个情况让他眼中光芒闪烁,有些莫名意味地看着下方指着自己的公仪柏武。

看见风凌霄的目光望向自己,公仪柏武下意识地立马移开了目光,不敢与之对视。

这个现象又让风凌霄心生疑惑,这公仪柏武的修为比自己只高不低,而且还在他的地盘,他居然不敢直视自己?

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但风凌霄相信自己没有看错,他好像确实不敢与自己对视。

这是什么情况?

“婉柔,你这次可是为家族立了大功。那枚古灵符可带回来了?”

公仪柏武继续找着公仪婉柔的茬。

公仪婉柔此次外出家族,就是为了取得一枚许久岁月以前的古灵符。

这种灵符蕴含很久前的符箓炼制方法、灵符作用等等。

在漫长的时间流逝下,许多灵符方面的传承都已经断绝了,许多强大的灵符再也制作不出来,许多神异的方法也已经销声匿迹。

遗留下来的符箓未必还能使用,但对他们这种专研符箓的世家来说,却有着相当大的钻研价值。

若能窥探到古时前辈的一些符箓学问,那将是了不得的成就,很可能让他们家族的符箓能力在上一层楼。

而公仪婉柔虽不能修炼,但在符箓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才华。

那枚古灵符在一个脾气十分古怪的隐修手中,这位隐修与公仪婉柔的父亲有点情谊。

公仪家想得到这件东西,便让公仪婉柔前去求得此物,她是最合适的人选。

听公仪柏武谈及此事,公仪婉柔也有些恼怒,“与你何干?此物我自当会交与家主。”

公仪家主,也就是公仪婉柔的父亲。

“呵呵,婉柔,你未免也太过见外了吧。还有没有将我这个哥哥放在眼里?为何我就不能看上一眼?”公仪柏武拿话压她。

“休想!”公仪婉柔也毫不留情,严词拒绝。

她知道自己这个堂哥是个什么德行,绝对的不坏好意。

她是绝对不会将古灵符交与他手的。

公仪婉柔的拒绝早在意料之中,公仪柏武嘴角冷笑一下,抬手挥了挥。

顿时,数道人影从四面八方出现,隐隐将大门前的马车围拢在其中。

人影全都肃穆而立,面对马车方向,身上隐隐有着压迫感袭来。

风凌霄浑身紧绷,眼中精光一闪,环顾一圈。

发现那些出现的人影皆是气息磅礴,明显不是弱手。

只是他们还没有动手,气机显露得不明显,无法准确的判断出他们的修为阶层。

毕竟风凌霄只是洞明境,比他们修为低,不能一眼看穿。

“公仪柏武!你想干什么?莫非是想抢夺古灵符?”公仪婉柔出声叱喝。

她是真没想到,公仪柏武竟敢如此行事。

一个家族之中,有所纷争在所难免。

但那都是在暗地里相互使绊子,没有撕破脸皮的情况下,是绝对不能放在台面上来的。

公仪柏武这是疯了吗?

竟敢公众对自己人动武,这是要分裂公仪家?

他担当得起如此后果吗?

公仪柏武嘴角噙着冷笑,并不将公仪婉柔的话放在心上。

他冷哼一声,“婉柔,你这叫什么话?可是当真误会我这个哥哥了,我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呢?”

“我可是为了你好啊。你这一路艰险,做哥哥的随时都挂念在心,生怕你路上遇见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对你有着不良企图,贪图你身上的古灵符。”

话语虽然是在回复公仪婉柔,但他的目光却是直勾勾地盯着风凌霄。

风凌霄两眼一眯,这家伙是冲自己来的?

果不其然,只听公仪柏武接着说道:“哥哥我是不想让你跟那些居心叵测,心怀不轨的人混在一起!”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是看着风凌霄说的,言语之中是冲谁,不言而喻。

公仪婉柔很生气,“我的事情,不用你多操心,快快让开!”

公仪柏武漫不经心地玩弄着手中的折扇,上下拍打着手掌,嘴巴上依然义正言辞,“哎,妹妹你天生无法修炼,让我这个哥哥怎么能不操心呢?”

“依我看,你此次遭遇刺杀,八成跟此人脱不了干系!”公仪柏武言词越发露骨,说到最后几乎是大喊出来,手中折扇直直指向风凌霄。

图穷匕首见。

仿佛已经认定了风凌霄就是那个刺杀公仪婉柔的幕后凶手。

这当然是无稽之谈。

风凌霄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对方为什么这么说?

他心里明悟了大半,好一个恶人先告状。

他已经确定,安排刺杀公仪婉柔的人,绝对跟这小子有关才对!

三日之前,他与马车逃离途中,公仪婉柔曾经敲击车厢两次,问询护卫青年还有多久到达盘龙城。

风凌霄当时就注意到了这个行为,这很不正常。

公仪婉柔有什么话从来都是直接说的,只有那一次敲击了车厢。

而且敲打的两次颇有节奏感。

护卫就在马车前室,与她不过一步距离,她完全没有必要多此一举。

风凌霄当时心里就有所怀疑,这应该是公仪婉柔和护卫之间的一种暗号。

至于暗号的内容和含义,他不清楚。

回想过来,那暗号的意思多半就是让护卫向公仪家族回禀遭遇刺杀的情况,让家族准备接应。

青年护卫乃是瑶光境初期,修为比自己要高出太多,高出整整一个大境界。

想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用一些特殊方法传递消息而不被自己发现,简直轻而易举。

公仪柏武这家伙必然是截获了公仪婉柔所发出的消息。

想必传递出去的消息当中,将刺杀所发生的事情都大致说明了,起码有关于自己这方面的事情是肯定有所提及。

特别是,自己身上怀有不知详情的巨大隐秘手段。

可跨越数个大境界,以洞明境威胁到瑶光境巅峰的手段。

这的确是个大信息,对方将此事回禀出去也很正常。

毕竟自己与公仪婉柔之间只是暂时合作,风凌霄是否可靠,是否心怀不轨很不确定。

自然要将情况尽可能清晰的回报回去。

风凌霄充满了巨大的威胁,要让家族接引之人做好充分的应对准备。

一路行来,直至公仪府前,自己和公仪婉柔合作还算愉快,相互之间皆没有什么恶意。

所以之前公仪婉柔才会向自己伸出橄榄枝,示以好意,交个朋友。

对公仪婉柔的刺杀失败,对方已经没有了再下手的机会。

公仪柏武一方截获了公仪婉柔发回家族的消息,知晓了风凌霄身上怀有令人震惊的巨大手段。

既然暂时不能对公仪婉柔下手,便将目标改到了风凌霄的身上。

觊觎他身上的隐秘,准备在此守株待兔,朝风凌霄下手。

以刺杀为借口,强行镇压风凌霄!

明明是他们搞出了这残杀同族的事情,反而能将脏水泼到风凌霄身上,洗脱自身嫌疑。

还能以此为借口,拿下风凌霄,搜寻他身上的秘密。

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可谓一箭三雕。

这一切都说得通。

因为他们就是幕后黑手,所以将一切都掌握得这么清楚,所以才会拦截公仪婉柔发出的消息。

公仪婉柔的行径完全在对方的掌握之中。

底细也被黑袍女子等人所了解得清清楚楚。

有这种家贼在,当然很清楚了。

就是不知道他们一开始的目标是公仪婉柔的命,还是她手中的古灵符。

这种手段,肯定不是公仪柏武这纨绔子弟能够有的,背后定然有人主使。

他不过是个明面上的傀儡。

主使想必是个极其强大之人。

对方既然已经知道了风凌霄的后手,却还是如此行事,那就是有把握将他留在此处。

他毕竟只是洞明境而已,翻不了天。

在修为的局限下,再强大的手段也有穷极之时。

公仪柏武露出狐狸尾巴的时候,这一切谜团融会贯通,风凌霄心中已然明悟。

自此进城之后,马车后面就多了个尾巴,那尾随者就是公仪柏武一方的人。

一直跟在马车后面,将马车的详细路程和情况给探查明白。筷書閣

随时掌握公仪婉柔的动向,还有自己是不是跟着马车到达公仪府。

如果自己中途离去,对方恐怕也会继续跟着自己,找机会下手。

所以在马车按照计划到达公仪府,公仪柏武现身之后,那家伙就销声匿迹了。

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公仪柏武的修为明明比自己要高,实力远在自己之上,旁边还有这么多他的人,他为何不敢靠近自己?

为何下意识的不敢与自己对视?

他是在怕风凌霄,因为他知道,风凌霄身上藏有极为恐怖的东西。

这东西就连瑶光境巅峰都要退避三舍,他惜命,自然不敢靠近。

之前许多没想明白的地方,现在都已经水落石出。

公仪柏武背后有着大人物想刺杀公仪婉柔,失手之后,截获了她传递回家族的信息,知道了风凌霄身上有不为人知的强大东西,心生贪念,没机会对公仪婉柔下手后,就转换目标,准备对风凌霄下手。

他们知道公仪婉柔会到达此处,便早就做好了准备,在这里守株待兔。

就是这么回事。

虽然此刻情形对自己很是不利,但风凌霄并没太过慌乱。

他也不是个软柿子,别人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从一开始,他就发现了诸多疑点,也一直在想着破局之法。

就算对方不会朝他下手,他也不得不以防万一,做两手准备。

所以,他去了飞阁流丹!

......

推荐阅读:

位面超级大咖 恶魔毕业生 盛楠傅清舟 升温 我万倍绝对防御,阁下又该如何应对? 郁爷的小祖宗惊艳全世界 报告陛下世子殿下又在作死了徐安 苏十一盈怀 韩少独宠,女主她全糖不加冰 盖世古仙医 木叶:这个宇智波有点过分 青谷子 林靖玗奚方池 可恶!疯批星盗每天都想拥有上将沈斯行傅矜时 火影之雷鬼 宿主大佬又美又飒 王者游戏 契约神庭 刑狱司女仵作 都市之战神归来 sss狱神令 梦轮回之有你的天堂 修真爽歪歪 凡人崛起之斩仙 校花杀手 渝仙 龙腾耀世 最强武者系统 苟道修仙:我为跑路真君 天穹 凡夫俗梦 不死青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