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公仪家的分裂

公仪婉柔冰冷地看着公仪柏武。

看着自己这个所谓的堂哥。

她知道了对方的所作所为,倒也不觉得心寒,长久以来的恶劣关系,早已经习惯。

同族之中的仇恨和轻视,有时候比外人更加沉重。

因为知根知底,所以轻视、鄙夷,没有丝毫尊重。

因为朝夕相处,所以会看见对方的短处和缺点,便会瞧不起对方,认为对方不如自己。

心理上便会产生优越感,想要将对方踩在脚下。

当这个愿望不能达成,受到阻碍的时候,就会化为极端的恼怒和仇视。

所谓的亲情,早已被利益渲染成了冷漠和自私。

公仪柏武就是这种人,凭什么公仪婉柔能有那么强的符箓天赋,而不是自己。

她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有这种天赋也是浪费。

自己的父亲也不弱于家主丝毫,凭什么她的父亲能当家主,我爹就不行?

我爹要是家主,我不就是少家主了吗?

让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占据了本该属于自己的位置,这令他无法接受。

我哪点不如公仪婉柔,凭什么让她占着这个位置,我不服!

公仪柏武越看越觉得公仪婉柔不顺眼,早就想收拾她了。

以前没办法大张旗鼓地做,只能使些小绊子让她难受。

现在,可不一样了,父辈所谋划的计划启动了。

现在可以要她的命了。

公仪柏武恨得牙根直痒痒,真想马上就弄死这个小贱人!

一家人之间的鄙夷、瞧不起和仇视,远比陌生人更加深沉。

“这位公子是我的朋友,我绝对不许任何人动他!谁敢动他,我决不会坐视不管!”公仪婉柔盯着对方,斩钉截铁地说道。

这话倒是够义气,让风凌霄有些意外。

心中一动,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

她傲然挺立在马车之上,柔弱的女子之身,面对诸多强者却有一股不屈之意。

宛如寒冬暴雪中的一枝寒梅。

威压之下不让须眉,别有一番巾帼风采!

不过这阵仗可没吓到公仪柏武。

他反而像是听到了笑话一样,嘴角露出冷笑,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屑。

还不许动他?动他就是动你?我他妈动的就是你!

不知底细的话,还真被这丫头给唬住了,以为她多厉害呢。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得很。

虽然公仪婉柔是家主之女,似乎有些地位才是。

但家族中势力分化,不是铁板一块。

家主的权势根本就不能做到一言九鼎。

无非是个明面上的领头人,只能平衡各方利益诉求,将这只四处漏水,摇摇欲坠的船只尽量维持着,让它不那么快地沉陷下去。

可解决不了家族内部的纷争,没有足够的实力镇压一切,做不到统一,再怎么维持也是于事无补。

只不过是延缓这只破碎大船的沉没而已。

结果都是一样,这没有任何意义。

公仪柏武在与长辈的交谈中,还有自己对家族的感受,早就知道了这一切现象。

既然这艘船已经千疮百孔,那还不如就直接将它凿沉,先捞够自己的好处、保证己方的利益再说。

不破不立,自己上位做主。

所以他们已经谋划多时,只待时刻到来,就要动手夺权。

家主地位尚且如此,那作为他的女儿,一个无法修炼的女子,自然就更加没什么地位和实力了。

只有那颇为不俗的符箓天赋,还算有点价值。

这也是他们为何敢屡屡挑衅公仪婉柔,肆意欺凌她的原因。

听到她的威胁,公仪柏武根本不当回事。

反而心底觉得妙极。

本还想先拿下风凌霄,这丫头后面再找机会收拾她。

但现在既然跟这小子站在了一起,那也就刚好,一对贱男贱女,一起收拾掉算了。

不会真以为一张古灵符就能保住他们吧?

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自己等人谋划多时,岂能连这点伎俩都拿不下。

公仪柏武微微侧头,漫不经心‘嘿嘿’笑道:“钟老,该您出场了。”

话落,只见大门内,一名苍老的身形缓缓走了出来。

一步步从门中走出,从他苍老身躯中所迸发的威势也在一步步增强。

众人清晰地感受到,一股压力缓缓笼罩全场。

老者越往前走,威压也就越发沉重。

身上的力量也被压制得越发厉害。

风凌霄双目凝然,盯着那名缓步走来的老者。

从他消瘦的身躯上,能够感受到其内蕴含着巨大的力量。

风凌霄心中已经有了大致的推断,这老家伙恐怕已经是瑶光境后期了。

若没有古灵符的保护,对方仅凭自身气息就能将自己给压制到死。

老者终于从大门中走了出来,在距离马车十丈开外的地方停下脚步。

他缓慢抬起了头,消瘦的面庞看向了马车。

而马车上的人,也都盯着他。

风凌霄、公仪婉柔,还有青年护卫。

三名年轻人与他的修为天差地别,面对他的威压,眼中却没有多少仓皇和恐惧。

这让他心底有些不高兴,没有感受到对方给予应有的尊重。

公仪婉柔对着老者说道:“钟老,您真的要这样做吗?”

这老者并非是公仪家的血脉族人,而是奉养的客卿。

家族给予他修炼资源,他为家族做事。

这种方式很常见,大部分家族和势力都会有此种方式壮大自己。

低到下人、奴婢和侍卫,高到长老和客卿。

像这老家伙,实力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地位自然是不低,不是谁都能喊得动的了。

他在公仪家已然多年。

享受公仪家的供奉,为公仪家办事卖命,两者已经很难区分开来。

差不多也算是公仪家的一员了。

公仪婉柔所问的是,您也算是家族的老人了,真就要做这种分裂家族的事情吗?

老者沙哑开口,“小姐,老朽接受谁的供奉,就得为谁出力。实在是身不由己,若有得罪,还望小姐见谅。”

公仪婉柔心中难以遏制地产生了怒气。

供奉他的明明是公仪家族,他理当听从家主调遣才对。

可这些图谋不轨的族人,也不知许了他什么好处,竟将这老家伙拉拢,收为己用。

还来谋害同族之人,当真是狼心狗肺!

“钟老,我不会束手就擒的,也不会让你动我的朋友,还望您三思而后行!”公仪婉柔面对老者,郑重说道。

推荐阅读:

匪殿下 我能看见气运!闪婚植物人赚疯了 重生1979姜小白 星际能源工 乾隆:大清?朕的大清呢? 舰娘三国演义 农家福女:带着全村种田暴富 意外抽得幸运签[综] 我在修仙界当邪键仙 超级魔法全才 夫人她天天闹和离 穿书七零:我有一栋百货大楼徐婉宁 快穿:宿主狠起来自己都捅 女尊,开局成了怨种妻主被围殴沈芊芊萧少云 小娇娇的军官老公,能力超强凉风嘻嘻 巨星从诗词大会开始 翘婚妈咪:爹地别霸床 快穿之戏精驾到 霸气宝宝:这个爹地我要了 王与妖妻 十字架与吸血鬼之死神月音 特种高手 幽冥巫枭 暗影明谍 超级小道士 大国良匠 爱你偷偷藏不住 异界魔王领袖 三宝助攻宠妈咪 从斗罗开始的琴师 特种兵在都市之新仇旧恨 叶凌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