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这人,我保定了!

不亏是身居高位、手握权柄之人,说话就是不一样。

开口便说到了关键点。

飞阁流丹,乃是郁家的产业。

楚南天作为掌柜,自然是郁家的人。

楚南天以什么身份来此很重要。

代表个人和代表郁家,这是两个完全不同重量的身份。

楚南天个人是半步开阳境的修为,的确很强,是青州明面上一流的强者。

而且身居飞阁流丹的掌柜,手握资源庞大,颇有些能耐。

虽说这个分量不算低了。

但公仪正雄作为公仪家的二把手,实力自然不弱,还掌握着半个公仪家。

他也不是吃素的。

并不怕楚南天个人。

但如果楚南天来此,是郁家的意思,那可就大不一样了。

如何处理,要慎之又慎。

郁家,青州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其实力不只是与其他家族比较。

而是在青州所有势力当中,算得上是顶尖层次。

这其中包括许许多多的宗门、家族、商会等等......

能在青州这块地方混得风生水起,在众多势力当中脱颖而出,站在巅峰位置。

那绝对是有很强底蕴的。

公仪家的实力完全不能与郁家比较,两者差距还很大。

听到公仪正雄的问话,楚南天沉默一瞬。

然后淡然开口道:“楚某当然是以郁家掌柜的身份来此。”

此话一出。

公仪正雄双眼一凝。

心底不由得有些沉重了。

牵涉到郁家,必须谨慎。

虽然郁家的主业是做各种修士生意,并不喜欢打打杀杀。

但这不代表郁家就是好惹的。

能不得罪,当然是最好。

场中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公仪正雄微微低头,稳重沉思着。

他在脑海中,将传回来的情报来回思索。

特别是有关风凌霄的信息,反复捉摸。

想要尽可能的得知风凌霄身上到底蕴含着什么秘密。

楚南天居然是代表郁家而来。

那么说明郁家也盯上这个小子了。

想把这块肥肉抢到嘴里。

这愈发说明了风凌霄身上的不简单!

他现在所想的是,要搞清白风凌霄身上的独特之处到底是什么。

是否值得他为此冒险。

甚至是得罪郁家。

可情报内容有限。

其中只是将当时的各种情况加以描述。

并不知道风凌霄身上具体是什么东西。

风凌霄根本就没将东西显露出来,当场的人都不知道。

那么想以情报来推断的公仪正雄自然不可能得出什么结论。

沉思的公仪正雄目光微闪。

仿佛下定了什么重大决定。

他抬起头,正视对面的楚南天。

低沉开口道:“楚兄,刚才钟长老已经将事情说得很明白了。”

楚南天闻言,那一直挂在脸上的和煦笑容再也难以维持。

笑容消失,变得面无表情,甚至有一丝难看。

不悦情绪,显而易见。

此时的楚南天,笑容消失的时候。

整个人的气质也大为转变。

之前总给人一种温和、儒雅的感觉。

可现在,他整个人充满了震慑人心的压迫感。

即便他没有刻意散发自身的威势。

可这股不怒自威的气场,就是令人一眼生畏。

因为,他对公仪正雄的回答——不满意!

非常不满意!

就连站在身后,作为跟班的管事文致也都心底一沉,有些惊惧。

这个时候的楚掌柜......

很少见,也很可怕!

楚南天明白了公仪正雄的意思。

他不准备放人,他要将风凌霄死咬不放。

楚南天森然开口,“如果我硬要呢?!”

一语落下,天地转变。

一股极为压抑的气场突然降临。

犹如暴风雨来临前的天地压迫。

所有人宛如被当场镇压。

不知是不是错觉。

大家都觉得天空仿佛开始变得阴沉了一些。

光亮正在逐渐消失。

在这股压抑的气氛下,凡人身体的公仪婉柔率先支撑不住。

素手掩着嘴,弯下腰,剧烈咳嗽起来。

就在旁边的风凌霄急忙散开修为,将她笼罩在内。

防止这股沉闷而厚重的气势将她压垮。

面对楚南天所散发出来的威势。

公仪正雄并未感到畏惧。

反而再次向前踏出一步,迎面对上楚南天!

公仪正雄紧紧盯着楚南天的双眼。

冷言冷语道:“这个人,今天你带不走!”

“我说的!”

‘轰!’话语一落,同样强大的强者气息也自公仪正雄身上爆发而出。

两道气息相廷对抗。

地面上的树叶被摇晃着激荡上半空之中。

当树叶涉及到了两股气势交锋之处时,便猝然崩溃,化为齑粉。

公仪正雄竟敢和楚南天正面硬刚,完全不惧对方的实力和身份。

这份魄力倒也真是胆识过人。

若换了他那个哥哥来,说不定会好说话一些。

就会委曲求全,放过风凌霄,不会和郁家作对。

“我一向讲究和气生财,正雄道友,有什么要求可以提。”

公仪正雄没有丝毫动容,“我没什么要求。人,我是不会给你的!”

楚南天难得的心里有了些怒气。

公仪正雄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

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楚南天也面无表情地盯着他,认真道:“这人!我今天保定了!”

公仪正雄虽然心中再次一凝。

可表面上不动声色,依然没有退步。

“既然如此,那便要试试阁下的深浅了。”

楚南天一向主张动嘴不动手。

爱文斗,不爱武斗。

只要能用灵石解决的事儿,那都不叫事儿。

可今天,遇上了公仪正雄这油盐不进的家伙。

却是不得不放狠话,要动手试试深浅了。

这家伙,既不给面子,也不愿商量。

那就只能谈里子,手上功夫见真章了!

楚南天自己的面子他倒觉得没什么。

他是个生意人,面子这东西得看情况,有时候也不值什么钱。

可他已经表明,他今天是代表郁家而来。

他的面子无所谓。

可郁家的面子不能丢。

何况,他还答应了郁家小姐,务必保证风凌霄的安全。

所以,风凌霄这个人,他今天是保定了。

谁来都不行。

公仪家全族站在对面都不管用。

至于公仪正雄为什么死咬着风凌霄不放,他根本就不清楚。

风凌霄去飞阁流丹的时候也没细说,只是一语带过。

如今看来,这小子绝不止表面上那么简单。

可现在不是细想这些的时候。

他不得不出手了,不然人就要被公仪正雄这狗东西给抢去了。

两人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整个公仪府前,如大雨倾盆前一样,开始变得躁动起来。

两人就像不稳定的炸雷,随时都可能引爆。

四周其他人在这威压之下,连喘息都难以做到。

大家争先恐后地往后退去,生怕殃及池鱼。

就连瑶光境后期的钟阳华也脸色难看,如丧考妣。

他心里发紧,不舒服得很。

前面两个老大给他极大的压迫和危险。

可他的身份又让他此时不能往后退。

大哥在前面拼死拼活,插不上手的小崽子们往后跑就算了。

你这个二把手也往后缩?

不想混了?

所以,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站在这里。

心里却是苦不堪言。

其实,公仪正雄嘴巴里的苦,根本就不比他少一点。

甚至更苦一些。

他想得罪楚南天吗?

当然不想。

郁家?

那就更不想得罪了。

可楚南天越是在乎风凌霄这小子,说明风凌霄身上的隐秘也就越大。

到嘴的肉,他是真的不想放掉。

说不定得了这小子身上的东西,能让自己更进一步。

那到时候公仪家的家主之位就是他的了。

就能肃清家族、整合力量、以求壮大!

他也不想与楚南天为敌,可放弃又心有不甘。

都是硬着头皮往上顶。

正在双方僵持、大有一言不合就直接动手时。

一道窈窕身影风尘仆仆地来到了此处。

来的女子正是郁梦竹,乘坐着一匹洁白无瑕、毛发极长的妖兽飞临此处。

妖兽模样有点像马。

一身长毛如雪,煞是好看。

此妖兽可在天空飞行,速度极快。

郁梦竹紧赶慢赶来到了公仪府前。

她离得老远都能感受到这里强者释放的威压。

临近之时,从半天直接跃身而下。

身着古风月华裙,自白马之上从天降落。

飘飘之气犹如仙子临尘。

这般明艳动人的到来,自然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沉重的气氛有所缓解。

不是所有人都认识郁梦竹。

郁梦竹虽然贵为郁家长女。

但平日家教极严,一向管束严格,并未在外过多露面,十分低调。

马车上的风凌霄倒是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脸上自然而然地露出了笑容,两眼都冒着光芒,神采奕奕。

再次相见,心花怒放。

落地之后的郁梦竹没有第一时间关注两位强者的对峙。

而是明眸转动,四处扫视,似是在寻找着谁。

当她看了一圈,终于发现了马车上喜眉笑眼的风凌霄正在挥着手朝她示意。

可下一瞬间,郁梦竹就看见了风凌霄身边的女子,公仪婉柔。

两人站得那么近,显然是超越了寻常的距离。

而且,看起来两人的关系好像还不错一样。

站在一起都显得那么自然。

郁梦竹心底的惊喜瞬间一扫而空。

充满欣喜的眼眸也暗淡了一些。

带着笑意的脸蛋也变得面无表情、冷若冰霜一样。

她径直走向了楚南天。

风凌霄见她望了过来,自己赶忙挥手示意。

可她看了一眼后,就直接朝楚南天去了。

嗯,这时候当然是以大事为重。

打招呼什么的,后面再说。

还没脱离公仪正雄这老小子的魔掌呢。

现在不是儿女情长、叙旧的时候,风凌霄如是想着。

心里完全不以为意。

觉得应该如此,郁梦竹做得对。

但他旁边的公仪婉柔不一样。

自从郁梦竹来临,她也一直关注着。

她也是女子,心思细腻。

郁梦竹短暂之间的各种细微表情变化,她都看见了。

其中所蕴含的情绪转变,她也感受到了。

虽然不是特别清晰,但总能猜个大概。

公仪婉柔不着痕迹地看了看旁边兴致勃勃、显得很高兴的风凌霄一眼。

自从和风凌霄结识,一路来到盘龙城,他都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从未像现在这样兴高采烈。

推荐阅读:

轮回两千年后 斗罗:唐三带我加入武魂殿 唐朝小农民 许你年年岁岁好 妖女一句戏言,我一剑开天门 在仙侠世界打辅助 真人花样怼副本 我种灵米千万,证大道永恒 快穿:病弱美人靠撒娇驯服反派 一念:截胡任如意,被逆推了! 鬼王在此 相公罩我去宅斗 一品天骄 我,大明天子,打钱!一只粥粥 撒旦缠爱:小小老婆很纯 穿越百年:从仙帝开始养女儿 末世之天灾来临 绝世丹王在都市 犬啸山河 星空白骨道 轩辕神洲志 天道皇朝 商遗 都市升级系统 锁魂钉 地府临时工 洛可可的修仙日常 枭宠,总裁夫人超甜的苏小鱼墨北枭 剑道丹尊 朱由检多尔衮火之虎vvvv 皇上您的夫君到啦 嫡女惊华:废后熬成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