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背后正主:公仪正雄

双方的差距已然如此巨大了,即便挣脱压制,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楚南天的威压一闪便收。

他只是想给予威慑,并不想动手。

他是个生意人,凡事都可以谈,都可以商量。

不到万不得已,没必要动手。

伤和气!

和气生财嘛。

他是生意人,他讲究这个。

钟阳华面色很难看,眼神深处对楚南天有着深深的忌惮。

但这里是公仪家的地盘,还轮不到他来撒野,倒也不必如何惧怕对方。

想到公仪府内,钟阳华仿佛吃了定心丸,内心稍显安定。

但还是不能把关系闹僵了,只得皮笑肉不笑,再次拱手说道:“楚掌柜,这其中是否存在什么误会?”

言语之中,比之前还要恭敬一些。

毕竟实力不如人,很自然的,底气就会弱上几分。

“误会?呵呵,误会不了。”楚南天双手叠在小腹前,笑呵呵回道。

他倒随时都是一副掌柜的做派。

钟阳华强压下心头隐隐滋生的怒气,还得接着应付,“不知楚掌柜说的可是那名小子?”

钟阳华转过头,望了一眼斜靠在马车上,一副老神在在模样的风凌霄。

风凌霄好像躺在自家院子里晒太阳一样,稳坐钓鱼台。

好像这些事跟他没关系一样,看不出丝毫紧张。

对钟阳华望过来的目光熟视无睹,一点表示都没有。

他心里有数,楚南天既然为他来了,也就不需要他操什么心了。

何况他现在也真插不上手、说不上话。

直接让楚南天处理就行了。

自己安然稳坐就行,没必要杞人忧天。

这种当大爷的机会可不多......

嘿,跟楚南天倒还真像是兄弟那么回事儿了。

看见风凌霄这副样子,钟阳华眼神深处有些火气。

面对钟阳华的发问,楚南天鼻腔闷“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他的承认,让钟阳华眼皮剧烈跳动了几下。

果然是为这小子而来!

自己等人搞这么大阵仗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风凌霄这小子身上的秘密。

没想到楚南天这老小子也是为此而来。

他怎么知道这方面的消息?

钟阳华转念一想,倒也释然了,以楚南天的地位和手段,获取这点消息倒也在情理之中。

哼!居然是来抢人的,看来无法善了。

钟阳华心底念头闪动,有些明白了对方的目的。

他以为楚南天也是为了风凌霄身上的大隐秘而来,竟敢公然到公仪府门前来抢人来了。

看来,这小子身上的东西比想象中还要不凡。

若只是其他事情,自己还有些难办。

可若是为了这小子,反倒好办了。

府中早已有所准备,此事没得商量。

自己只需要强词拒绝就行。

你楚南天虽然有些地位,但想虎口夺食,倒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莫要以为自己踏入了半步开阳境就能为所欲为。

钟阳华心底强行给自己打气。

其实他误会了,楚南天并非为了风凌霄身上的隐秘而来。

他的地位和身份,实在不适宜做这种大庭广众之下抢人、压迫对方、夺取别人机缘和好处的事情。

吃相太难看了。

他是生意人。

生意人的盘剥和榨取自有一套方法。

杀人不见血,其乐融融就能把钱给挣了。

还能不伤和气,博得双方笑脸。

甚至挣了对方的好处,还能让对方感恩戴德。

颇有点卖了别人,别人还帮你数钱的意思。

武力,只是他的底气,并不需要拿出来使用。

没必要嘛。

能皆大欢喜地把好处捞了,何必弄得怨声载道、鲜血淋漓呢?

这种操作和套路,哪里是他一介匹夫能懂的。

衰老的面皮扯动嘴角,钟阳华挤出难看的笑容,朝楚南天解释道:“楚掌柜有所不知,我家婉柔小姐回城途中遭遇了埋伏,被不明人所截杀。此事关乎我族嫡系子弟的生死安危,十分重大,族中长老特地让我彻查此事。”

“而那小子,身份来历不明。此次又不怀好意地一路跟随我家小姐,实在太过可疑,恐怕此事跟他有些牵连。我必须要将其拿下,质问个明白,还望楚掌柜行个方便,不必插手这种烦心事。”

“否则......我向族内也不好交代啊。”最终,还是换了个委婉的说法。

楚南天静静站在原地,听着钟阳华把话说完,好像在很认真地考虑。

可是,等钟阳华说完之后,楚南天还是一副沉思的模样。

过了半晌,好像才突然回过神来。

他看了看钟阳华,袖袍一挥,“我说了,我对你公仪家那些事不感兴趣。我来,是带走我贤弟的,还请钟道友行个方便。”

钟阳华一张老脸垮了下来,阴沉似水。

他感觉出来了,自己刚才吧啦吧啦解释半天,对方根本就没有在听。

这让他感觉受到了极大的轻视,有被羞辱到。

一股愤怒自胸膛中升腾而起,令他的眉头都剧烈跳动起来。

你妈的楚南天,什么他妈的你贤弟?

那小子一个洞明境,能是你贤弟?

我去你姥姥的。

还不是为了那小子身上的隐秘。

我让你行个方便,你又让我行方便?

我方便你妈。

还不是想贪图别人身上的机缘,来这里抢来了。

说得这么好听,果然是做生意的,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钟阳华明面上不好翻脸发作,心底对着楚南天就是一阵疯狂问候。

还未等他说话,马车上关注着两人的公仪婉柔开口了,“钟老,你误会了。我此次确实遭遇了刺杀,但我能保证,此事与这位公子毫无干系。”

“相反,我能够逃出生天,还多谢了这位公子的鼎力相助。还请钟老不要错怪了。”

公仪婉柔说着,还走到了风凌霄的身旁,以示友好。

听到这话,钟阳华只觉怒火直冲天灵盖,双手紧紧捏拳,气得面皮都忍不住抖了几抖。

这是赤裸裸的拆台了。

还是当着楚南天的面,自己刚说完的话就被小辈给拆台了。

关键是,公仪婉柔的身份还是家主的女儿,自己明面上也不好过于斥责。

我说了别人害你,你当场就说没有,还称多谢对方帮助,让自己不要多管。

这可把钟阳华气得不轻,回过身,丧着铁青的脸,愣是半天没说出话来。

他侧对着楚南天,没有看见对方的面容。

但他已经能够想象得到,对方会用什么样的眼神看他。

他忍不住回头。

果然,楚南天还是那副笑嘻嘻的模样看着自己,可任谁也能看明白他眼底的嘲讽和幸灾乐祸。

就连置身事外的风凌霄也看向他,毫不掩饰地笑了起来,两只眼睛都笑眯了。

众目睽睽之下,这让他丢脸丢大发了。

怒气疯狂升腾,气得他脑子都有些疼了。

他感觉简直都有些快控制不住自己,要动手杀人了。

可半步开阳境的楚南天还在自己身边,强大的威慑力让自己保持着最后一丝冷静。

钟阳华脸色难看,沙哑声音压抑着恼怒,“小姐你还太过年轻,哪里知道那些人的阴谋诡计。世道险恶,万不可轻信于人。”

看见公仪婉柔还想说什么,钟阳华直接大手一挥,不耐烦道:“行了,不必多言。此事族中长辈自有定论。”

他实在是不想听公仪婉柔再说出什么诛心之论了。

气恼转身,面对楚南天,直接说道:“楚掌柜,此事我公仪家必然不会轻易善罢甘休。这人,我是绝对不会交给你的。”

楚南天也不生气,这时候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将目光放在了公仪府的大门上,似乎是在欣赏府邸建筑。

短暂之后,才幽幽道:“让你背后主事之人出来!”

这样子,摆明了是看穿此地有更高层的人物存在,认为钟阳华不够分量,他做不了主。

这幅轻视态度,却没让钟阳华再次生气。

他反而冷静了下来,他意识到,楚南天还真是铁了心了。

看来自己是拦不住他了,正当他考虑如何处理时,公仪府内传出一道洪亮的声音。

“哈哈哈,飞阁流丹的楚掌柜果然名不虚传呐。”

随着声音的落下,一人从公仪府中走出,看样子也是在里面观候多时了。

出来之人身材颇为高大,声音洪亮,散发着雄浑气息,面容与公仪柏武很是相像。

看见此人出现,一旁一直不敢插嘴的公仪柏武顿时精神一振,急忙喊了一声:“爹!”,然后迎了过去。

出现之人正是公仪柏武的爹,公仪婉柔的二叔,公仪正雄!

公仪正雄抬了抬手,让正要说话的公仪柏武一边去。

公仪柏武只得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下去,跟在他爹后面,不敢多言。

由此可见,公仪柏武虽然纨绔,但他爹对他还是有极大管束力的。

公仪正雄可以算是公仪家的主事之人。

在家族中有着绝对的分量和话语权,其一言一行可以代表公仪家。

虽然他不是家主,但他在家族当中的权势并不弱于他那个家主哥哥,甚至还要强上一丝。

无非是个名声上的差距而已。

但这在足够的实力面前并不重要。

他的身份倒是能够和楚南天对等了。

随着他走上前来,钟阳华侧身退到一旁,以公仪正雄马首是瞻。

楚南天还是那副笑容和煦的模样,拱手道:“正雄道友,别来无恙。”

公仪正雄亦是笑着回礼,“楚道友,更盛往昔风采啊。”

看来,两人是老相识。

两人寒暄过后,公仪正雄回头扫视一圈,着重看了看马车上的情况。

风凌霄感觉到,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了一瞬间。

并未刻意散发威势的目光,却带给他一股极大的威慑,让他不由自主地浑身发紧,心底发寒。

宛如被一只洪荒猛兽给盯住了一样,令人紧张不适。

公仪正雄的目光只是一扫而过,又满面笑意地回首看着楚南天,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是有些惊异。

“楚道友,不知这是你个人的意思,还是郁家的意思?”

推荐阅读:

云起将宁 我能看见气运!闪婚植物人赚疯了 嚣张王妃自请下堂 无限之黑暗法则 亮剑:二道贩子的抗日 薄情世子动心后 许你年年岁岁好 我在大学食堂当大厨 陈牧 回归都市的仙帝 拍得很好,下次别拍了 师道艰难gl 咒术法师 小说有槽点 魔教当家主母 人间鬼狱 异世星祖 三一打印店 桃园结义三加一 圣斗士罗罗 格斗系恶魔 召唤女神 被抛弃后她成了豪门真千金 明末最强钉子户 千仞雪:从堕落开始无敌于斗罗 大明:文武状元 御灵神徒 网游之圣隐魔皇 龙纹战神 地府临时工 大明:皇兄你就安心的去吧 活在热搜上的女输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