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楚南天的惊人修为

老者手臂往侧面一挥,所操控的大手跟随着动作也往地面猛砸下去。

大手中攥着的青年被直接砸在了青砖地面。

顿时轰然作响,地面被砸出了一个大大的凹坑。

无数爆裂碎石向四面八方溅射,尘烟向四周飞荡扩散。

青年受到重击,身躯蜷缩在凹坑的碎石之内,口吐鲜血不止。

他浑身气息紊乱,一时间无法调整顺畅。

而围绕在四周的其他人早就蓄势待发,见这小子落下阵来,此时一拥而上,各种灵器往青年身上招呼。

青年强行压制住体内的翻江倒海,挤出灵力控制着半月灵器围绕自己疯狂旋转,将自己防护在内,防止他们的攻击打在自己的身上。

这么多人的攻击涌来,要是被击中,绝对成了一滩肉泥。

可重伤之下的他,哪里是一群人的对手。

如此这般只不过是在负隅顽抗罢了。

落败,只是迟早的事情。

护卫挺身而出,一击之下便落败下来,死亡近在咫尺。

没办法,实在差距太大了。

他自己也只是个瑶光境初期,虽然是其中的佼佼者,能抵抗两个同境界的修士,但根本不是瑶光境后期的一合之敌。

公仪婉柔眼中隐有泪花闪过,可她的面容却是铿锵不变,没有丝毫动容。

公仪柏武开心极了,面露笑容地看着地上的青年被围攻。

抬起手中的折扇拍打着手掌,以示鼓掌。

“好!好一个不自量力。面对本少爷不跪地求饶就算了,竟然还敢对钟老出手?”

“不知死活的东西,该死!”

“打得好,给我打死他!”

公仪柏武嚣张大叫起来,嘲讽之下,又包含着拍马屁,一语双关!

老者根本没理他,看都没看他一眼,自然也不会对他的奉承感到高兴。

其实他心里也颇为看不上这个纨绔子弟,只是受于身份,不便多做理会。

他也不是听从公仪柏武的指挥,而是他背后的人物。

老者不管不顾,再次向着马车出手。

见状,公仪婉柔上前一步,挡在马车之前,取出数张各种符箓,欲要死扛到底。

风凌霄瞟了一眼,她那些符箓虽然不弱,可用来抵抗这老者的话,还是根本不够看。

风凌霄暗自叹了口气,还是上前一步,走到了公仪婉柔的身前,将她挡在了后面。

他可是个男人。

岂能躲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毫无修为的柔弱女子背后。

这于道心不符。

手中长枪闪耀,倒也英姿勃发。

虽然看起来长枪威势不小,可他只是个洞明境。

所能激发的力量又怎能抵抗瑶光境后期的老者呢。

但随着他欲要出手的架势,老者却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双目死死盯着风凌霄,如临大敌。

很显然,风凌霄身上藏有大恐怖的底细他也是知道的。

能威胁的瑶光境巅峰的东西,他怎敢掉以轻心。

老者衣袍一震,浑身气息飞荡。

强大的威压再次笼罩全场,一身恐怖修为显露无疑。

风凌霄并不认为自己的修为能够跟这老家伙扳手腕。

万不得已之时,也只能使出杀手锏了。

老者双目如幽光一样闪烁,死盯着风凌霄,一步踏出。

他一只手前探,想要向风凌霄抓来。

“公仪家真是好大的气派啊!”

就在此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刚欲出手的老者,忽有所感,身形戛然而止。

散发着摄人幽光的双眼穿过风凌霄,看向他的身后。

后面的青砖大道上,正有两人不急不缓地往府前走来。

两人闲庭漫步,好似逛街一样,丝毫不在意场中压抑的气氛。

可当看清了来人是谁后,老者心中一凝,眉头微微皱起。

所有人都回头看去,只见来人正是飞阁流丹的掌柜——楚南天!

楚南天还是老样子,中等身材,穿着并不华丽却不失身份的长袍,浑身气息内敛,完全感受不到他是个强者,脸上还习惯性地挂着生意人和煦的笑容。

在他身后半步,跟着管事文致。

亦步亦趋地跟着他,显得极有分寸。

并不做作,非常自然,却又突出了楚南天的主导地位。

两人就如逛街采货的生意人一样,随意又轻松。

慢慢朝着这修士云集,欲要见血的公仪府门前走来。

看见了楚南天的到来,风凌霄心底松了口气,嘴角露出笑意。

自己的后手果然起作用了。

只要楚南天现身此处,自己的安全就有了保障。

也就放松了下来,手中暗藏的仙剑气息也准备收回丹田内。

整个人又变成了一副慵懒的样子,斜靠在车厢上。

没了丝毫担忧,彷如局外人一样,准备看一处好戏。

场中正在围殴青年护卫的人也都停下了手,没敢再轻举妄动。

他们虽然不一定认识楚南天,但起码的眼力劲儿还是有的。

别看这两个家伙和和气气,人畜无害的样子,也从他们身上感受不到丝毫修为波动。

但这种局面,对方能闲庭漫步而来,就已经够说明问题了。

必然是大有来头!

自己等人感应不到他的修为,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自己与他的修为天差地别,根本达不到感应对方的程度。

瑶光境初期都无法感应到对方的存在,此人修为绝对超然。

这个结论,让所有人都不敢在轻举妄动。

他们的目光隐隐扫向公仪家的钟姓老者,想看看他的反应。

老者眉头紧锁,不知对方这个时候来插手是什么意思。

他这个层次,显然是认识楚南天的。

但修为和地位都与对方有着挺大差距,所以也并不是很熟悉。

但对方既然来了,显然是有目的。

老者只能先行罢手,朝着楚南天行去。

离对方三丈开外时,站定,先行抱拳行礼,喊了一声:“楚掌柜!”

楚南天还是一脸和煦的笑容,拱手回礼,“阳华道友,贸然前来,实在叨扰了。”

老者名叫钟阳华。

钟阳华摆了摆手,也笑着回应道:“哪里,哪里。处理一点公仪家族的家务事,实在让楚道友见笑了。”

面对楚南天笑脸相迎,与之前摆着的一张臭脸形成鲜明对比。

楚南天惊奇道:“噢?一点家事?钟道友可否讲解一下?毕竟都是一家人,冤家宜解不宜结嘛。若给楚某一点薄面,有幸能做个和事佬,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嗯?和事佬?

这是什么意思?

钟阳华听得一头雾水,有些搞不明白楚南天来此意欲何为。

他可不相信对方只是路过。

绝对是专门而来。

他这种人,也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管别人的事情。

他现在居然要当和事佬,插手公仪家的内部事情?

别看他面容和煦,一副老好人的样子。

表面上的形象根本当不得真,他们这种生意人,最喜欢搞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

表面上看起来比谁都好,暗地里比谁都狠、都阴、都无情。

而且无利不起早,没有好处的事情他是肯定不会干的。

所以,他现在居然要插手公仪家的事情,实在耐人寻味。

让人不得不深思他的目的所在。

毕竟他不是一般人。

除却自身修为是个强者,还有他背后所依附的势力。

而后者,更加重大。

他所做的事,很多也是听命行事,代表着背后势力的意思。

如果他来此的目的,是背后人的意思,那事情牵扯就大了。

虽然说的是做个和事佬,话语很委婉。

可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了。

钟阳华越发搞不明白楚南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但想必不会是什么好事。

当即也只得打着哈哈拒绝,“我也是受家族安排,不得不出手,实在情非得已。而且只是一点繁杂的家务小事,族内已经做出了安排,就无需楚道友帮忙了。”

楚南天笑容不变,下巴微仰,朝前面示意了一下,然后说道:“公仪家的家务事我当然是管不着。只是,为何将我贤弟牵扯其中?”

“而且......我看钟道友,好像要对我小兄弟出手?”

楚南天面上依旧挂着和煦的笑容,语气依然平淡。

可当他最后一句话落下之时,钟阳华只觉浑身压力陡然一增,仿佛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了自己的身上,令自己动弹不得。

他双眼充满惊骇地望着楚南天,心底的震惊犹如滔天巨浪。

楚南天淡笑面容上,那双眼睛中却没有丝毫笑意,只有如同利剑一样冰寒的锋芒照射在钟阳华脸上。

楚南天居然这么强大!

只以自身气息,就能将自己压制到无法动弹的地步!

自己可是瑶光境后期啊。

如果是瑶光境巅峰,也无法做到这一步的。

如此说来,这楚南天是已经踏入了半步开阳吗?

这个想法的出现,让钟阳华心底的震惊更加无以复加。

如果对方是瑶光境巅峰,只比自己强上一步,自己还能有把握过两招。

可他若是成了半步开阳境,那自己便毫无胜算。

境界迈进一小步,修为便是天差地别。

他给予自己这一手威压,就是震慑的意思。

钟阳华要是拼尽修为,也不是不能摆脱对方气息的压制。

但这没有任何意义。

推荐阅读:

萧凌 江羽 异界召唤之书 伊凡雷帝 于淼钟丽木色木 阴阳鬼盗 陈玄 苏卿 杜昱史进 国泰民安 都市枭龙张然秦明月 穿成对照组假千金后,我开局就认输! 上山为匪:开局竟在女匪首闺房指马为鹿 逃荒小奶包,全家读我心后吃香喝辣 绿龙部落 萌萌小熊猫在线骗“心” 网游:从零开始我的人生就此改变 美女总裁的上门废婿 缠痴错爱:权势上司虐宠妻 重生08,秒赚千亿崛起香江 子圣文集 末世浪人 师尊,弟子只想欺师不想灭祖 后马其顿征战史 韩娱之我只爱少时 撩完就跑:军师是个女先生 侯府有女待出嫁 身为反派,我真的不能再变强了 大明皇嫡孙 万代家族 所以和大佬结婚了 偏执秦爷他黑化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