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离开我女儿,要什么你说

他还是第一次看见郁梦竹做出这种小女儿姿态。

看起来这妇人是她的长辈?

不过风凌霄没见过她,也不知道她是谁。

自然就老老实实站在一边。

大厅中的妇人优雅地品茗。

她端着上等美玉制成的精美盖碗,上有精致漂亮的花纹,显露高雅韵意。

盖碗是一种上有盖、下有托,中有碗的茶盏。

盖为天、托为地、碗为人,暗含天地人和之意。

妇人一手托盏,一手持盖。

捏起茶盖,微微拨弄。

来拂动漂在茶汤面上的茶叶,更增添一份喝茶的情趣。

杯中灵茶的缥缈薄雾和淡香气色便微微荡漾着发散开来。

整个大厅之中,都散发着令人神清气爽、沁人心脾的灵茶气息。

这是品茶中的闻香。

然后妇人文雅地举起茶盏,放到朱唇边,轻轻缀了一口。

妇人的柳眉舒展,似乎是对这灵茶的味道颇为满意。

并未多喝,只是浅尝一小口。

妇人便将茶盏重新放回了桌上。

喝完了茶,这时才将目光望向大门处的几人。

妇人的目光望来,郁梦竹和楚南天只觉压力倍增。火山文学

这并非是妇人修为所致。

而是她的身份和气势。

势,盛力权也。

真正有势力的人,一句话不用说。

就在那坐着,也能让人感受到威严。

气场在那放着呢,拿捏得死死地。

此情此景,意味再是明显不过。

楚南天赶紧上前,颇为恭敬的弯腰行礼。

并喊了一声:“见过夫人!”

妇人淡淡地回了一声:“嗯。”

见到这一幕,风凌霄暗自乍舌,这妇人何许人也?

竟能让如此强大的楚南天恭敬相迎,宛如下人。

这女人身份了不得啊。

两人打过招呼后,都没说话。

楚南天只是肃敬地站在下面,等候夫人发话。

妇人也未急着开口,而是将一双美目四处打量。

先是看了看楚南天,然后转向了郁梦竹。

在郁梦竹身上稍微停留了一下,便又看向了风凌霄。

令风凌霄奇怪的是,这妇人看他的眼神相当异样。

似乎是在仔细打量他,想要将他看透一样。

看他的时间比看郁梦竹和楚南天的都要长。

这让他疑惑不解,不知妇人为何如此相看?

那眼眸中又蕴含着什么意味。

他很确定,自己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夫人。

他都忍不住微微偏头,左右看了一下,旁边都没人。

确认这位身份高贵的夫人看的就是自己。

确认了这一点,他走上前,站在楚南天后面半步的位置。

也恭谦地弯腰行礼,学着楚南天的叫法,喊了一声:“见过夫人!”

他也不想上前打招呼,这种地位的人,以自己的身份根本没交集。

贸然前往攀附,不是什么好事情。

虽然他受到郁梦竹的帮助颇多,但他并不是一个喜欢趋炎附势的人。

也并不想讨好什么高贵身份、实力强大的人。

那些人,身居高位,最是现实。

没有一定的实力和他们打交道,便是伴君如伴虎。

可妇人的目光就那样看着他,很明显的打量着他。

纵然不想,也不能失了礼数。

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打招呼。

面对他的问候,妇人依然盯着他看。

少顷之后,她仿佛是看够了。

才淡淡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被一个很有身份却不知底细的人盯着,翻来覆去看了这么久。

风凌霄也忍不住心里发毛,开始猜测这女人是什么意思。

会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图谋?

只有后面的郁梦竹,一直低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来回捻弄。

一声不吭,也不跟妇人打招呼。

风凌霄正想着要不要提醒她一下的时候。

端坐主位上的妇人又看向了楚南天,淡声道:“楚掌柜,说说吧。”

“啊!额......这......”

楚南天一阵结巴,含糊其辞。

他强忍住回头去看郁梦竹的冲动,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按理说,堂堂飞阁流丹的大掌柜,岂会如此口齿不清?

只不过夸夸其谈也要看对象是谁。

若换做另外的人,哪怕身份比妇人更高,他也不至于如此拘谨,一定能口若悬河、应答如流。

只是面对这位妇人,此事他不知如何开口。

他是故意这样的,因为他不太清楚妇人的意思,不便多说。

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无错。

说得好,便是将郁梦竹给卖了。

说得不好,便是欺瞒夫人。

要么是得罪这位夫人,要么就容易得罪郁梦竹。

反正两头不讨好。

夹在这两个女人中间,他实在有些难做。

所以只能闪烁其辞,装傻充愣。

让这两个女人自己去对峙,把自己择出来。

见他这幅推脱的样子,妇人对他的想法自然是一望而知。

夫人顿时不悦地‘哼’了一声。

心里暗道一句:老奸巨猾!

倒也没强求他。

只得又看向郁梦竹,沉声道:“自己说!”

郁梦竹自知躲不过了,只得软糯地叫了一声:“娘~”

啥?娘?

风凌霄头皮一麻,猛地回头看向了郁梦竹。

然后又转头看了看端坐着的风韵妇人。

这样一看,两人眉目之间,果然很是相似。

顿时赶紧缩了缩脖子。

乖乖,他想了半天,推测这妇人到底是谁。

万万没想到,居然是郁梦竹的娘亲......

她怎么用那种眼神看我?

还看了老半天。

该不会知道我是谁了吧?

知道了她的身份,风凌霄心里也有些紧张了。

那种面对家长的紧张。

“哼!还知道我是你娘?”

“我怎么跟你说的?不在家好好待着,居然又敢偷跑出来。”

“居然还让小月......”

慕容淑然越说越气,伸出白皙手指,指着郁梦竹斥责。

“回去再跟你算账!”似是觉得面对众人,后面的事不好再说,不然就有些丢脸了。

慕容淑然又看向了风凌霄,面无表情开口问道:“你就是风凌霄?”

风凌霄心里也有些拘谨。

但表面上还是镇定自若地回答:“正是晚辈。”

“我知道你,之前的事情,我了解过一些。”

风凌霄知道,她所说的‘之前的事情’。

就是自己帮郁梦竹从玄雾宗逃出来的事。

她说她了解过一些,到底了解多少,风凌霄心里可没底。

万一被她知道了自己和郁梦竹那些有点暧昧的事儿......

风凌霄越发觉得尴尬和拘谨了。

“我就直说了。”

“你帮过竹儿,我知道。”

“此次竹儿跑出来,还让楚南天出面为你解围,我也知道。”

“同年龄当中,没有一定背景的支撑,能成长如此之快,你还算是不错的。”

“我愿意给予你一些帮助,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想要什么东西也可以说,我都给你。”

慕容淑然双手叠放在身前,低垂着眼帘,淡淡说道。

俨然一副女方家长的样子。

“晚辈和郁梦竹是朋友,相互帮助是应该的。”

“晚辈并不需要什么东西,多谢前辈好意。”

风凌霄不卑不亢,有礼有节地拒绝了。

慕容淑然的话他听明白了。

这是怀疑自己和郁梦竹相生情愫了。

而且她还没看上自己。

言下之意就是说:离开我女儿,要什么东西你说,我都给你。

讲真的,风凌霄虽然承蒙郁梦竹关照,但他真没有吃软饭的意图。

这些方面,他只是拿郁梦竹当朋友的。

有什么好处,他也愿意与郁梦竹共享。

没有以此攀附郁家,谋求富贵的想法。

他不想这样去做,作为一个男人,脊梁和尊严不能弯曲。

虽然在这弱肉强食、实力为尊的修仙界,活着并不容易。

只要能变得强大,所谓的脊梁和尊严又算得什么呢?

这种事,只能说各行其志。

一件事,有的人愿意去做,只要能变强,什么都无所谓,毫无心理负担。

同样的事,另一些人不屑去做,以此为耻。

这,无关对错,只是选择而已。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守。

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便是道心。

坚守自己的信念,才能在修行途中走得更远。

哪怕是不择手段,只求变强,这是也信念的一种。

修炼,并不完全是提升自己的战力和手段。

既要修身,也要修心。

没有一颗坚韧、守则的道心,境界注定难以精进。

没有相应的道念,无法驾驭超越自身的力量。

见风凌霄拒绝了自己,慕容淑然柳眉微蹙,有些不悦。

至于风凌霄是真心不想谋求好处,还是说在做表面功夫。

她不知道,她也不关心。

她想做的,就是掐断任何可能性的存在。

“你应该明白,竹儿天赋异禀,郁家对她寄予厚望,你......”

“娘!”郁梦竹大声打断了慕容淑然的话。

见自己娘亲越说越露骨,她不想让她再说下去。

一直低头沉默不语地郁梦竹,抬头直视娘亲。

慕容淑然有些生气,不由得加大了声音,“竹儿,此事由不得胡闹!你日后是要成就大业、追求无上境界、带领郁家走向辉煌的人。”

“在这种儿女情长的事情上,决不可任性而为!”

郁梦竹突然红了眼眶,心底亦是激起了火气。

面对长辈一向乖巧的她,此刻大声反驳母亲:“我是郁家子女不假,可我也是一个人,我不是一个为郁家发展壮大的工具!”

“我自己的人生,我需要自己去选择。路,我要自己走!”

听见女儿如此反驳,慕容淑然顿时更加生气,一巴掌拍在桌上。

“砰!”地一声响,茶杯都被震起老高。

「几许欢情与离恨,年年并在此宵中。祝各位读者大大情人节快乐!」

推荐阅读:

我变成了游戏 跟着课文学历史 冤种师兄让师尊火葬场了 我在大学食堂当大厨 重生后,天才医妃她恃宠而娇 重生之劲敌 苏辰剑无心 池总,你老婆改嫁了 在修行界的说书人 大晏缉仙司 全民远征:副职也能带赢全人类 梦里民宿 林霁尘任岚 我的老师是瑞兹 戏精村花的致富日常 宫举步维艰 绿茵传奇教父 种田经商,开间香铺红红火火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唐妻 断了尘缘,牵起红线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 九流相师 官路亨通 兼职科学家 网游之江湖名医 七十年代活色生香 金枝恨 全职法师之图腾赐福 伏妖大圣 林清榆陆勋 我是唐僧他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