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古灵符

“我说夫人呐,现在就不要计较这些了,还是先处理正事要紧。”

“哼,我处理什么?不是有你这个家主在吗?我算的什么?一个个的都瞒着我、骗我。”慕容淑然气鼓鼓地说道。

郁天华和小月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

“小月,你别吞吞吐吐的了,赶紧把小姐的下落告诉我,我去看看怎么回事。”郁天华对小月说道。

小月连连摇头,“老爷,我也不知道啊。我只知道小姐是去找风凌霄了,但却不清楚地方。”

听到小月又提到了这个名字,慕容淑然却是心里一动,立马改口,“女儿家的事儿,还是我这个做娘的来处理好一些。”

“嗯?”郁天华用很奇怪的眼光看着她,“你不是说你不管吗?”

慕容淑然自然不想告诉他实话,恶狠狠地瞪了郁天华一眼,凶神恶煞道:“怎么?还能指望你这个没用的爹吗?对女儿一点都不上心,问东不知道,问西也不知道。女儿的事,你去就能处理得好吗?”

得!又是自己多嘴了。

郁天华习惯成自然,一点也没有恼怒,反而装模作样地弯腰躬身,朝着慕容淑然施礼道:“那就有劳夫人啦!还请夫人不辞劳累,辛苦跑一趟。万望将女儿成功带回来,小生感激涕零。”

“噗嗤!”小月看见老爷这副模样,直接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不苟言笑,威风八面的郁家之主,居然还有如此画风的一面,让人猝不及防。

慕容淑然返身扭了一下小月的耳朵,“死丫头,还敢笑!你的事还没完。等把郁梦竹那个小白眼狼捉回来之后,再找你们算总账。我让你帮我盯着小姐,你可倒好,居然连我一起骗,也是一只白眼狼!”

小月拿手捂着被揪的耳朵,嘟着嘴不敢回话。

“去!去给我闭关思过!”慕容淑然松开了她的耳朵,指着外面。

小月只得委屈巴巴地磨蹭着走掉,面壁思过去了。

“你还看什么看,还不快滚去办你的事。不是一天老喊忙吗?现在不忙了?”见小月走了,又朝郁天华呵斥道。

主母之仪,威风八面!

女主地位,尽显无疑!

郁天华可不想惹事,也就不反驳,这时候黯然退身才是明智之举。

于是留下一句:“辛苦夫人。”

就灰溜溜地走了。

此地只剩下了慕容淑然,她恢复了平静,莲步轻移走到密室外面,迎面朝阳。

明媚的阳光照射在她雍容华贵的身上,显得如此熠熠生辉。

仿佛是这绿色山林中的一颗明亮之珠。

她静静站立片刻,默默思索着。

她是故意将此事拦下来的,将郁天华给支开。

因为她心里印上了一个名字——风凌霄!

慕容淑然轻轻招了招手。

瞬间,一抹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身后,跪拜而下。

“去查查,竹儿去了哪里。”

语气轻缓,似乎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可从中又透出一股不容置疑的命令。

身后的影子如来时一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好似从未出现过一样。

只留慕容淑然仪态万方的身影矗立原地,平静地眺望着远方天际。

......

公仪府,大门前。

公仪柏武死盯着风凌霄,面露凶光。

其内心的想法不言而喻。

公仪柏武拐弯抹角,起先貌似是针对公仪婉柔,实则真实目标是风凌霄。

以对方来历不明为由,将公仪婉柔遭遇伏杀的事栽赃给对方,直接镇压,搜查对方身上所隐藏的秘密。

虽然理由有些蹩脚,经不起推敲。

但这不重要,只要能达成目的就行了。

若非确实是不知道风凌霄的底细,有些忌惮他背后有着了不得的人物,连这个蹩脚的理由都不需要给。

这便是强者的特权!

公仪婉柔并不傻,反而比较聪慧。

看着公仪柏武这拙劣的表演,当他图穷匕首见,展露真实目的时,公仪婉柔也如风凌霄一样明白过来了。

顿时惊得瞠目结舌,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测。

这个想法太大胆了。

实力超然的黑袍女子等人,居然是自己家族的人雇佣来杀自己的?

自己家族的内部确实不算和睦,争权夺利都是常有的事。

她这个天生无法修炼的柔弱女子,也一直是他们抨击的对象,为此没少受苦楚。

但这一切风起云涌都是在平静的水面之下进行的,只能是背地里搞些小动作,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谁也不敢放到台面上来。

放到台面上,破坏了大家族的整体团结性和根本利益。

有可能造成家族的重大损失和分裂的话,一定会被家族的底蕴力量给肃清掉。

所以,谁也不敢大张旗鼓地争斗,有一条无形的红线束缚着家族中的所有人。

但是,现在公仪柏武的做法却是已经超过了这条红线。

雇佣杀手,刺杀同族!

这绝对是死罪。

这种掉脑袋的重大事情,也很难相信是公仪柏武会私下做出。

他只是个纨绔子弟,平日里凶神恶煞,实则是个色厉内荏的软货。

虽然他们自己称这种行为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由此看来,公仪柏武背后必定有人撑腰,他只是个明面上的跳梁小丑罢了。

而这种事情,能给他撑腰的,在家族中一定很有分量。

以小见大,这背后的情况越推算,事情也就越发的大了。

这一件小事,隐隐间已经牵扯进家族高层的博弈。

公仪婉柔仿佛感受到了家族中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嗅到了族人争斗的血腥气息。

大门前的场面,越发压抑。

空气仿佛凝滞,变得沉重,令人难以喘息。

公仪柏武抬起手,将手中的折扇指向风凌霄,寒声道:“给我拿下他!”

几乎是命令下达的一瞬间,四周包围的人影中,一道身影倏忽而动,如一只猎鹰一样直冲风凌霄而来。

风凌霄双目一凝,浑身气机震荡而开,手中光芒闪过,亮银白龙枪浮现。

双方即将交手的时候,一声“住手”响彻。

是公仪婉柔喊的。

但她的声音并不蕴含任何力量和修为,对方自然不会听她的。

依然速度不减,直奔风凌霄而来。

只是,那人临近风凌霄两丈开外时,前进的身躯骤然停了下来。

“你......”公仪柏武见状大怒,正要开口斥责对方时,却看见了对方脸上的挣扎神色。

他便意识到,这人不是在听公仪婉柔的话,不是他自愿停下来的。

随后,公仪柏武猛然转头,盯向了马车。

他察觉到,是公仪婉柔在捣鬼。

怒气升腾间,指着四周一道身影,再次喊叫道:“你!去给我拿下那小子,死活不论!”

身影的回答,是骤然发动的身形,也如一道闪电一样直扑向风凌霄。

他并没有例外,如之前的同僚一样,在距离马车三丈左右的距离时,急速闪动的身形戛然而止,再也不能前进一丝。

以他们瑶光境的修为,在这道莫名的压制和束缚下,竟然毫无抵抗之力。

这一幕,验证了公仪柏武的猜测,绝对是马车当中的公仪婉柔动了手脚。

这让他气恼不已,眼神中透露出怒火和烦躁。

在他森然的目光下,马车微微一晃,车辆一直未曾打开的帷裳被轻轻掀起,一名女子从马车中走了出来。

风凌霄也侧目看去,他也对一直未曾露过面的公仪婉柔有些好奇。

只见出来的女子身材中等,稍显瘦弱,身着绿色长裙,浮现一股淡然、素雅之意。

女子的面庞略微有些发白,面容长相倒是显得比较一般。

既不显得很好看,但也不难看,是很普普通通的模样。

只见女子一只手从薄衫下伸出,手掌中握着一枚古色古香的符箓。

符箓笔墨浓重,呈现淡黄色,显得很是陈旧。

“古灵符?!”见到此物,公仪柏武惊呼出声。

显然是认出了此物就是公仪婉柔出行目的所在,那枚古灵符!

之前,他并不清楚公仪婉柔是否成功取得了此物。

但就算公仪婉柔能得到,他也不会显得过于惊讶。

即便他很看不惯公仪婉柔,巴不得她死了才好,但却不得不承认对方在符箓方面的天赋之强。

他连望其项背都十分艰难,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若公仪婉柔能够修炼,成为一名修士的话,还不知有多厉害。

自己给她提鞋恐怕都不配了,在家族这代年轻人中,她也必然能一力压制,成为最璀璨的存在。

到时候,类似自己这类的家族青年一代,将永无出头之日。

而这,也更让他心生恼怒,越发愤愤不平,巴不得公仪婉柔早死。

可现在,公仪婉柔不仅取得了这枚古灵符,居然还能对其直接操控。

这让公仪柏武越发震惊,心头发狠,眼中的惊讶逐渐转化为杀意。

直至最后,他死盯着对方,眼中的杀意仿佛要夺眶而出一样。

公仪婉柔手中的古灵符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波动,将马车笼罩在内。

使得一切都无法靠近分毫。

公仪婉柔冷眼扫视着周围,将所有人的面容都看过一遍。

最后,冰冷的目光停在了公仪柏武的脸上。

推荐阅读:

美男咱有话好说 姜凡楚若汐 娘子,且慢 重生了得爽死你们 唐今可以但我不 斗破:我把萧炎逼成了反派? 虐文女配的101种be 全员疯批反派,唯有女主可爱宁烟纪淮时沈江雾 明天可以从来 创世神少爷 大佬马甲被爆,全京圈都炸了 穿越大唐:这个安史不太乱罗一李泌 虞姬重生录 暴力修真 娇艳玉滴 侯府表妹自救手册 孽徒你无敌了,下山祸害师姐去吧狼烟 陛下,您就反了吧! 冷帝毒医 三国之卧龙逆天 死寂镇 毒武风云 苍老师的职业生涯 让你看风水,你成了鹰酱国师? 锦衣乾坤 网游之滴血誓言 大导演1984 武耀星河 超级点卡屋 旧神血脉 龙神异界维和记 深渊狂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