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养魂龙须

郁天华算是看出来了,今天夫人心情不大好,估摸着是因为自己这段时间太忙了,没能顾得上她们母女。

可是他也没办法,郁府家大业大,生意遍布青州。

各方生意据点需要他布置、发生特殊的事情上报过来他得出面处理、与其他势力之间的利益纠葛需要他去打点、各种货物之间的流通需要他去安排......

实在是事情繁杂,多不可数,每天都不可能处理得完。

自从他成为郁家少家主开始,接手郁家生意之后,最近许多年都未曾专心修炼过。

若非如此,以他的天赋、根骨,必然要比现在更进好几步。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任何势力的发展和壮大都需要资源来培养,自然不能所有人都去潜心修炼,也需要一部分人来维持和打理这些生意杂事。

作为郁家家主,这是他无法推却的责任。

一个势力之中的人,必须需要分工,各司其职才能顺畅通达。

潜心修炼的人也不是坐享其成,当需要武力震慑的时候,也就是他们出力的时刻。

郁天华怕夫人继续谴责自己,也就不再多言。

因为说得越多,错得越多。

所以只能不声不响地站在哪里,打定主意不先开口说话。

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夫人问什么就答什么。

切莫跟她犟,否则就是自找不痛快。

这是他多年以来悟出来的,夫妻之道相处的真理。

鼎鼎大名的郁府一家之主,此刻却显得像是个凡俗当中的窝囊丈夫一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外人根本看不见这幅场景,不然一定惊掉下巴。

见他又是这副闷葫芦的德行,慕容淑然气急了。

但也拿他没什么办法。

你说他,他就受着。

你骂他,他也受着。

反正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慕容淑然也只能生闷气了。

就这样沉默半响,郁天泽觉得不能老僵下去,主动先开口了,还是老问题:“我的夫人啊,你叫我过来,到底是什么事情?”

纠缠这么半响,挨了一顿臭骂,还是原地踏步,他现在还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由此可见,在亲密的人跟前,女人的天性就是如此胡搅蛮缠,完全就是情绪化的产物,没啥道理可讲。

不管是修为高深莫测的修炼者,还是身居高位的达官贵人,皆是如此,难有例外。

慕容淑然发泄一通,现在也稍显冷静了,抬头朝桌面上的玉盒示意了一下。

郁天华走上前,将玉盒拿在手中。

打开来,只见一根手指长短的淡黑色的,像小树根一样弯弯曲曲的东西躺在其中。

“养魂龙须?”郁天华认识此物。

这种小根须是从一株造型如龙的古龙树上取下的,对修士神魂有着极大的温养作用。

即便是不服用,佩戴于身上,也能静气凝神,蕴养心神。

此物颇为珍奇,不可多得。

一株生长上千年的古龙树也只能产出这么小小的一截。

虽然以郁家的财力,这种东西倒也并不难寻。

但却是最为适合郁梦竹目前的情况。

她未达到开启神魂的境界,却强行使用,慕容淑然爱女心切,生怕她留下什么隐患,影响日后修行,便隔一段时间就去寻来一些这种温养之物来给她服用。

“今天给竹儿送这养魂龙须,你也跟着一起去。”慕容淑然不容置疑地说道。

郁天华也不敢再推辞了,只得答应下来,其他事情只能晚一些再处理。

将玉盒关上,拿在手中,郁天华弯腰伸手,向房门处做出请的姿势,“我的好夫人,那就请吧。见我们的乖闺女去。”

“哼!”慕容淑然冷哼一声,心道:这还差不多。

见他没有过多推辞,心里舒服不少。

她自然明白他很忙,可再忙也不能冷落了自己的女儿不是,隔三差五还是得拉着他去一趟,一家人说说话才好。

慕容淑然莲步轻移,走向外面,朝郁梦竹修炼的密室处行去。

郁天华则亦步亦趋,跟在后面。

这种日子,很温馨,郁天华其实也很享受。

路上,穿过一处处花团锦簇的花园,路过美轮美奂的无数阁楼,走过雕栏玉砌的长亭台阶。

郁府之内,美景如画。

夫妻俩闲聊起来,郁天华安慰道:“你放宽心,我已经问过老祖宗了,竹儿没事的。你不信我,还能不信老祖宗吗?”

“唉,我自然知道。可你这负心汉,哪里懂得我这个做母亲的心情。”

“我也只是给竹儿寻些温养之物,有益无害。却是不敢给她用一些功效太过的东西,免得适得其反。”

慕容淑然摇头叹息,心里对女儿是充满了宠溺。

郁天华笑了笑,夫人心思确实比他细腻。

他听老祖宗说没事之后,便没了一点担忧。

慕容淑然偏头看了看他,“我看你最近一直眉头紧锁的,遇到什么特别的事情了?”

郁天华背负双手,缓步而行,背后的手中拿着玉盒,回道:“还不是那龙牙宗的事情。之前龙牙宗封闭荒山三百里,大肆搜寻的事情知道吧?”

慕容淑然点了点头,“这事动静闹这么大,不想知道都不行。怎么?他们的目的搞清楚了?”

郁天华轻笑一声,其中不乏嘲讽意味,“他们这是狗急跳墙了。”

随后便将搜集的情况细细道来:“四百年前青州有个宗门叫极上宗,实力并不是很强,勉强能入个二流。”

“但此宗门善于搜刮财富,各种天材地宝、无数资源堆积不少。他们本想以此为底蕴发展壮大。”

“却被外人知道了其中底细,引来觊觎,惦记上了他们的家当。”

“图谋不轨的家伙联合外面的强者,联手之下就将这个极上宗给灭了。”

“可当他们将宗门之人赶尽杀绝之后,前往宗门内搜刮时才发现,其内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

“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不翼而飞了,可极上宗有些身份地位的人都被他们给弄死了,这时候连个问话的也没有。”

“于是,这群临时合作的家伙便开始相互猜忌起来,都怀疑是对方捣的鬼,将宝物给私吞了。”

“信任一旦崩塌,便是无边无尽的猜忌和仇视。于是这伙人又内讧起来,打得个天昏地暗,死伤众多。”

“可到最后,宝物依然是下落不明,没有人知道东西到底去了哪里,被何人所得。”

“此后,众说纷纭,说什么的都有。也有人一直在探寻这些东西,但就是从来没人真正找到过那些东西。”

听到这里,慕容淑然吃惊问道:“难不成这次的事情与此有关?”

郁天华点了点头,“就是与此有关。时隔四百年,龙牙宗这群家伙不知怎么弄的,居然搞到了线索,发现了当初极上宗掩藏起来的宝物所在。”

“龙牙宗自然不可能大张旗鼓的去搞这种事情,一直都是偷偷摸摸的进行。倒也确实是搞得很隐秘,像我之前就毫不知情。”

“只不过还是难逃一些有心人的眼睛,发现了龙牙宗的意图,在他们之中动了手脚,导致最后鸡飞蛋打,线索搞丢了。”

“所以龙牙宗才狗急跳墙,做出这种封山之举。做出这种事情,就相当于在天下人面前摊牌了,由此可见,龙牙宗也确实是丢了重要线索,没办法取得宝物,这才不惜以这种方式来处理。”

郁天华嘴角的嘲讽意味越发明显,“不惜暴露也要雷霆出手,得手了倒好说。若他们自己得不到,这是也不想别人好过啊。”

慕容淑然:“那他们现在什么情况?线索在谁手里?”

“不知道,但应该不在龙牙宗手中。此事一出,天下人都知道了,大家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都在四处隐秘搜寻下落。”

“这些事情也是最近才搞清楚的,我倒也想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如此大胆,竟敢在龙牙宗眼皮子低下使绊子。”

“关键是,还得手了!”

“嘿嘿嘿,有好戏看咯!”郁天华一阵幸灾乐祸。

两人闲聊间,已经漫步走到了郁梦竹闭关之处的翠绿小山峰上。

来到密室之外,看着似乎是许久未曾打开过的大门。

慕容淑然左顾右盼,疑惑道:“小月那丫头呢?跑哪里去了。”

郁天华以法传音,向密室之内的郁梦竹传递消息,告知自己和母亲来了,让她先行结束修炼。

闭关之时,不宜贸然打扰。

所以郁天华二人也没有以修为打探其中详情。

用这种非常温和的传音方法,可防止打扰到闭关者。

可等了半响,内里毫无反应。

“这丫头应该只是普通修炼才对,怎么也不理人?”郁天华疑惑不解。

“哼!我看呐,肯定是你这个当爹的一直不来看她,自然不想搭理你。”慕容淑然适时补刀。

“得,那你来!我看看竹儿是怎么理你这个娘亲的。”郁天华明显不服气,向前做出请的姿势。kuAiδugg

哼!我可是她最亲爱的父亲,怎么可能不理我?

“嘁~,我来就我来,竹儿可是最亲我这个娘了。”

慕容淑然傲娇地再次施法传讯。

过了半响......

依旧毫无动静。

郁天华一脸玩味的看着慕容淑然,其中不乏嘲笑之意。

“怎么?连你这个娘也不认了?哈哈哈。”看见夫人吃瘪,郁天华哈哈大笑。

慕容淑然有些恼怒,“休要胡说。该不是竹儿修炼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是在关键时刻?”

郁天华沉吟一下,“那我就探出神念,查看一下。”

“不会打扰到她吧?”

“不会,我这个当爹的,岂能没有分寸?”

“你有个屁的分寸!”

可当郁天华将神念探进密室之中时,令他脸色微微一变。

看见他脸色不好看,慕容淑然急忙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推荐阅读:

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 没人比我更懂魔教 妖女一句戏言,我一剑开天门 龙枭 娱乐之大盗 意外抽得幸运签[综] 傅总多年不育,闪婚后喜提双宝 池总,你老婆改嫁了 原神:开局七命途,入群聊泡芙芙 冲喜后,世子追妻火葬场了(十里钢城:纵意人生) 口袋之最强饲育家 世家 拾娘 被困万世做祖宗 蘸点单纯酱 少年天师都市风流行 剑宇江湖 误入妻途 唐妻 原神盘点:穿越空哥的我人麻了 超级大佬是妻控 家父张二河 美女老婆不嫌多 十三皇子 万界圆梦师 重生之成为云中子 毒骨生花 无尽的地平线 特种兵在都市之新仇旧恨 神医王妃有乌鸦嘴 非等君归 请听水滴石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