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对付女人的至理名言

风凌霄跟在后面,看着郁梦竹生气地往前走。

心里嘀嘀咕咕,不停腹诽。

这时候,他也不敢再往前凑了。

往母老虎嘴里送,嘿,那滋味,可不好受。

郁梦竹只觉得自己快要气死了。

她闭关时,接到楚南天发来的消息之后,一阵担心受怕。

风凌霄的实力,她是很清楚的。

陷入公仪家那等势力当中,根本不够看。

恐怕稍不注意,便被人家给做掉了。

可她却被家里禁足,不许出府。

她只得想尽办法,骗着自己的父母,偷跑出来救他。

好嘛!

自己千辛万苦、担惊受怕的跑来之后。

却发现他跟另一个女的眉来眼去、暗送秋波。

这就算了。

现在居然还当着我的面维护她?

前一句还是‘我愿意为你上刀山下火海,只要你发话,眉头都不皱一下’。

只是试探一下,让他去把那女子给绑了。

他居然直接说:“不行,办不了......”

难怪陷入公仪家的算计当中。

就这点出息,还能有什么指望?

若不是让楚南天出面保他,我若不来,人家公仪家都要弄死你了。

你可倒好,还在乎人家那个小狐狸精。

心心念念地舍不得人家。

真是活该被人家弄死。

风凌霄,狗东西,狗男人。

狼心狗肺的白眼狼,我郁梦竹真是瞎了眼了。

玄雾宗出来的,果然不是好东西。

郁梦竹真是越想越气,脑袋都气冒烟了。

大庭广众之下,她现在也不好发作。

楚南天还在后面跟着呢。

这时候旁边的白马见风凌霄吃了瘪,被郁梦竹给吼了,落到后面去了。

顿时愉快地打了一个响鼻。

然后昂头挺胸,抬起大脑袋,又开始朝郁梦竹旁边凑过来了。

马脸上尽是一副讨好的谄媚神色。

它本以为,自己这时候凑上来。

一定会博取郁梦竹的好感和疼爱的。

可惜,虽然它灵智不低。

但跟人相比,还是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风凌霄还知道察言观色呢。

什么时候该凑上去,什么时候该全身而退。

这点起码的判断还是知道的。

而它就没这么聪明了。

这个时候凑上去,这不是当出气筒吗?

风凌霄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白马。

心里隐隐有些幸灾乐祸,存着看好戏的心思。

“滚!”

果不其然,郁梦竹双眸冷视,就是一声蕴含着恼怒地冷喝。

那番气势,比洪荒猛兽也是差不了多少。

将白马吓得四蹄皆软,差点没站住瘫痪在地。

白马害怕地微微哀鸣一声,被吓得萎靡不振。

也不敢再往前凑了,慢慢落在后面,与郁梦竹拉开距离。

太可怕了。

它这辈子恐怕都不敢再这样往郁梦竹身上凑,去找她撒娇了。

风凌霄见到这一幕差点笑出声来。

自己虽然也被吼了。

可现在看着这傻鸟白马吃亏,自己内心的抑郁瞬间一扫而空,反而开心起来。

之前被骂也不觉得有什么关系了。

自己的失败固然可怕,可若别人一起失败吃亏的话。

好像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嘿嘿嘿......

果然,快乐还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才行。

风凌霄只觉得一阵暗爽。

拖在最后面缓慢而行的楚南天和文致二人见此就惊呆了。

楚南天内心惊诧,我让这小子上去讨小姐欢心的,他说什么了?

居然把小姐给惹怒成这样。

郁梦竹的愤怒,他们也不想承担一丝一毫。

自然也不会往前凑。

不过,楚南天这老狐狸,心里跟明镜似的。

他本来就确定,郁梦竹和风凌霄有点那啥的意思。

见过这一出,便更加确定了。

以风凌霄这小子的身份和地位。

两人要不是关系莫逆,怎么可能这样打打闹闹。

换个人来,这样惹郁梦竹生气你试试。

看你脑袋够不够砍,命有几条可以丢。

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慢慢坠在后面跟着走。

风凌霄放缓脚步,很快就跟楚南天同行了。

楚南天朝着他挤眉弄眼。

意思是:什么情况?咋回事?

风凌霄见状气不打一处来,还好意思问,奶奶的,都怪你非把我推上去。

还什么花开堪折直须折?

折个屁,郁梦竹恨不得先把我给折了......

顿时没给楚南天什么好脸色。

幽怨地看了他一眼,面露不爽地将头扭到一边去。

楚南天见风凌霄不搭理自己,也不告诉自己啥情况。

他也不生气,嘿嘿一笑,不做声了。

他跟风凌霄看白马吃瘪一样,看风凌霄吃瘪,他也开心。

几人就这样,一路顺着盘龙城内的街道踏步而行。httpδ:/www.youxs.org

偶尔间,前面的郁梦竹会停下来,看看旁边商店中的各种稀奇玩意儿。

每当她停下,身后的几人也都跟着停下。

还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不敢上前。

郁梦竹四处看着稀奇,心情好了不少。

女人天性爱上街、凑热闹、看稀奇。

万古自有的定律。

就这样拖拖拉拉,过了半天时日,才回到了飞阁流丹。

郁梦竹很自然地进入其中,四处看了看里面热闹的生意景象。

到了这里,楚南天不好再当缩头乌龟了。

走上前去,和郁梦竹闲聊起来,介绍着飞阁流丹的各种情况。

他可是飞阁流丹的掌柜,代替郁家打理此处生意。

郁家大小姐来了,四处巡视间,他这个掌柜没道理不跟着的。

要知道,郁家的家主郁天华可就她这一个宝贝女儿。

虽然郁梦竹现在并未插手家族生意当中。

但论起来,她是郁家少东家。

家族的产业以后多半就会交到她的手中。

那可就直接成了楚南天的东家。

面对未来东主的巡视,楚南天当然得上去作陪才是。

以后还想不想接着混的?

郁梦竹只是随便看看,没什么详细了解的心思。

转了转之后,便直接朝着最高层的楼阁当中走去了。

临上去之前,她返身看了看身后隔着一段距离的风凌霄。

然后转头看了看旁边的楚南天。

什么也没说,但意思很明显。

楚南天笑着伸手做请,让郁梦竹先上去。

郁梦竹身形摇曳,尽显高贵姿态的先走了。

见他离去,楚南天朝风凌霄招了招手。

“老弟,上去吧。”

风凌霄一缩脖子,有些不想去。

他能猜得到,去了肯定又得面对郁梦竹的灵魂拷问。

那日子不好受,头疼。

见他的样子,楚南天有些同情。

便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还是去坦然面对吧,哈哈......”

说着,楚南天还是笑出了声。

幸灾乐祸的样子,尽显无遗。

“唉,我宁愿跟比自己强的人大战三百回合,也不太想面对她这个母老虎啊。”风凌霄凄惨说道。

“嘿嘿嘿。”楚南天笑嘻嘻地带着风凌霄,往楼顶高层行去。

一路上还传授着经验,说着一些至理名言,“老弟啊。这面对女人,是有技巧的,切不可太过古板。”

“首先,态度一定要端正,无论发生何事,都要有一往无前,为对方舍生取义的态度。”

“其次,嘴巴一定得甜。什么好听说什么,什么能让对方开心就说什么。”

“当然了,如果再配上一些小礼物的话,那就更完美了,定能一举拿下!”

风凌霄狐疑地看着楚南天,对他的夸夸其谈有些怀疑。

这样就行?

能有用吗?

见他这幅样子,楚南天有些气结,“怎地?你还怀疑我的话不成?”

“不敢、不敢......”风凌霄撇了撇嘴,不以为然道。

说话间,三人就已经来到了装饰清雅却不失奢华的顶层。

这是飞阁流丹的最高处,只有家族高层人员才有资格到此处来。

他们看见郁梦竹站在主室的门口,并未进入其中。

郁梦竹身形似乎有些拘谨,不想进入大厅的样子。

风凌霄和楚南天互望一眼,有些奇怪。

怎么回事?

郁梦竹怎么不进去?

两人走上前来,靠近时楚南天问道:“小姐,怎么不进去呢?”

郁梦竹微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没回话。

楚南天更加疑惑,走到了郁梦竹的身边,往厅堂中看去。

这一看,也让他顿时身形僵硬,面色古怪起来。

风凌霄就更奇怪了,这一个是大小姐,一个是此处掌柜。

怎么还在自己的地盘上拘束起来了?

他也凑上来,偏着头,从门外往里面看去。

只见装饰典雅的大厅之中,主位上正坐着一名妇人。

身后站着一名穿着素雅的丫鬟。

妇人约莫三十来岁的模样,身形比较丰满。

身着浅紫色长袍,肩披淡粉色薄纱,内衬紫色薄衣。

头戴一枚金杈,数十根金色细丝延金杈垂下。

纤手上带着玉镯。

略施粉黛,显得十分庄重,绿色的宝石耳坠闪亮别致。

头上绾了个蝴蝶髻,用深绿浅绿的宝石轻巧的加以点缀。

整个人显得很非常华贵、好看,却并不俗气。

风韵的身材更是流露出雍容华贵的感觉。

妇人坐在主位上,自顾自地端着一杯灵茶品尝。

仿佛没发现门外的几人一样,看也不看一眼。

只有妇人身后站着的丫鬟,悄然打量着他们。

风凌霄看了看妇人,又看了看低头盯着脚尖、手指搅弄衣角的郁梦竹。

再转头看了看脸色略显僵硬,不太自然的楚南天。

这妇人显然是个大人物,这点当然是毋庸置疑的。

那身华美装饰和气质,岂是凡俗之人能有的。

看这幅场景,居然能将女中豪杰的郁梦竹和实力高强的楚南天都给震住。

这女人不一般呐!

推荐阅读:

位面超级大咖 虫袭异界 逆天剑帝萧辰 仙为仆,帝为奴,满宗弟子皆离谱 高璋蔡杳晴了 氪金武圣 韩阳寒阳破晓 任遥传 新婚燕尔,总裁老公不是人 我只想继承家产不想恋爱 都市医仙 英雄联盟之重返S6 倾城之美好时光 痞子修仙传 地球OL 大道极途 重回八零之珠光宝玉 她是剑圣 逍遥龙婿 圣者无敌 大唐从太极殿开始打卡 末世重生之妖孽 万古最强部落 全系精灵 我为地球打补丁 大科学家与校花 战国王雄 震裂山河 无限轮回之逆天改命 推理在密室中 对赌 开局周明瑞,准备偷渡源堡当最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