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你去把她给我绑了!

行过半晌,楚南天见风凌霄貌似准备一直跟在自己旁边走。

顿时觉得有些无语。

这小子怎地如此不开窍?

他单手握拳,放在嘴边。

低声咳嗽了一下。

然后拍了拍风凌霄的肩膀。

待风凌霄结束心里乱七八糟的各种想法,疑惑地朝他看来时。

他向风凌霄咧嘴一笑。

然后抬头向前面的郁梦竹背影示意了一下。

“嘿,贤弟当真是艳福不浅呐!”

楚南天神秘兮兮地悄声说道。

声音细小,只够旁边的风凌霄刚好听到。

显然是在秘密交流,不敢让郁梦竹听见。

风凌霄朝楚南天旁边微微靠近一些。

也略加偏头,若无其事地低声回复道:“楚大哥误会了,我与郁小姐乃是生死之交。”

“哦?只是如此么?”

楚南天显然是不相信的。

这件事,从头到尾,郁梦竹的反应可不像只是生死之交那么简单的样子。

楚南天抬起一手,很自然地搭在了风凌霄的肩膀上。

两人勾肩搭背地往前走着。

一老一少,跟哥们儿一样。

楚南天小声道:“贤弟啊。花开堪折直须折,莫等无花空折枝。”

“嘿嘿,都是男人,也别藏着掖着。此时不下手,更待何时?”

风凌霄偏头看了看他,感觉楚南天现在的笑容总有些猥琐。

顿时缩了缩脖子,不接他的话。

他也是第一次被这个级别的强者给勾肩搭背。

并没觉得有什么不适。

楚南天作为生意人,在感觉方面拿捏得很到位。

让风凌霄觉得很自然。

楚南天说完,见风凌霄还是没有准备上的意思。

顿时脑门黑线浮现。

不行,得再推这小子一把。

搭在风凌霄肩膀上的手便很自然地拍了拍。

风凌霄没察觉到有什么异样。

可下一瞬间,他的身体突然有点不受控制起来了。

他走路的脚步突然变得很快。

而且完全不是受到自己的控制,双脚自己就连环往前动作。

这种状况让他脸色微微一变,正欲张嘴。

又惊恐地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了。

甚至就连脸上的表情,都不能随心所欲地做出。

自己的身体被控制了,自己做不了主。

心头除了刚开始的一惊之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这是楚南天这老小子在捣鬼。

虽说他这个层次的强者,这点小动作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

只是微末伎俩罢了。

可风凌霄亲自体会了一下,更深刻地感受到了其中的不同凡响。

风凌霄看着自己走得老快了。

正追逐着前面郁梦竹的倩影。

两者间的距离正在快速拉近。

风凌霄顿时心头有些慌乱。

心跳开始加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风凌霄越来越靠近郁梦竹了。

三丈!

两丈!

一丈!

“砰!”正要接近郁梦竹周身范围之内时。

眼前白影一闪,那匹长相好看的白色妖马一个闪身,出现在风凌霄前面。

风凌霄直接撞在了妖马身上。

白马站在中间,将风凌霄和郁梦竹隔开了。

风凌霄一脑袋扎进它长长的白色毛发里面。

顿时显得非常狼狈。

此时楚南天也收了手段,风凌霄重新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

风凌霄抬起头,一阵恼火地看着妖马。

妖马也转头看向他,马嘴上的嘴唇朝他上下翻飞。

发出‘巴拉巴拉’的声响。

风凌霄从一匹马的脸上,看出了幸灾乐祸的意思,还有很明显的嘲笑意味。

顿时一巴掌抽上去,打在非常欠揍模样的马脸上。

妖马打着一串响鼻,立马不愿意了。

往前加速一步,用头轻轻蹭着郁梦竹的手臂。

嘴巴里还哼哼唧唧地,发出一阵‘嘤嘤嘤’地撒娇声。

一匹马的一段肉麻撒欢。

风凌霄看见了,这匹马的头顶上,鼓起了挺大一个包。

显现得非常明显,像是一只角要从中钻出来。

风凌霄查看各种典籍时,也看过许多妖兽方面的介绍。

上面虽然没有详细介绍这种马。

但讲解了许多妖兽的大致情况和通俗基本常识。

风凌霄推测,这匹妖马应该是有着一丝不俗异兽的血脉。

头顶鼓起的包里面是一只独角。

等独角长出来,成型之后。

妖马就会进阶,相当于人族修士提升了一个大境界一样。

会产生异乎寻常的变化。

而从妖马刚才非常拟人化的情绪,还有会撒娇的这种表现来看。

这马的灵智倒是不低。

身后一人一马的动作,郁梦竹倒是感受得清清楚楚。

她没回头看,没搭理他们。

白马蹭她,她笑了起来。

伸出手摸着白马毛茸茸的脑袋,轻轻地拍了拍。

白马两眼一眯,露出十分舒服、特别享受的表情。

“去,你这畜生,还挺会享受的你。”

风凌霄正不知如何开口。

现在看着这白马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坏我好事就算了,你还自己巴结起郁梦竹来了。

岂有此理!

这真的是一匹马吗?

顿时一巴掌将白马推到一边去,自己加速一步,走上前来。

与郁梦竹并肩而行,露出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郁梦竹见他赶来旁边,顿时冷哼一声,脸上笑意收敛,变得有些冷漠起来。

目视前方,淡然走路。

看也不看风凌霄一眼。

风凌霄顿时感觉有些凌乱。

笑容也有些僵住了。

妈妈的,什么情况?

对这匹马还笑脸相待,对我这么冷漠?

我还不如一匹马?

妈妈的!

自己的位置被占了,影响自己图表现。

旁边的白马一阵不乐意。

打着响鼻就朝风凌霄拱来,想将他推到一边去。

风凌霄见它一副不要脸的样子,本就不爽的心情更加不痛快。

现在又被郁梦竹给冷脸相待。

对自己还不如对一匹马。

操!

越想越气。

你还敢来挑衅?

“滚!”

风凌霄没好气地又一巴掌打在白马的嘴巴上。

将它打得一阵响鼻,果然退开了些。

“你也给我滚!”

郁梦竹双目冷视,如同寒冰利箭一样盯着风凌霄。

风凌霄非但不生气,还露出和之前白马一样的讨好神色。

“嘿嘿嘿,这次多亏你帮忙,不然可就危险了。”

“郁小姐如此仗义,我风凌霄铭记在心。以后上刀山下火海,郁小姐只管吩咐一声,我保管不皱一下眉头!”

风凌霄可不在意她的冷面冷语。

自顾自的拍着胸脯,打着包票。

只要自己脸皮够厚,就什么也无所谓。

脸皮代表着防御,越厚便越强。

“噢,是吗?”郁梦竹冷着脸问道。

“那是自然!”风凌霄点头。

“那公仪家既然想弄死你,那你去把那个女的给我绑来,还以颜色。”

“女的?那个女的?”

郁梦竹冷笑,觉得风凌霄是在明知故问。

“还能有那个女的?就之前马车上站你旁边那个。”

“啥?让我绑了她?”风凌霄大惊。

“怎么?不行?”

“唉,你扯她干什么。这事儿跟她没关系......”风凌霄想向郁梦竹解释一下。

“你到底绑不绑?”郁梦竹才懒得听他解释。

“不是,我绑不了啊。公仪家高手如云,我这点实力,哪里够看。”

“那你不用操心,我给你帮忙,会让你有机会的。你只管下手,将那女子绑来就行。”

“绑来干嘛?”风凌霄做贼心虚地左右看了看,还习惯性压低了声音。

郁梦竹往前倾,凑近了一些,面色认真道:“干什么?当然是弄死她报仇啊。我就问你一句话,你绑还是不绑?”

风凌霄一个头两个大,这丫头怎么就跟公仪婉柔杠上了呢?

真是麻烦精。

他能确定,公仪婉柔这人还是相当不错的。

坑自己这事儿,她肯定不知情。

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关键是,公仪婉柔无法修炼。

她只是个没有修为在身的凡俗之人啊。

只能用些符箓保护自己。

怪可怜的......

风凌霄觉得这两个女人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他当然有责任和义务将这个误会给解开。

如果给他机会,让他弄死公仪正雄。

那他肯定毫不手软,立马痛下杀手。

可对付公仪婉柔,他真下不去手。

也真没这个必要。

能做朋友,干嘛弄成仇人。

“梦竹啊。这事儿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你说,公仪婉柔真不是那种人。她其实还可以的,这事完全就是公仪正雄那老小子在作祟......”

“梦竹也是你叫的?”

“我就问你,你绑还是不绑?!”郁梦竹的耐心耗尽了,大声打断了风凌霄的解释。

说实话,被郁梦竹这种眼神给盯着,怪可怕的。

风凌霄心里也有点发毛。

但想了想,觉得这么做还是不太妥当。

公仪婉柔人还可以的。

当时面对钟阳华那老狗时,她还挺身而出,帮自己出头呢。httpδ:/www.youxs.org

想到这里,风凌霄在郁梦竹危险的目光下,摇了摇头。

郁梦竹气笑了,气冲冲地扭头就走。

“哎,你听我说......”

风凌霄追上去,想解释清楚。

“滚!!!”

一声呵斥,如雷贯耳。

风凌霄一缩脖子,停了下来。

妈妈的,郁梦竹这母老虎发起威来,当真可怕。

这番气势,比起第一次见面时,只强不弱。

当时嘛,她就是个小贼。

性格差点就差点。

现在恢复了郁家大小姐的身份,怎地还是这般模样。

脾气也不改改,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

推荐阅读:

次元世界追索记录 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又名:王婿、医婿) 末世之开局获得回收系统 凤神归来:毒妃不好惹 盖世古仙医 混在漫威当剑仙 星痕 我是分位 君卿莫相忘 道司 魔谛 我的歌星女友超凶猛 陆长生 总裁你家弃妇在修仙 弃妇的极致重生 极品公子修仙传 环球寻宝:从盲盒仓库开始 追爱的噬魂兽 古代剩女重生记 娱乐大亨之降临 百炼成仙 武逆天辰 大同创世录 大道之极 十二都天 神级狂婿 剑道丹尊 极品衙内 执念荣耀 千金撩人 海贼之千年后醒来 芳华只为倾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