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误会,都是误会

随着郁梦竹的到来。

针锋相对的二人也将气势有所收敛。

公仪正雄没有见过郁梦竹。

但观其不俗的气质和面对此地的镇定自若,再加上对方的年龄。

很容易猜到她是谁。

他不由得看了看对面的楚南天,观察他的神色。

楚南天当然认识这位大小姐了。

他来这里闹这么一出,也是受这位大小姐的托付。

并非是按照正常流程,郁家家主下令安排他来的。

但在之前,面对公仪正雄询问的时候。

他还是擅作主张,说自己是代表郁家而来。

细究起来,这是有点擅作主张的。

但他为了增加身份重量,还是这样说了。

可没想到,公仪正雄这老小子,这都敢不给面子......

看见郁梦竹走来。

楚南天脸上再次浮现和煦的笑容。

这笑容倒是显得更加真诚。

整个人的气质又变回了和善、淳朴的样子。

与之前的盛气凌人大不相同。

楚南天转身,以正面迎接走来的郁梦竹。

见他面对一个小辈,这副郑重其事的样子。

公仪正雄也确认了这女子的身份。

身上气势瞬间收敛,也变得温和起来。

未等郁梦竹临近,楚南天先行行礼,唤了一声,“小姐!”

郁梦竹安然回礼,“有劳天叔了。”

然后郁梦竹略带微笑地看向公仪正雄,以晚辈身份行了一礼。

并说道:“晚辈郁梦竹,见过正雄前辈。”

公仪正雄并未托大,没有摆出长辈的谱。

也笑容满面地向郁梦竹回礼:“郁家大小姐,果然不俗。仙气飘飘,有仙女之姿啊。”

郁梦竹含蓄一笑,谦虚回道:“正雄前辈太过赞誉了。”

“欸~”公仪正雄大手一挥,拖了个长音。

“叫什么前辈嘛!若小姐不嫌弃我这张老脸,可以喊我一声叔叔嘛。”

听见公仪正雄这话,楚南天在后面毫不掩饰地撇了撇嘴,以示不屑。

公仪正雄当然也看见了。

可他神色毫无变化。

完全不往心里去。

郁梦竹也只得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那梦竹就失礼了,见过正雄叔叔。”

公仪正雄哈哈一笑,表现得很是开怀。

既然对方要这样攀附关系,郁梦竹也不介意顺着话往下说。

郁梦竹往马车方向看了一眼。

然后向公仪正雄说道:“正雄叔叔,马车上那名公子乃是梦竹的朋友。梦竹来此是想为他解围。”

“如果他有什么得罪叔叔的地方,梦竹在这里替他赔个不是。”

“他打扰了叔叔的事情,造成了叔叔的一些损失,我愿意替他补偿,还请叔叔行个方便。”

不亏是出自商贾之家。

虽未过多接触家族事业,但这言语之间的人情世故却是已经掌握得炉火纯青。

三言两语下来,既给了对方面子。

也表明了来意,还愿意给予对方补偿。

关键是还不会让对方觉得不舒服。

将方方面面都照顾到了。

只要是能谈的事情,基本上就十拿九稳了。

这股底气和骨子里的气质,确实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有的。

公仪正雄听了她这番话。

打着哈哈说道:“误会,误会,都是误会!”

“既然有侄女出面说清楚了,那就没什么事了。”

“也没什么损失,幸亏误会没闹大,不然误伤了可不好。”

“都怪我这下面人办事不力,消息有误,回头我一定严加管教!”

说罢,还伸出手指气愤地指点了一下四周的下属。

公仪正雄竟然出人意料地好说话,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一反之前死咬不放的态度。

还说是自己这边出了问题。

态度转变之快,变化之丝滑,令人瞠目结舌。

郁梦竹展颜一笑,微微施了一礼,“既如此,那便多谢正雄叔叔了。”

公仪正雄一脸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既然事儿已办成,郁梦竹也不想在此多留。

随即转身就走,看都没看风凌霄一眼。

窈窕身姿之后,白马妖兽识趣地跟在后面。

楚南天见状,咧开嘴,大刺刺地朝公仪正雄笑着。

笑容当中的嘲讽和鄙视,显露无遗。

可公仪正雄没跟他争辩,亦是笑嘻嘻的回敬。

楚南天抬起下巴,朝马车方向示意了一下。

风凌霄得到示意,有些迫不及待地就要过来。

旁边公仪婉柔下意识地微微伸手,想要抓住风凌霄的衣衫。

手伸到一半时,有些反应过来,便又停顿了。

终究还是没有抓上风凌霄。

风凌霄跳下马车的身形一顿。

返过身,看着公仪婉柔。

“公仪小姐,承蒙照顾,后会有期!”

公仪婉柔屈膝施了一礼,温言细语道:“应该是婉柔多谢公子照顾才对。”

声音轻柔,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

风凌霄偏头,看了公仪正雄一眼。

提醒公仪婉柔道:“小姐还是多加小心吧。”

公仪婉柔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无碍。

话毕,风凌霄转身欲走。

“公子!”身后传来公仪婉柔的呼喊。

风凌霄返身,看着她。

“这次答应公子的条件没有兑现,婉柔很抱歉。”

“公子后面要是有需要,可随时来找我。婉柔答应的事情,一定作数,会竭尽所能报答公子。”

公仪婉柔带着歉意,表明自己还是会认可两人之间的承诺。

风凌霄灿烂一笑,点了点头。

没再多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开,向楚南天行去。

在公仪婉柔追随的目光中,一路往前,没再回头。

楚南天后面跟着的文致很有眼力劲儿地走了出来。

往前小跑几步,前来迎接风凌霄。

来到风凌霄面前,弯腰微笑,往前伸手,做出请的姿势。

风凌霄示意一下,直接大步向前。

走到了楚南天的跟前。

楚南天兴致不错,抬手拍了拍风凌霄的肩膀。

脸上的笑容非常耐人寻味,眼神中充满暧昧之色。

甚至还冲风凌霄挤弄了几下眉毛。

其中意味,男人之间都懂的。

风凌霄看懂了,但他装作没看见。

若无其事,一本正经地行了一礼,“风凌霄多谢楚掌柜出手搭救,晚辈没齿难忘。以后有什么可以效劳的,掌柜尽请吩咐。”

楚南天不以为意,淡然的两手一拢,交叉放进了袖子里。

掌柜的范儿又来了。

“不是我救的你,谢不着我。”

“诺~正主在前面呢。”楚南天朝前面的倩影努了努嘴。

风凌霄脸上浮现尴尬的神色。

歉意地笑了笑,还是朝郁梦竹的身影追了上去。

楚南天摇头一笑,带着文致,不急不缓地挂在后面,慢慢往前走,保持着距离。

待他们离开后,公仪正雄笑眯眯的面容立马垮了下来,阴沉得有些可怕。

从他阴沉沉的脸色、额头不停跳动的青筋,都能感受到此刻他内心极度压抑的暴怒。

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股危险的气氛。

一个个的大气都不敢喘。

直至风凌霄几人的身形从视野中消失。

公仪正雄又在原地站了半晌。

他不动,也没人敢动。

此地人虽不少,却鸦雀无声。

在场之人,都得对他唯命是从。

甚至是喘气,也得先看看他的脸色。

又过了半晌,公仪正雄终于动了动身躯。

似乎压下了心头的情绪,再次恢复了正常。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双手缓慢朝后。

背负着双手,欣赏夕阳。

此刻,那股压抑的气氛才开始逐渐消散。

钟阳华适时地摆了摆手,示意各自散去。

只留下他一人站在公仪正雄后面,陪着他。

公仪婉柔和她的青年护卫也随着马车进了府内。

无人再寻他们的麻烦。

已经回到了府中,就已经没了什么危险性。

这场对峙本来也不是针对她的。

公仪家还没有瓦解到公然决裂的程度。

这一点,各自心知肚明。

此时再针对她,没什么用了。

“唉,这场计划,功亏一篑。”

“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公仪正雄望着夕阳,叹了口气。

花了大代价,雇人刺杀公仪婉柔,夺取古灵符,以失败告终。

意外得知风凌霄身上藏有极大隐秘的事情。

又对此展开行动。

甚至,他自己亲自赶了过来。

由此可见,他对风凌霄的重视程度。

跨越两个阶层,能威胁到对方的手段。

实在是有些骇人听闻。

怪不得他心动。

此事,他亲自出马,可依旧以失败告终。

还得罪了郁家。

公仪家是做符箓生意的,也不是靠打打杀杀立足。

既然是做生意,免不了和郁家有许多往来。

关系闹僵了的话,影响颇大。

从郁梦竹现身的那刻起,他就明白,自己捏不住风凌霄那小子了。

楚南天一个人,虽然拿着鸡毛当令箭。

他也不怕,把风凌霄捏住了。

郁家得罪了就得罪了。

只是不给楚南天面子而已,没得罪死,还有回转余地。

可郁梦竹不一样。

她的身份——郁家大小姐。

这可是能正儿八经代表郁家说话的。

要是再不给她面子,那可就真把郁家得罪死了。

何况郁天华那老家伙,护女儿的名声他也听说过一二。

胳膊拧不过大腿,谁叫实力不如人,拳头没别人硬呢。

那就只能捏着鼻子吃亏、认怂。

既然拿捏不住,那就果断放手。

才能将损失降到最低,相互留个面子。

虽然,他也没留下什么面子。

脸都被打肿了......

但好歹不会撕破脸皮。

所以,郁梦竹出现后,他的态度直接来了个大转弯。

要多好说话就有多好说话。

明知不可为,就果断放手。

能屈能伸,方为丈夫!

公仪正雄也算是有些魄力。

推荐阅读:

大邪佛 桑中契 女神的超级狂医 任杰林言流泉洗砚 二少陈阳陈小玉 我做销售的那些年 重生平凡的幸福 离婚后,未婚妻接踵而来! 至高镜界 他比盛夏迷人 林逸晨王振 千尾花翎 一胎双宝:总裁爹地1V1 窃天之人 夏夜有蚊 网游之疯凌天下 霸婿崛起 非常暧昧 从赘婿小说反派开始 不为天狩 会飞的鱼 我成了通天教主的狗 我七岁就成了神帝 苍穹战痞 宗师抽奖系统 欲望菜馆 全系精灵 洛可可的修仙日常 无上业道 窃阴命 我提薪靠运动 战神为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